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五章闻噩耗决心下定,机密泄未雨绸缪

第一百零五章闻噩耗决心下定,机密泄未雨绸缪

        淳化。

        广场的事情刚刚结束,章丰立刻就得到了消息,知晓自己的房间被人给炸了。

        心急之下,章丰连忙带着人赶到事现场,直愣愣看着一片狼藉的房舍,心中已然是无比吃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旁边家丁唯唯诺诺,一个个都不敢走上前来,唯恐触怒眼前之人。

        “应该,是那个人干的吧。”

        人群之中,传来一个声音。

        章丰顿时恍悟过来,旋即咆哮了起来:“混蛋。早知道就不应该放走那个混蛋。对了,秦管家呢?他在哪里?为何他没有看管好这里的一切?”

        回转神来,章丰左右扫了一眼,想要找到那秦管家。

        这里的安全事宜,他一直都是交给秦管家负责,没道理这里都变成这样子了,那人还没有出现。

        “秦管家?他——他在这里!”

        人群散开,几人抬着一具尸体,送到了章丰眼前。

        章丰一看之后,心中只感到惊惧:“他怎么死了?”

        “在之前的叛乱中,秦管家为了镇压那些暴民,结果遭到对方的暗算,这才变成这般样子来。”

        旁边的章文氏插嘴道:“说到底还不是你无能,要不然如何会变成这样子?”

        “你少说几句话会死吗?”章丰回敬道,“之前要不是你碍事你,我早就将那群混蛋全都剿灭了,哪里还会有这些事儿?”

        章文氏只得闭嘴,不敢有任何质疑。

        直到这个时候,章丰这才恍悟过来,兀自后悔起来:“这么说来,整个暴动全都是对方的计策?对了,我的密室!”想起房间之中藏着的东西,也不顾着那房舍还在燃烧,就直接冲入其中。

        等到来到密室之前,章丰这才见过以前坚固无比的大门早就被人用炸药直接炸开,那黑漆漆的洞口就像是开在了他的脑袋之上,冷飕飕、冰凉无比。

        “对了,我的财宝!”

        担心自己一生的积蓄是否遭逢不测,章丰快步迈入其中,眼见那些铁箱子毫无动静,这才松了一口气,然而他眼光一扫,心儿再度被吊了起来。

        那些静心藏好的账簿以及信笺,全都没了!

        “那家伙,竟然将这些东西给拿走了?难不成他知道了我的秘密?”

        心知那些账簿之中的秘密的重要性,章丰一时间踟躇起来,心中也是害怕不已。

        毕竟,若是这些秘密曝光的话,自己定然难逃死罪,而扎根此地的章氏一族,只怕也要毁于一旦。

        章丰心思忐忑,踏着沉重步伐走出房舍,察觉到所有人看来的目光,便道:“你们将这里整理干净,我还有些事情,要去和知县李丰商谈一下。”

        “我等明白。”

        一行人等着章丰离开此地,方才开始动作。

        经历今日之事,他们也是忐忑不安,弄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只知晓依着族长的命令行动。

        千百年来,都是这样!

        自北城堡离开之后,章丰径直踏入县衙之内,那李丰正在办公,见到章丰来到这里,慌忙丢掉手中公务,亲自前来接见。

        “今日究竟生了什么事情,劳烦你来到这里?”

        李丰尚不知晓北城堡之中生的事情,依旧和往常一样恭维着对方。

        章丰双眼微眯,见对方神色依旧,方才感到安心,只看对方表现,应该不是炸开密室、盗取账簿的幕后指使者。

        他唉声一叹,诉道:“唉!还不是操心那秋收之事吗?”

        “秋收?这秋收,莫非又生了什么事儿?”

        李丰变得紧张起来,这秋收可是关系着他的仕途,所以才会这般紧张。

        “唉。”

        一声长叹,章丰解释道:“还不是被那铁路给闹的?因为那铁路,我那佃户可流失了不少。今年的收成,能够达到去年八成,就算是不错了。”

        “只有八成?”

        李丰眉梢紧皱,继续问道:“若是这样的话,那缺额呢?要是无法完成定额的话,只怕我这位子也做的不安稳。”

        赤凤军之内,每一年都会对各地官员的功绩进行审核,而这粮食就是其中最关键的一项。

        民以食为天,就长安多达上百万的人口,若是没有足够的粮食供给,那非得崩溃了。

        “这个的话,我实在是无能为力。毕竟我一家数百口人,也要吃饭不是吗?”章丰摇着头否决道。

        李丰神色微愣,低声问道:“真的不行?”

        “没办法。你也知晓今年长安的米价比往常要低上一百文,就我地中所产的那些粮食,根本无法满足。”章丰摇着头否决道。

        若说铁路的另一个影响,那就是对米价的打压了。

        若是往常时候,因为运输粮食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所以长安米价一直维持在四贯一石的程度,如同章丰这样的地主,也就接着对粮食的垄断,赚取了相当的利润。

        然而自铁路诞生以来,纵然是相距千里,也能在一日之内抵达,所以粮食的来源也就多了许多来源。

        直到如今,长安城的米价已经跌到只有两贯一石的程度,若非出于维护市场的原因,这米价只怕还会持续下跌。

        粮食产量减小、米价下跌,自然让如同章丰这样的大地主心急如焚,认为全是国党以及铁路的错,做出之前的行径,也就有了借口了。

        李丰顿感诧异,问道:“不行吗?”

        若是在往常时候,章丰可不会拒绝的,如今的表现实在是让人惊诧无比。

        “当真不行!”

        章丰斩钉截铁的回道。

        李丰变得着急起来,诉道:“若是这样,那到时候得纳税又该如何?若是完成不了的话,只怕我会被直接调走的。”

        当初为了得到这官职,他可着实费了不少心思,若是这样就被调走,实在是不甘心。

        “这是你的事情,和我有何关系?”章丰轻哼一声,满是鄙夷的喝道:“莫要忘了,我的那些税赋早就交了,莫非你想要违背律令,额外加税?”

        李丰虽感奇怪,觉得眼前之人简直是判若两人,连忙伸出手扯住章丰衣袖,追问道:“不是我说你啊,你今日怎么回事,说话怎么这么冲?莫要忘了,往日时候我可帮了你不少忙!怎么今日就和我抬起杠来了?”

        李丰倒是不敢得罪章丰,毕竟章丰乃是此地的地头蛇,北城堡的实力也有目共睹的,最重要的是就算是在长安,章丰也有人支持。

        他若是冒犯了眼前之人,只怕头上乌沙,也戴不长了。

        “哼!”

        章丰轻哼一声,直接骂道:“你且说说,你自己都做了什么事儿?”

        “什么什么事儿?我都不明白,你究竟再说什么?”

        李丰被弄糊涂了,他甚至觉得是不是有人往自己脑袋里面挤了一堆胶水,以至于啥玩意都不明白。

        章丰这才怒起来,直接骂道:“你可知道,就在昨天的时候,有人闯入我堡中,企图偷盗我族中资产。你身为一方父母官,竟然就连这事儿都没察觉到,你说你当的什么官?做的什么事儿?”

        “什么?究竟是什么人,竟然如此胆大妄为?”李丰叫骂了起来,拍着胸膛应道:“你放心,我定然让那家伙绳之以法,还你一个公道!”

        “哼。也亏得你还有点良心。”章丰回道。

        李丰稍感安心,继续问道:“对了,关于那缺额呢?你也应该明白,若是无法完成定额的话,我只怕也无法继续留在这里。”

        “这个你放心吧,我自然会处理好。只不过你也清楚,仅凭我族中田地,只怕难以满足需求,除非——”章丰难掩心中得意,刻意拉长了语气。

        “除非什么?”李丰问道。

        章丰回道:“除非你许我担任此地的民团团长,要不然根本就无法完成此事。”

        “民团团长?你怎么突然想要担任这个了。以前的时候,你不是都嫌麻烦,推辞了吗?”

        李丰有些奇怪的问道。

        “哼。那厮劫了我的资产,我若是不将他抓到,如何消我心头之恨?”章丰想到之前的遭遇,就感到来气。

        对方还不知道是什么来头,若是另怀目的的话,那他可就要提前做好准备,掌握民团只是第一步而已。

        李丰被吓了一下,连忙回道:“当然不是。只是你若是担任民团了,那粮食呢?”

        “放心吧。我既然担任了,那自然会将这事情处理好,不会连累你的。”章丰安慰道。

        再怎么说对方也是一县长官,该给的面子还是应该给的。

        李丰诉道:“那好。只是你可要注意了,莫要违背律令,要不然即使是我,只怕也包不了你!”

        这是心中疑惑,但李丰却不以为意,依旧将民团的指挥权交给了章丰。

        章丰得到了符印之后,也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来,心中暗想:“只要掌握了这个,纵然长安当人派人前来,我又何惧?当然,眼下最关键的还是和章末联系上,看看长安之中又是什么情况。要不然平白无故落下把柄,那可就麻烦了。”

        想到这里,章丰也立时派人带着自己的书信前往长安,询问一下章末,又是什么动静来。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