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二章凶案

第一百八十二章凶案

        几人一起离开,来到了王大善人所在的府邸。

        此时距离案时候已经过去半天,那群流民放的火也被扑灭,只留下一地的残砖断瓦,还有那被烧成黑炭的尸体。

        一族三十三口性命,就这么付之一炬。

        附近的居民也早就现这里的状况,纷纷围在外面,颇为好奇的看着这一幕。

        “唉。怎么就突然生这种事情呢?难道说这里也不安全了吗?”

        “敢在华夏军在的时候干出这种事情,那些家伙胆子也忒大了吧。”

        “没错。要是这事儿落在咱们头上,那可就不得了了。”

        “……”

        一行人议论纷纷,莫不是对这场景感到害怕。

        杜彦圭眉梢紧皱,开始担忧起来此事对均州的影响,当然也对究竟是谁干的而感到奇怪。

        这不,当即就有人问出了自己的疑惑“只是很好奇,究竟是谁干的这种事情?居然这么残忍。”

        有了解的人张口说道“听说是城外流民干的。”

        “城外流民?真的是这样吗?”

        “那是当然。昨天晚上,我还看到那王大善人带着一帮流民回到府中。但是你们数数那些尸体,能对上数吗?”

        “而且他们全都被一剑封喉。那行凶者,也未免太过凶残了吧。”

        “就是就是。真希望官府能够早日缉拿归案,这样我们也好受一点。”

        一行人一言一语,诉说着自己的感慨。

        杜彦圭也跟着众人的说辞,在脑海里面拼凑出之前的场景。

        昨夜时分,王大善人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带着一群流民回到了府中,而在半夜的时候,这王府就突然燃烧了起来。

        直到这个时候,众人方才惊觉起来,连忙找人过来,一起将火灾扑灭,等到扑灭火灾之后,方才方现方大善人一族全都死在府中。

        并不是被烧死的,而是被人干脆利落的用剑刺中心脏、脑门等要害之处而亡的。

        这些事情,全都有尸检证明。

        “大人!我一家三十三口性命,就这样被那群混蛋给杀了。你可不能坐视不管啊!”

        自不远处,一个少年径直扑来,只是他被旁边侍卫拦住,只能在不远处冲着杜彦圭哀嚎着。

        “他便是王大善人么子王德昭,因为在长安求学,所以逃过一劫。”封铠介绍道。

        杜彦圭心有所悟,挥挥手让侍从松开王德昭,让王德昭来到眼前“你便是王德昭?”

        “正是我。”

        王德昭揉了揉手臂,不悦的瞪了一眼那些侍卫,直接点出自己的目的“只是大人,你打算什么时候将摩尼教那群混蛋绳之于法?”言辞之中带着书生气,也显得有些咄咄逼人了。

        杜彦圭虽感不快,但念及对方亲人新丧,却也未曾火“这是自然。只是你能不能跟我说一下,那些家伙究竟是怎么混入府中的?若是不查出他们的身份的话,只怕他们还会做出类似的事情。”

        “这个,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毕竟我远在长安求学,哪里知晓这一切。”王德昭颓然垂下脑袋,目中透着不甘。

        杜彦圭感到奇怪,追问道“你不清楚?既然如此,那你如何确定犯罪者乃是摩尼教?”所有的消息全都是来自于眼前之人,他实在是怀疑王德昭为何知晓这一点。

        “我虽是久居长安,但是每日都和父亲有书信来往,当然知晓他的事情。”

        王德昭察觉到杜彦圭的怀疑,便感到生气,自怀中取出一封信函之后,然后递给了杜彦圭解释道“而在三日之前,父亲就和我说了此事,他近日结交了摩尼教之人,因为仰慕摩尼教教义,所以就打算入教。也是因此,所以我才急忙赶回来,想要劝阻此事。毕竟这摩尼教乃是邪教,最是害人不浅。谁想未曾赶到,便生了这种事情。”

        “原来是这样?”

        杜彦圭展开书信,看了一下那些信封。

        一如王德昭所描述的那样,这些信封之上的确写着类似的事情。

        杜彦圭又问“既然如此,那摩尼教为何要害你父亲?”

        “不清楚。许是为了谋财害命,又或者是被父亲现了他们的秘密?”王德昭猜测了起来,唯独对父亲被害一事甚为笃定“毕竟我父亲一生为善,从不与人争辩。除了这摩尼教之外,也不可能有别的敌人。”

        “好吧,我明白了。”

        收起信函,杜彦圭将这些信封重新递给王德昭,又道“关于此事我自然会调查清楚,若是真的找到了那摩尼教谋财害命的证据,当然会帮你伸张正义。”

        “希望如此吧。”

        王德昭面有戚戚,举目看向远处的残骸,那些地方曾是他嬉戏游玩的地方,包括他的父亲、母亲还有许许多多的亲人,全都付之一炬,只剩下一片残垣断壁。

        心中空荡荡的,唯有仇恨盘踞在脑海之中,让他倍感痛苦。

        杜彦圭看在眼中,也不免为他感到伤心,便安慰了起来“唉。若是你父母在天之灵,定然也不愿意看到你这般模样。你还是节哀顺变,莫要沉浸在悲伤之中,明白吗?”

        只可惜王德昭悲痛至极,好似个没有灵魂的傀儡一样,久久徘徊在残骸之上,也未曾离开。

        心忧其他事情,杜彦圭只好告辞,瞥见封铠一脸肃穆,连忙招手将他叫来“你也看到了这惨状了吧。若是放任那群摩尼教徒继续下去,咱们这均州迟早要倒霉。”

        “这是当然。只是知州,对于那摩尼教,咱们什么都不知道。其组织如何?脑是谁?这些都不清楚,你让我如何去找?”封铠苦恼至极,只能摇摇头,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杜彦圭神色一凛,说话也带了一些火气“那就派人去调查啊!均州之内找不到,那就到那些难民营里面去找。我就不信这摩尼教是天上来的,什么踪迹都没有?”

        “这是当然,这是当然。”

        封铠被吓住了,连忙应声回道“等回去之后,我立刻就动人员调查,定然将那摩尼教给揪出来。”

        “那是当然。还有你,你既然负责此事,也不能老是呆在城中,也给我出城去。我就不信了,那摩尼教当真神通鬼大,什么都能藏住?”杜彦圭犹有不甘,直接命令道。

        上一次那些流民擅闯府衙他倒是可以放过,但这次早就如此血案,那就非同小可了。

        杜彦圭已然誓,这一次定要抓住那藏在后面的幕后黑手。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