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五章忽来的噩耗

第一百七十五章忽来的噩耗

        襄阳。

        “你是说高达失败了?”

        一把抓住吕师夔,吕文焕双目难掩失落。

        若是这一次高达无法突破防御线,那整个襄阳也就等于彻底失去了突围的可能,到时候再元军的围剿之下,他们会变成什么样子,也是一个未知数呢。

        吕师夔脸色黯然的回道“没错。就在前些日子的时候,他们本来打算打破鹿门堡和白河城的封锁。但因为这堡垒火力太强,他们不仅仅没有突破封锁,反而让水军遭到不少的损失。无奈之下,高达只好暂停进攻,看看接下来是否有机会突破元军的封锁。”

        “战失利。接下来还有可能吗?”

        吕文焕并没有抱持多少希望,且不说当初高达和吕文德之间的恩怨,便是高达当真愿意摒弃前嫌,就凭如今半残的兵力,只怕也难以战胜对方。

        这一点,吕文焕相当明白。

        吕师夔被吕文焕那失落的神色给吓住了,低声问道“难不成,我们真的要失败了?”

        自元军南下的时候,吕师夔还不以为意,以为那元军会和往常一样,被彻底的赶出襄阳,但是在自己父亲吕文德受伤之后,他便开始动摇了,如今见到叔叔也是如此悲观,更是感觉心神恍惚,脑中只剩下一个事情。

        “若是襄阳沦陷了,那我们又该如何?”

        吕师夔并不认为自己是如同余阶这般的义士,能够从容的去面对国难,而且他现在也才而立之年,还有大把的时间去享受了。

        若是就这样死了,那怎么行?

        吕师夔这般想着,脑中一个念头蓦地涌出。

        他看着自己的叔叔,鬼使神差一般的问了一句“叔叔,若是元军当真攻破襄阳,那咱们怎么办?是投降吗?”

        “投降?你说什么呢!”

        吕文焕神色一凛,直接张口骂道“莫要忘了,你乃是宋朝臣子。既然是宋朝臣子,那便应该尽忠职守。知道了吗?”硬邦邦的就和花岗岩一样,吕文焕的话绝不掺有任何的虚假。

        “这——,我明白了,叔叔。”

        吕师夔双目一暗,连忙低下了头,却是害怕自己心中所思所想被自家叔叔所得知。

        吕文焕胸膛起伏不定,好一会儿才恢复平静“师宪。我知晓你有所不甘,但我等既然受了朝廷俸禄,那就应该为朝廷尽忠。不然的话,如何能够让朝廷信服?你应该明白,我等的一切都是朝廷赠与的。正所谓食君之禄、担君之忧。若是无法守卫这襄阳,那我等又如何能够被任命为襄阳守将?”

        吕师夔依旧低着头,撇了撇嘴角,似乎对这些不以为意。

        但他明白吕文焕的心思,所以吕师夔也不敢反驳。

        “唉。现在已经是天黑了,那元军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进攻,你还是先回去歇息吧。知道了吗?”吕文焕心中暗叹,自然知晓吕师夔表面上虽是顺从,但内心里却未必如此。

        但他现在只求安宁,能够度过一日就度过一日,自然也没兴致去理睬吕师夔内心变化。

        现在这情况,能拖一天算一天!

        吕师夔自请回府,这一路上他也是迷茫无比,一边是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另一边却是父亲和叔叔的谆谆教导,他实在是不知晓应该如何选择,只能就跟那狗尾巴草一样,顺着风四处摇摆,混无自己的想法。

        “若是父亲在的话,他会如何决定?”

        吕师夔努力的去想着自己父亲的角色,但在这一刻,他却现自己竟然想不起父亲曾经的教诲,只是每一次训斥之后父亲那满是担忧的脸蛋让他记忆深刻,这让他感到一阵惶恐,更是对自己充满懊恼“为何我竟然这般愚拙,始终未曾猜透父亲的真正想法?然而就现在的状况,我又能做到什么?”

        直到这一刻,吕师夔方才明白过来,为何自己每一次做事之后,父亲都会流露出一抹失落。

        那失落,分明是愤怒,愤怒自己为何始终不曾独立!

        直到此刻,吕师夔方才晓得父亲的良苦用心,而他心中也是满是懊恼“也许,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便是护住母亲和兄弟吗?”想着这一切,吕师夔便快步朝着自家府邸赶去。

        等到踏入府中,吕师夔双眉一凝,便见府中的侍从以及婢女一个个正在忙绿着将白绫挂在房屋之上,好像是在准备着丧事一样。虽然襄阳每一天都会有人牺牲,但是在这段时间内吕氏一族却并没有伤亡。

        这一点让吕师夔感到奇怪,迫切的想要询问缘由。

        他心中诧异,连忙抓住一个婢女,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何突然办起了丧事?”

        “对不起,奴婢也不清楚,只是夫人这样吩咐的。”

        吕师夔询问了好几个人,全都是这样的回答,这些人的话也让吕师夔心生疑惑,更感觉自己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仿佛随时随地都会自胸膛之中跳出来“母亲?为何母亲这般模样?莫不是生了什么大事情了吗?”抑制住自己的想法,他实在是害怕去想究竟生了什么事情。

        “不管如何,还是先问一下母亲吧。或许母亲应该知晓一些事情。”

        吕师夔快步踏入礼堂之内,就见自己的母亲正跪在蒲团之上,双手合十似乎实在向着什么人祈祷一般。而在正堂之上,原本吕文德一直坐着的地方,那太师椅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搬开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座灵堂,上面摆着一个香炉,炉中插着香烟。

        袅袅烟气升起,遮住了灵位上面的字样。

        灵堂两侧摆着一排烛台,纵然是白天时候,这里依旧点着蜡烛,一排庄严肃穆的模样。

        “母亲。为何府中突然办起了丧事,难不成有人去世了?”吕师夔也没细看,而是直接对着程妙静询问道。

        程妙静面有戚戚,两行泪痕尚未变干,依旧挂在脸颊之上。

        她指了指那灵堂,然后诉道“你父亲就在这里,你作为长子,还不快跪下给他行礼?”

        “什么?”

        吕师夔神色微愣,凝目看向那灵堂之后,便见中间摆着的令牌甚为显眼。

        “先夫吕文德之灵位。”

        八个显眼大字,直接映入眼帘之中,好似那压倒了孙猴子的须弥山一样,一起朝着吕师夔压来。

        “父亲!”

        高声一喝,吕师夔“扑通”一声,直接跪倒在地,嚎啕大哭了起来“你怎么就去世了?”

        先前时候,他还在想着以后是否可以向父亲请教,应该如何处理军政之事,然而转眼之间便和父亲天人两隔,这般遭遇当真是让人唏嘘。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