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九章神秘之人

第一百八十九章神秘之人

        “啊!”

        一声惨叫,将王德昭唤醒过来。

        他双目猛的睁开,就见远处两人人也是一样倒在地上,而他们的身后则是站着商逸。

        “这家伙竟然会出手?”

        王德昭心中讶然,却也没有忘却旁边还有四人,他自然也不敢多做停留,连忙纵身越开,让那弹丸打在山崖之上,溅出许多火花,然后抬起眼睛看向了商逸。

        商逸自然也清楚对手厉害,当杀了那两个骑兵之后,也和王德昭一样逃了出来。

        他察觉到王德昭的神色之后,便略微昂起下巴,骄傲的回道:“别误会了,我只是为了救自己而已。”

        另一边,那剩下的六个元军看见自己同僚死在两人手上,当然是震怒不已,立时催动胯下战马,六个人一起结成阵势,朝着两人冲来。

        “这群该杀的元军,竟然还敢追来?”

        商逸眼见对方一起冲来,也是感到莫名紧张,只能死死的握住剑柄,仔细思索应对之法。

        元军素来以骑兵称雄天下,他实在是没有把握能够对抗对方。

        “砰”的一声,远处却是传来一阵巨响,商逸凝目看去,却见王德昭竟然以手中利剑,将好几颗大树一起看到,上面的枝杈之类的也被他快速的削掉,不一会儿就变成了一截原木了。

        “快。助我将这东西推下去,将他们的阵型撞散。”

        王德昭神色严肃,然后运足一身真力,对着那原木猛的一拍。

        原木受了这一击,当即自山坡之上朝着下面滚来,而它所冲向的目标正是那正朝着结伴冲阵的鞑子了。

        商逸嘴角带着笑意,也是高声一喝:“好勒。”说吧,也是纵身一跃,无铸掌力灌入这原木之中,令其表面坚硬如铁,纵然对方如何射击,也难以将这原木摧毁。

        “轰隆”一声,正当原木抵近那些骑兵时候,便蓦地爆炸开来,无数碎木飞溅出来,朝着六人射来。

        这爆炸也不大,至少和克虏炮这等火炮比起来要差的多,但还是让这六位骑兵为之重创,其中两人直接被炸死,剩余四个也是不好过,其中一个双眼被戳瞎,还有一个被刺破手臂,直接失去了战斗力,唯有剩下的两个还有一些战斗力。

        “很好,看来老师所教导的,的确没错。”

        王德昭暗暗窃喜,眼见剩余两人正要离开,当即赶上前来,那两个鞑子还要挣扎,想要以铳枪将对方击杀。

        但是他们两个速度实在没有王德昭快速,很快的就被掠过脖子,直接丢失了性命。

        “呼。幸好他们来的不多,要不然我可就糟糕了。”

        吐出浊气,王德昭感应了一下身体状况,经过之前轻功决斗还有这次的遭遇战,他体内真元消耗一空,若要继续战斗显然是不可能了。

        侧目看了一下商逸,王德昭又是紧张起来:“只是这家伙,可不好解决。”虽是一起联合击败了对方,但他可未曾忘却之前这厮可是曾经袭击自己,并且让自己变成这般狼狈模样的罪魁祸首。

        “哦?看样子还有两个?”

        商逸却是冷笑一声,走到剩下的两个元军骑兵身前。

        这两人察觉到战况逆转,也是惊恐无比,连忙跪在地上,口中不断地嚷嚷着,似乎是在央求着什么,然而一道封喉剑光,堵住了他们的央求。

        “唉!虽说元军罪有应得,但就这样杀了,真的好吗?”

        王德昭微微叹息,却是为商逸之狠而惊讶。

        看着远处的商逸,王德昭察觉到对方眼中所透着的快意,心中疑惑之下便问道:“你,为何要杀他们?毕竟他们可是汉人,若是逮捕起来,也许也可以借此探出对方的敌情呢。”

        “即为汉人,却委身元人之下,我杀之有什么问题吗?”商逸不可置否,脸上依旧充满着桀骜。

        “这倒也是。”王德昭不予争辩,又是问道:“只是你呢?若要取我性命,之前乃是大好的时候,你为何不趁着那个时候杀我?”

        “杀你?这是当然。毕竟你作为华夏走狗,罔顾城外流民安危,甚至还将我父亲抓走,仅凭这一点我杀你一百次也不为过。”商逸回道:“但是这些鞑子却毁我家园、杀我族人,乃是不共戴天的仇人,我如何能够坐以待毙,让他们在这汉家土地之上肆掠?”

        这话儿铿锵有力,倒是让王德昭生出几分敬佩来,若是往常的时候,只怕就会和对方结拜来。

        然而一想之前之事,王德昭便开始警惕起来,只将足尖轻轻一挑,那铳枪便落入手中。

        他说道:“看你这样子,倒是明白一些道理。既然如此,那你之前为何要追杀我?”看似摸索着手中铳枪,但其实早就做好了准备,若是商逸打算继续战斗的话,便会以铳枪击毙对方。

        为所谓的救命之恩放弃生存的机会,王德昭还不至于愚蠢到这种地步。

        “不了。”

        商逸嘴角微翘,跳出一抹笑容来:“念及你们也曾经抵御过这些鞑子,今日就放过你,若是下一次的话可没有那么好运。”说着,竟然直接转过身来,背对着王德昭。

        王德昭蓦地攥紧手中铳枪,心中生出偷袭对方的念头,但一看到地上尸体,立刻便打消了念头:“不了。毕竟他也曾经救过我一命,这一次就算了吧。”

        王德昭并非记仇之人,当初虽是被对方偷袭受伤,但他却并未挂在心上,只是心中却感到好奇。

        “为何这人要追杀我?”

        远处,商逸双目微撇,眼见王德昭收起铳枪,原本绷紧的肌肉也稍微放松下来,另一只拿着铳枪的手也是渗着汗水:“还好这家伙未曾偷袭,要不然只怕我也难以活下来。而且我现在功力消耗几近枯竭,若是再战的话很显然是不可能了,还是先趁着这个时候回去再说吧。”

        很显然他也是害怕王德昭会趁着自己离开时候下手,要不然也不会偷偷藏着一柄铳枪,作为防备呢?

        心中担忧远处的难民营状况,商逸也很快离开了这里,防止难民营因为失去他而出现问题。

        王德昭目送对方离开,也是稍微松口气,正当离开时候,却听到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来,他连忙举起铳枪,却见对方身着华夏军军服模样,这才放下心来。

        “他们是你杀的?”

        前来之人看着一地尸体,颇为佩服的看着王德昭。

        王德昭拱手一拜,诉道:“没错,正是我。只是列位究竟因为何事出现在这里,若是可以的话,不知道我是否能够帮上忙?”

        “那就好。那请问你有没有看到一个身高七尺,面色黝黑、腮下生有茂密胡须之人途径此地?我们之所以来这里,乃是为了找他。那人乃是元军之人,其实力相当厉害,不仅仅突破我军封锁,更是打伤了咱们好几个战士。若是被他潜入均州,那可就糟糕了。”为首之人张口问道。

        王德昭仔细想了想,然后摇摇头:“对不起,没见过。”

        先前时候战况太过激烈,他对周围实在是不怎么注意。

        那人虽是有些失落,但还是充满感谢的敬道:“好吧。但你若是见到了,务必要告诉我,明白吗?”毕竟这一队鞑子死在了王德昭手中,是谁都会佩服无比。

        王德昭阖首回道:“这是自然。”

        “那就此告辞。没办法,我还有任务在身,实在是抱歉了。”那人拱手一敬,领着麾下之人就此离开。

        他还有其他的任务,当然不可能就在这里和王德昭寒暄。

        就此辞别之后,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