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二章礼下庶人,必有所求

第一百九十二章礼下庶人,必有所求

  这边不说,另一边段陵也带着自己的部队,重新回到邯郸城之中。

  只是他刚刚抵达,就见到周宇正在这城门之前,静静的看着自己。

  “告诉我,为何你违背我的命令,私自出兵?”刻意压抑的声音,周宇努力的压抑住自己的情绪,毕竟对方虽是有些莽撞,但也是自己的战友。

  段陵下巴微翘,却是笑道:“违背?我什么时候违背了?”察觉到周宇明显变得难看的脸色,他继续说道:“以前时候,你交给我的任务,不就是让我负责城门之外的巡逻吗?今天,我也不过是照常办事罢了。”

  虽是暂时被剥夺了整个起义军的权力,但段陵的才能摆在那里,所以就被赋予了巡逻的任务。

  而他的任务,便是每日在城外巡逻,并且将张珪等人安排的暗哨尽数铲除。

  所以昨夜的行动虽然是有些莽撞,但若真的算起来,其实还是在段陵的职责之内,并不算是违背军令。

  “很好。那你可否告诉我,他们是怎么一回事?”

  周宇眉梢微皱,一指段陵背后的那些士兵。

  因为刚刚经过一场战斗,所以这些士兵全都灰头土脸的,而且部分人身上的盔甲都已经破碎了,渗出的鲜血也将衣襟染红。

  更重要的是,周宇可是记得段陵手下人马有四百八十七人,但眼下时候却只看到了四百五十六人。

  凭空消失的三十一人,可做不了假。

  段陵一脸懊恼,直接回道:“还不是路上遇到了敌人?若非我及时逃脱,只怕这一次牺牲的,就不止这么一点士兵了。”

  “真的是这样吗?”周宇感到疑惑,但也不清楚其中的具体状况。

  这支部队乃是段陵所训练出来的,对段陵相当的认可,即使会面临相当的危险。毕竟在这个中古世界里面,大多数的将军更多的则是呵斥,还断然无法做到官兵一体,更勿论亲身上阵了。

  仅仅这一点,段陵就足以收获一票的崇敬者。

  “别扯这些有的没的,先将我的这些士兵治疗好再说。若是让他们继续待在这里,那血早就流干了。”段陵直接回骂道,一点也不给周宇面子。

  “我知道了。你们先将伤员送回去,务必要将其治好,知道吗?”

  周宇虽是不满,但也只好让开城门,让城中的士兵互送着伤员前往医馆,在那里这些伤员会得到很好的医治。

  眼见那段陵正欲离开,他直接出言挽留下来:“至于你,我想要和你谈一谈!”

  “谈一谈?谈什么?”段陵眉梢微皱,露出几分不悦。

  那章午也是赶紧上来,却是劝说道:“而且经过先前一战,段将军消耗甚大,若是不及时疗伤,只怕也会留下不小的伤势。”

  周宇分毫不理会章午的插话,直接盯着段陵,问道:“没什么,只是关于你我之间的事情罢了。毕竟你也清楚,就目前这个情况来说,若是咱们继续这样僵持下去,并不是什么好事。不是吗?”

  “这倒也是!”段陵笑道。

  “可是将军,你的伤呢?”

  旁边的章午还想要说什么,却被段陵直接挡住了,脸上充满着笑意:“不过是些许伤势,不足挂齿。你先去照看士兵,莫要让他们失望,知道吗?”复又盯着周宇,却是带着几分挑衅问道:“至于你?我也想确定一下,你究竟是怎么打算的。”

  章午无奈,只好就此离去。

  周宇、段陵两人也一起离开此地,却是避开了沿途的士兵,来到了东城城外。

  这东城地势平坦,往常时候一直都是重要的农作物种植区,只因为连绵战争,所以这里的农民也早已经逃走了,曾经的农田如今也长满了杂草。

  置身此地,两人只觉得眼前一片荒芜,浑然没有长安那般繁华。

  “好了,现在你能告诉我,你打算说什么了吧。”段陵似乎还没有从之前被责备的事情中走出来,所以说话也带着火药味。

  周宇叹声气,却道:“我晓得你因为指挥失误被剥夺指挥权,所以一直怀恨在心。但是你也不必做出这种事情吧。违背军令倒也罢了,若是你中了敌人陷阱,到时候我有没有反应过来,导致你直接身亡,那又该如何?”

  段陵眉目微动,未曾想周宇竟然说出了这般话来。

  他回道:“若是你自己的话,可说不出这种话来,只怕你背后应该有人指使吧!”

  “没错。是王践行。”周宇坦然回道,对这种事情,他自觉没有必要掩瞒:“毕竟我们两个若是不和,只怕会导致整个起义军彻底失败。所以他便找到我,劝我能够说服你。”

  这个,也是周宇此行的目的。

  起义军力量本就薄弱,若是在因为两人的争执,导致整个起义军的失败,那这个便是任何人都无法接受的。

  “那你觉得我会接受吗?”段陵依旧那般的高傲,眼神也透着倔犟。

  周宇沉思片刻,然后摇摇头回道:“不会!”

  “没错。你既然已经知晓,那又何必问我?”段却是轻笑一声,又是问道:“而且你也始终没有问过我,我为何要反对?”

  “反对?”

  周宇为之一愣,心中莫名感到紧张。

  说真的,他在得知段陵的行动时候,的确是相当愤怒,甚至打算直接问责,不过在王践行、毛仁峰等人的劝阻下还是放弃了。

  毕竟伤亡不算惨重,而且这本来就在段陵的职责之内,自然也不好追究。

  “没错。反对!”段陵回道:“我可不是那等小肚鸡肠之人,若非你的战略实在是太过保守,我为何要反对?”

  “既然如此,那你说来听听?”周宇却是升起了一点好奇心来,想要问问段陵的想法。

  眼下时候,整个起义军受困于邯郸城,根本就无法打出去,更勿论扩大起义军的成果了。

  段陵回道:“你也听王践行带来的消息了吧。若非那宋朝开始北伐,济南府的张弘范、伯颜等人被迫迎战,否则我们如何会坚持到现在?那张珪不过寻常,但他父亲张弘范却是了得,而那伯颜更是数度和萧月交手也未曾失败的狠角色。若是他们来了,你觉得我们能挡住吗?”

  仔细思考一下,周宇摇了摇头,回道:“不能!”

  这两人,其中一个也是成名偌久的地仙,另一个也是在北伐之中大方异彩的杰出青年,他们在军校之中的成绩固然优异,但终究未曾上过战场,哪里是他们的对手?

  “没错。不能!”

  段陵回道:“正是因此,所以我们才要趁着这个空窗期,一方面打通和长安的联系,获得长安的支援,另一方面则要扩张自己的实力,努力的让南宋也注意到我们。你就这样盘踞在邯郸城,又能够做什么事情?”

  被这一说,周宇也感觉自己的策略太过保守。

  但他一想眼下状况,不免露出苦恼来:“你的说法或许对的,但你也莫要忘了眼下的局势。仅仅是那张珪,便已经耗费我们偌大的精力,又谈何继续扩张实力?毕竟你我可不是主公,能够以一己之力扭转颓势。”

  周宇也不是没想过这样做,但城中兵力有限,仅仅是对抗城外的汉附军,就已经倾尽全力了,若是这个时候贸然分兵,完全就是找死。

  “虽是如此,但我还是不认同你。”

  段陵依旧倔强无比,始终一脸排斥的看着周宇。

  周宇无奈,只好叹声气,诉道:“不管你认不认同。至少现在让我们为了能够生存下去,一起努力吧。”

  “这一点你放心,我还不至于就连这点都看不穿。”段陵微微昂起脑袋,还是那般的高傲。

  “既然如此,那我就放心了。”

  周宇笑了笑,虽是无法劝说对方,但既然对方愿意合作,那也是一个值得称赞的事情。

  毕竟在这之前,段陵向来都是以难以合作而出名。

  段陵却没心思继续留在这里,直接诉道:“若是没有什么说的,那我就先回去了。”摸了摸腰腹,他感觉之前的伤势隐隐作疼,这伤势乃是和张珪作战留下来的,说重也不重,但若是没有及时得到治疗,却终究还是会发作的。

  这不,段陵额头之上,已然渗出了汗水。

  “那好。你就先回去好好调养身体,莫要留下什么暗伤,知道吗?”周宇也不愿意继续留在这里,转身就离开了此地。

  段陵向来自尊心严重,是不可能接受他的帮助的。

  段陵眼见周宇离开,这才龇牙咧嘴了起来,暗暗骂道:“该杀的张珪,竟然让我出丑?下一次见了,非灭了你不可!”寻思着对方已经离开,他也赶紧回到了自己的府邸之中,开始潜心调养了起来。

  这一弄,却是忘却了时辰,等到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已经是星辰漫步,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睁开双眼,段陵吐出一股浊气来,感受着体内畅快运行的真元。

  “仅仅这几场战斗,所得到的经验就胜过从前十年修行,看来教官说的没错,这五星战世诀还是实战之中提升的最快。”

  刚从军校出来时候,段陵还感觉真元运行稍有滞涩。

  但几轮战争下来,这真元却远较一开始时候要畅快的多了,虽然其量并没有增加多少,可这更快的运行速度,却足以让他能够更快的做出反应,便是招数使用的时间也缩小了许多。

  若是这样下去,那他的修为便可以在上一层楼。

  正在这时,厢房之外却传来一阵叩门声。

  “请问将军,您醒了吗?”

  “是章午?这家伙,这么晚了还在外面等着?”段陵立刻听出那人是谁,旋即说道:“进来吧。只是深更半夜的,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章午连忙推开门,眼见段陵正坐在座椅之上,赶紧俯身问道:“没什么。只是将军这一天都没吃饭,想必已经饿了吧。所以我提前就让厨房准备好饭菜,若是你不嫌弃的话,可否准许在下端上来?”

  “哦?你这厮倒是贴心,居然想到了这一点?在门外等了这么久,却是幸苦你了。”

  段陵不可置否,眉宇间却添上一层皱纹来。

  章午回道:“照顾将军,乃是在下的份内之事,哪有什么辛苦啊。”似是想起了什么,他赶紧走出厢房,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又带着一个提篮进入房间,将里面的饭菜一一端出来,诉道:“将军。这是你最爱吃的糖醋排骨,这个是用刚刚采摘的白菜炒的醋溜白菜,还有这个乃是滋阴补阳的鲈鱼汤,全都是您最爱吃的。”

  “呵,这些菜倒是挺丰盛的啊。”见到这些佳肴,段陵轻笑一声,双目微动撇过了一眼章午。

  章午也是一脸高兴的回道:“那是当然。毕竟段将军为我邯郸城上下这般幸苦,甚至还亲身涉险,只求能够战胜那无恶不作的蒙古大军,还有那些依仗他们鱼肉乡里的汉附军。如此恩德,岂是几个佳肴能比得上的?”

  段陵不免摇头,却道:“你啊,倒是惯会油嘴滑舌。”

  说真的,若非段陵本身出生也是不凡,平日里也是听惯了这些恭维话,只怕被章午这么一说,就有些飘飘欲仙了。

  “在下所说句句属实,哪里算什么油嘴滑舌?”章午谄媚道。

  段陵却是不动如山,直接挥挥手,吩咐道:“现在已经都午夜时分了。你在这里等了这么久了,想必也已经累了吧,不如先回去歇息一下,再说吧。”

  “那在下这就回去了?”章午一脸惊喜,却又是低声问道,他还不敢就这样直接离开。

  段陵见到有些厌烦,直接诉道:“没错。要不然,你还想待在这里,直到看我睡觉吗?”

  他虽是段峰之子,但也并非养尊处优之人,至少等到十二岁成人的时候,就被送到军校里面,一直都受着军校的军规要求。

  章午眼见段陵都已经发怒了,只好转身离开此地。

  见到章午离开,段陵忽的冷笑数声,喃喃自语了起来:“礼下庶人、必有所求。你对我如此殷勤,却不知你这厮暗地里究竟想要什么?还是说,你以为就凭这么一点东西,便能够诓骗我吗?”言辞之中,分明对章午存在着相当的戒心!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