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弟二百零五章计划

弟二百零五章计划

        “希望他安然无恙吧。”

        杜彦圭略有唏嘘,对于王德昭此人也颇为伤感。

        才刚成年便遭遇这种事情,而且其背后貌似更有蒙元的动作,若要成功报仇的话,还不知晓得等到多长时间。

        正在这时,门外却有衙役在外面敲门。

        “启禀杜知州,门外有人求见,不知您愿不愿意接见?”

        “嗯?究竟是谁,竟然选在这个时候?”

        杜彦圭稍感诧异,要知道此刻已经是傍晚时分,寻常人都已经睡着了,他安奈心中疑惑,诉道:“既然来了,那就让他进来吧。”

        “却不知晓那人是谁,今日来此又是为了什么?”封铠也是有所好奇,一起看向门外。

        等了一会儿,那人这才推门而入。

        封铠顿时叫道:“王德昭?你还没死?”话出口之后,顿感有些不适,连忙闭上了嘴巴,乱说别人坏话可不是好习惯。

        王德昭回道:“我大仇未报,岂会如此轻易就死去?”

        “那你今日来我这里又是为了什么?”杜彦圭问道,相较于封铠那咋呼呼的样子,他却是要沉稳许多了。

        王德昭深吸一口气,然后回道:“当然是为了摩尼教了。”

        “摩尼教?莫非你有线索?”封铠双目一亮,连忙询问道。

        他为了找出摩尼教,不知道付出了多少的精力,然而却始终没有收获,当真让人好奇王德昭究竟是采用什么方法,成功获取了摩尼教的消息。

        “没错。”王德昭努力的让自己安静下来,然后道:“而且我还发现他们和元军有所勾结。”

        “元军吗?”杜彦圭双眉紧皱,目中透着几分愠怒。

        封铠骂了一句:“果然是这元军弄的,要不然那摩尼教岂会这般棘手?照这样来说,只怕那元军也是图谋不小,要不然怎么会支持摩尼教呢?”

        摩尼教乃是邪教,轻易见就会掀起一次行滔天巨浪。

        他们两个若是不小心行事,只怕会栽在其中了。

        王德昭阖首回道:“没错。而且跟我我所得到的线报,那摩尼教近日来似乎有个行动。若是被他们得逞了,那只怕你们也会糟糕的。所以为了能够提醒你们,我特意来到了这里了。”

        “很好。那你告诉我,那摩尼教打算干什么?”封铠连忙道。

        若是能够提早知晓摩尼教的目的,他们也可以针对这一点展开行动,将对方一网打尽。

        王德昭深吸一口气,诉道:“均州造船厂。”

        “均州造船厂?”

        杜彦圭惊叫起来:“难道那厮打算破坏均州造船厂?”先前在会议之上,郑元龙还提到了均州造船厂的重要性,若是均州造船厂当真出现事故的话,那他估计也就无法在这里立足了,只能卷铺盖离家出走了。

        “没错。你们先前不是招揽了许多流民吗?他们就是利用这个手段,让自己手中的信徒成为均州造船厂的一员,并且给他们源源不断提供情报。”王德昭努力的让自己语气平缓下来,仿佛他现在就是一个旁观者一样。

        封铠骂道:“好个家伙,竟然利用这种手段?那混蛋当真可恶,竟然用这种方法?”

        “这的确有够危险的。若是被他们得逞的话,且不是军中损失,只怕因此造成的损失也是不可估量的。”杜彦圭有些害怕,害怕自己幸幸苦苦创造的一切就这么毁于一旦。

        “那你有对方确切的消息吗?”

        两人一起用殷切的严申看着王德昭,希望王德昭能够给他们心中期待的消息。

        王德昭为难的摇着头,回道:“这个很难,毕竟我当初也是伪装成信徒,这才偶然间偷听到一点,若是更具体的,也不是很清楚。”眼见两人有所失望,王德昭又道:“当然,你们也不要气馁,根据那摩尼教教宗所言,发动的时候就在这几天。”

        “就这几天吗?”封铠变得紧张起来。

        “是因为元军吗?”杜彦圭双目微聚,开始思索起来。

        王德昭点点头,回道:“没错。毕竟那元军目前打算进攻襄阳,为了确保其进展顺利,自然也有充分的理由牵制我们,让我们无法及时救援,错过夺取襄阳的机会。”

        “原来如此。若是这样,那更不能容许他们存在了。”封铠斩钉截铁的回道。

        杜彦圭也是诉道:“没错,这一次定然要剿灭摩尼教。要不然让摩尼教继续潜藏在难民之中,还不知晓他们会弄出什么幺蛾子来。”

        两人对视一下,自然已经定好了计划。

        之后,杜彦圭看向了王德昭,又道:“对了,那你到时候打算怎么办?跟随我们一起行动吗?”

        “不了。”王德昭摇摇头,又道:“我有自己的打算,你们两个只需要在均州造船厂做好准备即可。”

        “你?你有什么打算?“

        杜彦圭察觉到王德昭眼中近乎执着的愤怒,一颗心吊了起来。

        不管如何,王德昭终究只是一人,又如何和摩尼教对抗?

        王德昭咬牙切齿的回道:“没错。除却了那摩尼教之外,我还想要找出究竟是谁造成了这一切。不然的话,我不会甘心的。”

        “好吧。但是你莫要忘了,若是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及时向我们提出援手,明白吗?”杜彦圭警告道,他实在不希望眼前这个潜力十足的人就这么葬送在这上面。

        王德昭点点头,回道:“我当然明白,要不然我为何能够活到现在?”言词之中充满着自信,眼见天色暗沉,他便向两人就此告辞。

        此事已经入冬,夜晚的均州格外冰冷,更有阵阵寒风袭来。

        行走于街道之上,王德昭裹了裹身上棉衣,风雪更显冰凉,却也抵不上他内心凄凉。

        目送王德昭离去,封铠不免感到唏嘘:“为了家人,有必要做到这种程度吗?”

        “没有什么值不值得,既然他打算这样子,那咱们也不好插手。眼下时候,最重要的是还是确保均州造船厂安危,明白吗?若是此事是真的,那咱们两个可就不能坐以待毙,必须要制定出完美的方案,确保将对方一网打尽,以免波及到别人,明白吗?”杜彦圭开始思考起来,接下来应该如何行动。

        因为诸多原因,那均州造船厂相当庞大,能够容纳上千人一起工作。

        若要在这些人之中确保锁定那摩尼教之人,当真是艰难无比。

        若是不做好万全准备,那可就糟糕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