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九章榷场见闻

第一百三十九章榷场见闻

        另一边,还为等夕阳升起,刘克庄便将黄震唤醒。

        “天还没亮呢就将我叫起来,你这是要干什么?”揉搓着眼睛,黄震扫了一下窗户,外面还是黑漆漆的,便露出一些不满来。

        刘克庄笑道:“你忘了赵大人吩咐的任务吗?”

        “当然没忘。”黄震一个激灵,连忙挺直腰杆:“难道说咱们这是要去查看榷场的状况吗?但是天还没亮呢,这样会不会太早?”

        “太早?不,一点都不早。”刘克庄笑了一声,语气蓦地变得严肃起来:“若是在拖延一会儿的话,只怕就迟了。”

        “迟了?这怎么说?”黄震感到奇怪,事实上他也才刚刚晋升上来,远没有刘克庄经验丰富。

        刘克庄道:“很简单。因为现在天还黑着,所以驿站之外的人根本无法确定是否有人出入。但若是天亮了,那可就不一定了。”

        “什么?”黄震为之一震,连忙问道:“依着你这么说,咱们这里被监视了吗?若是这样的话,那究竟是谁干的?”

        “除了那吕文焕,你觉得还有谁?毕竟咱们这次来,便是为了追查他们的。为了避免被发现,他们当然会安排探子监视我们了。”刘克庄丢下一句话,将手抓住被子猛的一掀,诉道:“若是不想被发现的话,还是早点起来不叫好。知道了吗?”

        黄震也知晓事情严重性,骨碌一声就从床上跳下,床边的衣裳也瞬间消失,转眼间变出现在黄震的身上。

        “若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快点走吧。”

        拉着刘克庄,黄震这就准备出门。

        但刘克庄却拉住黄震,指了指旁边的围墙说道:“我知道你心急,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最好还是别走大门。”

        “我明白了。”

        黄震自是了解,便和刘克庄一起爬着围墙跳出驿站,等到落地之后方才注意到此地乃是一处窄巷,两侧皆是无人,实在是隐藏身形的最好之地。

        既然已经出了驿站,两人这边沿着窄巷一路前行,虽是行动迅速,但落脚时候不曾惊起半点尘土,比那猫还要轻微。

        等到出城之后,那太阳这才跃出山峰,将和煦的阳光洒满大地,道路之上也出现了不少身影,只是这些人稀稀疏疏,也不怎么多,应该是打早起来准备购置货物的商客。

        沿着大路,两人走了半个时辰,这才来到了距离襄阳十五里之外的榷场。

        为了防止榷场成为敌人的堡垒,所以就被设在十五里之外,以免影响到襄阳的安危,从这一点来看,吕文德倒也有些警惕性。

        待到来到榷场之前,两人这才见到这榷场早已经是排满人群,而且这些人之中并不缺乏身穿绫罗绸缎的人,当真是让人充满好奇心。

        于是,黄震便拉过来一个人问道:“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呢?”

        “等着审查身份呢。依着那吕六的规定,必须得这证明,才允许进入榷场。”那人自怀中掏出一卷布帛,对着黄震说道。

        黄震感到怪异,凝目看了一下这铜牌,只见上面除了写着姓氏、生辰八字之外,还包括着襄阳府官印,着实让人感到奇怪。

        “这布帛是什么东西?”黄震问道。

        “哦?看你们样子,莫不是本地人吧。”那人却是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刘克庄回道:“没错。我俩乃是临安人士,因为仰慕长安盛景,所以就有心前往长安一观。”双目落在远处的关卡之处,心中却是疑惑重重,问道:“至于这里,不知您是否可以跟我们说明一下?”

        “当然可以。”

        那人点点头,然后道:“你们也知晓,那长安因为有玄女娘娘坐镇,早已经不复往日之景,可以说是日益兴隆。更别说更是弄出了诸如什么火车、沥青马路之类的东西,总之是无比繁荣,也吸引了无数人渴望前去一趟。最重要的是,你们也知晓那蒙古准备南下了吧?”

        “蒙古南下?你再说什么胡话?”

        黄震听了不免感到不快,当即张口喝道。

        那人面有诧异,旋即用嘲笑的语气说道:“胡话?那鞑子都已经称帝建立元朝了,而历代皇帝称帝的第一件事就是统一天下。你说这蒙古不会南下,才是说假吧。”

        “你——”

        黄震有些气愤,正打算说话时候,却被刘克庄拉住。

        刘克庄摇摇头,低声诉道:“莫要忘了咱们来的目的。”这才让黄震安定下来,但还是有些气愤的坐在旁边。

        “那是自然。只是这蒙古南下,又和这有什么关系?”刘克庄气度和蔼,这才让对方情绪稳定下来,没有之前那般生气。

        那人道:“当然有关系。你也清楚,这襄阳乃是天下重镇,到时候若是蒙古南下,定然会陷入战火之中。到时候我等如何能够逃走?所以我才打算跑到长安去,若是在长安之中,定然能够安然无恙。毕竟有玄女娘娘坐镇,那鞑子如何能够攻来?”

        他的话语满是期待,更是充满着对萧凤的崇敬。

        “但是襄阳有宋军坐镇,如何能够让那蒙古入侵?你这做法,也未免太过自私了吧。”黄震感到不悦,也不管刘克庄的劝谏了,立时便开口指责对方。

        他不说话倒也罢了,但一开口的话,却惹来众人嘲笑。

        “就凭那吕六?他不投降就好了,还想要挡住蒙古?”

        “许是疯了,竟然以为那害民公也会保佑我们?当真是傻了。”

        “管他干啥。他想死就去死吧,反正我还想要活着。”

        “……”

        一干人等嘲讽的话钻入黄震的耳朵之中,让黄震感到特别的愤怒。

        只是刘克庄依旧保持平静,死死思索这其中的含义,至于那黄震也已然控制不住,却是对着众人喝道:“尔等抛家弃国,算什么样子?”,他这一弄自然惹来了更大的动静,远处正在检察的士兵也察觉到这里的动静,准备过来察看状况。

        “你啊。莫要说了,若是耽搁了咱们的任务,那该如何?”刘克庄连忙拉着黄震走到一边来,低声指责了起来。

        黄震有些委屈,诉道:“但是你也听了,那些人对我朝官员多有不敬,更是崇拜那惑乱天下的妖孽!你让我如何接受?”

        “我知道。但也正因此,所以才要我等努力重整朝纲,要不然如何才能挽回民心。一味的辱骂,可换不来尊敬。”刘克庄警告道。

        “这——。我明白了。”

        黄震这才明白自己的幼稚,低下头来承认了错误。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