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章抉择

第二百一十章抉择

        “很好。我倒要看看,这上面究竟写了什么?”

        商逸脸上充满不屑,心中依旧对李漠的话充满质疑。

        他在接过李漠递来的信函之后,就开始仔细的看着,作为丁博的学生,商逸当然清楚这上面的字样全都是丁博的笔迹,绝不存在任何的虚假。

        一开始倒是寻常,然而看到一半之后,额头之上便开始冒汗,等到将上面写的内容仔细看完,商逸整个人也晃了一晃,险些跌落在地,脸色苍白的吓人,口中不住的念叨着:“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之类的话。

        然而面对这信函,还有王德昭的存在,以及当初杜彦圭的描述,都千真万确的告诉了他一个事实。

        那就是,他的师傅丁博,当真打算造反。

        王德昭冷哼一声,目光死死看着对方,右手也是攥紧手中长剑,生怕眼前之人突然暴走:“这样的话你愿意相信了吗?”

        “你。”

        商逸五指攥紧,剑气飞射之间,将这些信函尽数摧毁。

        “怎么了?莫非你想要杀我?然而就凭你现在的实力,可能吗?”

        王德昭心中微紧,长剑稍微一动,剑锋已然对准对方,若是对方稍有所动的话,他便会立即展开进攻,绝不会有任何的迟疑。

        然而面对王德昭的挑衅,商逸却是无动于衷,他只是用目光死死看着李漠,口中念叨着:“告诉我,你为何要这么做?”事到如今,他即使再也不愿意相信,也已经无法解释丁博的一切行径了,唯一的问题就是李漠为何要这么做。

        毕竟在以前的时候,李漠一直都是丁博的左右手,绝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唉。你也知晓,当初时候我为何会帮助丁博吧。”眼见商逸问了起来,李漠这才开始解释道。

        商逸回道:“我知道,乃是为了安置聚在一起的众人,所以你和我父亲以及师尊一起站出来,这才维持住整个局面,不至于整个局面彻底崩溃。”也因此,商逸方才对李漠会做出这种行径感到诧异,甚至一度想要将其杀了。

        李漠回道:“没错。但是随着时间迁移,我却发现他暗中撩拨难民和均州政府的关系,所以就开始着手调查他的事情,这才发现了他的秘密。”

        “原来是这样吗?”商逸阖首回道,对于这一切他也有所耳闻。

        “没错。只可惜功亏一篑,我的行为被他发现了。为了能够杀人灭口,他竟然向鞑子联络,让他们派人追杀。幸亏有王兄相救,不然的话我只怕就死在了这里。”李漠解释了起来的,对于王德昭的相救更是感激涕零。

        王德昭也是阖首回道:“那是当然,而且若非你的帮助,我也断然无法发现这些事情。只可恨父亲竟然未曾认出此人真实面貌,成了他的刀下亡魂。这份仇,必须要他偿还。”话语之中满是恨意,偶然之间更是撇向商逸,若非有李漠阻挡的话,只怕已经和商逸打起来了。

        “村口的那些尸体吗?”

        商逸想起自己先前看到的那些尸体,如今看来这些尸体应该就是追杀李漠的人了。

        王德昭故作凶狠的说道:“没错。若是你害怕的话,我不介意让你变成和他们一个样子。”

        “哼。”商逸面露不屑,反驳道:“你将我当成了什么人了?莫非以为我也是和鞑子勾结的人吗?”

        王德昭骂道:“难道不是吗?当初你追杀我的样子,我可还是记忆犹新呢。”

        “王兄。”见两人争执不断,李漠插嘴道:“商逸他也是被其师尊骗了,方才干出这种蠢事来。既然如此,不如原谅他一次吧。而且现在最重要的乃是阻止丁博,要不然等到他开始造反的话,那一切可都晚了。”

        “造反?那厮当真打算这么做?”

        王德昭也是为之诧异,直接问道。

        虽是知晓这厮打算造反,但王德昭却不怎么在意,毕竟此地有东方集团军坐镇,区区一个丁博根本就无法造成多大影响来。

        李漠回道:“那是当然,要不然他千辛万苦弄出这些事情来干什么?不就是为了配合鞑子,将均州占据下来吗?丁博或许不怎么强,但若是鞑子呢?若是那元军当真攻来的话,东方集团军只怕就无法腾出手来,到时候均州纵然将其镇压下来,也定然受损严重。”

        “不好。”

        商逸脑中蓦然闪过张魁相貌,当即叫道:“若是他打算造反的话,只怕就是现在。”

        “什么?那他现在应该在什么地方?”

        王德昭也是有些惊愕,那人如此快速的行动,实在是让他有所震惊。

        商逸诉道:“若是我所料没错,他应该在前往均州造船厂的路上。”

        “均州造船厂?那断然不能让他得逞,必须阻止他。”王德昭叫道,立时便纵身一跃,朝着均州奔去。

        均州乃是他的故乡,他自然不愿意让自己的家乡成为那些野心家的牺牲品。

        商逸变得踟蹰起来,却不知晓自己应该如何去做,他看着李漠,口中喃喃自语:“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一切?”若是李漠不告诉他,那么在他的心目中,丁博还是那个广播仁义、侠肝义胆的侠客,而不是如今为了一己私欲祸乱均州的魔头。

        “唉。人皆有私,我如此,他如此,你也如此。”

        低沉的轻叹,李漠坦然道出自己的哀叹,他终究不似李漠那样,敢于真的和华夏军对抗。

        商逸嘴唇嗫嚅,似是在询问着自己,又仿佛在质疑他人:“那我呢,我又该如何?”

        “你。如果你认为的话,也许你应该去问一下,问问他为何这样。至少,总比怀揣着困惑,迷茫的度过一生要好得多。”李漠诉道。

        商逸俯首一拜,诉道:“多谢。”

        地上长剑跃起,又被他插入剑鞘之中,一步一走踏向远方,似是准备寻求自己内心的答案。

        面临着一切,商逸终究充满不甘,想要用自己的力量寻求应该的答案。

        看着商逸、王德昭两人离开,李漠长叹一声,又道:“既然你们两个都选择了自己的道路,那我也应该将这事情告诉杜彦圭他们了。若是没有他们的协助的话,可无法顺利平息这一次的叛乱。”言罢之后,也是迈开步伐,朝着另外一边走去。

        三个人,三条路,三种抉择。

        至此,终于划下了句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