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九章真相

第二百零九章真相

        行走了半个时辰,商逸终于来到一处荒芜村落。

        遥望那破败村庄,商逸有些奇怪,只因为在这村落之前满布尸体,看样子似乎发生过一场恶战。最重要的是,在这里竟然还多出了鞑子的尸体,这一点让商逸感到奇怪。

        商逸心中若有所想:“那家伙就藏在这里面吗?”扣住身侧长剑,呼吸变得悠长起来,方才敢迈入这村中。

        正当他踏入其中,顿感远处一道剑气破空袭来。

        商逸顿感诧异,连忙挥剑挡下,旋即抬起头来便看到远处乃是熟悉之人:“是你?”之所以感到奇怪,只因为眼前之人正是昔日和他打过两次的王德昭。

        那王德昭也是有所惊讶,沉声一喝:“哦?看样子,你们当真和鞑子勾结起来了。”神色微怒,身形快似如风,转瞬间便冲到了商逸身前。

        商逸为之诧异,心中也是浮现出困惑:“鞑子?这是怎么回事?”眼见对方长剑袭来,自然也不敢松懈下来,手中长剑应声出鞘,旋即划出一道青芒,径直刺向王德昭。

        铿锵数声,不过刹那之中,两人便交手数会。

        “好家伙。看样子,你这一次当真要赶尽杀绝吗?”眼见未曾击败对手,王德昭心知对方实力和自己等若,若是不倾尽全力的话,定然难以取胜。

        只见他身形骤然拔高,飘身跃入半空之中,锋芒之中吸纳万千云气。

        “清风荡世!”

        一声沉喝,王德昭裹挟无穷云气,霎时狂风阵阵,譬如暴雨临身,自高空之中径直冲向商逸。

        商逸眼见对方杀气腾腾,也明了自己若是不倾尽全力,定然难以保全生命,也是一般将体内元功催至极限,身若泰山、锋芒尽展,宛如劲松立于峭壁之上。

        “壁立千仞。”

        狂暴之气席卷整个村落,而那本就残破不堪的土坯房也应声倒塌,溅起万千尘沙。

        “噗!”

        口一张,商逸自口中吐出一股鲜血来。

        而那王德昭也未曾避免,身子自空中落下之后,也是踉跄好几步方才稳住身形,口角之处也是鲜血淋漓,显然也是受伤不轻。

        “这家伙,怎么出现在这里了?”

        商逸暗道一声倒霉,虽是手臂疲软无比,却依旧紧握利刃。

        而在远处,那王德昭眼见远处房屋倒塌,顿时慌了神,却是直接舍弃了商逸,径直冲到了那土坯房之前,见到那人自房中钻出来之后方才感到安心。

        “幸好你没事。若是你就这么被砸死了,那可就糟糕了。”

        王德昭稍感放松,然而一想到先前战斗,便立刻调转身来,死死的盯着商逸,喝道:“只可恨这次竟然追杀到这里来了。看来要安然逃出去,却是很难了。”

        商逸越过王德昭看向那人,也是为之惊诧:“是你?”旋即怒容上脸,直接骂道:“你这厮竟然敢背叛我们,我现在就杀了你。”话音一落,便直接手持长剑朝着那人直接冲去。

        “叮!”的一声脆响,商逸的长剑不出意料的被挡了下来。

        “哼。莫非暗中联络,让他背叛我们的,便是你吗?”商逸脸色一凝,直接骂道。

        王德昭轻蔑一笑,诉道:“背叛?和你们一般投靠鞑子吗?你身为汉人,竟然做出这种行径来,也不怕让祖宗被人耻笑吗?”

        “你说什么呢?”商逸神色震怒,直接骂道:“从一开始就说什么投靠鞑子,若是没有证据的话,可莫要平白无故污蔑别人的清白。”他对名声素来看重,当然不想要让对方觉得自己乃是鞑子的奸细什么的。

        王德昭嗤笑了起来,然后指了指身后之人,诉道:“证据?若要证据的话,他便是了。要不然,你为何要来到这里?”

        “他?”

        商逸倍感糊涂了,一方面师尊说对方乃是勾结官军之人,一方面王德昭却说自己和鞑子勾结,这让他颇为恼怒,弄不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那人自王德昭身后走出来,无奈道:“王兄,这些时候多亏了你的帮助,不过他既然来了,那也应该将一切都说清楚了。”

        “可是李兄,你可莫要忘了这家伙手段狠辣,先前包括我在内,就曾经遭到这人攻击。”王德昭连忙劝道,末了又瞪了商逸一眼,显然对先前两次战斗还怀恨在心。

        那人却道:“王兄。商逸的性子我比你清楚,若是平静下来的话,他会听人解释的。”

        “可是李兄,若是你死了,那就没有阻止那丁博的野心了。”

        王德昭又是劝道,对于商逸他总是充满着不信任。

        “没错。李漠!”商逸也是死死看着那人,口中喝道:“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何你会和这人勾结起来?”对于这一切,他也是颇为在意,想要弄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李漠长叹一身,这才说道:“唉。此事说来话长,但归根究底你可知你那师傅丁博,他究竟是什么人?”

        “乐善好施、侠义为先。”

        商逸不可置否,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也是因为丁博这些特征,方才折服他,让他愿意拜其为师。

        李漠却是摇摇头,然后说道:“非也。其实他还有另外一面。”

        “另外一面?你且说来听听?”

        商逸变得紧张起来,虽是对李漠的话充满着不信任,但他却总觉得对方的话应该是真的,这种矛盾的心理让他颇为在意。

        “寡廉鲜耻,性贪好利。”

        李漠深吸一口气,放在张口说道。

        商逸脸上怒容一现,直接骂道:“你说谎!”

        “哈哈。都这个时候了,我有必要吗?”李漠摇摇头,然后说道:“你可知晓,你那师傅为了贪图王氏一族的财产,直接暗中设下埋伏,将其一家三十三口全数格杀,这一切你可清楚?”

        “这不可能。”商逸反驳道。

        王德昭冷哼一声,直接骂道:“不可能?那他和我父亲商谈的那些信函之中所写的,又是什么?”

        “父亲?你是王德昭?”商逸为之震惊,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王德昭。

        王德昭挺起胸膛,诉道:“没错。我就是王德昭。幸亏有苍天庇佑,方才让我找到那厮所隐藏的秘密了。”

        “这一切,他当然不可能让你知晓。毕竟你对他来说,乃是最好的兵器,若是让你知晓这一切,定然会弃他而去。”李漠也是阖首回道:“但是最重要的是,你可知晓他又干了什么事情了吗?”

        “什么事?”

        商逸有些害怕,感觉李漠口中所说的话会彻底摧毁自己的三观。

        “勾结鞑子,图谋攻占均州。”深吸一口气,李漠这才将藏着的秘密诉说出来。

        商逸为之一振,手中长剑顿时落地:“这是真的吗?”

        “自然是真的。”李漠坦然说道:“而这些全都在这些信函之中,你若是不相信的话,大可以拿去翻阅。”说着,就自怀中取出一叠信函,递给了商逸。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