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七章威逼利诱

第一百四十七章威逼利诱

        “果然,看来这一次咱们没有找错对象。“

        黄震嘴角微翘,侧目看了刘克庄一样。

        刘克庄心中了然,当即举起酒杯给李振满上一杯,劝道:“听李将军所言,莫非了解到一点东西?若是可以的话,不妨和咱们兄弟说说,也好给咱们兄弟两个一个参谋?“

        “了解?我不过是一介小兵,能了解什么?“李振口一张,浓烈的酒气自嘴中吐出,熏的人作呕。

        他嘿然一笑:“死人吗?如果你想知晓我军死伤人数的话,我倒是可以和你们说一下。但若要具体的作战策略,对不起我还真的不知道。“末了又看了两人一眼,纵然是喝醉酒了,依旧是维持着一定的警惕。

        “这家伙,莫非是装的?“

        刘克庄若有所想,口中也是辩解道:“倒不是这个。主要是想要了解一下这黑炭军之中,谁比较厉害?咱们兄弟俩打算从军,若是跟错人的话,可就遭了。“

        “这倒也是。有道是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若是跟对了将军,至少也能活下去不是吗?“李振一边笑着,一边摇着头:“只是你们啊,来错了地方,若当真打算驱逐鞑子的话,我建议你们还是前往均州,别在这襄阳厮混了。“

        “均州?为何?“

        刘克庄有些奇怪,黄震则是流露出几分不悦来。

        他们两个乃是正统的儒生,对长安之中所流行的实学并不感兴趣,甚至还将其当做歪门邪道。

        李振回道:“很简单啊。那均州乃是长安前线,如今蒙古南下,长安定然会有所反应,不仅仅会派遣大量的军队入驻,更会招募大量的士兵,好抵抗蒙古大军。半年之前,我的两个好友张顺、张贵,他们两个便投入了华夏军麾下。“

        “原来是这样?“

        刘克庄若有所思。

        相较于长安来说,近在咫尺的均州的确是便利许多了,而且还有铁路和长安连接,迟则两天、快则半天的时间,长安便可以将各地的军队调往均州,如今知晓蒙古南下,只怕现在均州也是热闹无比吧。

        “没错。听我一句劝,若是想要活命的话,莫要在这襄阳之内厮混,趁着现在还没有被卷入其中,你们两个先逃难去吧。“放下酒杯,李振对着两人劝说道。

        黄震、刘克庄可以看出来,李振的确是真情实意的。

        “逃难?“

        黄震摇摇头,语气坚决的拒绝道:“至此风雨飘摇、神州板荡的时候,我们岂能轻易逃走?唯有昂首挺胸和那些鞑子对抗,才能够显出我们的决心。“

        他这表现,让李振一时间也被惊住了,怀疑的目光自黄震脸上上下扫来,却也看不出来半点的迟疑。

        “勇气可嘉,只是可惜了!“

        一杯浊酒纳入肚中,李振感觉自己的身体被烧的通红,曾几何时他也曾经这般壮志酬筹,然而半生戎马所换来的,却也不过是冷蔑的对待。

        “将军,你也是宋朝军官,为何口出此言?“

        黄震感到不悦,只因为对方并未表现出自己所期待的兴高采烈,甚至还对自己的志向冷嘲热讽。

        “口出狂言?“

        李振轻哼一声,直接骂道:“你们也不看看那吕文德究竟是什么货色。不过是仗着和贾似道的支持,便将我等以各种理由排挤出去,就是为了他的那几个儿子上位。就他这种任人唯亲的样子,算什么将军?“

        自李振的表现可以看出来,他对吕文德并没有任何的尊崇。

        “既然如此,那你为何不从军队之中离开?凭借将军的本事,若是到了别处的话,定然会被重用,不是吗?“刘克庄将李振的表现净收眼底,察觉到对方心底的那一抹愤怒,当即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嘿。还不是我一家老小全都住在这襄阳?若是我逃了,我那妻子孩儿又该如何?我总不能将他们弃之于不顾吧。“

        李振满脸苦涩,只因为他晓得,仅凭眼下的情况,若要保住襄阳的话只怕是不可能了。

        “也许。我应该另谋出路?“

        心底的思绪被卷起,在心中不断的翻腾着,此时此刻的李振,也陷入了茫然之中。

        纵然有这个心思,他也不知晓自己又该如何行动,才能够找到解决的方法。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刘克庄翻阅着先前的记忆,对于李振的表现也有所认识,于是他直接问道:“既然如此,那你就没想过扳倒吕文德?要不是这吕文德,你如何会变成这般模样?“

        “扳倒吕文德?他可是地仙,手中更是掌握着数万大军,仅凭我怎么可能成功?“

        蓦地一惊,李振双目圆睁瞧着身边的两人,曾经麻痹神经的酒精瞬间消解,他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两人,问道:“你们两个,究竟是什么人?为何找上我来?“

        之前倒也罢了,等到这个时候,他已然开始怀疑两人是否吕文德派来的,目的便是为了能够铲除他自己。

        而之前的对话,当然是为了套出他心中所想的。

        这一点,李振坚信不疑。

        “这个,实不相瞒。我们乃是检法官,乃是背负着赵崇龙御史的命令,就此潜伏在襄阳城中,好找到足以定吕文德罪的证据。“

        眼见对方已然醒觉,刘克庄自怀中拿出自己的牌子。

        若要说服对方的话,那就只能表示出自己的身份,要不然是根本无法得到对方的信任的。

        黄震也是说道:“没错。若是你能够配合我们,助我们将吕文德绳之于法之后,那你的功劳也是不小,到时候自然是少不了你的。“

        “真的吗?“

        李振伸出手来,示意刘克庄、黄震两人将牌子递上来。

        他结过铜牌之后,双目如炬扫过这铜牌,包括上面的每一个文字、每一条纹理,都不敢有丝毫错过,良久之后才道:“没错。这的确是御史台检法官应该有的牌子。“说罢之后,便抬起头来,用复杂的眼神看着两人:“只是你们两个找我来究竟是所为何事?“想到之前刘克庄所说的,顿时被吓了一跳:“难道说你们两个当真打算扳倒吕文德?“

        对于那吕文德,李振一直都相当恐惧,便是私底下里也不敢有所辱骂,生怕被他给听见了,然后来了一个明正典刑。

        “当然。只要你按照我们所安排的行事,自然能够保证安全。“刘克庄深吸一口气,然后发出了自己的要求:“至于你,你决定如何选择?“

        “这——“

        李振虽是有心拒绝,但他更明白对方绝非善茬,若是自己拒绝的话,只怕也会被倒把一耙吧。

        如今时候,李振也唯有阖首回道:“接下来的事情,那就悉听尊便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