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六章丁博

第一百八十六章丁博

        这一路虽是颠簸,但商凌好似早就明了,静静的坐在囚车之中。

        等到来到府衙之前,一抹阳光纳入囚车之中,让商凌双眼微眯,好容易才适应了阳光。

        随后,封铠将囚车打开,对着他说道:“下来吧。”

        “这里是?”商凌双目微聚,带着疑惑看着周围。

        他所在的地方并非之前所想象的牢房,而是一处秋意盎然的花园,葱葱绿树被清风拂过,树叶彼此交错沙沙作响了起来,一朵朵秋菊绽放在地上,而在远处木凳之上,则是坐着一人来,那人手中拿着一本书,看的是津津有味。

        “我家大人要问你一些事情,还希望你能够认真回答。”封铠指了指杜彦圭,就此退下。

        商凌心中微愣,心中若有所思:“原来他就是杜彦圭?”

        “没错。只是看你样子,似乎很惊讶?难不成是害怕我了?”放下手中书籍,杜彦圭抬起头来,仔细的审视着眼前之人。

        衣衫之上虽是布满布丁,但是却被洗的干干净净,微胖的脸庞大概因为长时间在外暴晒,所以显得有些暗沉,倒是符合商凌本身落魄商人的气质。

        商凌连忙低下头来,回道:“杜知州愿意见面,已经是我今生莫大荣幸,岂敢有所冒犯。”

        “唉。为何你们这些商人,总是这种客套话?难不成在面对我的时候,就不敢说真话了吗?”杜彦圭轻笑一声,旋即自木凳之上站了起来,走到了商凌之前。

        商凌为之一愣,又道:“真话?杜知州,在下实在不知究竟我哪里说错了?”

        “唉。比如说对于城外难民之事?”杜彦圭眉梢微皱,对商凌这态度有些不悦,口中也是不经意的问了一下,当然他的双眼也死死锁定对方,想要看出一些端倪了。

        “难,难民?”

        商凌整个身子彻底僵住,他扯了扯嘴角估计是想要笑出来,但这笑容太过僵硬了。

        “杜知州既然制定现在的政策,定然有自己的考量,在下不过是一介外人,如何置喙?”

        “哼。”

        杜彦圭终究是恼怒了,对着商凌喝道:“你们这些商人,怎么就会这些挂弯抹角、东拉西扯的本事?莫要以为靠着这些嘴皮子上面的功夫,便能够让我改变主意。若当真要改变的话,还不如直接和我说呢。省得一天到晚玩弄那些花招来。莫要忘了,这里乃是华夏军的地盘,收起你对付那些宋朝官员的把戏。”

        “杜知州。你说的这个,我也不是很懂啊,能不能直接说明?”商凌继续腆着脸讪笑道。

        对于如何应对官员的怒,他似乎已经形成了一个应对模式。

        杜彦圭忍耐不住了,当即说道:“当然是关于难民了。你若是对我的政策不满,大可以直接和我说,若是有不对的,我当然会改。但是你煽动流民闹事,更是和摩尼教联合起来,甚至在我城中制造事端,这算是什么理由?”

        “扑通”一声,商凌似乎被吓呆了,整个人跪在了地上。

        他口中直嚷嚷着,眼泪和鼻涕也一起冒出来,更是连连磕着头来,口中央求着:“这,这个。杜知州啊,在下实在是没做过这些事情,还请知州大人明辨啊。”

        这般行径在他这么一位五六十岁的人身上出现,让人看着都感到心酸。

        “没做过?你有没有证据,如何证明你没做过?”杜彦圭冷笑道:“而且你可知晓,你又是为何被抓起来的?”

        他当然知晓商凌未必就参与过这些事情,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为了诓骗对方,让对方给镇住,好获取自己所需要的情报。

        “这个,在下实在不知。”商凌垂下头来,直到现在他都不清楚自己因何被抓。

        杜彦圭这才说道:“那当然是因为你的儿子了。你可知晓他昨日时候做了什么?竟然暗中偷袭王德昭。而那王德昭可是被摩尼教灭族的王大善人唯一的后嗣,他竟然偷袭此人,你说他是不是应该被抓?只可惜我们没找到他,所以只能请你过来一趟了。”

        杜彦圭说到“请”的时候,明显加重了语气。

        商凌目中充满不可思议,连连否认道:“这不可能,这不是真的。我儿子商逸,他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怎么不是真的?我的部下封铠可是亲眼看到的,难道你认为他在说谎?”杜彦圭打断了对方的话。

        “这个……,我……”

        商凌一时愕然,他口中嗫嚅着,似乎还想要辩解,但面对确凿的证据,他也只能够低下头认命了。

        杜彦圭冷笑着回道:“哦?看你这样子,莫不是已经认罪了?若是这样的话,那就莫要怪我无情,治你一个教子不严、扰乱社会的罪愆。到时候,你可莫要恨我,明白吗?当然,你若是有你儿子的消息的话,最好也一并告诉我。我身为均州知州,岂能做事杀人凶手逍遥法外?”

        “可是我儿子他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

        商凌眼中露出一抹坚毅,蓦地张口辩解道。

        杜彦圭轻哼一声,又道:“不可能?那他为何袭击王德昭,更是隐匿身份呢?”

        “这个,也许是别有隐情,总之我儿子是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虽是知晓对方身份尊贵,但商凌此刻却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始终咬紧牙关。

        杜彦圭冷笑道:“不可能?那你至少也得拿出证据不是吗?不然的话,我如何服众?”

        “若是我告诉你们,那摩尼教的藏匿地点和其教主人呢?你们是否可以放过我儿子?”商凌目中坚毅之色一闪而过,而后抬起头来,死死的盯着杜彦圭。

        “摩尼教?”

        杜彦圭斟酌了片刻之后,方才说道:“若是你当真愿意配合我们的工作,告诉我们那摩尼教以及背后煽动流民之人究竟是谁,也许我可以帮你说一下。但是你若是有所隐瞒,那可就莫要怪我不客气了。”

        商凌擦了一下额头冷汗,连忙阖问道:“这是当然,这是当然。”

        “那是当然。”杜彦圭不可置否,心中也是窃喜无比。

        看着商凌这般模样,纵然没有掺合其中,但也了解一二,若是能从他口中得到一些情报,也许便可以顺藤摸瓜,找到那摩尼教的藏匿之地。

        商凌深吸一口气,这才诉道:“据我说知,这摩尼教现任教主换作丁博。而他现在,正是我儿的师尊。也许,我儿也是受了他蛊惑,才做出这种事情的。”

        “丁博?既然你早就知晓,那为何不早说?”杜彦圭念了一下,略带责备的严申瞪了商凌一下。

        商凌苦笑道:“没错。我一开始的时候也不知晓他的身份,只是后来见到他经常和一些江湖人士见面,这才知晓他的秘密。只因为害怕他伤到我的家人,这才隐瞒至今。”

        “原来是这样?那你可知那丁博现在在哪里?”杜彦圭又问。

        商凌摇摇头,无奈道:“这个,他一直以来都神出鬼没,我也不知晓他在哪里!”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