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七章酒席下的真面具

第一百三十七章酒席下的真面具

        “若是这样,不如在酒席之上试探一下。如何?”吕文焕问道。

        吕文德稍作思考,下巴点了一下,诉道:“那是自然。若是他识趣,那咱们自然也就不需要应对了。但他若是不识抬举,那就莫要怪我不客气了。”目中凶光一闪,竟然透着一丝杀气。

        “哥哥既然允许,那我就明白了接下来该怎么做。”吕文焕暗自高兴,辞别了吕文德之后,便朝着赵崇龙所在的船舱之处行去。

        “咚咚咚!”

        吕文焕在门外敲了几下之后,然后问道:“请问赵大人在吗?”

        “原来是吕安抚使?你找我有什么事?”

        大门应声打开,赵崇龙探出头来,有些好奇的看着吕文焕。

        吕文焕笑道:“是这样的。我在襄阳府酒楼之中整饬了一桌酒菜,特意为赵大人接风洗尘的,不知赵大人是否愿意接受?”

        “哦?那自然是好事啊!”赵崇龙双目一亮,一声诉道:“只是这酒席什么时候开始?”

        “等到船队上岸之后,立刻就可以去了。当然,咱们这里穷乡僻野的,和临安只怕是比不上,若是让赵大人失望了,还请抱歉。”吕文焕笑道。

        赵崇龙一脸笑意,相当熟稔的拍着吕文焕的肩膀,笑道:“相逢就是有缘。你只要有这心,那就足够了。”

        两人正说话间,却感到整个船轻轻一震,然后就此停住了动作。

        吕文焕双目一亮,当即叫道:“哦?看这样子,应该是到襄阳了。”旋即对着赵崇龙躬身敬礼,邀请到:“既然如此,那还请赵大人随我来一趟?”

        “当然。你且在前面带路吧。我到也尝一下你们这里到底有什么酒菜?”赵崇龙咂了咂嘴,仿佛已经想象出来那一桌美食究竟是有多么好吃。

        吕文焕暗暗高兴:“幸好这家伙有这么一个弱点,若是什么都推拒,那还试探个屁?”心中想着这些事儿,也带着赵崇龙走出船舱,来到了船舱外面。

        赵崇龙凝目一看,只见整个襄阳一派繁荣之景,顿感诧异:“你们这襄阳看起来还真不错,竟然有这般繁荣?莫不是因为开设的榷场吗?”

        “没错。”

        吕文焕点点头,回道:“若非有那长安输送来的各种铁器,咱们这襄阳哪里能够有这般繁荣?若是以前的话,只怕还少不得向临安求援,要不然根本就养不活城中的军队。”

        “这一段时间,倒是幸苦你们了。要不然,如何能够有我们大宋的和平安宁?”赵崇龙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

        “哈哈。赵大人过谦了,我不过是一介粗人,哪里有这般才华?若非是列位稳定朝纲,咱们又岂能有这般辉煌?”吕文焕听着也颇为受用,一指远处的酒楼,诉道:“那福鑫酒楼就在不远处,不知赵大人是否愿意陪我等一去?”

        “吕安抚使相邀,赵某岂敢推辞,当然愿意。”赵崇龙朗声回道,然后就跟着吕文焕的身后,走入了福鑫酒楼。

        这福鑫酒楼的菜肴当真不错,尤其是在那鱼脍方面,更是别具特色。

        至少等赵崇龙走出酒楼之后,已经是醉醺醺了,他满身酒气的对着吕文德致歉道:“对不起,我实在是喝多了,可否让我就此告别?”说罢,嘴一张却是吐出一股酒气来,更是作势弯腰,一副要呕吐的样子。

        赵崇龙这样子,慌的旁边的两个侍卫一起走了上来,将他架了起来。

        吕文焕也是醉醺醺的,满面通红的笑道:“嘿。本以为你不过是一介书生,酒量不会有多大,没想到竟然也有这般厉害?”虽是醉意浓浓,但吕文焕却要比赵崇龙好得多,还可以站在原地:“等到哪天,咱们再和一次,如何?”

        说完之后,他也没向赵崇龙告辞,便深一脚、浅一脚的朝着远处行去,似乎忘却了远处的赵崇龙。

        而那两位侍卫无奈之下,也只好招了一辆马车,便将赵崇龙拉到了驿站之中。

        在这驿站之中,除却了赵崇龙,其余的官员也早已经安歇,他们只是寻常的办事员,当然无法参与到赵崇龙和吕文焕之间的酒席之中。

        等到赵崇龙被抬下来之后,口中还兀自喊着:“喝,我还要喝。”之类的醉话。

        他这样子,也是将黄震给吓坏了,连忙走上前来将赵崇龙接下来,更是对着两位侍卫说道:“实在是幸苦两位,帮忙将我家大人送来。”

        “不幸苦。只是赵大人这样子,明天又该如何?”那两位侍卫看了一下赵崇龙,担忧的问道。

        “这个没事,只要休息一宿就好了。”

        黄震回道,然后吩咐属下将赵崇龙送入了厢房之内,换衣服的换衣服、洗漱的洗漱,好一阵之后方才罢休。

        在送别了那两个侍卫之后,黄震才转过身来,重新走入厢房之中,然而目光所及之处,却见赵崇龙此刻正端坐在凳子之上,双目更是炯炯有神,哪里有之前醉醺醺的样子?

        黄震神色平静,仿佛早就知晓会有这事发生。

        “那两个侍卫走了?”

        赵崇龙双眉一凝,直接询问道。

        “没错。他们两个已经走了。”黄震阖首回道。

        赵崇龙眉梢微挑,笑道:“走了?既然走了的话,那么也就无需继续伪装了。”听起话语,似乎之前的所为全都是假象,目的只是为了迷惑那吕文焕,令其判断失误而已。

        “将刘克庄叫来。我有事情要吩咐你们。”深吸一口气,赵崇龙神色变得严肃起来,整个厢房也寂静无声,火烛也是摇曳不停,映着他那坚毅的面庞。

        黄震心中已然紧张起来,俯首诉道:“我明白了。”旋即退了下来,等到重新出现之后,已经带着一个人出现在这里了。

        刘克庄相貌寻常,看起来和普通,是那种一旦隐入大众之中就分辨不出来的存在。

        他对着赵崇龙躬身一拜,诉道:“赵大人,在下已经来了。只是不知赵大人深夜将我们两个找来,究竟是所为何事?”旁边的黄震也是紧张无比,凝目看着赵崇龙,想要知晓究竟是为了什么原因。

        “很简单。因为我要你们乔装打扮,混入榷场之内。明白吗?”赵崇龙深吸一口气,随后说道。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