澳门星际在线 - 都市小说 - 火舞狂姬:废材逆天嫡女在线阅读 - 第1892章 魔族叛乱(481)

第1892章 魔族叛乱(481)

        “唉……”她都还没说呢,但是她已经看到穆夜听动了,走到自己身边,把自己从云江水手中拉出来,“是江水吗?有劳你担心夫人了,我和夫人很好。”

        云江水愣了愣,看着穆夜听眨了眨眼睛,拉过一旁的夫君宋景焕,“阿焕,难道说刚才我们在打量的这位师兄就是姐夫。”

        看着血魔玉慢慢的沉入狱魔海中,花晚以紧紧的拉着胥尘的手,因为没有血魔玉在她的身边,她身上的安全感只有胥尘能给她,“阿尘!”

        素羽笑了笑,说:“真的好听吗?这首曲子原本更好听,可惜我都不怎么会弹,这是第一次弹这首曲子,不太熟练,你第一次不太适应也是正常的,对了这首曲子叫‘千百度’。”

        “千百度,”对于师槿来说这样的曲子真的是第一次听。

        “是的,没听过这样的曲名吧,‘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里的‘千百度’。”这是今天看到那些村民们的幸福和见到白溪后,素羽所想到,对于在王府里的美好和在凉寺里跟白溪在一起的童年,就如往事一般,就算是寻它千百度,也再难回到那段时光。

        “我寻你千百度,日出到迟暮。

        一瓢江湖我沉浮。

        我寻你千百度,又一岁荣枯。

        过分的习惯了这种依偎,让她就算刚才在圣灵殿后面发生的一些事情,她也不打算去想,可以的话,她更希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她和胥尘之间依然是如同往昔一般的亲密。

        “上来了。”一直看着沉入狱魔海中的血魔玉的花家兄妹,马上说道,花晚以伸出手来,在狱魔海中泛着红色光芒的血魔玉便慢慢的往她手上飞来。

        拿到血魔玉之后,花晚以看着已经修复得和完整的血魔玉一模一样了,而且并没有那股属于狱魔海的血腥味道,高兴的戴在手腕上,抬头看着众人,发现他们脸色都不好,“你们怎么了,等等,怎么一股强大的魔力正朝着我们而来?”

        花晚以大概知道他们为何脸色如此的不好了。

        花墨羽有点畏惧的说道:“怕是这股力量应该是魔尊,如此的强大,我们不是做的天衣无缝吗?怎么会引来魔尊的?”

        “不知道,我们怕是走不出去了,只能与魔尊说道理了。”花阡墨有点哀伤的说道。

        饭粒冷笑了一声看着花阡墨,说道:“你确定你们是妖,而魔尊是魔,你们之间能说道理吗?”

        素羽忽然想到了白溪在他姐姐白湘死后的半年都没有出现,当时她每天都去等他,都没有等到,当时她想起这首歌,她对着白雪皑皑的空地唱着这首歌,今日在唱起的时候,她觉得更心痛,“槿哥哥,这就是这曲子的词,是不是有点哀伤。”

        师槿看着今夜的素羽有点奇怪,他曾经也看过这样哀伤的素羽,“的确哀伤,曲子是哀伤,可是我觉得你更哀伤。”

        素羽想了想,自己是不是吓到了师槿,都怪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槿哥哥,你知道吗?我今天去医庐的路上,我看到了一些幸福的家,他们一家其乐融融,我记得小的时候我和爹爹、娘亲、哥哥也是这样一般,可是现在都变了,他们都变了,再也回不到那段时光了,再也没有那种感觉了。”素羽说着觉得自己今天真的是太累太累了,倒在师槿的肩膀上。

        师槿看着天上黑黑的一片,“人都是会变的,不管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都是必须的,因为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无奈。”

        “……”花阡墨顿时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他们不了解魔尊,若是他们异想天开的告诉魔尊,说他们只是借用照海镜还有你们狱魔海一用,不知道会得到什么样的下场呢?

        花墨羽有点着急的护着手中的照海镜,感受着越来越靠近的强大魔力,有点绝望的说道:“我只知道妖尊,残忍和严明于一体,这魔尊不知道是不是呢?若是是,那我们估计回不去了。”

        “墨羽,你说什么?妖尊很残忍?”花晚以对于听到“妖尊”二字,马上回过神来,问道。

        胥尘笑而不语,自己残忍?或许是吧,但是在花晚以面前,他永远不会。

        “等等,你们够了,待会是魔尊来了好吗?你们这样无所谓的聊起你们的妖尊,真的好吗?”饭粒看着他们四个妖几乎好忘却了即将到来的危险。

        花阡墨看着花墨羽手中的照海镜,哀伤的说道:“真是值得魔尊要来了,我们估计非死即伤,何不现在好好回忆一下妖界呢?饭粒,你不是妖,体会不到的,对不起,我家女儿怕是没法出生嫁给你了,女婿。”

        她刚说完,云翳容又感觉到一阵狂风朝着自己的脸上打来,疼得她直叫,“云江火,你故意的。”

        秦相凝在一旁笑着低头捡起地上那些血狼死后化为的狼心,问道:“这狼心有用吗?”

        第二天早上,原本打算早早起来去医庐买药的素羽差点就要睡过头去了,幸亏师槿喊醒她,不然她就真的会错过,然后又要去排着长长的队伍。

        她走在昨天见到白溪的树林里,素羽环顾了四周,发现根本没有任何人在跟踪她,没有那抹白色身影的出现,素羽清楚白溪这一次真的没有出现了,下次再见他的时候,不知道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到了集市上,人已经多了起来,素羽心里是一个怕,她怕又要在医庐那里等上好一阵子,辛亏的是到医庐的时候,医庐已经开了,人也不是很多,很快就到她了。

        “水儿,很显然就是。”宋景焕长得俊美英气,而且眼神和云江水很相似,爽朗大方,他恭敬却不失亲切地向云江火和穆夜听问好,“在下宋景焕,见过姐姐和姐夫。”

        “姐夫还请原谅水儿的口无摭拦,她向来如此,只是担心姐姐而已。”

        素羽无奈,瞥了一眼小医童,她真是佩服小医童居然还好意思来取笑她,要不是昨天因为他的固执,素羽也不用今天还跑多这一趟医庐。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