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一章失败的偷袭

第一百九十一章失败的偷袭

  自万佛洞离开,王践行取出苗道一给的情报。

  扫过上面的文字之后,王践行立时紧张起来,却道:“这张弘范倒也有些本事,竟然打算先对付我们?看样子,我却是要早些准备好,以免被他给攻陷了。”

  柿子捡软的捏,而且宋朝大军北伐在即,那张弘范会有这般动作,也是应该之举。

  但王践行却见对方竟然打算在半个月之内解决邯郸城,还是感到有些紧张,只可惜情报还是不足,他尚且不明白对方打算如何处理。

  带着情报,王践行也回到了邯郸城。

  见到王践行平安归来,毛仁峰心中坠着的的大石,终于放了下来:“还好你及时回来了。要是再没见到你回来,只怕我会亲自带领军队进攻济南府了。”

  “哈。我不过是前去见一下故友,有什么好担心的?”王践行笑道:“话说起来,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内,敌人的情况如何?”

  “还是和往常一样,偶然派遣军队挑衅。别的时候,基本上也就待在军营之中。”周宇回道。

  这样子也持续了有一个多月了,受到对方的影响,春耕迟迟无法开展,仅仅依靠城中的粮食可无法维持到第二年的时候。

  可以说,这种状况若是继续维持下去,只怕邯郸城自己就要崩溃了。

  “噗嗤”一声,王践行笑了起来,其他人一起转头,眼中带着几分怪异。王践行解释道:“看来对方也没有把握战胜我们嘛!不过我估计,他也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哦?这是为何?”周宇问道。

  “哈。你们可知道,就在最近那宋朝展开了行动了?要知道就在二十天前,那夏贵就亲率大军,直接攻下了临沂。正是因此,所以张弘范现在正在筹谋军队,准备对抗宋朝大军呢。”王践行笑着回道。

  段陵惊诧起来,却是对这个消息充满着惊喜:“宋朝?他们真的展开北伐了?”他之前也曾听闻过类似的消息,但只是将其当做呓语罢了,没想到王践行竟然直接给出了具体的时间和地点。

  “若是这样,只怕我们就难办了。”周宇却是紧张起来。

  段陵明显也想到了什么,向着王践行询问道:“所以那张弘范、伯颜两人,准备在这之前先解决我们吗?”

  “没错!而且他们的攻击,就在这十五天之中!”王践行阖首回道。

  谁都知晓,他们背后有赤凤军的支持,其发展潜力远远超过其他的起义军,若是放任自流的话,就会成为足以对抗威胁到蒙古在中原统治的一大势力。

  为此,张弘范必须要将其扼杀在摇篮之中。

  要不然,为何在出现的数百个叛军之中,张弘范独独针对邯郸城,就让自己的儿子张珪率领军队进攻呢?

  “十五天吗?”

  周宇感到紧张,又问:“十五天就打算攻下邯郸城,这可能吗?”

  “哼!若是我的话,不如趁着这个时候进攻。只要先灭了对方,那他们又如何能够战胜我们?”段陵一脸不屑,直接提出了自己的方案。

  他向来自诩为项羽再生,自然不愿意屈居在邯郸城之内,所以就打算趁着这个时候进攻,只要战胜对方,那对方后续的计划自然也不可能成功了。

  “不行!”

  周宇却道:“你也知晓,对方实力要强过我们。若是贸然进攻,只怕我们就有可能陷入对方的陷阱之中。到时候空耗兵力,岂不是等于自杀吗?而且先前一次,你也失败过一次,当时因为没有造成多大的损失,所以没有责备你。但若是这一次又中计了呢?”

  段陵一时哑然,反驳道:“那按照你的意思,咱们就缩在城中,等着对方进攻?”

  “虽然保守,但这是我们现在最好的选择。”周宇否决道。

  因为先前的战斗,他已经明白城外敌人非是学校之上的教官,是会抓住一切机会痛击对方的狠辣对手,自然要打起两百分的精神。

  段陵发怒起来,直接站起身子来,对着周宇喝道:“那好。就让我看看你打算用什么手段,来拖过这十五天!”随后转身离开,显然还是心怀不满,只因为现在掌握指挥权的乃是周宇,所以他也只能听命行事。

  “这小子!”

  王践行看着不满,直接诉道:“本以为他会有些成长,没想到还是这样子。”

  毛仁峰也是叹息,但段陵本就桀骜不驯,他也无法说服,只是问道:“那我们接下来应该如何准备?”

  虽然知晓对方的时限,但对方的兵力安排,还有埋伏下来的暗棋全都不知晓,要不然,他们便可以针对对方的行径,做出相应的对策了。

  要不然,哪里会这么被动?

  “不管如何,在这半个月之内,还请各位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知道吗?”周宇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也只有嘱咐各位做好准备。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对方已经明摆着要解决自己,他们也不可能束手就擒,自然也开始做出相应的动作,毕竟对方的计策再怎么精妙,终究还是要遵循着相应的军事规则,不可能毫无痕迹。

  而他们只需要做出针对性的部署,自然可以解决对方。

  会议散后,段陵回道自己军帐之内,兀自生着闷气。

  “那家伙难道就不明白久守必疲的道理吗?明知道对方会攻过来,却还是坐守困城,这算什么道理啊!”

  段陵骂骂咧咧,却发现始终都无法平息自己的怒气。

  这时,那章午却是端着一壶茶走入帐中,劝道:“段将军,您消消气,可莫要气坏了身子。”

  “消消气?我倒是想啊,但是也得那人改变主意。”段陵轻哼一声,却是直接吼道。

  章午明显被吓坏了,连忙诉道:“这个,不如让我去劝一劝?若是周将军会改变主意呢?”

  “改变主意?这怎么可能!”段陵耻笑道:“我和他四年学生,早就知晓这家伙貌似谦虚,但却是一根筋。除非是发现错误,否则断然改变自己的决定。就凭你?完全就是做梦!”

  坐以待毙并非他的性格,这种等待的焦虑,可真的是一种折磨。

  “那该怎么办啊!毕竟城中粮食也不多了,若是继续下去,咱们岂不是全都得等死吗?”

  章午浑然一副失了魂的样子,口中不停的喃喃自语着。

  他还不知道那蒙古大军近期内就会进攻,若是知晓的话,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来。

  “闭嘴!”段陵听着厌烦,直接喝道:“若是继续在这里聒噪,信不信我现在就将你赶出去?”

  “将军,对,对不起了。只是将军,那您接下来准备怎么做?”章午心神一振,连忙绷紧身子,唯恐触怒了眼前之人。

  “这家伙,嘴上说的倒是好听,没想到也就是一个草包。”

  段陵撇了一眼章午,却是感到厌烦,若非他手下并无人才,如何会让章午留在自己手下?

  虽是如此,但他却不愿意就这么等待下去,便对着章午下达了命令。

  “你也知晓。虽然我军自之前战斗之后,便没有和对方交手了。但这段时间内,对方却在距离城外三里之外堆土,修筑炮台。若是让他们修筑成功之后,那对我军便是一大威胁。为了避免这炮台修筑成功,明日凌晨时分,我准备出城,将这些炮台摧毁。你先去通知士兵,让他们做好准备,知道了吗?”

  “末将得令。”

  章午赶紧俯首答应了下来,随后却露出几分迟疑:“但周将军曾有命令,让我们务必谨守城门,不得擅自出兵。若是贸然出动,只怕到时候周将军怪罪下来,我可是担待不起。”

  段陵不以为意,冷哼一声喝道:“哼!自古守城,皆以却敌为先。若是蜷缩在城墙之下,如何能够战胜对方?你且去传达我的命令,若是出了什么事情,自然有我来承担。”心中更是默念:“而且那家伙既然打算在半个月之内攻下邯郸,那定然会提前做好准备,而我也正好趁着这个时候,查看一下对方的底细。”

  章午眼见段陵心志坚定,自然不敢劝说,只好依照段陵的命令行事。

  待到凌晨时候,段陵也领着部队一起出城。

  此刻太阳尚未升起,大地依旧被黑夜笼罩,空气中弥漫着薄薄的雾气,让人感受着还残留着的冬天的气息。

  依循着记忆走到那炮台之上,段陵左手扣住长刀,死死盯着远处巡逻的战士。

  即使是凌晨时候,这里依旧没有松懈,依旧还有着大量的士兵正在巡逻,高高竖起的火盆也将炮台十丈之内照的通亮无比,中央的望楼上也有两三个士兵死死的盯着下面的一切,只要发现任何的动静,就会敲动上面的铜钟。

  这般设置,足以杜绝任何的潜入。

  段陵见到这一幕,也不禁佩服起来:“那家伙倒也有些本领,居然设置的如此敏锐。”

  袭营以及防袭营,乃是赤凤军设立的军校之中必教的科目,若是无法通过的话,便会直接宣布无法合格,所以段陵对这一点也相当精通,若是面对那些乌合之众直接这么一弄,就可以将其彻底打垮。

  但张珪却是张弘范之子,自出生以来就被教导各类兵法韬略,却并非这种手段可以打击的。

  不过段陵今日目的只在骚扰,所以不是很在意。

  “一连、二连的留在原地,作为呼应。三连的跟我上,准备战斗。”

  侧过头,段陵刻意的压低声音,身后的将士听了,也纷纷阖首表示明白。

  在段陵的严苛训练下,他们也初步知道一些战术的配合问题,而不会一股脑儿的直接冲上去。

  借着深夜的掩护,段陵缓慢的挪动着步伐,拉进彼此之间的距离,等到距离合适之后,他一马当先直接冲上那

  如同洪钟一般的声音,立刻便传遍四方。

  纷纷窜出的战士一起展开冲锋,当即将手中长枪扎入那巡逻士兵的身体之内。伴随着飙射的鲜血,这些士兵纷纷委顿在地,没有了半点挣扎的可能。

  刻有血槽的刺刀能够在一瞬间造成极大的创伤,很少有能够从中逃脱的。

  当然,这一动作也被那望楼之人所发现,“咚咚”响起的铜钟声音,也传遍了整个炮台。

  随后,便从炮台之中冲出一支军队来。

  段陵凝目一看,心中一惊:“竟然是张珪?没想到这家伙,竟然亲自出马?”

  张珪勒住战马,借着火光看见段陵之后,立时笑道:“哼哼。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想要趁着这个时候来偷袭,但是可曾料到我会在这里布下重兵,为的就是能够将你拿下!”胯下战马仰天一啸,旋即迈动四蹄,带着身上的张珪,朝着段陵杀去。

  “就凭你这些人马吗?”

  段陵却是浑然无惧,腰间长刀已然入手,冷哼道:“只可惜若要擒下我,至少还得再多十倍的兵力。”

  长刀一振,刀芒登时暴涨,却是直接将那袭身枪芒尽数挡下。

  张珪神色微动,暗暗想道:“这厮实力倒也强横,并不比我弱多少。”打起万分精神起来,他再度催动胯下战马,手中长枪裹挟万千尘沙,尽数朝着段陵扫去。

  风沙逼面,让人难以睁眼。

  但段陵浑然无惧,只是气沉丹田,手中长刀聚敛无穷银芒,蓦地一声怒喝。

  “狂刀——十方天下。”

  霎时,刀芒飞射,尽数朝着张珪扫来。

  张珪一时惊愕,心中暗想:“好个家伙,竟然一开始就用出全力?”明白对方这一招厉害之处,他赶紧纵身一跃,跳入半空之中,方才避开这横扫十丈的狂猛招数。

  虽是如此,但他胯下战马却难以支撑,“轰隆”一声竟然被直接砍成了两半。

  远处,那炮台首当其冲,上面木头搭建的楼台全数遭到摧毁,变成了一堆碎木头,便是那用石锤夯实的地基之上,也留下了一道足以塞入半截手掌的刀痕来。

  如此刀威,自然震慑当场所有人。

  远处,那段陵猛地一喝,却道:“所有人,立刻撤退!”

  听到命令,众人纷纷撤退,绝没有半点犹豫。

  眼见对方想要逃脱,张珪就想要继续追击,无奈正在此刻,远处黑暗之中,却响起连绵的枪炮声,整个军队为之一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撤退。

  “下一次,下一次定要灭了你。”

  张珪带着怨气,狠狠的瞪着远处的邯郸城,发泄着自己的愤怒。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