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六章死因

第一百七十六章死因

        “师宪。”

        程妙静侧目瞪了一下吕师夔,直接喝道“你这样子算什么?还不给我收起你这悲伤模样来?若是被人看见了,非得嘲笑你不可。”

        她大概觉得吕师夔的样子实在是太难看了,所以便和往常一样,对着吕师夔就是一阵谩骂。

        吕师夔身子一颤,虽是想要忍住心中悲伤,但那眼泪却止也止不住,不断地朝着下面流着“可是母亲。父亲他都已经去世了,难道就连这个你都要训斥我吗?”

        一想到父亲竟然去世,吕师夔便感到心中空荡荡的,仿佛什么支柱崩塌了一样,再也不想隐藏内心的真实感受,只想要放声痛哭一场。

        程妙静感到气恼,低声喝道“你。你这个逆子,莫非当真想要让你父亲失望?”

        “母亲。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让父亲失望了。若是这一次会让父亲失望,那就让他失望好了。”吕师夔摇摇头,双目噙着眼泪看向了那灵位,然后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一如儒家所规定的那样,三跪九叩丝毫没有任何的打折。

        泪水模糊了视线,也模糊了他的意志。

        往日种种历历在目,父亲的谆谆教导纳入耳中,然而自己每一次的行动,都令父亲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黯然。

        是惋惜?

        是后悔?

        还是愤怒?

        吕师夔弄不清楚,唯有知晓那曾经在前面领着自己前进的那个人走了,再也不会回道自己的身边,自此之后他唯有一人独行了。

        “父亲!”

        纵然撕心裂肺,也难以挽回过往和一切。

        此刻的吕师夔,只想要沉浸在这悲伤之中。

        程妙静眼见自己孩儿如此悲伤,也不知晓自己究竟应该如何去做,只能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她看了一眼那灵位,心中暗叹“夫君。难道你真的就这样丢下了我们了吗?”

        虽是贪恋权位、虽是好财取利,但吕文德对她的感情却是真的,更是和她养育了众多孩儿,如今吕文德就此逝去,对程妙静来说,当真是一个打击。

        “唉。”

        一声叹气自门外传进来,陈文斌一步踏入灵堂之中。

        他摇摇头,对着两人躬身一拜“公子、夫人,我也知晓崇国公刚刚薨逝,两位正是悲痛欲绝的时候。但眼下乃是抵抗元军攻城的关键时候,实在不宜继续沉浸在伤痛之内。”

        “我当然知晓。”

        举起衣袖,吕师夔擦去眼角泪水,诉道“只是陈先生,你莫非有什么主意,能够击败元军?”

        “击败元军?”陈文斌念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目光饶有兴致的看着吕师夔,诉道“你觉得可能吗?”

        “这倒也是。毕竟城中目前物资缺乏,莫说是击败元军了,只怕就算是向临安求援,也是困难无比。”吕师夔自嘲的摇了摇头,他对于自己的能力,对于襄阳守军的势力也是相当了解。

        若是没有外力的话,他们只能等死。

        陈文斌阖回道“没错!不可能。但是公子,你就打算就这样固守襄阳,等到城破人亡吗?”

        “这个。若是爹爹和叔叔希望的话,倒也不是不可能。”吕师夔目中流露出一丝害怕,任谁都会害怕死亡,这一点他也无法避免。

        程妙静听着有些不耐烦,直接问道“你在这里拐弯抹角,究竟是想要问什么?若是想问的话,还是尽快问吧,莫要耽搁时间。”

        “吕夫人果然是快人快语。”

        陈文斌赞道“那在下就坦诚说了,其实你们也清楚襄阳的状况并不好,随时随地都会被那元军攻破。既然如此,那咱们为何还要继续抵抗,不如直接投靠元军如何?”

        “投靠元军?你这是说什么胡话呢?”

        吕师夔脸上浮现出几分害怕,他的父亲吕文德在世时候,虽然秉性并不算很好,但也以忠臣自居,绝不会说出这种话来。

        而作为吕文德生前信任的谋士,陈文斌竟然说出这番话来,实在是让她们两个惊诧。

        “胡话?”

        陈文斌轻笑一声,又道“对不起,我说的句句属实,绝不会说谎的。“

        “既然如此,那你为何说什么投靠元军?你应该明白,父亲生前时候最恨的便是这个了。”吕师夔张口呵斥起来。

        “我当然知晓。”陈文斌不以为意,话音蓦地一转,又问“只是两位,你们两个可知晓崇国公是如何薨逝的?”

        “父亲?不是诅咒的原因吗?难道说另有隐情?”吕师夔瞳孔蓦地缩紧,盯着陈文斌的神色也稍微变缓了下来。

        陈文斌微微昂,充满自信的回道“那是当然。”

        “那你告诉我,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吕师夔逼问道,程妙静也是面有不善的盯着陈文斌,大有陈文斌若是有丝毫异动,便会直接呵斥对方的模样。

        陈文斌这才回道“你们应该知晓贾似道吧。”

        “当然。”

        吕师夔稍微阖,他虽是远在襄阳,但也对临安有所耳闻。

        没办法,最近这几年逃往长安的宋朝士子越来越多,作为中转站的襄阳当然乃是他们的必经之地,他便是不想要知道也是相当困难。

        “这就是了。”

        陈文斌笑了起来,话中充满着讥讽“那贾似道本来不过是一个泼皮,不过是侥幸得了圣上恩宠,这才一路晋升上来,成为了宰相。若是理宗在的话,倒也不至于太过嚣张,然而自当今官家登基以来,他便仗着圣上恩宠开始胡作非为了。迫害朝臣、打压异己,不过是寻常之事,昔日时候崇国公为求权位,也没少和他有所勾搭。”

        “我问的乃是父亲去世缘由,你说这个干什么?”吕师夔听着有些不乐意了。

        关于自己父亲和贾似道的勾搭,他也知晓一二,实在是不想听这些东西。

        陈文斌回道“当然有关。你也清楚,就在现在生了一桩大事,那就是元军南下了。”

        “这和元军有什么关系?”程妙静插嘴问道,对于陈文斌拐弯抹角的回答,她也积累了一些不悦来。

        陈文斌笑道“当然有关系。因为那元军南下,导致目前襄阳的局面。为了解除襄阳危及,崇国公不得不向贾似道恳求援军。但是你想,那贾似道本就是靠着欺上瞒下,这才能够在朝堂之上站稳脚跟。若是让朝堂众臣知晓了他治国无能,如何还能够继续干下去?为此,他只有狠下毒手,暗中以毒药鸩杀崇国公。要不然以崇国公修为,怎会如此轻易的就去世?”

        这一番话,立时让两人恍然大悟,心中波澜泛起。

        “原来是这样子吗?”

        面对那贾似道,吕师夔以及程妙静,莫不是心生愤恨,想要将对方置于死地。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