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八章浮想联翩

第一百七十八章浮想联翩

        因为吕文德去世一事,吕氏一族之间可谓是矛盾重重。

        而在全城之中,关于此事的消息也已经传开了。

        这不,李义刚刚自城外巡逻回来之后,就见牛富、王福两人正聚在一起,眉目之中透着忧愁,而城头之上的士兵也莫不是被一股忧愁的气氛所笼罩着。

        他略感诧异,张口问道:“喂。你们俩在商量什么呢?”

        牛富、王福两人乃是襄阳城城门守将,司职守卫襄阳城头安全,因为李义经常需要到外面巡逻,为了方便自己行事,所以他经常寻找各种理由和两人套近乎。

        “唉。还能有什么事?”牛富暗叹一声,眼珠子自周围士兵扫过,似乎实在担忧着什么:“还不是因为先前鹿门堡之战?”

        李义自嘲一声回道:“鹿门堡之战?莫不是援军失败了吗?”

        “没错。因为那范文虎的原因,水军损失超过三分之一。无奈之下,高将军只好退避三舍。”王福摇了摇头,脸上满布愁云:“若是被那元军这么包围下去,咱们可怎么办啊。”

        虽是背靠两湖产粮地区,但因为元军的包围战略,襄阳自外面获取资源的路线被彻底切断了。

        仅仅依靠城中储备的粮食,最多也就只能坚持三年。

        三年之后会如何,他们实在是不敢想象。

        李义深有感触的回道:“竟然变成了这样子?那吕文焕就没有想办法吗?现在这情况,任谁都清楚若是无法打破包围圈的话,那我们就真的是上天无门、下地无路了。”

        “想办法?你觉得就凭吕文焕,他能够想出方法吗?他又不是那晋王,咱们更不是华夏军,如何能够突破元军封锁。”牛富自嘲了一声,末了又是添了一句话:“更何况现在还发生了那种事情。”似是被吓住了,牛富赶紧闭嘴,两只眼睛四下望了一下,这才放松下来。

        “那种事情?什么事情?”李义明锐的捕捉到了牛富的变化,追问道。

        牛富这时却是警惕心十足,摇着头回道:“这个——,将军已经下达了命令,禁止我们讨论。”

        “禁止讨论?那究竟是什么事情,莫非是关系到襄阳的存亡安危吗?”牛富不提倒也罢了,他这门一说便勾起了李义的好奇心。

        王福长叹一声,诉道:“唉。你若是当真想要知晓,那就等回去之后再说吧。毕竟这里是城门口,若是被人听到了,那可就麻烦了。”

        “我明白了。”

        李义点点头,领着自己的士兵回道军营。

        等到将士兵安置妥当之后,他便随便找了一个理由离开军营,却是直接跑到了醉风居之内。

        自襄阳被围困之后,城中的许多酒楼便倒闭了,目前也就只有这么一个醉风居苟延残喘,成了李义借酒消愁的好地方。而他也经常带着牛富、王福两人来到这里,以此来拉拢两人。所以这个地方也成了三人讨论世情的好地方。

        一踏入醉风居之中,李义便对着那老板诉道:“老板,先给我上三坛酒,两斤卤牛肉,还有几碟小菜,知道吗?”

        “实在是对不住了客官,最近那牛肉卖完了,后厨之中只有鸡肉、鸭肉,不知道可不可以换别的?”黄震连忙走了出来,弓着身子对李义诉道。

        没错,这醉风居老板正是黄震和刘克庄两人。

        他们为了能够留在襄阳,并且打听宋军情报,便将这客栈盘点下来,作为收集情报的地方。

        李义眉梢微皱,喝道:“牛肉没了?”

        “唉。以前倒不至于,但是自襄阳被元军围住之后,就不行了。我每一次出城,莫说是收集足够的食材,能够保住性命就不错了。眼下时候也不过是强撑着,若是继续下去的话,只怕也要关门了。”刘克庄生出几分哀愁。

        “又是那帮子元军。”

        李义咕哝着骂了一句,眼见黄震可怜兮兮,只好回道:“好吧,那你后厨有什么就上什么吧。”

        “那我这就去准备了?”

        黄震很快的离开,回到了后厨之中,直到这时后厨之内方才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来,刘克庄也是端来三坛酒送到了桌上,脸上也是透着几分无奈:“唉。这三坛酒已经是最后的储备了。这样下去的话,也许我也应该关门了吧。”

        “关门?”

        李义这才注意到这醉风居之中,除却了自己之外,竟然是一个人都没有了,可谓是萧条无比。

        都是乱世了,填饱肚子都是难事,那有人还有心情上酒楼?

        这时,王福、牛富两人自门外走了进来,他们两人眼见李义早就等在此地,连忙走了上来,分别找了一个位子做了下来。

        “唉。每次都让兄弟你破费了,实在是抱歉了。”

        乱世之中粮食最重,相较于往常时候,这酒楼之中的酒食自然也要高处数倍,而每一次宴会都是李义请客,却是让两人有些愧疚。

        李义挤出一抹笑容来,诉道:“咱们都是兄弟,还需要客气啥?你们两个快做,莫要耽搁了。只可惜这酒菜实在是简陋了,却是对不住两位兄弟了。”

        “有什么对不住的。你能有这份心就算不错了。”牛富回道。

        王福也是劝说道:“没错。而且咱们两个还是躲在城中,哪里比得上兄弟在外面冒险?只是这一点,就该我们敬你一杯。”说着,便取过一坛酒来,将封泥拍开之后,对着李义敬了一下,便朝着口中灌去。

        牛富也是跟着举杯敬道:“李兄弟。这一杯,你可不能推辞。”

        “好。那咱们三兄弟,就一干为敬。”李义也是朗声回道,同样举起酒坛子敬了两人一下。

        一口酒下肚,王福脸色微微泛红,脑中的思绪也是被酒精所麻痹,浑然没了当初在城头之处的警惕心,朦胧的双目之中,只将对方当成了毕生的挚友,先前的一切似乎也可以抛之脑后,置之不理了。

        李义想着两人在城头时候的模样,再也忍不住心中好奇,问道:“对了。你们当时说的究竟是什么事,为何非要在这里说?”

        “唉。还不是崇国公薨逝了呗。”牛富摇着头回道。

        王福跟着说道:“为了防止扰乱军心,吕将军也让我们不得讨论。但那灵牌都摆出来了,还想骗谁?”

        “崇国公?原来是吕文德那厮去世了?”李义表面上虽是一副酒醉的样子,但是心里却敞亮的很,在惊讶的时候,也开始细细思索了起来,若是将这个消息传递给均州郑士庞的话,不知道会有什么收获。

        如今襄阳覆灭已成定局,他可不想要陪同这襄阳一起覆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