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一章目标信函

第一百四十一章目标信函

        自回到驿站之内,两人莫不是心有戚戚,只凭榷场的见闻,就足以验证这襄阳在吕氏兄弟的治理下并不算好。

        他们两个也想要解决,但两人不过是从八品的御史台检法官,又如何能够和位列崇国公的吕文德斗法?

        两人只好对坐于石亭之下,彼此喝着闷酒,只希望能够借着酒精的力量来麻痹自己,不去想着之前所见的的一幕,那些正在逃走的百姓,实在是让他们记忆深刻。

        日升日落,待到黄昏时候,赵崇龙也自宴席之上回来,虽是努力保持平静,但紧皱的眉宇透着郁闷,显然也没有什么尽展。

        见两人闷闷不乐、一身酒气,赵崇龙双眉微皱,语气充满着不悦来:“你们两个,现了什么了吗?”台面上,那吕文焕做的事滴水不露,他是半点破绽都没抓到,也只能寄托在这两人身上,希望这两人能够有所进展。

        只是看两人这般样子,赵崇龙便有些失望。

        “这——,还请赵御史莫要生气,”

        黄震、刘克庄一翻身,这才注意到不知什么时候赵崇龙出现在这里。

        他们双眼一对,然后说道:“我们两个之所以在这里喝酒,只因为郁闷,毕竟那榷场,实在是太——”说到此处,声音婉转一下,充满着愤怒以及不甘。

        “嗯?看你们的样子,莫非现了什么?”赵崇龙心中暗喜,目光灼灼的看着两人。

        “正如赵御史所猜测的那样,那吕文焕、吕文德果真包藏祸心。”

        深吸一口气,黄震这才将之前见闻朗朗道来,不过是平淡的话语,却也足够惊心动魄。

        听罢之后,赵崇龙立时拍案惊起,口中喝道:“这吕氏兄弟也忒大胆了!竟然这般对待治下百姓?他们眼中还有国法了吗?亏得当今圣上对他恩宠有加,他竟然做出了这些事情?难道他就不知晓,若是这样做的话,定然会将治下百姓推到敌人之前。到时候他们若是打来,那又该如何?”

        气愤之下,赵崇龙对朝堂众臣更是充满不悦,若非那贾似道专擅权力,如何招来这样的祸害?

        “最重要的是,我等竟然毫不知晓?实在是令人害怕。”

        黄震暗暗恐惧起来,就依着吕文德如今的权势以及对襄阳的掌控,若真的做出什么事情来,他们可无法阻止。

        “可是就凭咱们几个?如何能够扳倒对方?莫要忘了,那吕文德早将襄阳守军彻底掌控,军中关键位置,皆是他之亲信。若要阻止的话,实在困难。”刘克庄亦是紧张不已。

        襄阳地处华夏、蒙元以及宋朝交界之处,乃是兵家必争之地。

        他们若是想要铲除吕氏一族的势力,定然会招来吕文德、吕文焕等人的反扑,这样的话定然会导致襄阳局势动荡不安,襄阳之外的势力早就虎视眈眈,若是见到襄阳这般状况,定然会趁虚而入。

        到时候,若是让襄阳被华夏军亦或者是蒙古所控制,对宋朝称得上是灾难。

        “这点我当然明白。”

        赵崇龙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好容易才让自己平静下来。

        他死死看着两人,毫不掩饰自己的担忧:“你们也见到了,这襄阳局势已经是危若累卵,若是不将吕氏一族铲除,定然会危及整个大宋。但对方势力庞大,尤其是襄阳之内,到处都是对方的眼线,仅凭你们两个所见到的,根本就不足以扳倒对方,反而会遭到对方打击报复。”

        言及至此,赵崇龙静静的看着两人,却是想要看看这两人是否忠诚,能够帮到自己。

        “属下责任在身,旦听御史吩咐,定然要让这吕文德就此下台,为这满城百姓雪恨。”

        黄震挺身而出,却是直接提出了自己的要求,若是不见到倒也罢了,但如今见到襄阳这般状况,他便感觉责任在身,务必要铲除对方。

        刘克庄心中暗叹,也是一般走了出来,诉道:“旦听御史吩咐,我等定然尽力而为。”

        “很好。既然你们两人有此志向,自然是我大宋之福。”

        赵崇龙朗声一笑,然后嘱咐道:“当然,若要扳倒那吕文德的话,仅凭乡野村夫的只言片语定然无用,非得要有他和那华夏亦或者是蒙古来往的信函。唯有弄到这些东西,才能够扳倒对方,明白吗?”

        赵崇龙相当明白,就凭着一些贪纳公款的事情,根本就无法动摇到吕文德。

        吕文德势力太过庞大,不仅仅掌握着襄阳三万大军,还兼职四川安抚使以及京湖置制使,其亲戚以及子孙也多数进入宋军之内,在各地担任军职以及官员,其势力遍布整个宋军之内,可谓是根深蒂固。

        除非吕文德犯了众怒,譬如投降蒙古亦或者是华夏之外,要不然根本无法推倒。

        “信函吗?”

        黄震双目一亮,旋即暗淡下来:“但是那吕文德向来小心翼翼,我们如何能够得到?”

        对方可不是什么小官,作为堂堂的崇国公,他们更不可能亲自跑到对方府邸之中,说是想要检察信函什么的,若是这样做的话,只会被直接轰出去,更是会被当成冒犯上峰的典型而被配到岭南一带。

        “也不是没有机会。”

        刘克庄若有所思的说道。

        赵崇龙目光一转,对刘克庄刮目相看,问道:“你有什么主意?”

        “那吕文德既然要和他人交流,当然不可能亲自跑去送信,只会将此事委托给亲信之人,让专门的人前往送信。既然如此,那咱们只需要找到那负责送信的人,自然便可以从他之手得到那吕文德和敌人联系的证据了。”刘克庄缓缓道出了自己的计划。

        赵崇龙双目一亮:“此计甚好。”转眼一想自己现在的身份,他便诉道:“只可惜我须得和那吕文焕周旋,实在是脱不了身,这事儿就交给你们两个办吧。”

        “赵御史放心,我们两个定然会办妥此事,务必让这吕文德彻底下台。要不然让他继续呆在这里,还不知晓会闹出多少事情来。”黄震眼神坚定、神情也坚毅无比,直接应了此事。

        刘克庄却感压力倍增,心中唉叹一声:“唉。看样子这一次是难办了。希望一切安好,莫要惹出什么事情来!”察觉到赵崇龙看来得目光,他也连忙叩回道:“赵御史既然有心匡扶天下,那我等自然倾力而为,绝不让赵御史失望。”脑中翻滚,却是开始思索接下来又该如何行动。

        “没错。这一次,定然要让那吕文德知晓我们的厉害。”赵崇龙朗声一笑,似乎已经是胜券在握。

        接下来只要抓住对方的把柄,那自己也就可以为父亲报仇雪恨了!

        &1t;/br>

        &1t;/br>

        &1t;/br>

        &1t;/br>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