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九章亲情之难

第一百四十九章亲情之难

        “喀嚓“一声,门扉应声打开。

        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他的肩上挎着一个箱子,正是三人口中所言的丘通甫,三人眼见丘通甫走了出来,匆忙迈步迎了上来。

        “夫君/父亲/哥哥身体如何?“

        截然不同的称呼,都透着三人内心的担忧。

        丘通甫见三人神色凝重,安慰道:“烦请三位放心,我已经为老丈人服下了清心玉露丹,祛除侵入体内的邪气了,暂时不会有问题!“

        “暂时?姐夫,你这是什么意思?“

        吕师夔忧愁未消,尤其是见丘通甫神色凝重的样子,就知道此事并非他口中所说的那么简单。

        丘通甫面露担忧,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来,程妙静赶紧安慰道:“大女婿啊,你和我们也不是什么外人,就和咱们实话实说吧。“

        “好吧。那我就是说了。“

        丘通甫深吸一口气,旋即回道:“启禀几位,根据我的观察,将军所中非是邪气,乃是类似于诅咒一般的东西。纵然我以玄门至宝清心玉露丹驱逐邪气,但这诅咒却深植于将军体内,随时随地都可能爆发。“

        “诅咒?是类似于蛊虫一样的东西吗?“

        吕文焕只是一听,便感觉头疼无比。

        对于这诅咒,他也只是有所耳闻,南疆苗族之中便多有类似的手段,不过多是通过蛊虫的方式产生的。

        丘通甫摇头回道:“不是。我曾经遍寻老丈人的身体,却是未曾找到半点动静,应当不是通过蛊虫其作用的。“

        “既然如此,那我们应该如何解决?“

        吕文焕分外懊恼,若非那阿术阴险狡诈,吕文德如何会中了这东西?

        丘通甫无奈道:“对不起,这个远超过我所学的东西了,实在是抱歉了。“

        “那长安呢?他们也没有办法吗?“

        程妙静却不甘心,继续追问道,不管是付出什么代价,她都想要让自己的夫君恢复健康,即使对方乃是自己夫君的敌人。

        “这个,只怕很难。毕竟他们医术虽是比我要强上许多,但终究乃是中华一脉。但是那诅咒却是出自泰西之地,咱们对这如何起作用的都不清楚,又谈何能够解除诅咒?“

        丘通甫思索了片刻,最终也只能给出一个失望的回答。

        “这个,莫不是当真没办法?“

        吕师夔感到绝望,若是自己的父亲当真不行了,就靠着他和叔叔吕文焕,如何能够挡住蒙古大军?

        而那蒙古大军此刻正虎视眈眈,就等着攻下襄阳。

        到时候他们当真打来的话,吕师夔又如何能够挡住对方?

        这些问题,都足以改变整个战局。

        丘通甫回道:“也不是没有办法,你们也知晓,既然是诅咒的话,那定然是有人设下的。若是我们能够找到那人的话,也许就能够解决这诅咒问题?“

        “向蒙古提出要求,这可能吗?“

        吕文德摇了摇头,那下诅咒的人可是蒙古之人,和他们乃是敌人一样的存在,对方如何肯给他们治好吕文德的可能?

        丘通甫面有戚戚,无奈道:“除此之外,便没有第二个方法了。“

        “既然如此,也许我们也可以一试?“

        吕师夔和程妙静对眼一看,心中莫不是生出一丝期待来。

        作为吕文德的孩儿和妻子,他们两人深知吕文德的重要性,若是吕文德就此倒地不起,那他们的权势也就宛如浮萍,根本就没有半点用处。

        “不行!“

        吕文焕插嘴道,他的声音相当果决,根本就不给人拒绝的余地。

        “常山啊,你莫不是忘了夫君以前对你的栽培?如今时候,你怎么说出这种胡话来来?“程妙静话音一转,显得有些不满起来。

        “没错叔叔。既然那蒙古能够提供帮助?那为何咱们就不能和对方谈?“

        “哼。那阿术千方百计,甚至以主力损耗作为代价,目的便是为了引哥哥入彀。如果我们当真答应对方的要求的话,那咱们还算是大宋臣子吗?“吕文焕这一番话,倒是颇具气势,让吕师夔和程妙静两人莫不是被吓了一跳。

        程妙静好容易方才恢复,旋即喝道:“那怎么办?难不成就静静的看着夫君身中诅咒,突然去世吗?可怜我临将老迈,就要失去夫君了吗?“

        “没错。“

        吕师夔也是苦劝道:“父亲随时都有性命危险,若是父亲无法恢复的话,襄阳只怕也难以守下,既然如此我们不如和蒙古妥协,换取父亲一条生路,如何?“

        “不行!“

        然而无论两人如何劝解,吕文焕始终咬紧牙关,不曾有丝毫的退缩。

        “我知道你们和哥哥关系很好,而我又何尝不是?但是在这之前,还请你们想一下,我们可是大宋臣子!若是因为些许威胁,就将大宋利益弃之于不顾,那我们和禽兽有啥区别?“

        吕文焕说到这个的时候,神情显得无比的激动。

        吕师夔一时踟躇,知晓自己所言所说并不妥当,但是程妙静却是忍耐不住,她对着吕文焕喝道:“你这厮当真无情。莫非忘了当初夫君如何提拔你的?若非有父亲帮你,你如何能够成为安抚使?你这厮当真是狼心狗肺,竟然做出这种忘本的事情来。“

        “嫂子!“

        吕文焕脸色涨红,估计也是被气的,虽是想要反驳,然而对方终究乃是自家哥哥的妻子,只好憋着声音回道:“不是我不愿意,实在是国情如此,我也无能为力。“

        “我看你就是不愿意。“

        程妙静看着生气,张口怒骂:“也罢。既然你不愿意,那我找别人吧。我就不信偌大的襄阳城,一个愿意救助夫君的人就没有?“

        说罢之后,程妙静转身离开,看样子是打算去寻找能够帮到他的人吧。

        吕师夔看着焦急,他将目光投在吕文焕的脸上,苦劝道:“叔叔,当真不行?“

        “当真不行!“

        吕文焕硬着心肠回道,即使这回答会伤到对方,他也没有收回。

        “就因为我们乃是大宋臣子吗?“

        吕师夔口中带着不悦,却是对那大宋二字产生了抵触,为何拯救自己的父亲便会背叛宋朝,这一点他始终想不通。

        吕文焕阖首回道:“没错。所以此法不行,你明白吗?“吕师夔目光依旧充满着仇视,他也只能自我安慰了起来:“我相信哥哥即使是苏醒过来,他也会赞同我的说法。“

        只是门内的吕文德始终未曾苏醒,这一点让他们一直担忧到现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