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四章被迫离开

第一百四十四章被迫离开

        待到回到驿站,黄震和刘克庄两人不免生疑。

        只见大堂之内人来人往,地面之上不知道堆了多少东西,那些人正在将这些东西打包起来,看起来是准备离开的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我们这是要走了吗?可是还没有得到情报啊!”

        怀揣着疑惑,两人联袂而来,一起走入后花园品花亭,此时此刻的赵崇龙正郁闷的喝着茶呢。

        “赵御史!”

        两人站定,躬身一拜。

        听到动静之后,赵崇龙头一抬,眼见两人立于身前,当即问道:“你们两个这一去,发现了什么了吗?”

        “启禀赵御史,若是吕文德倒也罢了,但是现在情况有所变化,只怕我们也要稍作改变了。”

        黄震当即将自己在榷场所听到的事情说了出来。

        听罢之后,赵崇龙语气之中流露出不满来:“果然如此。那蒙古已经打来了吗?”

        “赵御史。看你样子,莫非是早就知晓?”黄震略有诧异,径直问道。

        赵崇龙点点头,兀自带着恼怒:“没错。就在你们离开之后,我就被那吕文德叫来,也是那吕文德亲口告诉我的。”

        “是他?他怎会如此大方?”

        黄震心情蓦地变得紧张起来,旁边的刘克庄则是流露出几分若有所思的神情来。

        “大方?这怎么可能?”

        赵崇龙用讽刺的话说道:“他不过是以此为借口,想要将我赶走罢了。”难掩悲愤,胸口更是剧烈的起伏着。

        自己的仇还没报了,又岂能这么简单的结束?

        这个时候,刘克庄幽幽的回道:“所以我们要离开襄阳了吗?”联想到大堂之中正在收拾行礼的随从,他们如何猜不出那吕文德心思?

        这家伙,不过是借着这个借口将他们给支开罢了。

        “没错。所以我很快的就不能呆在襄阳了。而且临安也在催促,我便是想要留下来,只怕也不可能。”

        赵崇龙懊恼的点点头,吕文德的实力相当庞大,便是贾似道也要畏惧三分,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御史,如何能够违背命令?

        “那咱们的计划呢?难道就这么放弃吗?”黄震颇为不甘,在还没有将吕文德绳之于法之前,他可不甘心。

        赵崇龙将期待的目光看向两人:“当然不可能。只是我的话,只怕是无法继续维持下去了。但如果是你们的话,也许可以继续调查下去。毕竟那吕文德又不认识你们,若是你们隐藏下来,他们应该也不可能知道。借此机会,你们两个也可以继续调查下去。而且我相信,只要你们继续调查下去,定然能够找到吕文德的犯罪证据。到时候,纵然他贵为崇国公,照样也要俯首认罪。”

        “赵御史请放心,我们两个定然倾尽权力,找出吕文德祸害百姓的证据。”

        黄震连连阖首,满脸都是执行正义的坚决。

        刘克庄虽感紧张,却也未曾推拒:“还请赵御史放心,这事儿我们两个定然会顺利解决,不会让你失望的。”

        “那就好。有你们两个,我就一切安心了。”

        赵崇龙对着两人躬身一拜,算是表达自己的谢意。

        这时,自远处却响起一阵脚步声,听到这声音之后,三人顿时警惕起来连忙止住对话,各自举起茶盅,装作喝茶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自道路尽头出现一人,正是吕文德的次子吕师道。

        吕师道眼见此处坐着三人,不免感到诧异,目光稍微在黄震、刘克庄脸上停留了几秒。

        赵崇龙咳嗽一声,诉道:“他们两个乃我之前认识的好友,在儒学方面甚为精通,所以邀请过来一叙。”

        “原来是这样?”

        吕师道收起疑惑,又是对着赵崇龙躬身一拜,诉道:“启禀赵御史,行礼已经收拾妥当,我们应该走了。要不然的话,只怕会被拖延在这里。”

        “我明白了。”

        赵崇龙深吸一口气,缓缓站起身子来,但胸口那股闷气却始终未曾消去。

        这种被安排的感觉,当真令人厌恶。

        黄震稍感紧张,毕竟还有很多事情没有交待清楚,然而那吕师道就在旁边,他也不敢将秘密宣之于口。

        这时,刘克庄走了出来,对着赵崇龙拱手一拜,诉道:“哈哈。昔日一见,以为你不过是一介布衣,未曾想你竟然是御史大人,实在是冒昧了。”说及此时,却又调转头来,对着那吕师道诉道:“只是御史既然来离开此地,不如让我等送他一程,如何?”明明早已认识,但表现出来却是初次相逢,不得不说刘克庄的表现的确不错。

        “当然可以!”

        吕师道看在眼中,也只以为三人当真只是寻常朋友。

        “多谢!”

        赵崇龙稍感安心,若是有刘克庄在的话,这一次定然能够成功。

        他对这一点深信不疑。

        数十位士兵一起出动,将一行人等包围在垓心之处,数辆马车也拉着沉重的行礼,朝着远处码头奔去。

        为了能够将赵崇龙送走,吕文德不仅仅特意派了精锐前来保护,还从水军之中抽调出了一艘战舰,为了表示对赵崇龙的尊敬,更是让自己的次子亲自带队,足见吕文德尊重程度。

        等到上了战舰之后,赵崇龙便知晓这一去,自己只怕是再也难以回来,他转过身来对着黄震、刘克庄两人挥手示意:“莫要忘了咱们的约定。知道了嘛?”

        “赵兄放心,有朝一日定然会回去的。”

        刘克庄朗声回到,船桨拍打着江水,浓厚的黑烟升起,带着沉重的战舰朝着远处奔去,很快的消失在了眼前。

        等到着战舰彻底消失,岸边的守卫也就此撤退之后,黄震方才攥紧手心,低声骂道:“该死的吕文德,定然是害怕了,要不然如何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不过也亏的那蒙古到来,却是给了我们机会。要是往常时候,咱们如何能够和他斗?”

        刘克庄并未在意,反而将其当做了成功的条件:“而且赵御史已然离开,也给我们发挥的机会了。只是接下来,你打算从何处入手?莫要忘了,这吕氏一族在这襄阳经营偌久,可不是咱们两个能够轻易解决的。”

        “的确如此。所以我打算先进入军队之中。若是能够找到机会接近那吕文德亲信,或许能够从对方身上发现线索。”黄震回道。

        刘克庄略感紧张:“加入军队?莫要忘了,那蒙古随时随地都可能打过来,若是进入军队的话,只怕会卷入战争之中。这一点,你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

        黄震肯定的回道:“正是因此,所以我才要参军,不然的话如何抵抗鞑子、保护百姓?”

        刘克庄只好放弃劝说:“好吧。既然你做出了这打算,我又岂能让你一个独占风头?只是进入军队之中,你可要记住咱们的任务,莫要贸然犯陷,平白无故葬送了性命。明白吗?”

        “我明白了。”

        黄震点点头,心中决心下定。

        这一次,务必要完成任务,不让赵崇龙失望。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