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二章出兵

第一百五十二章出兵

        “击败元军?”



        严申眉梢皱紧,击败元军乃是既定方案,但他们之所以来到均州,却是身负更重要的职责。



        目光饶有兴致的看着李义,严申说道:“若是击败元军的话,我们当然会展开行动。但是你也是军人,应当知晓牵一发而动全身。若是你一句话而贸然调集兵力的话,只怕会引起一连串的问题的,这一点我必须要考虑进去。”



        李义有些失落,他有些怀疑的看着严申:“这么说来,你们是不打算出兵吗?”



        “不一定。这得看你的情报价值如何。”严申回道,眼底之中并未隐藏自己的怀疑。



        “看样子我是很难取得你们的信任了。”李义苦笑道。



        “也不尽然。”



        郑士庞从旁劝道:“若是你能够助我们控制”此话刚一出口,他却见自己父亲以目示意,连忙遮掩道:“解除襄阳危及的话,也不是不可以。毕竟你只是一个外人,我们并没有义务来相信一个外人的话。”



        “控制襄阳?”



        李义眉间微扬心中默念了一下,纵然郑士庞变换了词语,他却听的分明,立时明白过来对方的目标。



        那蒙古为了能够消灭宋朝,控制襄阳乃是必经之举,而作为元军最大对手的华夏军,为了阻止这种事情的发生,那莫过于直接由自己来控制襄阳。



        谁都清楚,在如今吕文德已经重伤的时候,襄阳不过是一块肥肉,任谁都能够扑到上面咬下一口。



        如今华夏军蠢蠢欲动,当然也是有了这个打算。



        “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诉你们吧。”



        深吸一口气,李义做出了自己的决定:“三日之后,三日之后元军会自安阳滩路过。到时候你们只需要在此地埋伏,定然能够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安阳滩?”



        严申笑了起来,他的双眼微微凝聚,似乎看到了未来的场景,双手更是死死握紧。



        “三十年了。算算时间也是时候复仇了。而这一日,就从安阳滩开始吧。”



        寻常的称述,李义只感身躯凝重,无形的重力也压迫的他呼吸难受,对方的身躯之中似乎孕育着一股仇恨,这股仇恨也不知晓积累了多久,以至于深沉的如同浓墨,让他倍感难受。



        “当然。关于襄阳的动静,我还需要你帮我了解一下,可以吗?”



        严申眼睛一转,直直的盯着李义,上位者的气息让李义根本无从拒绝,“毕竟你是宋军军官,比我们要更容易获知襄阳的情报,尤其是关于吕文德身体状况,不是吗?”



        “这个,在下定然遵照指示,绝不让元帅失望。”



        李义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行为,当即挺直腰杆、右拳至于胸口之处,行了一个标准的华夏军军礼,口中也是高声喝道。



        这一刻,他觉得自己似乎成为了华夏军的一员。



        “很好。”



        严申赞赏的点点头,叮嘱道:“只要你能够帮我办好这件事情,日后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当然必须得遵照我军律令。知道吗?”



        “这是自然。”



        李义唯唯诺诺,自然不敢推拒。



        严申又是将郑士庞叫来,叮嘱道:“还有。我乃是元帅,有的时候不便出面。你若是有消息的话,可以联络士庞,到时候士庞自然告诉我。当然,若是我有什么要求的话,也会让士庞告诉你,明白吗?”察觉到李义怀疑的目光,严申又道:“士庞乃是郑参谋长之子,这一点大可以信任。”



        “原来是郑公子,实在是失敬了。”



        李义诚惶诚恐的低下头来,为自己之前的失礼而道歉,心中也是感到后悔。



        若是有重来的可能,他可不想要得罪郑士庞。



        郑士庞笑道:“李将军过虑了。我不过是一介小小尉官,徒添为参谋部一员罢了,也不是什么大官。日后若要解除襄阳危及,还需要你大大支持,不是吗?”



        “这是自然。这是自然。”



        李义连连回道,态度越发的恭敬起来。



        而他这样子,当然也让郑元龙、严申两人略有不悦,觉得李义这模样实在是太过谄媚了,不过一想对方乃是宋朝军官也就不以为意。



        “你啊!莫要忘了你离开宋军已经有段时日了,若是被襄阳之人发现了,又该如何?”



        郑元龙面色微怒,稍微斥责了一下:“至于那元军,我当然会派兵袭击的。这么好的机会若是不利用,岂不是可惜了?只是你也莫要太过焦躁,反而暴露了自己的身份。明白了吗?”



        “末将明白。既然如此,那我就先离开了?”李义探着身子,试探性的问了起来,生怕惹怒几人。



        郑元龙点点头,表示已经认可了对方。



        得到对方的表示之后,李义这才敢直起身子,然后转过身来朝着门外走去。



        他刚一走出参谋部,不由得欢快的跳了起来,口中也是叫道:“太好了。这下子,就不用跟着襄阳陪葬了。”只是一见周围被惊动的一干路人看过来的诧异目光,便是守卫参谋部的士兵也是面露不悦,这让他感到有些羞愧。



        无论如何,自己的行为终究也是等同于背叛,李义也是明白这一点,要不然为何要乔装打扮来到这里?



        他重新恢复平静,然后快步离开了这里,径直朝着襄阳赶去。



        算算时间,距离回归襄阳的时间也不早了,李义相当明白自己若是不曾及时赶回去的话,是肯定会遭到那吕文焕一阵呵斥,为了避免被怀疑到,他必须要提前做好准备。



        而在参谋部之中,等到李义离开之后,郑士庞好奇的看着郑元龙和严申。



        “郑参谋长、严元帅,莫非我们当真要出兵吗?”



        东方集团军此行目的的确是对阵元军,但那安阳滩乃是位于宋朝境内,依照以前的规则他们是不会越境攻击的,这一次难道两位领导打算打破之前的限制吗?



        “没错。”



        严申阖首回道:“你也看到了,那吕文德根本无力抵抗阿术,若是坐视阿术继续下去,只怕那襄阳定然会落入对方手中。到时候他们便可以借着襄阳横扫整个汉江,甚至还可以将实力拓展到整个长江流域,到时候我们可无法和对方对抗。正因此,所以我们才要主动出击,削弱对方的力量。”



        郑士庞依旧透着疑惑,问道:“可是,若是临安追究呢?莫要忘了,因为先前的协议,我们是无法踏出均州地界的。”



        十年之前,张威之所以无法剿灭那土匪,不得不以引蛇出洞的计策消灭对方,便是因为这个协议。



        郑元龙笑道:“关于这个,咱们大可以推到吕文德的身上,就说我们乃是受了他相邀,这才出兵相救。我料他纵然明知是假,也断然不可能戳穿。不然的话,这襄阳只会沦陷的更快。明白吗”



        “原来是这样?”郑士庞有所了悟。



        那吕文德固然德行有亏,但却也算是一个忠臣,这些年始终戊守襄阳,也不曾让外来势力踏入半分。



        他若是想要自元军手下护住襄阳,那就必须要借助华夏军的力量,不然的话整个襄阳就会彻底沦陷。



        这一点,吕文德也是明白。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