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五章心不忍以父为名,为融合伙夫开始

第一百一十五章心不忍以父为名,为融合伙夫开始

        “果然如此。”

        于洪微哂,眼光自那忽努尔身上扫过。

        此刻,那忽努尔正贪恋着碗中的美食,一副狼吞虎咽的样子,并未察觉到两人的变化。当然,于洪和张政乃是以传音入密的方式对话,当然也不会害怕被这人给现。

        “既然如此。那此人不如交给我培养?”

        于洪眼珠微动,重新看着张政。

        张政眼角微皱,露出几分担忧来“交给你?”旋即摇摇头,否决道“就你这样子,你能行吗?”也不怪他有所怀疑,实在是因为于洪为人太过阴狠,基本上都是以利益为重,就连属下和同僚也都受不了,若是让他来教导胡努尔的话,还不知晓会生什么事情来。

        “你这是怀疑我?”于洪有些不悦。

        张政否认道“不是,只是觉得你不适合罢了。”看着那小家伙,他的目光变得温柔了起来“你也知晓,这孩子如今方才十岁,就被驱赶到前线战斗,只怕在族中没少受过欺辱。若是这个时候走错偏差,那可就糟糕了。”说到这里,张政已然打定主意。

        “他啊,还是交给我吧。”

        “哼。你既然想要当父亲那就当吧。不过若是想要成为一个合格的父亲,尤其是鞑子的父亲,可不是容易的事情。”出乎张政的意料之外,于洪并没有坚持,只是从旁警告道“要知道,那些死在鞑子手中的士兵,可未必就如同我这样好说话。”

        张政双眉皱起,双肩也变得沉重起来“这个我自然明白,不用你担心。”

        这时,远处的忽努尔也已经吃饱了。

        将碗放下,忽努尔刚刚打了一个饱嗝,旋即就察觉到众人看来得目光,吓得他身子绷紧,就和木桩一样。

        忽努尔眼珠子颤抖着,先是注意到了于洪,但随后就被于洪那锐利的眼神给吓开,滴溜溜一转又是看向别人,然而其他人莫不是透着厌恶的神色,这让他感到特别的不自在,直到最后方才注意到张政。

        张政神色温和,沉稳的气质让人由衷的尊重,而这宛如父亲一样的感觉也让忽努尔稍微感到一丝温暖。

        他将那吃干净的饭碗端起来,颤颤巍巍的走到张政之前,诉道“谢谢大人,我已经吃饱了。”

        “唉。你啊,若是没上战场的话,也许会是一个孝顺的孩子吧。”张政感叹道,不免想起自己的那个侄女王牧,而王牧和忽努尔一般年岁的时候也是这般孝顺。

        没办法,那王牧乃是单亲家庭,其父更是几近残废,若非有其战友帮忙,王牧也断然无法活到现在,甚至还可以进入华夏女子学院之中呢。

        于洪看着这一幕,不免感到有些不适,轻咳一声唤醒两人“都这么晚了就别留在这里,还是快些回去睡觉吧。”一挥衣袖,便是转身离开,口中兀自埋汰道“这般孝子贤父的戏码,也不知晓究竟是演给谁看的,也不嫌丢人?”

        当然,他的声音相当微弱,若非仔细凝听,是根本听不到的。

        其余参谋也兴致缺缺,纷纷自参谋厅离开,只留下了张政和忽努尔两人。

        “唉!也不知道将你救下来,究竟是福还是祸。”

        张政微叹,伸手摸着忽努尔的头,脑海里面浮想联翩。

        他一想到之后的事情就头疼无比,蒙汉之间,存在着无边的血仇,如何让九阳堡之中的战友接受忽努尔,实在是一个难办的事情。

        “大人!我会洗衣、喂马,别丢下,我。”

        忽努尔虽然听不懂汉语,但也可以察觉到周遭异状,面对眼前这个救下自己的人,他唯有死死抓住张政的衣角,就和那生怕被遗弃的小狗一样,整个人都透着惶恐神色来。

        “哈。也许,我可以从这些事情开始入手?”张政眼眸一亮,生出了一些念头来。

        忽努尔察觉到变化,连忙道“我,可以吗?”

        “当然。只是你需得答应我一件事情,不管是遇到了什么事儿,都不可和别人产生冲突,明白吗?”张政神色变得严肃起来,话儿也迥异于之前,听起来相当沉重。

        忽努尔连连点头,就和拨浪鼓一样“当然。”

        “那就好。”

        张政稍微松了一口气,眼见外面星辰密布,点点星光洒落人间,更有嘹亮蛙鸣响起,却是已经到了半夜时分。

        他牵起忽努尔的手,诉道“今天你就先和我回去歇息吧。等到明天的时候,我会给你安排一些事情。记住了,千万要听话,不得和别人产生冲突,明白吗?”

        “嗯!”

        忽努尔猛烈的点着头,生怕被张政所抛弃。

        星辰消散,月辉隐去,很快的一轮红日再度升起,又是新的一天。

        “长官,你是说要我带这个小家伙?”

        方形摸了摸后脑勺,手上还惦着一个铁勺,狐疑的目光扫过了忽努尔,他乃是九阳堡之中负责伙食的炊事兵长,全堡上上下下一千号人的饭餐,全都需要方形来料理。

        张政推了一下身边的忽努尔,诉道“没错。从今天开始,他就是你手下的兵了。”

        “可是,他看起来这么瘦小,应该才十来岁吧。这么小就让他到咱们这里来,会不会太过严苛了?你也知晓,咱们炊事兵可不比其他,那可是相当劳累,就他这小个子,能顶用吗?”方形摸了摸圆滚滚的肚皮,目中还是透着迟疑。

        别看炊事兵的工作只是做饭做菜,但是烧菜做饭需要的柴火、淡水还有那些菜肴以及米饭什么的,都需要亲自搬运,可以说是相当劳累,若是没有一定的体力,是根本支撑不下去的。

        就凭忽努尔这瘦削的身子,方形并不认为忽努尔可以支撑下来。

        张政却道“哈。那些重体力活也许干不了,但是可以干一些轻体力活啊。比如说洗碗、摘菜什么的,全都可以干啊。”

        “好吧。那你随我来吧。”方形眼见张政已经打定主意,也不好拒绝,只好对着那忽努尔招了招手、

        忽努尔赶紧走了上前,躬身一拜之后,诉道“还请大人吩咐,我什么都可以干的。”并不熟悉的汉语,让方形为之一愣,重新看了张政一眼,然后问道“听他的口音,莫不是鞑子?”

        “没错。”

        张政阖回道“是我昨天救下来的。”察觉到方形脸上神色变化,当即说道“当然,他已经投降了,所以你也不可太过为难他,知道吗?”看到方形脸上的神色变化,张政又道“你也见到了,他毕竟只是一个孩子,没必要为大人之间的战斗而牺牲。不是吗?”

        “也是!”

        方形点点头,也是颇为认可的回道“只是长官,你也知晓军中情况。若是他遇到了什么事情,我可没办法啊!毕竟——”

        欲言又止的话,张政自然相当明白,便安慰道“这个我明白。但我既然将他带到这里,那就相信他自己能够解决这些事情,你说是吗?忽努尔?”话音一转,又是看向了那忽努尔,眼中也是透着信任来。

        忽努尔猛烈点头,用半生不熟的汉语回道“义父,我明白。”

        “那就好。”方形眼见两人配合默契,当然也不好说什么,只好让忽努尔进入了炊事班之中。

        远处,于洪看着这一切,脸上不免露出几分懊恼来,说不出究竟是对张政的厌恶,亦或者是对忽努尔的憎恨“炊事班?张政,没想到你这厮竟然让他到炊事班之中了。只是你觉得,这法子当真有效?要知道,那鞑子可不是善茬,他们可未必能够忍住。也许,我也应该针对这一点做好准备了?”

        怀揣着别样的心思,于洪也从此地离开,消失无踪。

        另一边,忽努尔则是带着期待的神色踏入了炊事连之中,虽然每日都要砍柴、洗碗甚至是择菜,可以说是相当劳累,但却相当的高兴,毕竟他往日一直都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稍微一不注意就可能葬送性命。

        相较于大草原上这一点,九阳堡内部的生活,还算是相当平和的。

        而在工作完之后,忽努尔每天夜里都会跑到张政的房中,跟在张政背后学习汉文,好争取能够融入这九阳堡之中,不至于被人所笑话。

        当然,这其中也经常闹出一些事情。

        那就是总有一些家伙借着各种由头找忽努尔的麻烦,比如说将自己肩上的活卸下来,让忽努尔去替自己干,亦或者是故意打翻锅碗瓢盆,让忽努尔因此被长官责罚,诸如此类的事情一直不断。

        不过忽努尔倒也坚强,始终都依着当初张政所说的那样,根本不曾和众人争吵,倒是让这些家伙感到有些羞愧。

        就这样,忽努尔通过自己的努力,倒是让许多人为之改观,开始重新认识这位不过十来岁的鞑子,明白过来这些鞑子也不是不可以争取的。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忽努尔也渐渐地成长起来,不在是之前的那个懵懂小子,而是变得越来越成熟,知晓了很多的事情。

        张政也将巡逻的范围扩大,好确保边境安然无恙,不至于让那些鞑子闯入关内,造成偌大的损失。

        这日子可以说相当和平,但是所有人都知晓,等到未来的某一天,到那个矛盾最终来临的时候,这九阳堡作为华夏军的桥头堡,终究会挥其应该的作用。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