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九章定对策奇正相合,月辉下夜袭开启

第一百零九章定对策奇正相合,月辉下夜袭开启

        两人既然定下盟约,当即就开始筹谋攻打北城堡一事。

        为了能够加强赵铁牛等人的力量,张政也将缴获而来的铳枪全数交给赵铁牛等人,让他们有充足的把握对付章丰。

        正所谓时间紧迫,张政也没等众人熟悉兵器,就带着一行人来到了北城堡之外。‘

        这北城堡也如同他所预料的那样,入口处早就被章丰派人用石头、泥土等东西给堵住了,旁边也安排了许多人马,若是想要强冲进去,很显然是不可能的。

        “哼!这家伙倒也机警,竟然也知道玩坚壁清野?”张政感到棘手,这般战术手段他以前在和蒙古对抗的时候,可没少这样做。

        只要坚守下去,直到对方粮食耗尽,然后在动致命一击。

        这种战法,实在是太常见了。

        张政侧目看向了赵铁牛,问道:“关于这北城堡,你觉得我们应该如何解决?”他们的时间也不多,必须要在粮食耗尽之前解决对方,自然不可能如往常一样,将对方彻底封锁起来,等待对方自行崩溃。

        这种战法,对时间、粮食以及后勤要求太大,张政也承受不了。

        “哈!若是正面强攻的话,你们人数便是多上十倍,只怕也无法攻破。但若是我的话,想要攻破这北城堡,却也并不困难。”赵铁牛笑了笑,这些年他为了能够报仇,一直都在搜罗关于北城堡的情报。

        若论对北城堡的了解,只怕章丰都没有赵铁牛清楚。

        张政问道:“愿闻其详!”

        “你可知晓。当初这章丰祖宗在此地修建城堡时候,为了能够保证水源供给,不至于被敌人切断,就将其修在泾河边上。最重要的是,他们也可以借助泾河,运输修筑城堡的材料。”赵铁牛谆谆道来,显示出他也曾下过一番功夫。

        张政极目远眺,就见到这北城堡当真如同赵铁牛一样,恰恰好的修建在泾河边上,而在城堡之中,一条径流从中穿过,并且通过其内部布置的诸多水道,将城中的诸多污水全数排出,足以保证城中的安全。

        “正是因此,所以这北城堡在其北边就留了一个入水口,好方便泾河的河水流入城中。若是派出善水之人,便可以由此地潜入城中,到时候里应外合,定然能够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赵铁牛笑道。

        为了能够完成这个目标,他可不知晓付出了多少代价。

        张政双眼一亮,拍掌叫道:“若是这样,定然能够将那章丰擒住。只是你呢?你打算如何?”

        “我?当然要将那厮抓住,不杀了他难消我心头之恨。”赵铁牛恨声回道,杀父之仇、夺妻之恨,又岂能轻易忘却。

        张政轻叹一声,如章丰这种人若是不解决,譬如赵铁牛、周培岭这般悲剧,还不知晓会生多少次。

        “既然已经决定了,那我们开始吧。”

        确定计划,他当即将自己的副手叫来,将指挥权暂时交给副手,由副手暂时统率带来的一行人,当然也包括赵铁牛麾下之人,数量一共一百五十多人。

        这一百五十多人,则是准备从正面进攻,好起到牵制北城堡主力的作用。

        张政则是带着自己麾下十来位精锐,当然也包括赵铁牛等人在内,数量合计二十人,准备经由赵铁牛所述说的入水口,潜入北城堡之内。

        ——————

        “砰!”

        清脆的枪声响起,当即将章丰惊动了起来。

        他自座位上蓦地站了起来,就好似惊弓之鸟一样,问道:“他们开始进攻了?”

        “启禀族长,对方已经展开了进攻。只是——”卜罗面露难色,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章丰感到不耐,直接喝道:“只是怎么了?别老是婆婆妈妈的,就和娘们一样。”

        “这个。”

        卜罗深吸一口气,方才敢回道:“并非我等无能,实在是对方火力太猛,咱们实在是支撑不住啊!”

        章丰冷哼一声,骂道:“再怎么说咱们也有两百多只铳枪,而且堡内也有五百来人,你居然和我说支撑不住?你这是要坏我军心吗?”

        造反还没有成功,章丰已经忍不住了,开始将自己当成了皇帝一样的存在。

        当然,就凭他以前的表现,也的确是一个活生生的土皇帝。

        “大哥,不是我存心挑事,实在是对方太过厉害。咱们只和对方打了一会儿,就有十来人死亡,五十多人受伤。若是坚持下去,只怕咱们当真就死无全尸了。”卜罗双腿颤抖,实在是看不出来,就卜罗那魁梧的好似门神一样的身材,竟然会这般胆小?

        章丰脸色红,要知道他身边的黑衣人可没有离开呢,走上前去猛地一挥,“啪”的一声想起,卜罗脸上就出现了一个红印。

        “哼!我还没有追究你当初率先逃跑的罪愆,你现在就开始祸乱军心了?若非此刻乃是用人之际,我非杀了你不成。”章丰披头就是怒骂了起来。

        卜罗这才醒悟起来,连连低头回道:“这,小的明白,小的明白。”

        “当然,你说的我也明白。”

        泄一通,章丰心情好了一点,又是安慰了起来,毕竟单靠责罚,可是无法稳定军心的。

        “毕竟咱们也才刚刚开始熟悉那铳枪吗,所以一时半会儿的可能比不过对方。但是你一想,咱们可是躲在城墙后面,而且这北城堡之中的粮食可是足够咱们吃到明年这个时候。而那淳化呢?最多也就三天时间!三天之后,等他们没粮食了,我看他们如何坚持下去?”

        说到这里,章丰便充满着自信,觉得自己之前的行动当真英明,提前将淳化之中的粮食全都搬空,这样的话也可以给自己争取足够回旋的余地。

        纵然长安当真派遣军队过来,他也大可以放弃这里,转战别处。

        这种局面,自然也是张政所不愿意看到的。

        卜罗连忙回道:“大哥教训的是,却是小弟驽钝了。”只是他转念一想,却是露出几分担忧来,问道:“只是大哥,我之前清点人数的时候,没有现文印的行踪!”

        “文印?他失踪了?”章丰心中泛起波澜,变得忐忑起来。

        卜罗点点头,回道:“没错。我都问了他的那些家丁,全都说没有见到文印。所以我害怕,这文印难不成是在之前咱们围攻县衙的时候牺牲了?”

        “也不是没这个可能。只是可惜了他,竟然就这样死了。”章丰神色黯然,露出一些伤悲来:“你去代我从府库之中拿一些牲畜以及烟火,然后设置一个灵台,就当做是祭奠他。希望他在天之灵,能够保佑我们顺利。”

        章丰却没想到,文印还有逃走亦或者是投降的可能,不过就算是想到了,只怕也会无视吧。

        只有文印死了,才能激手下人的斗志,也才能够和张政的军队对抗。

        章丰相当清楚这一点,所以也就无视了别的了。

        ——————

        泾河!

        此刻已经接近黄昏,朦胧的阳光,最适合隐藏行踪。

        来到了那入水口之处,张政定眼一看,立时笑道:“哈哈。看来这章丰也不过尔尔,竟然忘却了这里还有一个漏洞?”

        北城堡乃是依山而建,后面都是陡峭山峰,并不适合军队行动,而在外面则是用山石垒砌出了一条高约一丈的城墙,这城墙虽然不怎么高,但也足以抵抗许多流匪的进攻。

        而赵铁牛所说的入水口,就位于一处山涧之下。

        且看此地,宏大的水流自茫茫山川之中奔流而下,纳入那位于山脚之下的北城堡,滋润了这里的土地。

        因为位于山林之中,所以河谷两侧都是约莫十来丈的峭壁,寻常人根本无法涉入其中,所以章丰也就不怎么在意,并未做出多少的准备。

        “没错。当初时候,我也是耗费了不少的心力,方才现了这个地方。”赵铁牛说道:“只不过那章丰自恃此地水流湍急,常人根本无法游泳,所以也就没有多做防备了。”

        张政笑道:“只不过今日时候,这里却成了我们进入北城堡之中的重要途径。”一边说着话,他一边检查了一下身后的油布包,这油布包里面装的乃是铳枪,也是他们经常使用的武器。

        为了避免被河水浸湿火药,所以这铳枪用油布包包了起来。

        其余人也和张政一样,开始检查自己身上的装备。

        一把随身匕、一支铳枪,外加一百枚子弹,若是想要解决北城堡之中的军队,并且将章丰抓捕起来的话,这些装备自然是足够了。

        等到确定铳枪得到良好的保障之后,张正率先跳入泾河之中,其余人也跟着他,宛如那优美的海豚一样,跃入了这泾河之中,然而乘着激流朝着那北城堡游去。

        而在另一边,战斗也宣告终止。

        经过一天的鏖战,众人也感到疲倦,自然也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不知何时天上也悬着一轮明月,银辉洒落大地,显得无比静谧。

        然而这深夜之中,却也隐藏着致命的匕。

        等到匕出鞘之后,就是决定胜负的时候。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