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六章使者

第一百五十六章使者

        安阳。

        “诸位,尔等认为我们应该如何才能攻下襄阳?”

        看着再坐诸位,阿术面容忧愁,距离当初安阳滩之战失败之后,他也是身负重伤,修养了一个多月方才恢复,如今念及襄阳许久未曾攻克,便将麾下将帅尽数召来,好询问对策。

        “末将以为,若要攻陷襄阳,务必断绝其支援。”

        刘垓挺身而出,他乃是刘整之子。

        当年那刘整因为露出投降念头,所以被萧凤一剑枭,唯有他活了下来,并且趁乱隐藏身份投入元军麾下,便是想着有朝一日能够向华夏军复仇。

        阿术稍感好奇,问道:“哦?那你说说,我们应该如何行动?”

        “元帅。你也知晓那襄阳多是依靠水路获得支援,若要断绝其支援,必须要截断其水道,非如此实在难以断绝临安支援。而那均州水军也是一般,多是依靠水军行动。”刘垓缓缓诉道。

        阿术点点头,脑中也浮现出当初安阳滩时候的场景,诉道:“没错。若非那均州水军突然出现,我们如何会遭到这般打击?”一想到当初被火炮覆盖的样子,他便感觉头皮麻,对方的水军太过厉害,自己根本无法对抗。

        刘垓诉道:“正是因此,所以我们目前最重要的便是断绝水道,彻底阻止对方水军行动。”

        “这我当然知晓。但是我军之内多为6军,如何能够战胜对方?”阿术摇摇头,脸上更是透着愠怒。

        自回归安阳以来,他便令张禧开始训练水军,目前也已经招揽了三千士兵,更兴建了上百艘各式战舰。但这些战舰多数都是以福船改造而成,根本没有华夏军铁甲舰那般结实,上面所装备的火炮也是羸弱不堪,根本就无法和对方对抗。

        刘垓回道:“启禀元帅,其实我们无需训练水军,只需要在沿江要道之上修筑堡垒,然后再堡垒之中安置火炮,自然可以凭借着堡垒封锁江面。毕竟这丹江江面宽度最多不过两里,靠着火炮完全可以将其彻底封锁住。”

        “好。”

        阿术为之一喜,随后却露出一些担忧来:“你这计策的确不错。但是你可莫要忘了,对方戒备森严,只怕不会让我们如愿。”

        这个计划元军能够想出来,没有理由宋军以及华夏军就想不出来,若是想要在沿岸地带修筑堡垒的话,定然会遭到对方的反击。

        刘垓神色微愣,俯致歉道:“对不起元帅,这一点我却是未曾料到。”

        “哈哈。你能够想出此计,已经是不错了,我又岂会怪罪与你?至于如何让这堡垒成型,我自然有计策。”阿术笑了笑,便令刘垓站起身来,面对着众位将帅,他又是说道:“当然,若要彻底攻陷这襄阳,并非是一朝一日之功,只怕要和先前一样,耗上不少的时间。各位,以后就拜托你们了。”说着,阿术又是拱起手来,对着众人拜了下来。

        为了最后的胜利,他也是豁出去了。

        …………

        襄阳。

        推开门,吕师夔快步走了上来,对着吕文德躬身一拜,诉道:“启禀父亲,门外有人求见。”

        “是谁?”

        吕文德一如既往端坐在太师椅之上,此刻的他手中拿着一本书籍正看的津津有味,脸色也是平静如常,仿佛之前受的伤并不存在,但知晓的人全都明白,此时此刻的吕文德不过是强压伤势罢了。

        吕师夔深吸一口气,旋即回道:“此人姓宋名衟,听说此人学富五车,自年幼时候便游历各方之地,对于泰西之事亦是通晓,所以孩儿便将他邀请过来,不知父亲是否愿意见面。”

        “通晓泰西之事?莫不是元军使者?”

        冷哼一声,吕文德这才放下手中书籍,抬起头来扫过了吕师夔一眼。

        吕师夔身子一震,感觉自己的心思都被彻底看穿了,满是委屈的回道:“这个——,孩儿不是担心父亲身体吗,所以才让他前来的。”说着话的时候,他还偷瞄着自己的父亲,见其神色平静如常,连忙回道:“当然,若是父亲不愿意的话,我可以将其赶走。绝不让父亲为难。”

        吕师夔却是明白,自己的父亲对汉奸一事向来厌恶,若是自己当着和蒙古有所勾结,只怕就不是一阵训斥了。

        “两军对阵,不斩来使。既然那宋衟来了,倒也没必要赶走,却是可以借此了解对方的动静。”吕文德随口回道。

        吕师夔双目一亮,问道:“这般说来,父亲是接受了?”

        “那人都到这里来了,若是贸然赶出去,只怕传出去也会让人耻笑。既然如此,那我何妨一见?正好看看这人到底存了什么心思。”吕文德点点头,心中也是升起一丝疑惑。

        那元军实力不差,仅凭他手中的力量实在是难以对抗,所以吕文德就生出一丝想法,看看能不能从对方的表现看出一丝端倪来。

        “既然如此,那我这就去通知他上来吧。”

        吕师夔转身离开,打算将那所谓的元军使者宋衟邀请来。

        吕文德也是深吸一口气,努力的让自己表现得更平常一点,心中也是想着:“这一次,我到也看看你们究竟在想着什么东西。”

        少顷,那宋衟也跟在吕师夔的身后来到了大殿之上。

        这宋衟容貌一般,唯有鼻下生出一缕胡须,瞧起来透着一股精明的样子。

        “你便是宋衟?”

        端坐太师椅之上,吕文德居高临下扫过宋衟,随后问道:“只是我很好奇,究竟是什么风,让你跑到了我这里来?若是想要效仿黄盖来个里应外合,那就告辞吧。”话音之中满是不屑,更是挟着无匹气势,试图压服对方。

        “吕元帅果然好威风,气势不减当年。”

        宋衟声音虽是低沉,却也透着穿透力,宛如柳枝一般随风飘摇,也不曾坠了自己的气度,回道:“至于所谓的黄盖?我不过一介文官,和将军也无多少关系,手中更无半点兵力,如何能够做到这一点?这一点,还是将军多虑了。”

        “哼!”

        吕文德冷哼一声,好掩饰自己心中的尴尬,又道:“既然你今日不是来投降的,那你来此处又是做什么?”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