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三章汉江通行权

第一百九十三章汉江通行权

        “难道说,我真的错了?”

        吕文焕听在耳中,心中意志一时为之动摇。

        眼看着郑元龙伟岸的身躯,他突然生出嫉妒的心思,嫉妒对方是如此的辉煌,映衬着自己好像小丑一样。

        “将军。”

        丘震亨瞧出气氛有些不对,连忙走了上来劝道:“切莫悲伤,莫要忘了你还有我们呢,若是咱们众志成城,定然能够坚持下去,击退元军。”

        “我知道了。”

        吕文焕神色平复下来,这个时候他想起自己先前的任务,便说道:“对了,我让你办的事情都办好了吗?”为了强化襄阳的力量,吕文焕将城中仅存的一些财宝拿出来,让丘震亨跑到均州之中,希望能够从华夏军手中购买一批军火,哪怕是被淘汰的货色也可以。

        丘震亨阖首回道:“当然。幸亏有这位郑参谋的帮忙,你所要求购买的那些军火都已经抵达。”指了指身后十来艘战舰诉道,“铳枪一万支,子弹两百万发,还有三百门克虏炮以及一万发炮弹,全都在这里。”

        “这么多?”

        吕文焕有些讶异,侧目看了一下郑元龙。

        这些军火说起来也不算多,一场战役就能够消耗完毕,但对于目前已经近乎弹尽粮绝的襄阳来说,却是一场及时雨。而能够得到这么多的军火,若是没有华夏军允诺的话,是断然不可能有这么多来。

        “没错。大家都是为了抵抗的鞑子不是吗?所以这批军火就当做是送给列位了。”郑元龙矜持的点了点头。

        看着对方真挚的神色,吕文焕心中微动,暗道一声:“难道是我想错了,误会了对方。”面对这些军火,吕文焕当然也颇为心动,又问:“若是这样,那这批军火价值多少?仅凭丘震亨携带的那些钱财来看,应该不可能购买这么多的军火来才是。”

        “没错。但是就凭你所购买的那些军火,又能够做到什么?所以我自作主张,又帮你增加了一点。”郑元龙眸中带着笑意,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吕文焕。

        丘震亨从旁劝道:“没错。襄阳的情况大家都清楚,能多买一点军火当然就应该多买一点,要不然如何抵抗鞑子?”

        “震亨,你莫要插嘴,我自有打算。”

        吕文焕被看的有些发毛,低声回道:“至于你?你可否告诉我,你有什么条件?若是没有条件的话,你应该不会来到这里才对。”

        若只是视察襄阳情况,东方集团军只需要派出一些军官就可以了,断然不需要让参谋长亲自上阵。

        “哈哈。吕安抚果然是机警过人,看出来了我所为何事。”郑元龙叹声气,然后说道:“就这样说吧,其实我今日前来的目的,乃是为了汉江通行权一事而来的。我希望你能够开放汉江通行权,让我们的商船能够在汉江之上顺利同行。”

        “汉江通行权?你且说说看究竟是什么情况?”

        吕文焕心中蓦地一紧,暗道一声果然如此。

        先前时候,为了避免让均州水军直扑襄阳,吕文焕也曾在汉江岸边修筑堡垒,好起到能够封锁汉江的效果。

        也因为这事儿,导致均州水军一直难以踏入襄阳,后续的各种行动也为之受阻。若非是眼见丘震亨的到来,郑元龙也不会趁着这个时候亲自出马,来到了襄阳城内。

        郑元龙回道:“当然是为了城中百姓啦。你也见到了,因为那元军封锁,城中粮食应该所剩无几。若是粮食都没了,还如何支撑下去?”

        “那这个和汉江通行权有什么关系?”吕文焕低声问道。

        郑元龙笑道:“当然有关系。若是不给我们汉江通行权,我们的商船如何运输物资?到时候,若是襄阳因为缺粮而崩溃,岂不是可惜了?”

        “这个,我军自有战船,无需尔等商船插手。”吕文焕相当生硬的拒绝道。

        郑元龙又是笑了起来,他的笑声让吕文焕感到特别的不自在,有种自己被剥开的感觉:“若是我没有听错的话,贵军水军前些日子就遭到元军重创,难道还能拿出多余的战舰吗?”

        “这个——,我——”

        吕文焕变得相当尴尬,他这才记得对方可是东方集团军总参谋长,其对襄阳的了解只怕比他自己还清楚。

        郑元龙将吕文焕的犹豫看在眼中,又是劝道:“而且我相信将军并非凶残之人,定然会治下百姓考虑的,不是吗?毕竟只有百姓吃饱肚子,才能够有力气坚持下去,要不然还如何抵抗元军?”

        “没错,将军。不仅仅是城中百姓,便是我们也需要这些粮食。要是就连粮食都没有了,那让我们吃什么?”丘震亨走上前来苦苦劝道。

        历经数年围困,襄阳城内的粮食储备消耗一空,要不然吕文焕为何让丘震亨跑到均州,希望能够自均州购买到粮食呢?

        远处的那些士兵听了这边的动静,也是齐齐装过身来,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吕文焕。

        他们之前虽是忙碌不休,可未曾放弃聆听,自然将吕文焕和郑元龙的争辩听在耳中,而对于这些饱受饥饿以及战争所折磨的士兵来说,没有什么比一顿浓浓的白粥来的更美好。

        “好吧,我答应你。”

        面对众多士兵的压力,吕文焕只好低下头来。

        他清楚的知晓,这件事情即使自己继续坚持下去,除了弄出一个众叛亲离的结局外,不会得到其他的结局,因为那些士兵还不想要死,他们还想要继续活下去,而且相较于所谓的君臣大义,活着才是第一位。

        就算这一次,吕文焕拒绝了,但不代表其他人就会拒绝,他们为了能够生存下去,只怕会暗中和华夏军联络,甚至为其今日襄阳大开方便之门。

        既然无法阻止这种事情发生,那就将其掌握在自己手中吧。

        吕文焕这般想着。

        郑元龙嘴角含笑,诉道:“真的吗?”

        “自然是真的。若是你不相信的话,可以拿着我这枚令牌。若是那些将军看到这令牌的话,当然会让你们进入的。”吕文焕眼中透着几分挣扎,但最终还是自腰间取下一枚令牌,然后递到了郑元龙的手中。

        他现在才明白,原来在自己心中,那所谓的君臣大义也不过如此。

        只有在面临绝境的时候,人类才明白自己所要的东西是什么。

        郑元龙接过令牌,眼见自己终于拿到了想要的东西,这才松口气,赞道:“将军果然好胆识,愿意为城中百姓做出这般牺牲来。”

        既然得偿所愿,郑元龙自然不吝言词,直接称赞了对方几句。

        “郑参谋长谬赞了,在下不过一介愚夫,如何担得起这般赞缪?”吕文焕却是面容苦涩,觉得自己心中信仰有些崩毁,开始暗暗恼恨自己的无能。

        若是这一切不会发生,那该多好?

        只可惜光阴流逝,一切都难以挽回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