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章走水路深入堡内,擒敌首章丰遭劫

第一百一十章走水路深入堡内,擒敌首章丰遭劫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张政感觉水流变得缓慢之后,便自水底之下探出头来。

        他四下看了看,发现周围并没有人,便奋起力量游到岸边,紧跟在张政之后,其余士兵也纷纷爬上岸边,将背后的油布包解开,取出了里面的铳枪。

        “这里已经是北城堡内部了吗?”张政看向赵铁牛。

        赵铁牛点点头,肯定的回道:“没错。”目光自四处看了一下之后,又道:“而且我敢肯定,这里就是那家伙的后花园了。”

        “那就好。既然你们认识这里,那就帮我们带路吧。毕竟我们对这里不是很熟悉,若是走错了地方,那可就糟糕了。”

        张政吐出胸中浊气,在来到这里之前,一直都害怕自己走错了位置。

        看了一下眼前的十几人,他眉梢微皱,相当熟稔的叫出了其中四名人来,诉道:“你们四个,跟我一起去逮捕章丰。至于其他人,负责去寻找粮仓,并且将粮仓给我控制住。还有,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立刻发射烟火联系,明白吗?”

        “我等明白。”

        一行人压低了声音,唯恐被人听到。

        赵铁牛眉梢微皱,诉道:“那我呢?”

        “你?当然是和我一起行动。毕竟我对这里不是很熟悉,还需要你带路呢。”张政笑了笑,神色旋即变得严肃起来,目光也自周围扫过。

        置身此地,他早已经恢复了以前那个久经训练的战士,随时随地都准备应付突然出现的挑战。

        赵铁牛深吸一口气,诉道:“那好,你就跟着我来吧。”

        以前作为佃户的时候,赵铁牛无数次进出过这北城堡,对这里的一切都相当熟稔,依着记忆里的路线,赵铁牛领着众人朝着远处走去。

        张政紧随其后,身形轻若飞鸿,脚下更是不曾惊起点滴尘土,纵然被人看到了,也只会当做是见鬼了。

        就这样,赵铁牛很快的就带着张政等人,来到了章丰休憩之地。

        只是等张政闯入其中之后,却不免感到诧异:“不在?”

        “不在?”

        赵铁牛也是一脸错愕,毕竟那章丰若是休息的话,铁定会回到自己静心打造的卧室之中休息的。

        张政摇头回道:“没错。他确实不在这里。”

        “也许,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他还没有回来?”赵铁牛有些自责。

        此刻天色已然泛白,在等一会儿的时候,太阳就会出来了,照亮这曾经被黑暗笼罩的大地。

        到时候,他们置身于阳光之下,可就难以藏匿身形了。

        “若是这样,那又该如何?”

        张政也感到忐忑,此番目的乃是在于抓住章丰,彻底瓦解整个北城堡的反抗力量,若是无法抓住章丰的话,整个计划也就宣告失败了。

        张政倒不是害怕战斗,事实上他也并不认为这北城堡之人能够困住自己,但若是自己的行动被暴露的话,那章丰定然会提高警惕,若是躲在什么隐蔽的地方发号施令,那可就糟糕了。

        此时此刻,张政可脱不了时间,必须速战速决。

        赵铁牛摇摇头,无奈道:“对不起,我也不清楚那人的去处?”

        再怎么说,章丰也是一个人,可不是赵铁牛手中的提线傀儡,想要其在哪里就当真在那里!

        张政思索了一下之后,却道:“也许,我有方法确定那厮的位置。”

        “什么方法?”赵铁牛露出几分好奇来。

        张政旋即自腰间取出一枚弹丸,然后朝着天空猛地一扔,“砰”的一声这弹丸立刻炸裂开来,却是发出赤红色的光芒。

        过了一会儿,从远处又是传来阵阵枪声。

        这枪声一开始还淅淅沥沥的,但是旋即就越来越大,宛如阵雨一样。

        “原来如此。是通知城外的军队发起进攻的吗?”赵铁牛感到惊讶,一脸佩服的看着张政:“没想到你们这些小东西这么多?”

        虽然和对方相处还不到半天时间,不过就这半天时间,就让赵铁牛大开眼界。

        无论是那铳枪,还是这信号弹,都彻底改变了他过去的念头,更是清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千万不能够和政府作对。

        这章丰如今做出这种事情来,也只有取死一途了!

        赵铁牛从来没有像今天时候,如此肯定这件事情。

        “那是自然。再怎么说,我也是中央卫戊军的,这些东西还是有的。”张政甚是得意的回道。

        远处战争再度开启,自然也惊动了北城堡内部的人员。

        这不,之前紧闭的厢房登时打开,许多人从里面纷纷逃了出来,身上衣服也没有穿好,全然一副惊恐的模样,口中也是高声喊着。

        “打进来了,打进来。”

        “快逃命啊,快逃命啊。”

        “别杀我,别杀我!”

        “……”

        诸如此类的话延绵不绝,可是显示出众人的惊慌。

        “就这样子,我就不信你这家伙还不出来?”此时此刻,张政等人也躲在隐秘之地,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此刻,一如张政所预料的那样,那章丰也从不远处的一个大堂走了出来。

        他看到众人慌慌张张的样子,就感到一阵的不舒服,喝道:“干什么呢?一个个慌慌张张、跑来跑去的,算什么样子?”

        被他这么一喝,所有人全都怔住了。

        有人问道:“可是,我们听到了枪声了。”

        “枪声又如何?他们打进来了吗?”章丰没好气的骂着,之前为了修复城墙,他可是连夜未曾休憩,才刚刚睡了一会儿的功夫,就被眼前这群人给吵醒了。

        “没,没有!”

        众人左右看了看,这才醒转过来,毕竟这里也没有人受伤,更没有满地的鲜血,怎么可能是前方那血腥的战场?

        “既然没有,那你们还杵在这里?还不给我去睡觉?”章丰呵斥道。

        对于这些人,他感到有些无语。

        北城堡承平太久,根本未曾经受过战火,这才导致了众人这般模样来。

        没办法,之前战场之上的残忍情况,实在是太超乎所有人的想象了。

        稍不注意,身上就多出了一个血洞,旁边的好友也躺在了地上,脑袋也被掀翻开来,白的、红的一起飞溅出来,落在自己的脸庞之上。

        这场景,是个人都无法承受。

        “可是族长,那枪声呢?要知道,这枪声可是还没有停歇呢。”

        虽是如此,依旧有人感到忐忑,只因为这枪声着实骇人。

        章丰拿出族长的威严,再度骂道:“我早就安排人抵抗了,还轮到你说?趁着这个时候还不赶紧去睡觉,补充好精神,然后接替前方兄弟的班。要是出了什么纰漏,我非得活剥了你们的皮!”

        “我等明白。”

        屈服在章丰的淫威之下,众人纷纷拜道在地,然后重新回到了厢房之中,准备好好休息。

        至于之前的场景,完全将其当成了一场噩梦。

        章丰长呼一口气,心中兀自谩骂不已:“一群家伙,怎么就和废物一样?若是这样,如何能够保护北城堡,如何助我将那厮给灭了?看来以后我也得好好整治一番,决不能发生今日之事。”

        一边骂骂咧咧着,章丰一边回过神来,准备重新回到里屋之中休息。

        然而,他刚刚将那大门打开,一支铳枪就直接顶在了脑门之上。

        “章丰,别来无恙啊!”

        张政嘴角微翘,透着几分戏谑。

        章丰也颇为惊讶,低声问道:“你是谁?怎么闯入我北城堡之中?”

        “我?我不就是你口中所说的那个,要灭了的家伙吗?”张政讥诮道:“只是可惜了。你的所有谋划,全都白费了。”脸色迅速变冷,然后诉道:“当然,你若是这个时候投降的话,我或许还可以饶你一命。到如果继续坚持下去的话,那就莫要怪我不客气了。”

        说话的时候,张政作势扣住扳机,缓缓拉开的扳机好像拉住了章丰的心脏,就如何心脏停止了供血一样,让他感到一阵的眩晕。

        “我投降,我投降!”

        再也忍耐不住心中恐惧,章丰立时叫嚷了起来。

        张政稍微松了一口气,对着身边两人晃晃手,让两人将章丰给绑起来,防止此人脱逃,然后诉道:“很好。看起来,你这家伙倒也识相。只是你犯下了这么多罪孽来,也别想能够安然度过一日,还是跟我到长安走一遭吧。”

        “我明白,我明白。”

        章丰眼中一片死灰,之前时候他还是壮志未满,然而转眼之间,自己便被张政给抓了起来。

        这宛如过山车的感觉,已经彻底摧毁了章丰,此时此刻的他完全和死人无异。

        “呼。还好抓住了这个人,要不然还不知晓要延续到什么时候。”张政稍感放松,正准备联络另外一支小队时候,却听见“砰”的一声,这厢房窗户却是被整个撞开。

        “是谁?”

        定眼一看,张政顿时见到一个黑衣人窜入其中,而对方手中竟然拿着一柄左轮手枪,就那么对准众人。

        震怒之下,张政却不敢纵身上前,连忙跳到一边避开对方枪口。

        “砰砰砰!”

        数声枪声响过,那人也不曾停留,又是撞开了窗户逃了出去。

        张政略有诧异,转眼一看就见章丰倒在地上,身下满是鲜血,脑袋之上也出现了一个弹孔。

        “好个家伙,竟然杀了章丰?只是他为何要杀章丰,难不成是因为此人知晓他的秘密?”

        虽然可惜章丰就此死亡,但张政见到众人并未受伤,也是露出几分安慰来,能够顺利解决北城堡叛乱一事,已经是相当幸运的事情了,至于那远超自己权职范围之外的事情,他也没有办法处理。

        只是张政心中始终存着疑惑,那黑衣人到底是谁,为何要杀章丰?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