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五章火箭车

第一百九十五章火箭车

        翌日,乌云阵阵,大雨磅礴。

        许久未曾出现的春雨,终于化作满天暴雨,洗刷着前些日子的尘土。被这狂风暴雨一冲刷,之前的烟硝味儿,似乎也消失无踪了。

        当然,也得了这暴雨的原因,敌人的攻势终于消停了。

        毕竟在这暴雨之中,火药很容易受潮,而且地面泥泞,也不方便步兵战斗,却是总算让城中的众多起义军松了一口气,准备趁着这个时候,好好的歇息一下。

        但段陵却没有继续呆在屋中,反倒是跑到了军械所之处。

        “我交代你研制的东西,你准备好了吗?”

        死死的看着胡安,段陵有些紧张。

        他也清楚,若是仅仅依靠麾下士兵,是断然不可能摧毁炮台的,所以就早早的拜托了胡安,令他靠着这里简陋的器材,制造出足以摧毁炮台的武器。

        胡安道:“已经造好了,只是恐怕无法达到你所需要的性能!”

        “没办法吗?”段陵问道。

        胡安为难道:“没错。毕竟我这里材料紧缺,而且因为城池被封锁,很多东西都短缺,实在无法在短时间内给你弄出你要的东西来。”

        “不管了。你先带我去看看再说吧。”段陵吩咐道。

        胡安当即带着段陵,朝着旁边的山洞走去,为了防止被敌人所窥探,他们制造出来的火药以及铳枪之类的武器,全都放在这里。

        为了防止受潮,在山洞之前还挖了一条排水沟,旁边也有一个集水井,并且在洞口之处挂上了茅草席,完全可以排除空气中的水分,确保里面的火药维持干燥。

        踏入其中,段陵旋即注意到远处放着的三辆马车。

        当然,这也不是寻常马车,因为在马车之上,放着一个木箱子。木箱子大约有八尺长,一尺厚两尺宽,前后的盖子全都已经打开了,所以可以见到里面放着十二个竹筒,竹筒前段被封了起来,唯有后面露出来一条火线。

        这样子,分明就是后世的火箭炮。

        “这玩意,也太简陋了吧!”

        看到这实物,段陵有些失望。

        作为赤凤军一员,段陵对赤凤军目前所装备的火炮自然知之甚详。

        破虏炮威力惊人,专门用来摧毁城头用的,但这里没有制造破虏炮的车床、锻机,所以就不用想了;破神弩精度非凡,威力也相当不错,但对材料以及使用者有特殊要求,自然也不可能考虑进去,唯一能够使用并且对炮台造成威胁的,也就只有虎蹲炮了。

        但这里的技术还是太过落后,只能使用最老土的土铸法,不仅仅生产度落后,就连质量也相差太大,威力不及也就算了,就连重量也大大重,想要一个人扛着就走,完全就是妄想。

        逼迫之下,段陵也只好开动脑筋,看看能不能弄出其他的玩意来,所以就弄了这么一个简陋的火箭炮来。

        胡安无奈道:“没办法,我们这里材料太少,能够弄出这三辆东西来,已经掏空了整个邯郸城。”

        “好吧。毕竟还是弄出了这东西来,要不然我才不会去攻击炮台呢。”

        段陵也知道眼下情况,只好安慰着自己。

        要知道在他的设计图之中,那竹筒应该是用生铁锻造而成的,这样才能够承受住火药燃烧的高温,而且那木箱子也应该是铁制的,这样才能够保证在行军之中,不会被敌人的攻击给破坏掉。

        木头、竹筒倒是不值钱,城中废弃的房舍多的是,完全可以拆了这些房舍来用。

        但这玩意却需要消耗大量的火药,所以为了能够弄出这三辆火箭车,胡安可是足足消耗了库存一半以上的火药。

        想到这,段陵又是问道:“对了,这玩意射程、精度如何?”

        “射程?对不起,这个我还没来得及做实验。而且,现在刚刚造出来的,也就这么三辆,若是这么消耗了,岂不是可惜了?”胡安露出为难的神色来。

        制造这玩意,乃是极其机密的事情,除了段陵之外也就胡安知晓。

        而为了避免暴露,胡安也只在这山洞之中做实验,所以他也不清楚这玩意,究竟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

        “不知道?”

        段陵虽是恼怒,但一想这也是形势所逼,只好放弃追究:“若是这样,那也只好在战场之上试一下了。”想着之后的战斗,他又开始紧张了起来,默默的祈祷起来:“希望这玩意,到时候能够起到用处。”

        胡安不解,又问道:“难道不行吗?这样的话,要不要我继续改进一下?”

        “不了。现在虽然下着雨,但敌人随时随地都可能进攻,再怎么改进,又能起到多少作用?你先取来草席,将这三辆车给我裹得严严实实,等到半夜时分没有人的时候,再将这东西送到我军营之中,知道了吗?”段陵忧虑战场,便吩咐胡安将这东西送到军营之中。

        “半夜?难道将军不想被人知道?”胡安略有诧异。

        从一开始,段陵就一直让他保守秘密,所以胡安也就照做了,但眼下都到生死存亡的时候,还有必要这么做吗?

        段陵道:“不是不让人知道,只是不想被某些人知道!”

        “某些人?难道是周将军?”胡安略有吃惊,却想起了城中传播的谣言。

        段陵责备道:“你认为是周宇?究竟是谁这么说的?”

        “这个,其实不用别人说,大家都能看到。”胡安感到害怕,连忙低声回道:“不过你放心。关于此事我一直都保守的很严,绝对不会被别人知道。”

        关于段陵和周宇,大家都看在眼中,这其中自然有如同王践行、毛仁峰这种担心害怕想要弥补的,但也有胡安这种坐视不理的,当然还有那些煽风点火的。

        至于他们在想什么,谁能知晓?

        “那就好。记住了,关于此事你决不可露出半点风声,知道吗?”段陵语带威胁,直接喝道。

        胡安自是不敢多言,赶紧闭上嘴巴。

        他依照段陵的吩咐,将这三辆火箭车全数用茅草裹得严严实实,绝不让别人看出半点痕迹来。

        段陵这才放心,又是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谁料刚一踏入营地,他就见到郑桥正在自己房门口等着。

        “郑桥?你找我干什么?”

        一张口,段陵带着几分怀疑看了一下郑桥。

        郑桥察觉到对方排斥,有些为难的摸了一下鼻子:“当然。毕竟之后的行动,我会跟你一起的。毕竟仅凭你一人,只怕难以战胜守军,摧毁对方的炮台。”

        “这倒也是。”

        段陵稍作思考一下,随后却是戏谑的问道:“但是我不觉得你今日前来,就只是为了这件事情!毕竟你可不是那种会深夜拜访别人的急性子!”

        “的确!若是平常的我,也许只会等到白天练兵的时候,才会前来找你吧。毕竟那个时候,你也正在忙碌军务,而且也不会给人一种唐突的感觉。”郑桥讪笑了几声,然后才说出了自己的担心:“但是你也知晓,有的事情是不能当众说的。”

        明知道对方脾气不好,自己还直接顶到对方的枪头上,这样子也是太过担心了。

        “又是关于周宇吗?”段陵变得暴躁起来。

        今天时候,一个个的全都开始和他谈周宇,说什么不应该继续闹矛盾,这让他感到自己耳朵都听出了茧子来了。

        郑桥虽是一愣,没想到段陵竟然这么大的脾气,只好压低声音,诉道:“没什么,只是我有点担心。毕竟你们这样闹下去,不好。无论是对你,还是对他!”

        “我知道!”

        段陵扭过头来,浑然一副不想听郑桥解释的样子。

        郑桥反而越担心起来,又道:“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和他和好,至少不必和之前那样剑拔弩张,可以吗?”

        “剑拔弩张?听你这说的,好像什么都是我做错了一样。”段陵双目喷火,直接喝道。

        郑桥感到有些害怕,连忙安抚道:“这个,我也没说是你的错。只是我觉得吧,你对周宇的脾气不太好,每次都直接顶撞回去,这算事吗?毕竟对方现在是你的顶头上司,若是他真的追究下来,只怕你也不好过。”

        “他敢?”

        段陵两眼圆睁,死死的盯着郑桥。

        郑桥摇摇头,无奈道:“你看,你就算是和我都这样子,若是换了别人还能忍吗?就算是你没错,但用这种态度说话,别人能信服吗?”

        “哼!说到底,你还是想说什么都是我的错吗?”段陵回绝道:“若是这样,你还是省省吧。”

        郑桥见对方心志坚决,便明白过来自己不过是徒劳无功,只好辞别道:“若是你当真这么认为,那我就算是说什么,只怕你也不会接受。既然如此,那我还是告辞吧。”说罢,便拱手行礼,旋即离开了这里。

        段陵眼见对方离开,也没有相送,反而一脸得意:“哼!到时候等我成功了,定要让你们刮目相看。到时候,看你们还会继续认那个家伙吗?”

        他素来高傲惯了,可没有屈居他人之下的习惯。

        被这么一弄,段陵睡意尽消,眼见那一弯明月已经挂在枝头之上,算了算时间也是胡安运送火箭车到这里的时候,就迈开步伐准备看一看情况。

        顺着记忆,段陵来到了军营之前。

        虽是半夜时分,但这军营之中依旧灯火通明,在各个军帐之间,也有一个个士兵,正在巡逻着,防止有什么情况生。

        此刻雨水已经消去,空气中尚且带着清新的泥土气味。

        闻着这味道,段陵这才稍微感到轻松许多,但转念一想:“正所谓雨后放晴,眼下雨水已经停下来,那么未来的几天内,就都会是晴天。到时候,便是正式展开进攻的时候了。就是不知道那几辆火箭车,是否能够起到作用!”

        为了那东西,他也是费了好大劲才弄出来,自然不允许任何人将其毁了。

        带着期许,段陵朝着军营门口走去,想要迎接自己的火箭车。

        然而他刚刚走到营口之处,却听到从营口传来一阵争执声。

        “你这里面是什么东西?能不能拆开来,给我看看?”

        “禀告章将军,这东西乃是段将军亲自要求的送来的。除非是他亲自来,否则我们断然不可能拆的。”

        “哼!你这东西裹得如此严实,莫不是假借段将军之名,企图将炸药送入军营吗?”

        “……”

        “是章午?那小子,还没睡觉?”段陵感到奇怪,旋即走了上去,就将章午正带着一队人马,将胡安拦在了营口之处。

        那胡安一脸焦急,但还是挡不住章午走上前,准备将火箭车裹着的草席拆开。

        段陵顿时紧张起来,高喝一声:“干什么呢?”

        一行人莫不是浑身一震,凝目看见竟然是段陵站在这里,便纷纷站直了身子,就连章午也被吓得赶紧放下手中工作,一脸害怕的看着段陵。

        “深夜时候,你不在军营之中睡觉,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我记得今日不是你巡逻的时候。而且你还在这里吵吵闹闹的,算什么样子?”

        段陵带着责备的扫过章午一眼,直接就开骂了起来。

        章午自然害怕,连忙回道:“这个,我不是担心军营安危吗?所以才深夜巡逻,为的就是防止有人偷袭。”

        “那你抓到人了吗?”段陵问道。

        章午惭愧的低下头,回道:“这个,还没有!”

        “既然没有,那还杵在这里干什么?装路灯吗?”段陵直接骂道:“还不给我滚回去,省得在这里丢人现眼。”

        章午不免叫屈起来,却是直接指着胡安,叫道:“可是他呢?虽说为了明天的进攻,需要备齐足够的武器。但是他深夜到来,只怕是别有用途。正是因此,所以我才挺身上前,试图阻止对方。”

        “我知道!你还是给我滚回帐中,别老是没事找事。而且我何时将巡逻的事情交给你了?有时间好好操练自己的士兵,别给我整这些玩意来。”段陵更是感到烦躁了。

        若说周宇、郑桥等人,这些毕竟是他多年同学,自然可以指摘他的不是,但章午不过是一介偏将,却也出言顶撞,这让段陵有些难以接受。

        “我明白了!”

        章午无奈,只好低下头来,带着委屈离开了这里。

        段陵也没兴趣去安抚,直接让胡安将这三辆火箭车推入军营之中,而在明日时候,他就打算靠着这东西大显神威,彻底让那张珪为之惊叹。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