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都市小说 - 侯门医妃有点毒在线阅读 - 第380章 为你撑腰

第380章 为你撑腰

        刘诏打死都不肯交代去海上做什么。

        顾玖使出一百零八班手段,都没能让刘诏开口。

        她累了。

        身累,心更累。

        她冲刘诏比划了一根手指,咬牙切齿说道:“你牛!还敢打死都不招。”

        他靠近,抱着她。

        她推开他。

        他又抱过去。

        反反复复,顾玖彻底累了,不想动弹。

        算了,就让他抱着吧。

        刘诏深吸一口气,全是顾玖的味道,真好闻。

        他说道:“你不用担心那一百万,大不了我替你还。南城门外,你想修房子就修房子,不用怕花钱。钱去了还会再回来。”

        这话怎么听着不对劲。

        顾玖扭头,狐疑地盯着他。

        此时此刻,她脑袋转动得飞快。

        把各种可能排除,剩下那个,不管多不可思议,但那就是真相。

        “你,你替我还一百万?”

        刘诏笑了笑,“我支持你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你不用有任何顾虑。这是我的责任。”

        “等等,你这话,我听着怎么有点不对劲。”

        刘诏知道顾玖敏锐,干脆起身,“我去吩咐下人准备晚饭,多少吃一点再睡。”

        说完,他就跑了。

        跑得贼快,仿佛背后有狼在追赶。

        我靠!

        顾玖眨眨眼。

        她没听错吧,刘诏竟然说替她还一百万两白银。

        那可是一百万,不是一万,也不是十万。

        刘诏这辈子,别说一百万,连一万两都没挣到过。

        北荣那事不算。那是政治配合军事,无关金钱。

        虽说他在北荣干的事情,价值几百万,几千万,但毕竟不是真金白银,账目真不能这么算。

        刘诏去哪里搞一百万还债?

        突然要两万两,说是招募水军。

        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

        等到吃饭的时候,她打了刘诏一个措手不及。

        “你不会是想出海做海贸吧?”

        噗!

        刘诏平复心情,不动声色地说道:“有这个想法。”

        有鬼!

        肯定不是为了做海贸。

        紧接着,顾玖脑中出现一个最不可思议的答案。

        “难道你是想做海盗?”

        噗!

        刘诏差点没绷住。

        娘子太敏锐,怎么办?

        此刻他生出强烈的求生欲,准备跑路,连借口都想好了。

        “不要胡说八道,本公子堂堂皇孙,岂会做偷鸡摸狗的事情。你好好用饭,我先回书房,还有点公务要处理。”

        “不准走!”

        顾玖伸出手,第一时间拉住他。

        “你不会真的想做海盗吧?”

        刘诏蹙眉,“你最大的毛病就是喜欢胡思乱想。好了,你不是说很累想睡觉吗?赶紧去床上躺着。”

        噗哈哈……

        顾玖不客气大笑出声。

        “原来你真的打算当海盗,替我还债啊!”

        她内心满满地感动。

        她真没想到,刘诏能为她做到这份上。

        她丝毫不怀疑,如果她真的拿不出一百万还债,刘诏真的干得出做海盗的事情。

        短平快,收入高,这就是刘诏做海盗的原因。

        笑过之后,顾玖又想哭。

        她突然动情地扑进刘诏的怀里。

        两辈子,第一次有一个除开父母血亲外对她这么好的人。

        她抱着他的腰,骂道:“你根本就是蠢货。”

        刘诏皱眉,不满,“我哪里蠢?别胡说八道。”

        顾玖咬着唇,“你就是蠢,蠢得不可救药。我都说了不用担心,区区一百万,怎么着都能赚回来。可你偏不信我。我看起来那么不可靠吗?”

        “不是!南城门外,那地方就是个烂泥潭。京城几大衙门都解决不了,靠你一个人怎么解决?”

        顾玖哼了一声,很是鄙夷,“他们解决不了,那是因为他们没找对办法。你要知道,人是有惰性的,当有免费吃喝的时候,谁还乐意去找活干?

        别以为穷困潦倒的人就不懒惰。懒惰这件事,不分贫富,只关乎人性。你知道什么样的人才是真正勤奋的人吗?”

        “什么人?”刘诏被顾玖带节奏,思路也跟着乱飞。

        顾玖说道:“看得见希望的人,才会勤奋。没有人天生就喜欢吃苦耐劳,也没有人天生就勤奋。

        只有当他看得见希望,他才愿意去吃苦,去勤奋。南城门外那群流民,是一群看不到希望的人。

        他们每日有免费救济粮,虽然吃不饱,可是能活着。没有希望的活着,犹如一群行尸走肉,你能指望他们勤奋吗?

        与其给他们救济粮,拖着他们的性命,不如给他们一个安家立命的希望。而且是能够快速兑现的希望。

        一日两餐,外加日结工钱,这就是看得见的希望。如果再加上房子,那群人不用驱赶,他们自己就会站起来,拼命去干活。”

        刘诏琢磨着这番话,仔细想一想,有人生下来就勤奋吗?

        似乎没见到过。

        就比如他自己,如此自律的一个人,在小的时候,其实也很调皮,也不乐意读书。

        后来被打了几顿,又看清了一些现实,才选择自律的生活。

        衙门里的小吏,为何总喜欢偷奸耍滑?

        因为做多做少都是一样,既然一样,为什么要那么辛苦地干活?能偷懒,当然选择偷懒。

        那些做事主动,积极勤奋的人,自然是因为他们心中有所求。

        求名,求利,求问心无愧……

        无论求什么,都是因为心中有所求,才会主动选择勤奋。

        一旦生活没了希望,一眼看去就能看完这一生,谁还乐意主动勤奋啊!

        累死个人。

        除非被逼着,不得不勤奋。即便这样,也会想尽办法偷懒。

        勤奋与懒惰,果然无关乎贫富。

        穷人里面有懒鬼,富人里面也有拼命打拼的人。

        一切都是人性。

        刘诏紧紧抱住顾玖,郑重说道:“谢谢!”

        顾玖一脸懵逼,“干什么谢我。”

        “你解决了我多年的困惑。”刘诏咧嘴一笑。

        顾玖一番话,让他茅塞顿开,受到了极大启发。

        过去很多想不明白的事情,如今全都明了。

        抛弃那些烂七八糟的东西,一切回归本质,就是两个字:人性。

        刘诏被顾玖的思路,带着跑了十万八千里,然后又主动跑回了原点。

        “所以你打算用以工给酬的办法,解决那帮流民?”

        “还有房子。”顾玖得意地笑了起来。

        刘诏蹙眉,“房子可不便宜,那些人根本买不起。你这办法肯定不行。”

        顾玖笑了起来,思维领先的酸爽,此刻特别明显。

        她说道:“现在买不起没关系啊,可以分期付款。你要记住,有恒产者有恒心。

        为什么过去招募士兵,首选良家子?因为良家子有恒产,有牵挂。有牵挂的人,上了战场,首先不会想着当逃兵,因为会牵连到家人。

        搏杀时,也豁得出性命。就算战死,好歹能替家人挣得功勋,挣一笔抚恤。公子诏,你虽然贵为皇孙,但是很显然,你的老师对你的教导很片面。

        他们教会你怎么打仗,怎么搞权谋,却没有教会你如何透过现象看本质,如何看清大势。”

        刘诏笑了起来,瞧她嘚瑟的小模样,就像是偷腥的小狐狸。

        他搂着她的腰,“娘子懂这么多,不如教教为夫。”

        “我现在就在教你。”

        “那你再教教为夫,如何满足你。”

        臭流氓。

        她生气了,她不想理会他。

        王八蛋,脑子里装的全是黄颜色吗?

        刘诏就喜欢看顾玖生气傲娇的模样,太可爱了。

        他亲了亲她,“你可不是一个合格的老师。”

        “本夫人又不是专职老师。今儿心情不好,不说了。”

        “你还没告诉我,怎么还少府的一百万。”

        顾玖白了他一眼,仿佛在吐槽:你怎么这么笨。

        “解决了流民后,就可以建房子。那么大的土地,当然要划分多个区域。房子价格也要明显区分开。你平时在京城内穿梭,难道没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吗?”

        刘诏不耻下问,“什么问题?”

        京城的问题多了去,他哪里知道顾玖指地是什么问题。

        顾玖说道:“我在少府翻阅过京城志,京城的人口从太祖时候的七八十万,到如今的两三百万,足足增长了三四倍。然而京城还是当年那个京城,京城面积并没有增加,也就是说京城小民的居住面积也没有增加。

        我让人特意调查了一番,京城小民,很多都是一家三代,甚至是四代人住两间屋。你没听错,一家七八口人,甚至十几口人,就住两间屋。两间屋怎么能住那么多人?你别问我,我也不知道怎么住下的。”

        刘诏皱眉,过去他只注意到京城人口膨胀所带来的各种问题,比如吃。朝廷大仓要存多少粮食,才能满足紧急状态下,京城人口的吃饭问题?

        这也是朝廷一直担心的问题。

        所以朝廷大仓这些年,已经扩建了三次。

        都是为了储备更多的储备粮食,以防万一。

        唯独没考虑过小民住房的问题。

        听顾玖提起,他这个不缺房子的堂堂皇孙,才意识到住房也是个大问题。

        顾玖继续说道“京城居,大不易,这句话可不是瞎说的。想要在京城置办一栋独门独院,三间正房带两间厢房,带厨房的一进宅子,地段最差地方都需要一百多两。地段稍微好一点的,都需要两三百两。

        以京城小民的收入,他们一辈子,穷尽三四代人的力量,也买不起一栋最小的宅院。那怎么办?只能租房。

        为什么南城那边乱搭建那么多,因为所有人都需要有个住的地方。京城人口这么多,能选择的居住地却这么少,除了乱搭建,没有别的办法。”

        刘诏点点头,“你说的的确是问题。乱搭建最怕火灾。南城那边,一直是五城兵马司防火重点地方。这也是为什么,当初李大郎派人烧雨花巷,皇祖父会大为震怒。火一旦烧起来,以南城房屋的密集程度,根本没办法救援。”

        “所以李大郎完蛋了。”

        顿了顿,顾玖继续她的忽悠大事业。

        “朝廷从来没想过要为小民们解决一下住房问题,估计是没人朝这个方向想过。但是我想替他们解决。

        南城门外地段多好啊,临近城门,紧挨南城。每日出工回家都很方便。你说如果在城外有一栋双层宅院,带五六间卧房,还带堂屋,厨房,茅厕,带个小小的院落,只需要一百来两,还可以分三年,分五年,甚至十年付钱。换做是你,一家八九口人住两间屋的人,你动不动心?”

        刘诏掷地有声地说道:“换做是我,拼死拼活,也要买一套这样的宅院。”

        顾玖笑了起来,“现在你还担心我还不起少府的一百万两吗?”

        刘诏产生了新的问题,“小民买房,分期付款,你要到何年何月才能收回房款?一年之后,你怎么还清少府的借贷?”

        顾玖白了他一眼,“谁说我要借钱给小民买房子?你笨啊!守着少府钱庄,这么大个金库不用,自己掏钱垫付房款,我有这么笨吗?

        我当然是和少府合作,大家想要分期付款买房,就找少府借贷,少府给予低息。比如全款一套房一百两,三年分期就一百二十两,五年就一百四十两,换你你不借贷吗?”

        刘诏算了下这里面的利息,如果一套一百两的房子,三年分期,真的能一百二十两拿下来,那的确是低息,超低利息。

        任何没有房子的小民都会心动。

        他说道:“这的确是个办法。只是你确定少府会答应和你合作?这么低的利息,少府愿意?”

        顾玖笑了笑,说道:“就算少府一开始不答应合作,我也有把握说服他们答应。

        要知道少府钱庄不仅仅是为了赚钱,更重要的作用是为了解决民生艰难,这是钱庄成立的初衷。

        让小民有机会安家立业,这就是实实在在解决民生的好事。而且少府钱庄,还能趁此机会,打响名声。

        等南城门外项目做成,整个京畿地区,还有哪个私人钱庄能和少府的钱庄竞争?少府的也可以借此机会,将钱庄推广到全天下。甚至可以到北荣西凉,去赚他们的钱。

        说不定还可以借此机会,推动全天下所有钱庄,减租减息,给小民一条生路。因为本夫人作为榜样,给他们开辟了新的生财之路。”

        刘诏想了想,干脆坐下来,提笔将顾玖说过的一条条记录下来。

        他一条条反驳,顾玖一条条解释。

        刘诏又将顾玖说的所有解释内容记录下来。

        整个晚上,小两口就忙着找茬反驳辩论,查漏补缺。一直忙到三更时分。

        顾玖困得不行,感觉整个人快要升仙了。

        刘诏却精神奕奕。

        他对顾玖说道:“我想到了一点,军中许多人都没有安家立户。大可以借着南城门项目,先让一部分老兵安家立户,将家人接到新房里居住。这样一来,老兵会更踏实,也能尽可能杜绝军中的赌博风气。”

        顾玖趴在榻上,“随便吧,你说什么都行。”

        刘诏兴奋地说道:“如果此法证明切实可效,还可以推广到全家。”

        顾玖翻了个身,“你忘了关键的一点,人都有故土情结。很多人并不乐意留在当兵的地方安家落户,更愿意回家乡。”

        “如果能在当兵的地方找到出路,还会回去吗?”

        “哪有那么多出路可找。这种事情急不得,一定要慢慢来。太着急小心扯着淡。”

        “什么?”

        “没什么。”顾玖急忙改口,她实在是困得很,脑子反应迟钝。

        刘诏说道:“你先睡,我再琢磨琢磨。”

        顾玖打了个哈欠,“你这么积极,难不成想要跟着我一起发财吗?”

        刘诏笑了起来,“我替你当打手。谁要是不开眼,我替你教训他。”

        顾玖嫌弃,“你身份敏感,当打手这种事,你还没湖阳姑母好使。湖阳姑母随便动手,陛下只当私人恩怨,不会上升到朝堂斗争。你一出手,完了,陛下立马想到夺嫡之争。我还赚什么钱啊,趁早凉凉。”

        刘诏不乐意,“你就这么嫌弃为夫?”

        顾玖趴进他怀里,“不嫌弃你,我怎么会嫌弃你。我还指望着你替我撑腰。我先睡了,你忙吧。”

        “我抱你上床。”

        刚一接触床褥,顾玖就睡了过去。

        刘诏笑了起来,替她盖好棉被,默默说道:“我会替你撑一辈子腰。”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