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八章暗中的协议

第一百五十八章暗中的协议

        自襄阳离开,宋衟一路北去。

        此番见面毫无收获,他心中不免感到不快,正在懊恼时候,却听身后传来一阵马蹄之声。

        “敢问先生可是元朝天使宋衟?”

        侧过头来,宋衟便见到一队骑兵朝着他奔来,他当即勒住战马,凝目问道:“我便是。只是你是谁,为何找我?”他自以为自己乃是中原人士,以前并未见过宋朝之人,这才有此一问。

        “我乃是陈文斌,今日之所以来此,乃是有要事商议。”

        陈文斌嘴角含笑,目光之中似有所求。

        宋衟一时惊诧,在来这之前他就看过资料,当然知晓陈文斌的身份:“要事?莫要忘了,你可是宋朝官员,更是那吕文德的幕僚。你找我能有什么要事?”言词之中,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敌意。

        若是对方只不过以这个方式将自己诓骗住,然后在行杀伐之事,那可就不得了了。

        宋衟直到现在都还记得,自己的前辈郝经,自前往临安一趟之后,就彻底的下落不明了。

        “先生莫要紧张,此番前来我都没携带武器,能有什么事情呢?”陈文斌挥挥手,让身后的侍卫放下武器,双手更是直接摊开,表示自己并没有威胁。

        宋衟稍微松了一口气,却也没有放松警惕:“既然如此,那你找我又是为了什么?”

        “哈哈。在这之前,我倒是挺好奇先生此来的目的了。”

        陈文斌摇摇头,并没有急着回答问题,反而用一种审讯的目光看着宋衟:“若只是劝降我家元帅的话,那这个任务也未免太过艰巨了。毕竟我家元帅也是一方之主,开荆南之制阃,总湖北之利权,列之于三孤,崇之以两镇。若是如此轻易便降了你们,岂不是乖了?”

        “你这话倒也正确。”

        宋衟颇为认同,现在仔细想来,当初时候他还是操之过急了,要不然如何会落下这般田地?

        此时此刻,宋衟心中已经有所后悔了,只是看着陈文斌的目光依旧充满警惕:“既然如此,那你找我做什么?莫非是打算邀请我投入你们之中吗?”自鼻息之中轻哼一声,宋衟直接拒绝道:“若是这样的话,那还请你就此离开了吧。我即为元朝臣子,又岂会做出这种背信弃义之举?”

        “哈哈。这一点,却是先生误会了。”

        陈文斌笑了笑,又道:“其实说真的,我今日来此,反而是有事情想要请你帮忙。”

        “帮忙?我可不记得我有什么能力,能够帮到你们。”宋衟轻哼一声,对陈文斌已然生出厌恶来,毕竟眼前这人实在是太奸猾了,让人弄不清楚对方在想什么。

        陈文斌这才回道:“当然有这个能力。要知道这事儿,就在你和元帅见面的时候,你就已经说了!”

        “说了?”

        宋衟一时间感到困惑,稍微皱眉思考一下,立时恍悟过来:“你是说解除诅咒的方式?”头猛烈的摇晃着,他直接拒绝道:“对不起,这不可能。你也应该清楚,那吕文德乃是尔等元帅,若是让他恢复了,对我们来说并不是好事。既然如此,那我为何要告诉你?”

        “真的不行?”

        陈文斌笑意浓浓的说道。

        宋衟点点头,语气也是有所不善:“那是自然。而且就算是我给你们了,你们也不可能解除诅咒。毕竟我身上可没有能够解除诅咒的器物,那东西一直都是阿术保管着,谁都无法靠近。”

        “原来如此。”

        陈文斌并没有多么惊讶,按照一般的逻辑来看,对方也不可能将这么重要的道具随身携带。

        宋衟点点头,语气也变得不善了起来:“没错。若是可以的话,不知可否让我离开?要知道我家将军也等急了,就等着我回去通知消息呢。若是过一定时间的话,只怕贵军也少不了一场厮杀。”

        “哈。宋先生也未免太紧张了,所以说出这般胡话来?”

        陈文斌摇着头,口中也是劝道:“关于如何解除诅咒的方法,我当然不会奢求。只是我很好奇,难道你们就没有拖延诅咒作的法子吗?毕竟我家元帅痛苦难分,若是当真有了什么好歹,那可就糟糕了。”

        宋衟这才明了对方心思,诉道:“哈哈。我道你想要什么,原来就是想要拖延诅咒作的法子吗?但你应该知晓,若是没有足够的好处,我是不可能给你的。”而他心中也对吕文德充满不屑。

        表面上装的正气凛然,但私下里却做出这等事情,难怪会弄的整个襄阳的百姓唉声载道,甚至被起了一个害民公的头衔来。

        “一分钱一分货,这是自然。”

        陈文斌点点头,目光看着宋衟,问道:“只是我很好奇,你的条件是什么?莫要忘了,若是条件太严苛的话,我可是会拒绝的。毕竟你的法子只能拖延,是无法根除诅咒的。不是吗?”

        宋衟心中窃喜起来,当即阖回道:“这是自然。只是我很好奇,以你的身份,真的能够代替你家元帅吗?”

        当然,宋衟也没有被这惊喜给冲昏头脑,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哈。我可是元帅谋士,当然有这个权利了。”

        陈文斌不可置否的点点头,心中则是盘算着,若是生了什么事情,直接推到吕师夔身上就是了,而他作为一个谋士,当然不会负起责任来的。

        吕师夔央求陈文斌来解决此事,显然是看错了对象。

        “很好。”宋衟笑道:“若是你们宋人人人都和你这般,又如何会闹出这般事端来?”他却是忘了自己之前还认为对方奸猾了呢,然后提出了自己的要求:“至于你要的东西,我身上自然也有携带,但你若是想要的话,那就必须要答应我一个条件,那就是准许我们在这附近开设榷场!”

        “榷场?”

        陈文斌略有诧异,问道:“这是为何?”

        对于榷场,陈文斌并不陌生,毕竟均州和襄阳所开办的榷场也经营有段时间了,通过这榷场他们也获得了不少稀缺的东西。

        宋衟解释道:“那当然是为了能够互通有无。毕竟打打杀杀总是不好的,若是能够互通商贸、加强练习,又何须进行战争呢?也因此,所以我家元帅便让我前来此地,便是想要能够和尔等达成约定,就此停战。不管如何,战争总是不好的,不是吗?”

        当然,关于真正的目的,宋衟并未解释。

        “原来如此,看来你家大人当真是悲天悯人,乃是当世菩萨。”陈文斌虽是不信,但口中也是应了下来。

        眼下时候,弄到那延迟诅咒作的法子才是王道,其他的都可以暂时搁置一边。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