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九章败虎臣段陵称雄,问根源方知功绩

第一百一十九章败虎臣段陵称雄,问根源方知功绩

        “哼。好个家伙,莫非当我宋朝无人了?”

        只见在众多宋将之中,一个身披赭袍的将军缓身站起,单看此人身上的衣着,便可以知晓他在宋将之中地位不差。

        段陵心中诧异,旁边的周宇已然皱眉,从旁解释道。

        “此人乃是孙虎臣,乃是此番宋军的队长。听闻他能文能武,所以为贾似道所宠爱,年虽三十便已经是一方防御使。你可要小心一点,莫要着了此人的道了。”

        “原来是这样?”

        段陵稍有警惕,心中也是跃跃欲试。

        两人对话间,那孙虎臣也将身上铠甲一一卸去,身上只穿着一件青色劲服,“虽然你能够击败胡显,但是我大宋人才济济,又岂是你一人所能战胜?今日时候,就让你瞧瞧我的本事。”说道最后,声音蓦地抬高,一股无形气浪直冲擂台。

        段陵首当其冲,已感面皮刺痛无比。

        “这家伙,实力当真了得,看来得小心了。”

        若说那胡显不过尔尔,眼前之人明显要技高一筹,至少在段陵看来,已经足以和自己所对抗了。

        这般年龄就有这等实力,也无怪乎对方能得到贾似道的赏识,并且被提拔为此番宋朝军官的队长。

        另一边,孙虎臣眼见段陵浑然不动,也是稍感诧异,双足猛的一顿,又是跃上了擂台,口中喝道:“吃我一拳。”碗口一般大小的拳头猛的一挥,周遭空气顿时泛起阵阵波澜,重重气浪也朝着段陵轰去,之后身形犹如猛虎下山,直接朝着段陵扑去。

        他所使用的乃是宋朝军内普遍的虎形拳,乃是通过模拟老虎姿势进而战斗的一种刚烈拳法。

        这拳法本就是霸道无比,如今被孙虎臣用来,更是现出其威能之强,擂台之上的地板也似是难以承受力量,裂出许多裂纹来。

        “很好。我倒要看看你这厮,到底修行到什么程度!”

        段陵也感兴奋,却也一般用出了虎形拳。

        同样的招式、同样的无所畏惧,直接就撞在了一起。

        “砰”的一声,尘沙飞扬、气浪翻滚,两人齐齐后退,却是不分秋色。

        宋朝一方见到这般场景,顿时叫嚣道:“好。就这样,将他给打下去。”一时间,声音之大,甚至都将擂台之上两人战斗的气势都给压了下来。

        周宇等人却是皱眉,暗暗担心了起来。

        “纵然段陵击败了这家伙,若是换成下一个人的话,只怕就无法支撑了。”

        整个战斗采取轮战制,双方参赛者一共七名,采取一对一的方式,失败者下台,胜利者继续守关,直到被下一个挑战者击败,直到决出最后的胜利者。

        这法子既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就是能够通过这个赛制,直接确定参展双方谁的实力更为强劲,毕竟坚持下去也是一个优点。但是坏处就是,比赛者会因为战斗的持续而变得衰弱,直到被实力低微的人所击败。

        所以这赛制相当简单,但是对双方参赛者却也是一个考验。

        如何分配实力强劲者和实力地位者的参赛顺序,便是双方队长所需要考虑的方面了。

        周宇虽然肯定段陵实力,但也有些担心接下来的战斗,毕竟看对方团队之中,实力高强者并不在少数,他实在没有把握能够赢取胜利。

        底下心思各异,而擂台之上却是战声隆隆。

        只见段陵身形方定,便是纵身冲向孙虎臣,一脚踹向对方。

        孙虎臣心中诧异,心中对方此招厉害,当即后撤避开了这迅猛攻击,脚下快若闪电,却是来到了段陵身后。

        “杀!”

        双手虚握宛如鹰爪,此刻的孙虎臣却是变化招式,直接用出了鹰爪功,朝着段陵背后肩胛骨之处抓去,这招若是被抓中,非得被抓出血窟窿不成。

        段陵也知此招凶狠,当即旋身一踢,左脚凌空而起,就将那袭来双手踩住,右脚更是对着孙虎臣胸口踹去。孙虎臣心中一晃,连忙变爪为拳,对着那右脚猛的一挥。

        “砰!”

        段陵身似雄鹰,借着对方力道,凌空跃至孙虎臣身后。

        双足落下时候,段陵未等身子稳住,已然是踏足上前,身形快若闪电,一式黑虎掏心直取对方腰腹之处。

        当然,孙虎臣也早有预料,只将身稍微一斜,便避开这迅猛一拳,另一只手则是握拳击出。但是段陵也非寻常之辈,另外一只手也是顺势轰出,正好和这一拳对上。

        “轰!”

        再度后撤的两人,这才停下了动作。

        “呼!”

        胸膛微微起伏,段陵按耐住体内沸腾的真元,先前看起来不过是寻常的拳脚对决,然而其中也是凶险无比,稍有不慎便有可能落败。

        打到这里,段陵也已然知晓对方实力,没有了之前的轻视心思。

        “很好。再来。”

        没有停留,段陵只等体内真元恢复之后,又是再度冲去,拳势一如之前一般,搅动无边云气,只求能够战胜对方。

        孙虎臣心中惊诧:“这厮,难道就不要休息吗?”面对着连绵攻击,他只能左挡右支,以免自己被对方击败,自擂台之上跌落。

        而在赛场之外,吕文德看着这一幕,脸上也是透着几分笑意来,却是对着周宇诉道:“先前时候我还害怕这场比赛会平淡收场,但看今日表现,却也是值得了。”

        “崇国公相邀,我等岂敢拒绝?正是因此,所以主公方才让我等来此,也要借此机会交流一下,以免一入先前时候那样,惹来众多的非议来。”周宇低声回道。

        而他之前所说的,自然是五年之前均州之乱。

        当然,也幸好当时候有张威、陈子昂和雷敏等人在场,这才评定了整个均州动乱,不过也因为这均州之乱,华夏军之内对吕文德也充满非议,认为此事乃是吕文德所做的也不少。

        吕文德尴尬的笑了笑:“周使君说笑了。那匪徒猖獗时候,我境内也苦于对方,若非是被贵方剿灭,也没有这数年来的安然无恙。”

        他们两人对话看起来寻常,然而却惹来那临安到来的军官团的不悦。

        只见这军官团之中,一个人却是抬高声音,插嘴道:“崇国公。看你和这位恳谈甚切,莫不是认识他?既然如此,不如给我们介绍一下如何?”说话间,双目已然落在周宇身上,那锐利的目光让周宇感到有些不舒服:“毕竟我们初来乍到,对贵方实在是不了解。”

        此人乃是江镐,和孙虎臣不一样,他乃是江万里次子,因为尊奉父亲之命而投入军队之中,并且一路荣升侍郎将之职,今日之所以来到这里,也是因为得到了父亲的吩咐。

        如今他之所以有此言论,也是因为觉得吕文德和周宇太过亲密,完全是出于敏感,故此方有此言。

        “哈。却是我忙于赛事,竟然忘了这些了。”

        吕文德倒是好气度,并未因为江镐行径而生气。

        当然,更重要的是因为对方父亲乃是江万里,在赵鼎、赵葵、余阶、孟珙等人相继去世之后,李庭芝以及这江万里,就成了支撑宋朝维系下去的两大地仙,吕文德虽然也徒添为地仙,但是毕竟不是江南人士,所以论起地位自然也比不上李庭芝和江万里。

        脸上笑意浓浓,吕文德介绍了起来:“至于这位,和擂台之上的段陵,皆是关内的年轻翘楚,便是我久居襄阳之中,也有所听闻他们的事迹。”

        “哦?却不知你们两人,究竟做了什么事情,让崇国公也这般高兴。”江镐死死盯着周宇,受到了其父亲的影响,江镐自然将周宇这般华夏军之人当做死敌。

        周宇摇摇头,却不打算接茬:“其实也没做什么,便是说出来了,也只是让列位笑话而已。”

        “哈。深入腹心,夺下两路之地,为华夏进军中原开辟道路。如此功绩,又岂是笑话?”吕文德却是摇着头,口中顺着众人的好奇说了起来,脸上更是充满着羡慕:“你可知晓,那河北东路和河北西路,便是被这两人攻下来的。而那张弘范之子张珪,便是被他们两人所击败的。”

        听到这话,众多宋将纷纷惊诧,复杂的目光看向了周宇,当然也看向了台上的段陵。

        相较于已经快三十来岁的孙虎臣,如今的段陵明显要小上许多,这般年岁就有如此修为,若是继续修炼下去,只怕也能够成为地仙吧。

        心中诧异,包括那江镐,纷纷叫嚷了起来。

        “什么?这可是真的?”

        关于华夏军和蒙古大军的战斗,宋朝也一直都有所关注,其情报也收集了不少。

        只不过对于这些只能算是中层的将领来说,却并没有怎么了解具体的过程,只知晓那蒙古可汗阿里不哥被彻底挫败,河北东路和河北西路也重新回到华夏军的手中。

        经过这一战,华夏军的统辖面积至少扩充了一倍。

        周宇尴尬的笑了笑,回道:“不过是偶然罢了。若非是先前主公留下的暗兵,外加蒙古也陷入战乱之中,我等也无法做到这种程度。”

        “周贤侄过谦了,战争向来都有天时地利与人和之分,但是若非周贤侄自身努力,如何能够成就今日之功?”吕文德哈哈一笑其,却并未就此罢休,而是继续鼓动了起来。

        听着吕文德的话,江镐也是面色赤红,躬身一拜:“原来是收复华夏故土的年轻俊杰,之前却是我失敬了。”他虽是江万里之子,但是历经十年来,却也没有创下多少功绩,面对周宇自然也感觉有些不自在。

        “不知者不为罪。先前时候若是有什么冒犯的,还请原谅。”周宇躬身一拜,眼珠子一转,就见到吕文德脸上那得意的笑容,心中顿时腹诽起来:“这家伙,当真是老奸巨猾,分明是把我当箭使了。”

        很显然,他们的身份被吕文德当成了靶子了,用来激发这群宋将的好胜心来。

        这个,只怕也是吕文德之所以举办这比赛的用意吧。

        得到肯定的回答,众多宋将也流露出复杂的神色来,他们虽然自恃实力不差,然而在面对蒙古大军时候,根本就无法支撑下去,更无论战胜对方了。

        然而眼前两人如此年岁便创下这般战绩,难怪会被派到这里来来。

        另外一边,于擂台之上,那胡显经过数番鏖战之后,也感觉体力有所不知,更是听闻了吕文德的说话,便感到有所后悔。

        之前他若是知晓对手乃是此人,如何会站出来?

        “怎么了?没力气了吗?”

        作为胡显的对手,段陵感觉到对方变化,当即勃然大怒,高声喝道:“既然如此,那你就下去吧。”纵身一跃,宛如猛虎下山,眨眼间已然来到胡显之前。

        孙虎臣心知避无可避,当即横臂当在身前。

        然而在历经漫长战斗之后,他体内真元近乎枯竭,不过是勉强当做一招,便感觉手臂酸软,随后察觉到脚下一歪,却是未曾站住,直接从擂台之上跌落下来。

        “对不起,我失败了。”

        从地上爬起来,孙虎臣低头一拜,对方乃是收复两路之地的段陵,败给对方也不算是多么失败。

        段陵嘴角抽搐,蓦地丢下一句话:“没劲!”

        先前时候,他就知晓对方实力不差,虽然肯定打不过自己,但也断然不可能就这么轻易失败,如此表现只能说明对方已经心虚了。

        “既然击败了对方那就可以了,莫要继续挑衅。”

        周宇微微摇头,眼中透着这样的意思。

        然后他对着那江镐躬身一拜,又问:“既然孙虎臣已经失败了,不知道贵方打算派出谁来?”

        依着比赛规则,宋军一方已经派出五人,接下来只要派出两人,便可以结束比赛了。

        “这个,我——”

        江镐顿时愣住,身后众多将军也是露出怯意来。

        若对手不是段陵倒也罢了,但如今对方乃是段陵,那他们自然也不敢上阵了,毕竟这里功力最高的孙虎臣都失败了,若是换成其他人的话,如何能够和对方战斗?

        “各位既然不愿意,不如让我来吧。”

        这时,却见宋将之中站出一人,此人身材矮小、相貌也不甚出众,至少在一票宋将之内,并不能算是多么的出色。

        江镐诧异,直接问道:“姜才,你打算出阵吗?”

        “没错。我等乃是宋军将领,岂能因为怯弱而放弃?各位不想出阵便罢了,但是不管如何,这比赛终究还得有人参加,不是吗?”姜才朗声说道,旋即迈步台上擂台。

        段陵微微一哂,喝道:“就你也想要和我打?”

        不用和对方交手,段陵仅仅凭借着自身眼力,就可以知晓此人不过是和胡显一个实力,万万无法和孙虎臣想必,就这种实力是根本无法和自己对抗的。

        段陵对自己的实力,一直都是相当自信。

        “没错。还请赐教吧。”姜才不曾答话,已然展开了动作。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