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三章炮台

第一百九十三章炮台

  翌日。

  “轰隆”一声,将段陵惊醒。

  “这个声音?果然是他们吗?”

  仔细一听,段陵心中蓦地一紧,将军袍自衣架上取下之后,便急匆匆的来到了指挥所地方。

  而在这指挥所之处,果然也早已经聚集起了众多的高层军官,无论是周宇、郑桥,亦或者是王践行、毛仁峰和毛仁宇,全都聚集在了这里。

  “是敌人的火炮吧?”

  未等众人询问,段陵已经斩钉截铁的说道。

  周宇无奈阖首:“没错。这火炮,的确是从对方垒起来的炮台之上发射而来的。”说到这里,他不免对自己之前对段陵的态度感到惭愧,若是当时候采纳对方的建议,将对方垒砌而成的炮台毁掉,也许就不会出现这种事情了。

  “若是这样,那我们就得将其毁了。要不然让他们这样轰下来,咱们迟早崩溃。”段陵回道。

  这便是守城的困难之处。

  相较于进攻方可以随时随地转移阵地,他们是不可能将整个城池都带着走的,而且这样也不现实。而进攻方只要抓住机会,持续的以火炮亦或者是投石车之类的武器进攻,便可以降低防守方的士气,到时候便可以趁着对方士气低垂的时候一锤定音。

  自古以来,莫不如此!

  说话间,天空中数道火光闪过,众人皆感脚下一震,一阵狂风直接席卷过来,卷起的尘沙也弄的众人灰头土脸的。

  “这群混蛋,完全就是欺负咱们火炮不成!”毛仁宇张口骂道。

  毛仁峰眉梢紧皱,回道:“没办法。咱们这里一穷二白,哪里能够跟对方比啊!”

  张弘范毕竟乃是世家大族,更是掌握一方的军阀,所以也一直专注于火炮的研发,专门用来攻城用的攻城炮也有使用,但是和赤凤军的火炮相比,却要差上许多。

  但邯郸义军不过初成,城内基础薄弱,哪里能够制造出攻城炮?

  若非有赤凤军援助,只怕就连虎蹲炮都无法造出来!

  言辞之中,数发炮弹又是飞奔而来,溅起的尘沙让众人皆是心生害怕,唯有赤凤军派来的那些参谋们习以为常,并没有任何的不适。

  周宇安慰道:“诸位放心。这里我早就测算过来,在对方的射程范围之外。”

  众位将士眼见那炮火只在百丈之外,这才松了一口气,随后一见不仅仅周宇、段陵两人,其余的参谋也是神色淡然,心中敬佩不已。

  “不愧是长安来人,这种素质的确是超人一等!”

  若非这群参谋团有着绝对的实力,就他们那土匪性子,哪里会屈居其下?

  “虽然如此,但若是任凭对方继续射击,只怕这里也迟早不会安全的。”段陵诉道:“毕竟对方完全可以趁着这个时候前出铸造炮台。到时候,咱们若是置身于对方的射程之内,那才是真的要玩。”

  “这么说来,你打算出城?”周宇抬起头来,已经看出段陵心中所想。

  段陵回道:“除此之外,你有别的方法吗?”察觉到周宇眼中的担忧,段陵却觉得有些恼火,将胸膛拍的“砰砰”响:“还是说,你怀疑我的能力?”

  “没错。毕竟你——”

  周宇露出几分尴尬来,嘴中似有所述,左手食指一下一下戳着桌面,这个也是周宇的习惯。

  段陵双手蓦地攥紧,额头之上的青筋也是暴涨起来,却是直接跨步上前,直接顶在了周宇的眼前:“那是特殊原因。若非我等没有准备好,如何会导致失败?”

  先前两次皆是失败,已经让他备受挫折,若是第三次失败,只怕段陵愤怒之下,会直接选择自杀吧!

  “哦?那你能确保这一次成功吗?”

  周宇蓦地变得严肃起来,双目也死死的盯着段陵。

  城中兵力本就不多,若是这一次行动再度失败的话,那他们就再也没有翻本的可能了。

  “当然!”

  段陵虽是惊讶,眼中也不免露出了几分迟疑来。

  但他转念一想,也明白这乃是自己重新翻身的机会,牙齿咬在一起,重重的点了点头:“这一次,我自然不会让你失望。”

  “那好。这一次,我便给你一千人。只要你能够摧毁那炮台,那我的位置你也完全可以拿去。”周宇虽觉有些冒险,但也明白眼下时候乃是唯一的机会,而他们也只有把握住这唯一的机会,才有成功的可能。

  “摧毁炮台吗?”

  段陵念了一句,似乎感到有些不满。

  他可不仅仅局限于这种需求啊,但既然对方都这么要求了,那也不妨应下来,毕竟自己的目的若是成功的话,那那炮台也起不到多少的作用。

  “当然可以。不过这支军队,我要全部的指挥权。可以吗?”

  “自然可以。毕竟,你才是指挥官。”

  两人目光相交时候,已经达成了协议。

  既然已经确定了目标,段陵也立刻领着军队,自邯郸城之中走出来,远处那炮台还在持续不断的射击着,不过这火炮密度和当日赤凤军与蒙古大军决战实在是差的太远,至少对方段陵来说,还是稀疏了许多。

  “所有人,跟我冲!”

  不消废话,段陵首当其冲,直接朝着那炮台冲去。

  紧跟在他身后的士兵,也三三两两组成一队队小队,各自朝着远处的炮台冲去,经过两三个月的突击训练,这些士兵也总算明白过来何谓冲锋,而不是和以前那样就傻呆呆的聚在一起,直接朝着前面冲去。

  于炮台之前,也早已经修筑了几条战壕,上百位士兵躲在战壕背后,想要死守身后的炮台。

  飞溅的子弹、嘈杂的声音,置身在这战场之上,段陵感到自己体内的鲜血都开始沸腾起来,烧的他两眼赤红,手中铳枪连连扣动,就将携带的三十发子弹消耗一空。

  这里毕竟距离赤凤军太远,所以段陵等人带来的弹药也不多,比如说赤凤军独有的撞针式定装后膛枪以及弹丸也就只能够满足参谋使用,基本上就是消耗品,一旦用坏了,就没有补充的。

  今天,段陵之所以能够有这么多的弹丸,也是因为他乃是指挥官的原因,否则还未必能够有这么多的子弹呢。

  子弹虽然已经打完,但段陵却不肯轻易罢休,眼见距离战壕只有不足十丈之遥,他双足猛地一用力,宛如飓风一样直接越过战壕,落入那正在防守的士兵之中。

  “杀!”

  一声咆哮,他只将手中长刀猛地一挥,身前的十数位士兵顿时倒下。

  远处,那操控着虎蹲炮的似有反应,连忙调整炮膛,准备对准段陵。

  然而远处的士兵却也似是同受感应,纷纷挺身冲锋,手中长枪对准眼前的士兵便是猛地一刺,就教那人直接倒在了地上,毫无半点反应。

  其余的士兵也是害怕,虽欲继续抵挡,无奈被那人给骇住,却是分毫也不敢动弹。

  “很好。立刻给我将这炮台给炸了!”

  段陵大手一挥,当即就将搜集到的火药聚集在一起,直接填到了炮台之上。

  随着“轰隆”一声,整个炮台就彻底的飞上了天。

  虽是摧毁了一个炮台,但段陵却还是眉目紧皱,却是遥遥望向两百丈之外另一个炮台,和他之前炸的这个炮台相比,远处的炮台明显更为庞大,方圆也有三十来丈,外围的战壕也有百来丈之长,足以容纳三百来人。

  这个炮台,也是这里最大的一个。

  除了这个炮台之外,还有八个小的炮台,分别分布在它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

  而段陵所攻下的这个炮台,则是正北方的位置。

  “将军,咱们接下来怎么办?”章午问道。

  段陵却是转身,口中骂骂咧咧的:“回去吧。咱们还是先回去再说吧。毕竟来日方长,迟早有一天,非得将那个家伙给揪出来砍了不成。”

  对方停止了炮击,他的目的也已经达成了,接下来又该如何,那就是周宇的事情了,毕竟他才是这支义军的指挥官。

  “这家伙,没想到竟然这般勇猛?”

  站在中央炮台之中,张珪双目微凝,落在了段陵的身上。

  他和对方也不过交手过一次,但是那一次却让他印象深刻,深深的明白了对方并非自己所了解的那群乌合之众,毕竟寻常的家族,是断然无法培养出这样的人才来。

  孔浈笑道:“那你莫不是想要将其招揽到麾下吗?”

  “怎么可能?”张珪摇摇头,却道:“虽然他们不说,但是你也应该知晓吧,他们的来历可不简单。”

  “赤凤军吗?”孔浈露出几分厌恶来。

  他的叔叔以及大伯孔元措,当初时候便是死在了赤凤军的手中,这一直让他耿耿于怀,要不然为何在得到情报之后,便直接来到了这里?

  “没错。能有这般素质以及实力的,除了赤凤军之外,也不可能是别的家伙了。”张珪回道,眉宇间更是带着几分愁容,“只是他们现在跑到这里,又是所谓什么?若是想要趁着这个时候,进攻中原的话,那就糟糕了。”

  若是眼前的军队,张珪并不担心,但若是赤凤军主力的话,却是分外害怕。

  毕竟那赤凤军实力之强实在骇然,便是他的父亲甚至当今大汗都死在对方手中,自己不过是一介毛头小子,如何和对方对抗?

  孔浈咬牙切齿的回道:“没错。所以我们才必须要将对方扼杀掉,要不然等到那宋朝过来之后,咱们只怕就没有时间了。”

  眼下时候,张弘范和伯颜正在济南府整顿军队,就等着和宋朝一决高下,这中间自然不允许有任何的错漏之处。

  若是在这个节骨眼之上出现了问题,那整个中原也许就会因此落入赤凤军的手中。

  到时候赤凤军占据中原,那他们就真的再也无法挡住赤凤军的脚步了。

  对于这种未来,张弘范和孔浈两人,莫不是害怕无比。

  “那你觉得咱们什么时候可以展开进攻?”唯恐生变,张珪想起自己父亲的命令,感到有些焦躁。

  现在战场越拖越久,貌似在消耗着起义军的力量,但他也开始感到无法支撑下去。

  毕竟军队的粮食需要从后方运输,其消耗也不在少数,若是没有宋朝的作祟的话,也许能够支撑下去,但眼下为了保证能够和宋朝对抗,那他们的粮草只怕就要削减了,要不然根本无法满足大军的需求。

  诸多原因,也在逼迫着张珪做出决定。

  “兵贵神速。对方见到我等修筑炮台,定然急于将其毁灭。依我看,三天之内对方定然会有所行动,到时候对方必然城门空虚。而那个时候,我们便可以毕全功于一战,彻底歼灭对方。”孔浈诉道。

  张珪抿了抿嘴唇,竟然感到有些紧张:“三天之内?”

  “没错。只要对方开始进攻炮台,那就是我们的时候了。到时候,咱们定然会彻底战胜对方。”孔浈咬牙切齿,他那原本文质彬彬的样貌,现在看来竟然有些狰狞。

  张珪深吸一口气,蓦地下定决心。

  “好。就在这三天之内,我定要彻底灭了你们。”

  他在心中发誓,定要洗刷自己父亲曾经受到的屈辱,通过今日这一战。

  回到城内,周宇见到段陵一身灰尘走了进来,方才松下心来,问道:“这一战,你还好吧?”

  “一般般吧。毕竟对方那中央炮台没有干掉,还是一大威胁。”段陵侧过脑袋,撇了一眼远处的炮台。

  那炮台也是雄伟,距离城门约莫有五里远,但在这里依旧能够看的清楚无比,照这样子起码也有十丈之高吧。

  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建起这么一个土城,对方只怕也费劲了心思。

  周宇笑道:“来日方才。只要我们好好筹划,自然能够战胜对方,不是吗?”

  “来日方长?”段陵轻哼一声,却道:“你确定吗?”指了指远处的炮台,他直接诉道:“对方都已经建好了这玩意,分明就是打算在短时间内彻底解决我们。就这种状况,你觉得我们能等吗?”

  “确实!我们,已经无法在等了。”

  周宇为之一顿,感觉自己之前所说的话有些失误,便对着段陵俯首致歉。

  旁边士兵莫不是一紧,若是让那炮台始终悬在脑袋之上,那就意味着他们始终位于对方火炮的射击范围内,到时候随时随地都会遭到攻击。

  这种头上顶着宝剑的感觉,可不怎么好受!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