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一章陌生的长安

第一百七十一章陌生的长安

        临安,崇国公府。

        自致仕以来,吕文焕便被调来临安,说是来休养身体的,但实际上来说却是软禁。

        有宋一朝,对武将的约束向来严苛,无论是北宋年间力退西夏的狄青,亦或者是南宋开国时候一阻金朝的岳飞,莫不是在辉煌的时候便遭到了各种打压。

        狗生角、莫须有,不过是寻常操作。

        吕文德对于这一点也是心知肚明,自然也没有反抗的打算,他的一身本事全都是来自于承天殿的恩赐,更何况现在身体受诅咒的影响,当然没有反抗的可能。

        每日里,吕文德也就只有锻炼一下身体亦或者游赏玩耍什么的,除此之外就没有了别的事情可做了。

        然而今日,他刚自外面回到府中,便见管家直接走了上来。

        “崇国公。这是襄阳府府尹吕文焕给您的书信。”

        “是常山吗?莫非襄阳出事了?”吕文德心中一紧,连忙接过了信封,将信封之中的内容扫过之后,他脸上立时露出担忧之色来:“没想到这襄阳状况竟然危险到这种地步?”

        那管家见吕文德这般模样,也是被吓住了。

        他张口询问了起来:“不知待会儿,我应该干什么?”只是看吕文德这模样,便知晓只怕是有大事情发生了,所以便想要问一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若是这样的话,只怕必须要面见皇上了。”

        吕文德攥紧手中信封,脸上也是一阵白、一阵红,为远处的吕文焕而担忧着。

        想到这里,吕文焕蓦地抬起头来,对着管家吩咐道:“你去准备一辆马车,我要亲自去面见圣上。”

        “面见圣上?这个时候吗?”

        那管家被吓住了,他以前可未曾见到吕文德这般神情来,等到马车被拉出来之后,他又问道:“对了崇国公,要不要通知一下贾丞相?毕竟若是没有贾丞相的话,只怕是无法成功面见官家的。”

        “这倒也是。那你就拿着我的信函去找贾似道。若是他见到的话,应该会同意的。”

        吕文德顿了顿,连忙让人取来纸和笔,在上面一阵挥就之后,就让管家将其送到贾似道之处。

        以前在襄阳的时候或许不明白,但是吕文德自来到临安之后,便明白过来了那贾似道仗着有赵璂的信任胡作非为,整个临安已经成了贾似道的天下了。

        做好所有的事情后,吕文德也坐上马车,让马夫带着自己来到了勤政殿之前。

        刚刚来到此处,吕文德顿时听到了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来。

        “这不是崇国公吗?今日怎么有兴致来这里了?”

        吕文德侧目一看,话中也是透着不悦来,诉道:“原来是汉甫啊。今日里你找我,莫不是有什么事情想要询问?”

        说话者乃是留梦炎,因为当初数十年前吕文德曾经恶了留梦炎,所以留梦炎便一直怀恨在心,直到现在也没有放弃,所以见到吕文德出现在这里,便张口嘲讽了起来。

        “你!”

        留梦炎眼见对方应答流畅,脸上顿时现出几分红晕来。

        他本来是嘲讽对方的,没想到被对方反将一句,反而让自己凭空低了一个地位来,这让留梦炎相当不舒服。

        不过留梦炎倒也不亏是善变之人,稍微安奈心思之后,便道:“我这不是关心你的身体吗?毕竟你因为守卫襄阳缘故可是着实受创,不知道你现在恢复的如何?”

        “多亏圣人关心,我的伤势已经好多了。”吕文德眉梢微皱,感觉对方似乎话中有话。

        留梦炎又道:“既然如此,那不知你今日来此有什么目的,莫不是听闻我朝如今危若累卵,所以想要效仿一下廉颇?”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老臣固然想要为国捐躯,然而此身已然衰朽,早已经不堪使用。但若是能够起到一两点用处,也是不错的。”吕文德淡淡的说道。

        留梦炎眉梢紧皱,感觉对方如同缩头乌龟一样,自己无论如何都下不了口。

        这是,自远处传来一阵尖锐的太监声音来。

        “丞相前来,还请诸位避让。”

        伴随着声音,那贾似道也终于姗姗来到,周围八位侍卫一起护着,当真是威武不凡。

        看着这一幕,吕文德双眉蹙紧透着几分不悦来,仅仅以丞相来说,这般待遇也实在是太过了。而那留梦炎眼中却露出几分贪婪来,尤其是在扫过那华丽的长轿,更是如此。

        其余众臣也纷纷躬身敬礼,宛如面对皇帝一般。

        信步走了上来,贾似道迎着众臣或是羡慕、或是愤怒的目光,大摇大摆的走到了群臣之前,还未等赵璂上朝时候,他已然转过身来面对着众臣,诉道:“各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要我们召开朝会?”双目虽是微阖,但其中所隐藏的敌意却昭然若揭,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浑身一冷,生出害怕的感觉。

        “启禀丞相,乃是襄阳被元军困住,出现了危及。”

        吕文德虽感气氛不对,但也挺身而出,直面贾似道凌厉的目光。

        “所以在下发出邀请,希望能够派出元军,解除襄阳的危险。”

        “就这个吗?”贾似道轻笑一声,而他的声音在吕文德听来,似乎并不怎么在意。

        吕文德更感诧异,又道:“没错。”目光自上方龙椅扫过,心中困惑更甚:“按照以前的规矩,在这早朝的时候,陛下应该出现,好聆听群臣的意见。为何陛下还没有出现?”

        周围传来一阵轻笑,似乎是在嘲讽着他的话。

        贾似道面露不耐,诉道:“陛下昨日操劳过度,所以今日起来的完了。我为当朝宰相,自然应该肩负管理朝政之事,你有什么事情的话跟我说就是了。何必惊扰陛下?”

        “什么?”

        吕文德暗暗惊讶,额头之上也冒出一阵冷汗来。

        他不过是几年没有回临安了,没想到这临安竟然变成这样子,眼前的贾似道究竟有什么本事,能够做到这一点。

        虽是如此,但吕文德却未曾罢休,又道:“但是我所禀报的事情相当重要,必须要禀告陛下。要不然,不仅仅是襄阳危险了,便是大宋也有倾覆的可能。”

        “吕文德。你莫要在这里危言耸听了,我朝有丞相坐镇,哪里会有这些事情?”留梦炎插嘴说道,话中的鄙夷根本就未曾掩饰。

        吕文德怒容一现,却是冲着留梦炎直接骂道:“你说我危言耸听?你知道襄阳的重要性吗?莫要忘了,你可是枢密使,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

        一想到眼前之人竟然是枢密使,吕文德便感到惊恐。

        襄阳的重要性,任何一个稍微熟悉战史的人都会明白,然而在这个类似于国防部部长的位置,竟然被留梦炎这么一个门外汉给占据了,真让吕文德开始怀疑,这临安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为何变成这样子?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