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二章工业开启新时代,钢铁铸就战舰身

第一百三十二章工业开启新时代,钢铁铸就战舰身

        自离开襄阳之外,张威便来到一处位于河岸边上的汽轮。

        这汽轮和寻常轮船不太一样,两侧没有用来推动用的巨大轮机,外壳更是涂着一层白漆,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明亮的光辉,显得特别的威武,着实吸引眼球。

        这不,只不过是过了半晌的功夫,就不知从何地出来了许多人,聚集在汽轮之外围观者。

        张威稍感得意,信步走到轮船之前,口中喝道:“列位可让让,莫要耽搁我的行程,可以吗?”

        此时,轮船之上的士兵也有了动作,自船舷边上放下一个木梯。

        众人为之一惊,俱是凝目看向张威,心想:“这家伙是谁?竟然让这华夏军亲自接待?”

        先前时候,他们因为畏惧这船上士兵,所以也没敢多么接近,如今见到张威这般表现,自然也吓了一跳。

        “诸位还不知晓吗?这位便是均州知州张威。”

        人群之中传来了一个声音。

        众人听了这才有所了然,心想:“原来是均州张威?怪不得有这般实力。”在这襄阳之中,能够拥有这汽轮的也是屈指可数,无非就是吕文德、吕文焕等人,但是他们莫不是高高在上,每一次出行莫不是声势隆重,弄的是人尽可知,一如张威这般寻常低调却是少见。

        踩着木梯走到船上,张威立在船头之上,对着众人拱手一拜,诉道:“对不住了各位,在下这就要离开了,还请以后再来吧。”

        “呜!”

        浓黑的烟雾冲天而起,整个汽轮也缓缓的驶离码头。

        众人更绝惊诧:“竟然没有船桨还有明轮?这东西,究竟是怎么运转的?”

        船只行驶,无非是靠着船桨和明轮,这在众人看来乃是寻常,但眼前汽轮却并没有船桨以及明轮,依旧可以行走如飞,这着实让人惊诧无比。

        享受着众人仰慕,张威也是颇为自傲:“看来今日将这‘黄皓’带来这里,也算是有些用处。”

        没错,这黄皓蒸汽轮船便是丹江造船床造出来的,吨位并不大只有一百吨这样子,船上所装备的武器也不怎么强,只有两门八十毫米口径的中型克虏炮,但却胜在乃是以最新的制造工艺打造的,不仅仅通体乃是以钢铁制造而成,而且还率先使用了螺旋桨的推动方式,抛却了往常容易毁坏的明轮。

        纯粹以技术而论,可以说是当世顶尖水平了。

        此时,在蒸汽轮机庞大的动力驱动下,这黄皓离开了码头,并且开始调转方向,准备驶离此地。

        “张知州、张知州,不知您可否停一下?”

        自岸边,传来了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

        张威顺着声音看去,就见到远处两人排开众人一路朝着黄皓之处奔来,其中一人身材高大、魁梧非凡,另外一人却是身子矮胖、宛如冬瓜,虽然外貌相差甚远,但两人容貌之间却也十分相似,应当是亲兄弟。

        张威扬扬手让操舵手停止动作,旋即抬高声音:“你们是谁?今日找我有什么事情?”

        那高个的张口说道:“我叫张顺,这位是我的兄弟,他叫张贵。因为听闻了张知州在这里,所以就立马赶来。”说到这,他变得有些紧张了,脸上也浮现出一些红晕来:“没想到张知州竟然真的接见咱们兄弟了!”

        “原来是张顺、张贵两兄弟?”张威问道:“既然如此,那你们两个找我究竟是所为何事?”

        “这个,我们两个前来此地,便是希望张知州能够接纳我们,让我们也加入华夏军。”张顺深吸一口气,蓦地张口说道。他旁边的张贵也是央求道:“没错,我们一直都想要进入华夏军,只可惜咱们乃是宋人,那华夏军根本不收,无奈之下只好跑来,希望张知州能够帮一点忙!”

        张威略感诧异,张口问道:“原来是这样吗?既然如此,那你们为何不投入崇国公手下?崇国公乃朝廷栋梁,若是在他手下的话,应当不会埋没你们的才华。”

        他只是均州知州,均州驻军的主导者另有其人,包括兵力安排、粮食筹集以及武器运输什么的,都不能插手。

        张威可不会因为眼前两人,而让自己犯忌讳的。

        “唉。也是说的好听。那吕文德什么样子,咱们又不是不知道,虽然的确是对我们襄阳有功,但他昔日也曾犯下诸如陷害高达、向士壁、曹世雄等人的罪行。若是投入此人麾下,只怕还没有建功立业,便遭到陷害而死。更何况他素来任人唯亲,除非是其亲戚,根本就不会得到重用。你说我为何要投入他麾下?”张顺陈恳的回道。

        张威笑了一声,为对方的坦诚而感到惊讶:“哈。你倒是干脆,只是这里乃是襄阳,难道你就不怕吗?”

        “怕!我当然怕!但是我更怕的是,故土为贼寇所占据,乡亲们为贼寇所杀戮,尤其是那蒙元随时随地都会南下,更不能坐以待毙。不是吗?”张顺相当肯定的回道。

        张威略感诧异,又问:“哦?没看出来,你如何确定那蒙元会席卷重来?”

        “哈。蒙元以厮杀起家,自身更是不事生产,如何能够长久?先前之所以未曾行动,不过是因为上次战争损失惨重,无奈之下只好放弃。但如今,也已经过了十来年了,他们当然应该做好了准备看,就等着我们松懈时候就会南下,这是毋庸置疑的。”张顺想当肯定的回道。

        “哦?看样子,你的确是有些本事。”张威听了,也是为之惊讶。

        他也是靠着长安众多人的预测方才由此结论,但是眼前之人却仅凭一星半点的情报就认定蒙元行动,可见对方也并非草包一个。

        “既然如此,那你们两个就上船吧。”

        点点头,张威对着两人招了招手。

        那张顺欣喜若狂,当即拉住张贵的手,朝着那汽轮奔去,不一会儿的功夫,便来到了码头边上。

        此刻汽轮也已经使出了两三丈,若是寻常人的话只会一头载到水中,弄湿自己。\

        但是两人却并未停助动作,反而纵身一跃直接自码头之上跃下,也没有听到“扑通”的跳水声,仅凭着自己一身轻功,悬浮在湖水之上。

        “呵。好强的修为,看来这一次倒是不虚此行了。”张威见到了也是诧异。

        因为忙于公务,他的修为一直以来都停止不前,如何能够施展出这足以在湖水之上行动的轻功?

        只凭这一幕,张威便生出将两人纳入麾下的冲动。

        当然,此事也需要得到均州防御使康履的同意,要不然他们两个可无法成为华夏军的。

        正思考时候,张顺已然来到战船边上,只见他只在湖面轻轻一踩,身形陡然拔高三丈有余,旋即落于战船之上,紧随其后那张贵也一样落在战船之上。

        “在下张顺/张贵,这厢拜见张知州了。”

        齐齐低头,张顺和张贵皆是对张威施以最崇高的敬意。

        张威也连忙躬身回敬:“此事尚未办妥,哪里能受得了这般大礼?而且我与你一般,都是姓张。兴许五百年前,咱们还是一家人,又何必这般客气,先找个位置做下吧。”

        此刻,黄皓号汽轮也调整好了方向,在一声高亢的鸣笛之下,好似离弦之箭一样,朝着远处猛的冲去。

        张顺没有准备好,差点儿就跌落汽轮,眼见旁边有用来稳住身体的栏杆,立刻就伸手抓住,稳住身体然后钻入了船舱之中,寻了一个座椅坐了下来。

        “你们这战舰速度可真快啊!”

        张顺看向了张威,心中也是充满疑惑:“这战舰跑的这么快,就不怕散体吗?”

        此时此刻,黄皓上面的蒸汽轮机正发出一阵阵宛如老虎的咆哮声,让整个战舰以近乎飞驰的速度奔行,这速度已经超过了任何一艘战船了,这实在是让张顺好奇,华夏军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毕竟,就凭以往木质战舰的话,可是无法达到这般速度。

        纵然是装备了蒸汽轮机以及明轮,但是因为木头的材料原因,也会因为巨大压力而解体,这在往常时候也不是没有过,故此张顺才有这个疑惑。

        “当然怕。不过这还在可承受发范围内,你们无须担心。”张威笑了笑,神情相当平淡。

        他当初来襄阳时候就是乘坐这黄皓,当然了解黄皓的能力。

        “还可以继续提高速度吗?”

        张顺心中疑惑,眼光若有所思的扫过整个船舱,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船壳的怪异之处,当即用手指对着那船壳弹了一下。

        “咚咚咚!”

        听到这声音,张顺双目立时睁大,这声音太过清脆,和木头并不一样,旋即扭头望向张威,问道:“你这轮船,乃是用钢铁制造的?”

        “没错。就是钢铁造的。”张威点点头,承认了下来。

        张顺诉道:“怪不得能够达到这般速度,原来是钢铁造的?”相较于那木头,钢铁无论是强度还是韧性,都远在其上,自然能够承受更强大的冲击力。

        “只是这钢铁之上涂着的白色东西,又是什么?”张顺摸索了一下船壳外面的白漆,又是问道。

        张威回道:“这个乃是新发现的一种白漆,乃是将一种自煤炭之中提炼出来的物质和植物油混合而成。你也知晓,若是将钢铁放在水中的话,极容易被腐蚀。所以我们便弄出了这种油漆涂在外壳上面,以此来阻绝水体腐蚀。”

        “原来是这样?只是你们究竟是怎么做到的?真的是太匪夷所思了。”

        张顺难掩眼中惊讶,用复杂的眼神看着这艘战船。

        纯白的油漆、钢铁制造的船壳,还有那先进且充沛的动力,每一个都足以让任何人为之感叹,而这些技术集中起来便塑造了这么一艘战船,当真是让他为之惊讶,以为自己似是置身于梦境之中。

        “有志者事竟成。不过是多年积累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张威矜持的笑了笑,心中满是得意。

        自开始修建铁路以来,整个关内就开始朝着不可预知的方向滑去,而为了满足萧凤提出的用铁路连通整个关内的计划,他们更是在长安兴建了众多的钢铁厂,而且还聚集了大量的劳工在深山之中,将那些深藏地下的煤炭以及铁矿石开采出来,然后经过将其冶炼成钢铁,并且锻造成铁轨以及火车。

        由此,长安迅速膨胀起来,蜕变成了一个人口多达两百多万的超级城市,其城市面积也远超以前任何一个朝代。

        而在长安之中工作的这些工人,也因此产生了各种交流,彼此互相交换着各自掌握的技术以及知识,并且每时每刻都会迸发出新的奇思妙想。

        而他现在乘坐的黄皓号汽轮,便是这种制度之下的产物。

        张贵也是忍耐不住,直接问道:“真的吗?但为何这艘船不会沉?毕竟这可是钢铁制造的,而钢铁那么沉,你们是如何做到的?”

        以他的常识来说,实在是想象不出来,为何这沉重的钢铁会悬浮在水面上。

        毕竟,以前的时候那钢铁都是直接沉入水里面的,从来都不能悬浮起来。

        “这个嘛,当然自有其原理,若是你感兴趣的话,等到了均州之后,可以到造船厂去看一下,自然就了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张威回道。

        张顺若有所思,诉道:“原来是这样吗?看来你们早就知晓蒙元会南下了,所以早就准备好了吗?”

        “没错。要不然,如何能够驱逐鞑靼、兴复华夏?”张威笑着回道,心中充满自信。

        为了对抗襄阳水军,他便在均州兴建了造船厂,但因为丹江的流域远不及长江,所以制造的轮船吨位也不大,最多也就十丈长、百来吨这样子,而仅仅依靠这种战舰很显然无法击败襄阳水军,所以就探究起别的方法,直接使用了最新的技术来制造战舰。

        历经数年研制,也终于弄出了这黄皓来。

        别的不说,依靠着坚固的船身,黄皓的速度达到了二十节,乃是寻常战舰的一倍以上,而且因为乃是以钢铁制造,所以防御力也超过木制战舰。

        这些都是华夏军为即将到来的战争所做的准备。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