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六章不愉快的酒席

第一百四十六章不愉快的酒席

        正在此刻,一骑飞奔而来。

        那骑兵背后插着三根火红的大旗,红的好似燃烧了一样,不过是眨眼之间,对方便已经感到城门口之下,对着城门头上的守将高声喝道:“我有要事禀报,还请少帅快快接令!”

        “是李振?看他这样子,前线莫非是失败了?”

        吕师夔脸色瞬变,收缩的瞳孔透出他的害怕。

        因为那阿术领着大军前来,所以自清晨时分,吕文德、吕文焕便令吕师夔率领余下士兵驻守襄阳,自己则是亲自带着麾下士兵北上,试图和阿术决战,好将这阿术彻底赶出去,以免襄阳陷入重重围困之中。

        现在已经是晌午时分,尚不知晓战况究竟如何。

        如今时候,李振如此模样赶回襄阳,实在是让他害怕无比。

        侧过身子,吕师夔对着身边两人拱手一拜:“两位义士,我本打算好好答谢一下两位义士救命之恩,但无奈军情紧急,可否容我告辞?”

        “当然可以。”

        刘克庄目光微转之下,却是落在了那传令兵身上,心中盘算起来。

        “这家伙叫李振?也许,我们可以从此人下手?”

        他们两人之所以要救吕师夔,并非是出于好心,只是存心通过这种方法靠近吕师夔。

        再怎么说吕师夔也是吕文德的儿子,从血缘之上就存在着天然的关系,若是能够自吕师夔身边得到一些消息,那自然是好的。

        吕师夔不明缘由,只将两人当做是报国从军的义士,遂令随身侍卫接待两人之后,自己则自房顶之上跳下来,来到了那李振身前。

        “李叔叔,告诉我前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怔怔的看着李振,吕师夔目光忧愁,似是在害怕接下来的消息。

        襄阳的情况他也明白,可不是华夏军那种骁勇善战之辈,若是和蒙古对阵的话,并不占据优势。

        “启禀少帅。就目前来说,情况不是很好。”李震避开目光,眼眸之中透着为难之色。

        吕师夔感觉心脏猛的一紧,念叨:“情况不是很好?这是什么意思?”

        “这个,就我离开之前的战况来看,这一次只怕崇国公凶多吉少。对方乃是兀良台阿术,更是不知从何处弄到了一柄诡异兵器,崇国公纵然武力过人,但依旧被那诡异伤到身体。”李震神色紧张无比,显然也是为这战况而为之震惊。

        “什么?”

        吕师夔顿感天旋地转,差点儿晕厥过去了。

        仅凭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那蒙古有备而来,要不然他的父亲为何会败的这般干脆?

        李震连忙安慰道:“不过少帅也莫要担心。虽然崇国公受伤了,但是那阿术却也未曾躲开,也一样遭到反噬。更何况崇国公久经战阵、经验丰富,定然能够安然无恙。”

        “也许吧。只是父亲可曾说过什么?”

        吕师夔勉强维持住身子,让自己不跌倒在地。

        父亲情况不明,他若是有所闪失,这襄阳可就彻底沦落到那蒙古的手中了。

        李振回道:“这个。崇国公让我转告少帅,务必要把守好襄阳,绝不可让蒙古夺了去。还有,须得将消息传给临安,务必要临安之人派遣援军,要不然的话襄阳就可能被他人所控制。”只是李振说到这话的时候,却透着几分不满来,口中也是欲言又止。

        然而吕师夔却全然无视,只是口中念叨:“也对。仅凭襄阳军队,如何能够和蒙古对抗,若是这样那就必须要通知临安了。”说罢之后,便转身离开了,却是准备回到府衙之中写信,好向临安求援。

        城门口处,李振孤身一人站在原地,几缕秋风吹过,让他感觉通体发冷。

        “向临安求援?莫要忘了,襄阳距离临安足有千里之遥,这一来一去至少也得十天半个月才行。等到临安援军到来之后,只怕这襄阳早就沦陷了。”

        当然,这话儿也只限于他心中所想,却也未曾宣之于口。

        对李振来说,传递吕文德的命令乃是职责,至于其他的,他可没有插嘴的余地。

        “请问这位,莫不是李振李将军?”

        正准备前往军营,李振却见不远处走来两人,正是黄震和刘克庄。

        李振有些奇怪的看着两人,问道:“你们是?”

        “在下刘克庄/黄震,见过李将军。”刘克庄拱手敬道。

        “刘克庄?黄震?”李振口中念叨了一下,感觉这两个名字颇为陌生:“对不起没听说过,只是你们两个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们两个本是江南人士,因为听的鞑子肆掠,不忿之下便打算投笔从戎,故此离开家乡来到了这襄阳地界。”刘克庄诉道:“先前时候见到李将军千里单骑、历经千险,将前线情报送回襄阳的威武身子,心中崇拜之下,便想要结识一下将军,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原来是这样?”

        李振顿感高兴,只当是大宋之内尚有忠烈之士,所以也没在意。

        “若是将军不嫌弃,可否随我们到醉风居一趟,畅叙一番。如何?”黄震也是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之前李振的表情吕师夔未曾注意到,却没有逃出他们的目光,当然知晓李振对这吕氏父子有所不悦。

        若是他们集中力量,也许能够将李振拉入团队之中,给他们提供关于吕文德的秘密。

        李振不以为意,因为之前的对待,他本就感到郁闷,当即笑道:“当然可以。”

        于是,三人一起结伴而行,走向远处的醉风居。

        只是刚一踏入城中,李振瞧见道路之上凌乱不堪,不免咋舌:“这是怎么回事?为何不到一天的时候,便变成了这般样子?”

        “唉。还不是被那蒙古弄的?因为听到了蒙古来袭,城中百姓恐慌之下就想要出城逃难,只可惜那吕师夔才德不足,未曾安定好百姓,反而惹怒众人一起冲击城门,这才造成这般惨祸。”黄震苦笑着回道:“经过这一次,即使击退了蒙古,若要恢复的话,至少也得十数年的时间。当真是可惜了。”

        “是啊,的确是可惜了。”刘克庄亦是感觉心中堵塞的很。

        面对这骚乱,若是换成了他们的话,也不知晓应该如何办,唯一能够做的事情,也许就是保持中立,不被卷入其中吧。

        “罢了罢了,咱们还是去喝酒吧,莫要理会这些糟心事吧。”李振摆摆手,估计也是看多了,所以也不怎么在意。

        “也是。不管咱们如何去想,都改变不了这事儿。”

        摒弃心中杂念,三人一起朝着醉风居走去,只是等来到醉风居之后,却见这醉风居大门阖上,纵然推开大门,里面也是半点人影都没有了。

        “看来这老板,也逃难去了。”

        四下未曾寻到人影,黄震无奈回道。

        刘克庄自后堂厨房走了出来,手中提了两罐酒,笑道:“不过他这些酒却未曾带走,倒是可以畅饮一番。”

        “哼!”

        李振蓦地锤了一下桌子,脸上也蒙着一层阴霾:“还不是那厮无能?要不然,如何弄成这般样子?”至于他口中所提的那人究竟是谁,刘克庄和黄震两人也未曾深究,只是各自坐定,开始兀自喝着闷酒来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