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章故友相逢

第一百九十章故友相逢

        “师傅,我们这是到哪里去?”

        有些怀念的看了一下白云观,邢真问道。

        这白云观之人对他似是有些排斥,但却并无外界之人那般粗鲁,而且还有整洁的大屋子,以及清澈见底的浴池,这些都对邢真产生了不小的诱惑。

        “崇明观!”

        苗道一神色依旧,似是并未受到之前争执的影响。

        邢真一脸期待的问道:“崇明观?那是什么地方?”

        “那是一个可以被称之为家的地方吧。”说到这时,苗道一眼中却透着一抹忧愁,将这抹眼神看在眼中,邢真感到有些奇怪。

        难不成,家还有问题吗?

        他毕竟年幼,许多事情都不清楚,更不明白为何那些人能够颠倒黑白。

        “总之,你到了之后就明白了!”

        苗道一一挥手,已然将邢真护住,身形蓦地拔高,虽不至于如同地仙那般能够施展遁光之术,进而能够达到咫尺天涯的境界,但置身于云端之上,依旧让人感到飘然若仙,宛如神仙之人。

        大都距离济南府也是遥远,纵然苗道一轻功了得,也废了十日的时间方才抵达。

        等到踏入城中,苗道一轻咦一声,双眉已然紧皱。

        “师傅,怎么了?”邢真关切的问道。

        “没什么。我们还是会家吧。”苗道一也没细说,便带着邢真朝着崇明观走去。但邢真素来机敏,却是注意到师尊的眼神总是落在那些巡逻的士兵身上,这让他稍微记在心中。

        难道说,师尊的担忧,是和这些士兵有关?

        怀揣着心思,邢真随着苗道一,一路走到了崇明观中。

        尚未踏入观中,邢真已然听到观中甚是嘈杂,这嘈杂声是白云观所没有的,顺着声音看去,却见观中之内,却是聚集着约莫上百来人。

        这些人虽是穿着破烂,但皮肤白皙,显然是每日都有洗濯。

        他们乃是附近因为战争而四处逃难的流民,因为听闻崇明观收纳流民,便投奔此处,希望苗道一能够保护自己。

        而这些流民也正在几位道士的指引下,正在做着一些打扫寺观卫生的工作。

        “是苗道长!苗道长回来了。”

        察觉到苗道一的到来,一行人立刻放下手下工作,纷纷来到了苗道一身前。

        苗道一见众人神色如常,紧皱的眉梢舒展开来:“各位幸苦了。只是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你们可曾遇到了什么事情?”

        “有苗道长在,其他人如何敢来招惹?”

        那些人莫不是一脸敬意,很显然对苗道一一直很崇敬。

        从队列之中,又有一个貌似领头的道士走出来,却是直接问道:“只是观主,你这一去可曾有所收获?”

        “白云观也有些为难,所以也只给了这么一点财帛来。邱道长,你将这些银两手下,去采购一些粮食囤积起来,以免到时候咱们没有粮食了。”苗道一自袖中取出几个银锭来,脸上也带着为难之色。

        眼下中原之中起义四起,更有南宋趁机北伐,所以济南府之内,粮食的价格一路彪高,就在前些日子的时候,一石粮食就要二三十贯钱,比之寻常时候起码过了十倍。

        为了解决粮食问题,苗道一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只有前往白云观,想要从以前的师兄弟之处借的一些款项,解决眼前的燃眉之急。

        全真教底蕴深厚,纵然曾经遭到重创,但依旧有足够的实力维持自己的存在。

        “就两百两吗?”

        邱道士有些失落,随后就得打起精神来,笑道:“虽然如此,但也足够支撑两个月了。”

        “两个月?不是三个月吗?”苗道一有些惊愕。

        邱道士摇了摇头,却道:“就在你离开的这段时间,粮食价格又涨了。”

        “原来是这样?”

        苗道一感到无奈,他虽是有安定百姓之心,但受制于自身实力,也只能搭救眼前的这些流民了,若是过百人的话,那就颇为吃力。

        “看来,唯有让这天下恢复太平,百姓才能过上幸福安康的日子吗?”

        心中有所想法,苗道一又道:“既然如此,那就将西园也给开垦了吧。”

        邱道长一脸惊讶,问道:“可是观主,那里可是你清修的地方,若是贸然开垦了。那到时候,你到何处修行?”

        “心志天下,何处不可修行?”苗道一朗声笑道:“若是能够多出一些粮食,也能救助更多的人不是吗?”

        邱道士当即了然,只好派人去取来斧头、镰刀之类的东西,并且着急了数十人来,前往西园开垦良田,眼下时候正值春季,若是错过了时节,可就没有了收成了。

        正待离开时候,邱道长却转过头来,又是诉道:“对了,观主。在你离开的时候,曾经有人找你!”

        “找我?是谁?”苗道一问道。

        邱道长自怀中取出一个信笺,递给苗道一,诉道:“不知道。不过那人说了,只要你看到这信笺,自然知晓是谁了。”

        “哦?原来是他?”

        苗道一结过信笺,定眼一看就见这信笺之上,却是多了一个斧头和镰刀交叉而立的图样来,脑中立刻浮现出那熟悉的身影来。

        邢真不明,却察觉到苗道一明显和之前有些不同,又问道:“他,他是谁?”

        “你啊,还是太小了,别掺合这些事情之中。知道吗?”苗道一察觉到邢真眼中的好奇,便抚摸着他的头,庄重的叮嘱道,末了还对着邱道长吩咐道:“这是我新进收的徒弟,先在就先交给你,让他熟悉一下崇明观。知道了吗?”

        邱道长阖道:“观主吩咐,在下自然明白。”随后走上来,却是将邢真的手牵住,诉道:“观主还有事情,我们就先离开一下,别打扰他知道吗?”

        邢真无奈,只好随着邱道长朝着西园走去。

        苗道一见到几人离开,自是松了一口气,却是直接纵身一跃,径直朝着城外奔去。

        走了约莫五里之地,苗道一便来到了千佛山,这千佛山是济南三大名胜之一,古称历山,因为古史称舜在历山耕田的缘故,又曾名舜山和舜耕山。隋开皇年间,因佛教盛行,随山势雕刻了数千佛像,故称千佛山。

        而那人和他预定的地方乃是千佛山北麓的万佛洞,所以苗道一便来到了此地,正打算寻找时候,却听见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苗兄。你终于来了吗?”

        转过头来,苗道一立刻就见到自己想要寻找的人,正藏在了一个佛洞之中,似乎是在欣赏着里面的佛像。

        “原来是王兄?当真是好久不见了。只是没想到,你竟然冒险来此?”

        苗道一拱手回道,感到颇为诧异。

        此时此刻,那人刚刚从佛洞之内走出来,明媚的阳光洒落下来,,将他照的一清二楚,正是曾经在邯郸城掀起起义风波的王践行。

        “哈哈!历经数十年,他们也未曾抓住我,如今时候又怎么可能料到我竟然会在这个时候离开邯郸城呢?”王践行的笑容之中,充满着自信。

        说到这,他饶有兴致的看了一下周围的佛像,又道:“而且听闻这万佛洞向来奇妙,有凝神静心之功效。所以我一直都颇为向往,只是今日来此,却是名过其实啊!”摇晃着的头,显然透着几分失落。

        “这万佛洞乃是佛门圣域,若是想要断绝六根、忘却红尘,自然是上佳之地。但是你中华教,素来以教化众生为己任,最讲究的便是红尘炼心。两者本就相冲,又如何能够起到用处?”苗道一解释了起来。

        王践行一副了然的牧羊,诉道:“原来是这样?看来是我来错了地方。”

        苗道一连连摇头,心中却又升起疑惑来,问道:“这倒也是!”复又有些害怕,继续问道:“只是你今日来此,难道就不怕邯郸城无人防守吗?毕竟蒙古尚未撤军,若是没有了你,只怕邯郸城可未必能够保全下来。”

        往日时候,为了避免被张弘范等人抓住,王践行一直都避免进入济南府,但今日去出现在这里,这一点让苗道一感到吃惊。

        “哈哈。这个你却是不曾知晓,长安城方面已经派来人马。有他们在,邯郸城自保无虞。”王践行充满着自信,直接回道。

        若非有周宇、段陵两人,他如何会冒险离开邯郸城,前来这济南府之中?

        毕竟这济南府之内,可是盘踞着蒙古大军,若是被那些人现了,王践行定然难以逃脱,今日之举实在是九死一生之行!

        “原来是长安的支援到了?那不知什么时候,才会攻下济南?”苗道一有些激动起来。

        若非那些蒙古贵族倒行逆施,外加诸如张弘范这等汉家军阀助纣为虐,偌大的中原如何会变成今日这般样子?

        王践行一时愣住,摇了摇头回道:“这个只怕不行!”

        “为什么?”苗道一有些激动。

        事实上,王践行之所以能够在这十数年内不被人现,也是多亏了苗道一的掩护,而他们所求的,自然是驱逐蒙古统治,重新恢复汉家文化。

        王践行无奈道:“你也知晓。北伐刚刚结束,长安方面粮饷消耗一空,两三年之内断然无法动武。所以若是想要长安派兵支援,是不可能的。”见到苗道一有些嗔怒,王践行又是劝道:“不过他们也派来军官团,愿意帮我们组建军队,并且教导火器锻造之法。这一点还是相当明确的。”

        “若是这样,倒也不错。”

        苗道一平静下来,稍作思考一下,也知道这乃是最佳的方案。

        王践行回道:“没错。而且你也知晓,那宋朝最近动作频频,其军队已经攻下临沂,分明是打算北伐。面对宋朝大军,济南府之中,张弘范、伯颜两人定然无法坐视不管,而这个也正是我们的机会。”

        关于宋朝的情报,萧凤也早已经令萧月麾下的国土安全局通过自己的情报路线,将其传递给王践行等人,让他们能够有足够的反应时间来应对。

        可以说,除了无法派遣军队外,赤凤军能做的全都做了!

        “嗯?那你的意思是,让我探知其军中动向吗?”苗道一问道。

        王践行回道:“没错。你也知晓,那张弘范、伯颜向来敏感,我们安排在济南府之中的探子纵然探得消息,但却无法传递出来,所以希望你能够帮忙传递消息,好让我们做好准备。”

        “是那个人吗?”

        苗道一心中一愣,蓦地想起邢真的父亲。

        没想到,那么一个浪荡子,竟然也成了赤凤军的探子。而他之所以会牺牲,也是因为被张弘范给现了吗?

        “没错。济南府,就拜托你了。”

        王践行庄重的嘱咐道。

        苗道一阖回道:“这是自然!”

        既已交换了情报,两人也没有在这里继续逗留,毕竟城中到处都是张弘范的眼线,若是被那厮给现了,只怕两人都有危险。

        待到王践行离开时候,苗道一感到心中有些紧张,脑海中也似煮沸的开水一样,迟迟未曾平静下来。

        抬起头来,苗道一看着周围的佛像。

        这些佛像庄严肃穆,脸颊之上莫不是带着慈悲,若是别人的话,置身在这佛像之中,只怕也会恢复平静吧。

        但苗道一却不知为何,看着这些佛像越愤懑起来:“不思安抚百姓,反而耗费巨资修建这些东西?那些家伙,莫不是以为修建一些佛像,便能够消除他们做的恶事吗?”

        远处,那些和尚也正在兜售着一些木雕、贴纸什么的,旁边的百姓也饶有兴致的询问着问题,若是问到了什么高兴的事情,便会出一阵哄笑声来。

        但看这一幕,倒是一副和谐盛景。

        只是苗道一行走江湖,却是知晓在这城外之处,那些百姓却只能在铁蹄之下苟延残喘,依靠着自己的双手从土里刨食,才能够聊以度日。

        两处景象彼此冲突,却叫苗道一难以抑制心火,一时间竟然有真元倒涌、道心崩溃之虞。

        “唉,还是算了吧。反正日后有的是时间。”

        行将偏差的那一刻,苗道一默念真诀,让自己真元稳定下来。

        此刻正值炼体锻心的关键时候,决不能出现任何一处偏差,苗道一深知此刻的重要,自然不可能放任自由,遂重新回到了崇明观之内,开始修身养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