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一章事件了线索断裂,谋河套边疆开衅

第一百一十一章事件了线索断裂,谋河套边疆开衅

        长安。

        政务区、总理办公室。

        张政身子绷得就和松树一样,只因为眼前之人便是自己的主公,此时此刻的萧凤,手中正拿着关于淳化的战报,并且仔细的阅读着。

        他感到有些紧张,生怕自己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偶尔会用眼神偷瞟萧凤,但那平淡如初的脸庞,却也看不出任何的端倪。

        这就是上位者的风范吗?

        张政心中浮想联翩,心中一阵的翻江倒海,又是窃喜自己顺利完成任务,却又害怕因为未曾顺利抓获章丰而被责罚,矛盾的心思让他感觉自己仿佛被放在热锅之中。

        “这么说来,那章丰被人给杀了?”

        好容易放下战报,萧凤这才抬起头来。

        张政立刻低下头来,愧疚道:“启禀主公,实在是末将无能,未曾注意到旁边竟然还有人,这才让那章丰被杀,没有完成主公交代的任务。主公若是感到不满,还请责备我吧。”

        “哈。”

        轻笑一声,萧凤却道:“你顺利平定淳化叛乱,实乃大功一件,我又岂会责罚你?”

        “可是那章丰却被杀了。”

        张政双目睁大,虽是感到高兴,却也有些担忧:“我怀疑只怕这章丰之所以造反,也是有人在幕后指示。而且主公,我从章丰哪里可是缴获了不少铳枪,而且这些铳枪全都是来自于宋朝之内的。依我看,只怕那人便是宋朝派来的。”说到这,张政就特别的愤怒。

        经过数十年励精图治,长安之内可以说是一派繁荣,关内更是蒸蒸日上,已然有一统天下的迹象。

        然而呢?

        这宋朝却暗中玩弄花招,试图煽动譬如章丰这样的家伙叛乱,好搅乱境内和平,当真是可恶至极。

        “我当然知晓。”

        萧凤叹声气,无奈道:“但是就算是知道了,又能怎么办呢?再怎么说,对方也是宋朝官员,就我这晋王身份,就算是插手了,又能做什么?只怕到时候反而被那些士大夫污蔑,说什么乱议朝纲,若是狠了的话,只怕什么吕后、武则天什么名头,也会盖在我身上。”

        数十年治理,关内基本以萧凤马首是瞻,对于临安之人当然也没什么好感。

        相对的,临安众人也对萧凤分外反感,认为萧凤的存在实在是搅乱朝堂、祸乱天下的祸根,若非是苦于没有恰当机会和实力,而且北方还有个蒙元的话,只怕是早就开始动手了。

        目前时候,不过是维持表面上的平静,而在水底之下,还不知道有多少波澜。

        张政一时无语,只好闭上嘴巴,自己不过是一届小小士官,哪里知晓这些朝堂之上的东西?

        “对了。你在中央卫戊军这么久了,有没有兴致到边疆去一趟?”

        萧凤神色一转,却是问道:“根据最新的消息,似乎北边的蒙古诸部也开始蠢蠢欲动,似乎是想要南下打草谷。为了能够保护长安,我需要有一批优秀的士官前往边疆,助我保护边疆。你若是有兴趣的话,不妨向国防部提出申请?”

        “当真如此?”

        张政一脸欣喜。

        中央卫戊军乃是全军精锐,凡事新造的武器都首先装备中央卫戊军,而且就凭待遇而言,也因为地处长安而名冠三军,但是这中央卫戊军却有个毛病,那就是士官升迁的速度要远远低于其他军队。

        毕竟是地处中央,除非是遭遇到了诸如崇文书院学子围攻警察局、章丰叛乱这类大事情,其他的时候很少有事,而且在经过整合之后,华夏军对军功以及晋升的要求也更为严苛了,绝不会和以前那样随便一个军功就能够晋升。

        就如同张政,纵然顺利剿灭了章丰,也只得了一个二等功,军衔也没有因此提升,由此可见其困难之处。

        但是边疆军队却不同,因为经常需要面对敌人,所以其军队便有了许多获取功勋的途径,一般只需要三五年的时间,任何一个加入到华夏军的士兵就可以凭借着战功而晋升成为士官,但是在中央卫戊军之中,若无十年时间是不可能的。

        当年,张政就是靠着在边疆军之中厮杀,这才挣得进入中央卫戊军的资格。

        眼见眼见萧凤提出这个的时候,张政就感到欣喜,因为他一直都想要由校官晋升为将军,只可惜苦于没有途径,因为依照华夏军的规矩,任何校官想要成为将军的话,都要在边疆磨砺一下,好锻炼一下统兵能力,不至于如同宋朝那样,弄出一堆不知兵的士大夫在上面,决定着前线士兵的生死。

        萧凤阖首回道:“这是自然。难不成我还会骗你?”

        “那属下这就告辞了?”张政已经急不可耐,想要现在就离开总理府,不过萧凤还没有答应,他当然也不敢立刻离开。

        萧凤笑道:“当然。要知道日程匆忙,若是迟了的话,可是没有机会的。”

        张政先是敬了一下军礼,然后就离开了总理府。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总理府的大门再度被推开,却是国防部部长段峰来到这里了。

        “之前那位,是中央卫戊军的张政?这么说来,章丰叛乱一事已经解决了?”段峰一边将手中的卷宗递到萧凤之前,一边询问道。

        相较于张政之前的拘谨,段峰可是要随性许多,毕竟是多年跟随的老部下,当然知晓萧凤并不怎么在乎这些礼节。

        萧凤阖首回道:“没错。只可惜那章丰却被暗杀了!真的是可惜了!”要知道她可是打算顺着章丰这条线继续追查下去,看看究竟是谁在背后捣鬼呢,然而如今线索断裂,自然也只能就此作罢。

        “被暗杀了?确定是谁干的吗?”段峰脸上现出讶异,那人敢在关内做出这种事情,若非是后台强大,便是自身实力雄厚。

        任何一个推测,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萧凤有些懊恼的回道:“现场除了一些宋朝生产的铳枪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痕迹了。而且那厮既然做出这种事情,自然也没有继续留在关内的可能。目前时候,对方只怕早就跑出去了吧。”

        “唉!就这样让对方逃了?但若是下次的话,那就没有这么简单了,到时候定然要抓住这厮。”段峰叫骂道。

        如今线索全断,萧凤也只能就此作罢,于是便转移了话头,询问下一个问题:“这个让人注意即可,别忘了咱们真正的目的了。关于蒙古方面的攻势,你准备的怎么样?”

        长安之内虽然事故频频,但始终维持着和平模样,唯有北边蒙古的动静,让萧凤甚是在意,这可是号称横扫欧亚大陆的上帝之鞭,可不是轻易能够挫败的。

        “这个的话,我已经拟定好了作战计划,就等着主公您过目。”段峰指了指案桌之上的卷宗。

        萧凤看了一眼,当即皱起眉梢来:“这计划,需要十年之久?”

        “没错。”

        段峰点点头,说道:“毕竟这河套久在胡人手中,若是想要占据此地,非得付出不少的人力、物力,便是当年汉武帝,若无卫青、李息等人数度打击,如何由之后霍去病奇袭之策?十年之策,还是太过保守,依照我的计算,若是没有二十年的话,只怕是难以取得成果。”

        “这些我当然知晓。但是你也应该注意,南方尚有宋朝虎视眈眈,切不可投入太多,以免造成太大的损失。目前应当以保存自身力量为主,并且以轮番袭扰为战术,好消耗对方的有生力量为辅,明白吗?”萧凤点点头,阖看样子相当赞同。

        她乃是知兵之人,可不是宋朝那群愚钝之人,认为单凭一场战争,便可以决定两国的胜负。

        最重要的是,在很多时候,决定一场战争的胜负,并不在战场之上,而是取决于究竟谁能够提供充足的粮食补给。

        这一点,修建有铁路的华夏军,具备着天然的优势。

        段峰回道:“关于这个,我自然明白。”

        整个作战计划,在呈送给萧凤之前,国防部的参谋就已经多次进行过了模拟,足以确保不会出现太大的差错,而这一次之所以将张政等中央卫戊军也调到西北集团军,也是出于这个目的。

        西北之事暂时结束了,但华夏军所面对的挑战却不只是蒙古,于是段峰又是问到:“只是主公,就在前些时候,那驻守襄阳的吕文德送来了一封请柬,说是想要邀请我们军队参加一场比赛,不知道主公你有什么意见?”

        “比赛?这吕文德,究竟想要搞什么鬼?”萧凤这才注意到夹在卷宗之中的信笺,将这信笺取出之后,就看到吕文德那一行略显粗糙的文字。

        这吕文德乃是粗人出身,笔迹当然也不会太好。

        段峰回道:“不太清楚。不过根据我的推测,估计是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好探清楚我军内部的消息。毕竟他乃是襄阳的负责人,为了防备我军的突然袭击,当然要做好充分的准备。”

        “哦?那你的意见是?”萧凤问道。

        段峰回道:“当然是答应他,毕竟咱们若是想要占据长江的话,也少不得和他打交道。这比赛,当然是个好机会。”

        “很好。那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办吧。我相信你。”萧凤嘱咐道。

        处理了大量的事情,萧凤也略感疲倦,此刻也快要接近黄昏了,所以在让段峰回去之后,她也回到了凤还阁之中歇息,好补充体力。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