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六章暗中的黑手

第一百六十六章暗中的黑手

        刘家庄。

        曾经小小的村落,如今却挤满了人群。

        除了寥寥几个房舍,其他的地方全都挤满了人,不管是那山坳又或者是大树之前,只要稍微能够遮风避雨,全都被人给占了。

        一步踏入此地,无数到目光便充满期颐的看向商逸,面对这些祈求的眼神,商逸却是充满着失落。

        “对不起,让你们失望了。”

        商逸低下头,感觉自己的身体充满着无力感。

        “唉!”

        似是早有预料,众人也没有说什么,目光依旧黯淡,只留下一声叹息。

        元军、黑炭军、华夏军,不管是面对谁,他们都是最卑微的存在,是随时随地可以被抛弃的对象,便是想要向其中一方祈求保护,都必须要毕恭毕敬,没有半点的尊严。

        没办法,名为战争的马蹄会将一切都给碾碎。

        “逸儿,这不是你的错。”

        眼见商逸回来,一位中年男子走上前来,蒲扇大的手掌摁在商逸的肩膀上。

        他叫做商凌,乃是一位商人,只是因为元军的到来,所以被迫舍弃襄阳城中的财产,带着自己的妻儿一起离开襄阳,打算投奔均州。

        但是情况大家也知晓,因为杜彦圭所采取的新政策,商凌还有刘家庄数万流民全被关在城外,只能靠着自己携带的一些粮食度日。

        至今也有十来日了,若是继续下去,少不得会闹出饥荒来。

        面对这种状况,商逸实在是忍受不住,便仗着自己也曾经学过一些武术跑到均州城内,打算强迫杜彦圭打开城门,而结局也如同大家所见到的那样,什么也没有做成功。

        商逸身躯一阵,双目溅出几滴泪水:“父亲。孩儿无能,未能如愿劝说均州开城。”

        “没关系。你既然有这个心思,那就足够了。”商凌笑着安慰道。

        商逸紧抿嘴唇,又道:“可是母亲呢?她现在已经身染重病,若是无法医治的话,只怕就会——”话语止住,之后的事情商逸也不敢继续说下去,生怕这事儿变成事实。

        “也许,这就是命吧。”商凌神色黯然的回道。

        他这一辈子颠簸流离,见到了太多的事情,早就没有商逸这般的斗志。

        “父亲!”

        商逸蓦地抬起头来,死死的盯着商逸,喝道:“我不相信命,更不相信母亲会这样逝去。不管付出什么,我都要救会母亲。”

        “我又何尝不是?但是逸儿,就目前这种状况,你觉得可能吗?”商凌摇着头,眼中满是担忧的看着商逸。

        先前时候他未曾见到商逸便感到害怕,生怕自己也许就此再也无法见到商逸,如今商逸重新出现,他实在是不想自己的儿子再度陷入危险之中。

        商逸咬住嘴唇,嘴唇也被咬出血痕来:“不去试试怎么知道不可能?”对于父亲的表现,他估计也是有些厌恶,只因为自己的父亲竟然这般懦弱,心中决心一下,直接回道:“而且师傅也跟我说过了,他也去寻找解救的方式,绝不会让母亲就此消失。”

        “丁博吗?”商凌目中透着担忧,问道:“我不是说了,让你莫要跟他身后,你怎么有去找他了?”

        商逸回道:“还不是父亲太过懦弱,要不然我为何去找师傅?而且师傅人很好,不仅仅赠药给我,让母亲得以延续生命,更是教我各种武功,让我能够在这乱世之中生活下来。要不然,我如何能够活下来?”

        “这——”

        眼见儿子心志坚决,商凌欲言又止。

        这时,商逸露出几分恼怒,喝道:“只可惜这一次没成功,却是让师傅失望了。下一次,若是有下一次的话,定然不会让师傅失望。”说罢之后,他便向商凌辞别,然后便离开了此地,去寻找丁博。

        目送儿子就这样离开,商凌心中有些失落:“唉。希望你能够安然无恙。”

        面对商逸这种表现,他也只能这样的祈祷。

        另一边,商逸自辞别商凌之后,也来到了附近的山头之上。

        一如他所想的那样,正有一人立于峭壁之上。

        商逸躬身一拜,诉道:“这一次徒儿让师傅失望了,未曾顺利让那均州知州打开城门。”

        “没事。那均州本就是华夏军前线之地,岂是轻易就能打开的?你若是成功了,那才让我感到奇怪。”丁博这才转过身来,在朦胧的月光之下,可以看出来他的身材相当高大,乃是正宗的北方人体型,要比商逸要高上一个头来。

        商逸面露难色,又问:“若是这样,那又该如何才能够让我妈妈,以及这里的百姓顺利进入均州,并且安然活下去?”

        襄阳如今面临元军围剿,自然是不可能考虑了,而那元军则是凶残成性,前往那里完全就是羊入虎口,唯有均州才是适合的地方,往日时候也是襄阳之人逃难的首选之地。

        只是自杜彦圭到来之后,这均州便彻底封锁,其他人根本就难以进入其中。

        “说实在的,这个我也不知晓。”丁博摇摇头,显出一副为难之色来。

        商逸有所失落:“你也不知晓?若是这样的话,难道让这里的百姓就这么白白牺牲吗?”虽然有所节省,但根据储存的粮食来计算,他们顶多只能够支撑半个月,半个月过后的话,那就会陷入饥荒之中。

        若是陷入饥荒之中,那究竟会发生什么,可就谁也不知道了。

        丁博语带黯然,回道:“这个我当然清楚。但是我不是让你去均州了吗?”话音一转,他却是带着齑粉困惑,直接问道:“对了,那均州知州是谁?他竟然让你安然回来,这倒是让人感到稀奇。”

        “听人说,此人叫做杜彦圭,今年四十来岁,有着相当丰富的地方治理经验。”商逸回道。

        对于那杜彦圭,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一方面是对其行为感到厌恶,另一方面也是敬佩其敢作敢为的勇气,冒着得罪另外一些人的威胁来保护一些人,这种行径说不上正义,但也是唯一可行的方案。

        丁博念了一句,诉道:“他叫杜彦圭吗?难怪这么难缠!”后面一句却是细微的让人难以听到,便是商逸也未曾察觉到。

        商逸点点头回道:“没错。而且此人实力也不弱,便是我倾尽全力的一击也无法击破其护体罡气。若要说服此人的话,实在困难。”能有这般修为的,商逸只在自己师傅身上见过,而华夏军随便一人就有这般修为,实在是让人吃惊无比。

        “那是当然。毕竟长安之内武学昌隆,他既然能够成为知州,当然有些手段。”丁博回道

        商逸眼见父亲竟然夸奖对方,不免感到不忿:“那又如何?他不开城门,让我等在这里忍饥挨饿,算什么清官?不管如何,我定然要打破城门,进入其中。”

        此时此刻,商逸已然下定决心,不管付出任何代价,也要让此地百姓进入均州之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