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六章入襄阳波澜将起,见国公互赠礼物

第一百一十六章入襄阳波澜将起,见国公互赠礼物

        北方边疆表面上固然冲突连连,但因为萧凤需要重新整个内部矛盾,所以也按捺不动,静静的等到着时机的到来。

        至于蒙古一方面,则是陷入了蒙汉之间的矛盾,之前因为侵略太过,并没有完全掌握中原领土,留下了许多的隐患,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华夏军撩拨,更是让阿里不哥甚是烦闷,只好先着手解决治理之事,解决那些盘踞已久的汉签军,所以也就没有着急用兵了。

        但是在南方宋朝和华夏政府交接一带,尤其是襄樊附近,虽然表面上是和谐盛世,但是在平静的水面之下,却是泛起了不少的波澜。

        这不,就在今日时候,由段陵、周宇两人带队的军官团也抵达了襄阳。

        以吕师夔为首的宋朝官员们也早就等在城门口之处,等待着众人的到来,眼见迎面走来的上百人,吕师夔目光微聚,落在最前方一位青年身上。

        这青年身材足有九尺、年约三十来岁,因为腮下长着一圈胡须,所以看起来有点老气,正是段峰所派出来的军官团领导者段陵。

        经过先前邯郸一战之后,段陵也褪去了往日的青涩、冲动,变得更为沉稳了。,

        他见到吕师夔站在眼前,连忙走上前来,拱手一拜:“劳烦各位在这里等候了,实在是抱歉了。只是看这位气度不凡,莫不就是卫国公之子?今日一见,当真是不虚此行啊!”

        “正是在下。”

        吕师夔颇为矜持的点点头,然后便诉道:“只是各位远道而来,定然是操劳了,还请入府歇息。如何?”

        “这是自然。”

        段陵笑了笑,一马当先踏入城门之中。

        紧随其后,周宇也带着其余军官,一起朝着卫国府走去。

        走在襄阳之内,段陵侧目一看,却见两侧街道之上,并无任何百姓行走,不免感到诧异:“吕兄。以前时候,我素闻这南朝之内,一向都是人口弗盛、物产丰饶,为何行走在这街道之上,却没有见到人影?”

        他倒是自来熟,相当熟稔的就和吕师夔搭上话来,这一点却要比周宇好得多。

        “唉。还不是为了避免出现一些意外吗?”

        吕师夔解释道:“你也知晓,我这襄阳紧邻蒙元,经常有匪徒自北方流窜而来,闯入城中富豪之中行凶作恶。光是这个月,就发生了两起事件来。为了避免让那些土匪惊扰到各位,所以只能采取这个方法。”

        “原来是这样?”

        段陵微微叹息,又道:“说起这个来,纵然是我朝之内,这些时间里也是闹出不少事端来。看来若要让这天下恢复和平,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目光一转,却有盯住吕师夔,话中若有所指:“只是吕兄,你觉得若要让这天下恢复和平,究竟得采取什么手段?”

        “这个。依我看,只需要内正君臣法度,外立国威之名,自然能够天下安康。”

        吕师夔应了一声,不解段陵为何询问起来,就随便应了一下,好搪塞过去。

        “只是这样子?”段陵有些失落,继续试探了起来。

        吕师夔回道:“难道不是吗?只是看段兄模样,似乎并不怎么满意。却不知段兄认为,又该是如何才能够让天下安康?”

        “这个。那当然是北逐鞑子、一统华夏,唯有如此方能让华夏恢复安康。”段峰一脸炽热的说道,唯有说到这里的时候,方才透露出他的野心来。

        吕师夔暗暗心惊,低声问道:“这是不是过了?要知道这世道如此混乱,我等维持一方和平已然是吃力了,如何能够谋求北逐鞑子,一统华夏?你这话,未免也太过狂傲了!”不过是随便一句,便说出这般的豪情状语,看来之前探子所探听到的消息当真不假。

        这华夏军,当真有一统神州的意图。

        “狂傲?”段陵不以为意,张口回道:“我等身为军人,自当以匡扶天下为己任,面对这纷争的世道,就应该挺身而出、一挽狂澜,这如何能够称之为狂傲?”

        吕师夔一时无语,只好闭上嘴巴,心中默念:“唉。早知道不回答就是了。”

        脚步加快一下,周宇追上了段陵,切着耳朵诉道:“你这话,不觉得太过了吗?”

        “太过了吗?为什么我不觉得?”

        段陵轻哼一声,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我只是试探一下罢了。好确定这人是不是当真能够成为我们的敌人。只是看他今日表现,也忒让人失望了。就这种人,竟然也能成为我们的对手?”说话之中,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失望之色。

        周宇叹道:“人各有志。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和你一样,喜好表现的。而且你莫要望了,这里乃是襄阳,到处都是敌人的眼线,咱们在这里应该要小心一点,可不能中了对方的陷阱。明白吗?”

        “好吧。我明白了。”

        段陵只好按耐住心中冲动,应声回道。

        他们此番前来,乃是肩负着交流的职责,另一方面也是有着试探的目的,若是自己表现得太过强烈了,只怕也会露出一些破绽来,这点对于段陵等人来说,也是有些不妙。

        正说话间,吕师夔也带着一行人来到了卫国府之前。

        他走上前来,将那大门推开,然后对着众人诉道:“好了。这里就是卫国府了。而家父,也正在这里面等你们呢。”

        段陵身子一顿,却感到自卫国府之中,一股沛然力量扑面而来,他纵然提起一身真元,也感觉整个人仿佛被整个压在山下,丝毫逃脱不了。

        “这气势,就是那卫国公的吗?今日一见当真强悍,难怪就算是父亲也有小心。”段陵心中震惊,连忙躬身一拜:“在下华夏军东方集团军第三特种作战团团长段陵,特来拜见卫国公,还请卫国公接见。”

        “既然是段峰之子,那就进来吧!”

        一个浑厚的声音传来,段峰这才感觉到肩上压力陡然一松,身子也变轻了许多。

        段陵这才直起身子,心中却是想着:“这家伙,莫不是听到了我在门外说的话,所以特意给我来一个下马威?”抬起脚,跨过了门槛之后,旋即就见在正堂之中,正端坐着一个神态威严的将军。

        此人,正是襄阳府最高长官吕文德。

        吕文德嘴角含笑,目光自段陵身上上下打量了一下,诉道:“昔日时候,我曾经见过你父亲一面,当初便惊为天人,想要邀请此人入朝为官。只可惜了,你家父亲却自甘平庸,屈居他人之下,实在是太可惜了。不过这也罢了,没想到今日见到他儿子之后,方才知晓这还真的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他竟然生了你这么一个儿子来,当真是让人意外。”

        “若以才华而论,我家主公才比天高,当然能够招贤纳士。能够成为主公臣子,实乃我等人荣幸。”段陵听罢之后,顿时就感到一阵不悦来。

        毕竟吕文德的话中,分明是折损了自己的父亲,连带着也将自家主公贬低了一下。

        不过也没办法,若是论及爵位的话,吕文德作为卫国公,也就只比萧凤低一点,可要远比没有爵位的父亲强多了,这才导致吕文德有这么一说。

        对于出生于传统士大夫的吕文德来说,没有比封王拜相更好的事情了。

        吕文德眉梢微动,似是对段陵表现感到惊讶:“哈。我也不过是说笑而已,侄儿也没必要如此生气吧。”然后将手腕之上的一枚扳指取下,吩咐身边之人送给段陵,然后诉道:“这是我随身带着的一个扳指,今日送给你就算是赔罪了。可以吗?”

        “谢谢卫国公。”

        吕文德都如此表现了,段陵当然不可能拒绝,对身后之人挥挥手,当即有人捧着一个木匣子走了上来。段陵接过木匣,然胡递给了吕文德,诉道:“此乃我父亲佩枪,此番”一个浑厚的声音传来,段峰这才感觉到肩上压力陡然一松,身子也变轻了许多。

        段陵这才直起身子,心中却是想着:“这家伙,莫不是听到了我在门外说的话,所以特意给我来一个下马威?”抬起脚,跨过了门槛之后,旋即就见在正堂之中,正端坐着一个神态威严的将军。

        此人,正是襄阳府最高长官吕文德。

        吕文德嘴角含笑,目光自段陵身上上下打量了一下,诉道:“昔日时候,我曾经见过你父亲一面,当初便惊为天人,想要邀请此人入朝为官。只可惜了,你家父亲却自甘平庸,屈居他人之下,实在是太可惜了。不过这也罢了,没想到今日见到他儿子之后,方才知晓这还真的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他竟然生了你这么一个儿子来,当真是让人意外。”

        “若以才华而论,我家主公才比天高,当然能够招贤纳士。能够成为主公臣子,实乃我等人荣幸。”段陵听罢之后,顿时就感到一阵不悦来。

        毕竟吕文德的话中,分明是折损了自己的父亲,连带着也将自家主公贬低了一下。

        不过也没办法,若是论及爵位的话,吕文德作为卫国公,也就只比萧凤低一点,可要远比没有爵位的父亲强多了,这才导致吕文德有这么一说。

        对于出生于传统士大夫的吕文德来说,没有比封王拜相更好的事情了。

        吕文德眉梢微动,似是对段陵表现感到惊讶:“哈。我也不过是说笑而已,侄儿也没必要如此生气吧。”然后将手腕之上的一枚扳指取下,吩咐身边之人送给段陵,然后诉道:“这是我随身带着的一个扳指,今日送给你就算是赔罪了。可以吗?”

        “谢谢卫国公。”

        吕文德都如此表现了,段陵当然不可能拒绝,对身后之人挥挥手,当即有人捧着一个木匣子走了上来。段陵接过木匣,然胡递给了吕文德,诉道:“此乃我父亲佩枪,此番”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