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五章城门之处的骚乱

第一百四十五章城门之处的骚乱

        襄阳城内。

        自蒙古来袭的消息传递过来之后,整个城市便变得沸腾起来了。

        那一个个百姓莫不是惊慌失措,纷纷跑到了家中,将家中的细软以及衣服什么的整理妥当,然后便朝着襄阳城门口奔去,快些逃离这个危险的地方,不管是均州、长安,亦或者是云南、贵州等地,总之是越远越好。

        立于城头之上,吕师夔瞧着这一幕,不免焦急万分。

        他对着城下众人喝道“还请各位安静,就此回家歇息,莫要聚在城门口争吵不休。”只可惜他声音微薄,只传出半丈之外,就被吵杂的人声也淹没了。

        此刻在城门口之处,早已经是黑压压的挤满了人群,一个堆着一个,好似全城的人全都跑了过来,都挤在了这城门口之处,堵得是水泄不通。

        面对这种状况,那些先前守着城门口的士兵也被吓了一跳,赶紧将城门给封闭了,要不然还指不定闹成什么样子。

        只是那些百姓见到城门封闭,就感到无比的愤懑,口中更是频频骂道。

        “快开城门,莫要阻我们逃命。”

        “没错。那蒙古都快要打过来了?难道你让我们在这等死?”

        “要是再不开,咱们就一起冲出去。”

        “……”

        眼见城门口迟迟不开,人群便开始浮躁起来,一起涌上去,试图将那城门口给撞开。

        在他们看来,吕文德以及襄阳守军似乎并不可靠,要不然如何会闹成这个样子。

        见到这一幕,吕师夔变得紧张起来,他连忙自城头之上一跃而下,挡在了众位百姓之前,口中喝道“各位,还请安静一下,莫要继续冲撞城门口了。”

        “不要?难道你让我们等死?”

        队伍之中,一个汉子难掩愤怒,捡起一枚石子,便是朝着吕师夔砸去。

        吕师夔未曾提防,额头之上顿时就被砸出了一个伤口,伤口之处火辣辣的,让吕师夔开始狂了起来“是谁?竟然敢打伤我!若是不出来,信不信我活剐了你。”

        他不这么说倒也罢了,这么一说顿时挑起了所有人的愤慨,宛若积蓄已久的水库终于找到了泄口。

        “妈个巴子,你们吕家当真以为咱们就是待宰的猪羊,说打就打、说杀就杀?大不了大家一起反了!”

        再也忍不住心中怒气,众人朝着城门口一起推去,数十上百人就和肉山一样,朝着吕师夔一起撞去。

        “好个家伙,莫非当我无能吗?”

        吕师夔眼见众人一起奔来,只感愤怒无比,当即运起全身力气,对着奔来的一人便是一拳。

        “砰!”

        那人吃不住拳头,顿时就被打飞出去。

        但是剩余之人未曾罢休,依旧朝着吕师夔奔来,吕师夔未曾料到此节,刚刚运起打退几人之后,就感觉真元消耗巨大,纵然有千钧之力,也难以施展,登时就被好几个大汉一起扑倒在地。

        “糟糕!”

        吕师夔眼见自己被打倒在地,也是吃惊无比,正欲纵身跃起时候,数十双脚一起踩来,顿时将他踩在脚下,不管如何挣扎都难以摆脱。

        那些人眼见吕师夔跌倒在地,莫不是欢喜无比,口中高叫一声,便朝着那城门口冲去。

        城门口的士兵一时胆怯,毕竟就连吕师夔都未曾挡住,他们如何敢触犯众怒,连忙将那大门打开、吊桥放下,便躲到了旁边的瓮城之中,好避开这漫天的人流。

        眼见城门洞开,所有人莫不是欢喜无比,用力的迈开步伐,朝着远处乡野奔去。

        只要能够从这襄阳逃出去,不管是逃到那个地方,都能够争取到一线生机,这些百姓似乎是这么认为的。

        而在地上,吕师夔眼见自己被死死压制在地面上,也是颇为震怒,蓦地高声一喝,登时将踩在自己身上的几个人震开,旋即翻身跃起,然而迎面而来的那些人疯狂的脸庞,却也让吕师夔震惊无比。

        究竟是什么样的欲望,才让这群人变着这般疯狂?

        “莫要阻挡,快些退下。”

        耳边传来也声音,吕师夔顿感身形如飞,却被两人一左一右直接提了上来,然后被丢到旁边的房顶之上。

        “这,他们这是怎么了?”

        立于房顶之上,吕师夔俯瞰着街道之上的人流,早已经被吓得呆住了。

        也不知晓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这群人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顾,就那么赤红着双眼,宛如陷入疯狂的牛群一样,朝着城门之外冲去。

        吕师夔毫不怀疑,自己若是继续置身其中,只怕也会被这群人给彻底踩死。

        “他们,只是想要逃走罢了。”

        旁边传来一个声音,将吕师夔唤醒起来。

        他侧目一看,就见身边立着两人,正是黄震和刘克庄两人。

        “先前之事,若非两位义士相助,只怕我已经葬身其中。救命之恩,还请两位莫要推辞。”

        吕师夔颤颤巍巍的站起来,然后对着两人拱手敬礼,他身上的铠甲满是尘土,脸上也是青一块肿一块,看起来不知道有多么狼狈。

        之前遭到众人践踏,若是寻常之人只怕早就被擦成肉泥,也是亏的吕师夔身上穿着铠甲,外加还修有一定的武功,这才侥幸活了下来,若是换个人的话,只怕这样就死了。

        刘克庄回道“无需道谢,我们两个也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罢了。而且您贵为崇国公之子,若是有个闪失的话,只怕襄阳就真的危险了。”

        “多谢你们两个信任,只是可惜这群人了。贸然逃出襄阳,他们当真以为能股逃脱危险吗?”

        吕师夔先是拱手谢礼,目光自城头之处扫过,不免露出一些凄凉之色来。

        先前的时候,这城头不知道多么拥挤,到处都是人群,而在这个时候,此地只剩下一些碎布片、破鞋以及衣裳,当然还有好几具尸体,这些尸体四肢扭曲、头颅干瘪,若非是被衣服套着,根本就看不出人形来。

        他们也和吕师夔一样,卷入了之前的踩踏事件之中,只因为实力低微,又没有他人相救,所以就被众人所踩踏,就此葬送了性命。

        飞溅的血滴落入尘土,宛如盛开的花朵,越的鲜艳起来。

        看着这一幕,三人齐齐一叹。

        “唉。若是能够避免这种事情,那该多好?”

        然而人群蒙昧,最容易陷入疯狂之中,这般状况便是武侯在世,只怕也无能为力吧。

        吕师夔也是满怀愧疚,心中想道“走了这么多人,若是等到那蒙古当真攻来的时候,我们又该如何?”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