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六章允诺

第一百九十六章允诺

  翌日,天朗气清,万里无云,正是最好的时候。

  身披重甲,段陵跨坐在战马之上,目光落在缓缓开启城门,城门虽是裹着一层铁皮,但经过这么多天的鏖战之后,铁皮也被打的到处都是洞,通过洞口都可以看到另一边的场景,仅仅依靠着一条条钉在上面的木条,才勉强维持原样。

  但是,段陵丝毫不怀疑只要稍微一用力,这城门就会“砰”的一声,直接倒塌。

  “所有人全都准备好了吗?”侧目看向郑桥,段陵问道。

  郑桥阖首回道:“启禀将军,所有人全都准备好了,就等着出发。”随后,似是有些疑惑,他眼神掠过远处的三辆被草席裹得密密实实的马车,就感到有些好奇,问道:“只是段陵,那三辆马车,是什么东西?”

  “哼!这东西,你到时候就知道了。”段陵故作轻松,一点也不着急揭穿秘密。

  这种大杀器的存在,他可不打算这个时候拿出来,而是准备等到最重要的时候拿出来。

  要不然,就没有震惊对方的用处了。

  “好吧。希望那东西,到时候能够如你所愿。”郑桥有些忐忑,目光依旧停留在那马车之上。

  段陵的表现不太寻常,这让郑桥有些担心。

  段陵也没在意,直接喝道:“各位,且随我一起出征。”话音一落,段陵就催动胯下战马,准备自城门走出。

  “段陵!”

  正待走出城门,从后面传来的声音让段陵停住脚步。

  段陵调转身来,嘴角带着嘲弄看向那周宇,虽然知晓对方不过是担心罢了,但他却突然生出戏弄对方的想法,于是便说道:“怎么了?莫非你想要代替我,去进攻炮台吗?”

  “这”

  周宇嘴角一抖,感觉气氛尴尬了起来。

  这话,他答应也不是,拒绝也不是,只好装作没有听到。

  跟在段陵身后,郑桥心中哀叹:“唉。看样子,纵然有王先生等人在其中斡旋,两人之间还是充满着矛盾。”心中想着,远处的周宇也忍耐不住,一脸担心的嘱咐道。

  “你这一路,务必要小心了。”

  “放心吧。我会活着回来的,毕竟我还没有建功立业呢。可没兴趣这么快就马革裹尸。”

  段陵明显一愣,心中莫名生出几分暖意来。

  “这家伙,没想到竟然也会服软?不过这可不会改变我的计划。”

  摒弃心中思想,段陵手中马鞭轻挥一下,胯下战马快若疾风,瞬间跃出城门,紧随段陵身后,一千多战士也纷纷迈着整齐的步伐,从城门之中走出。

  这一次为了能够成功,周宇已经将麾下可战人士全都集中起来,就期望能够在这一次战斗之中,彻底粉碎对方的计划。

  见到段陵正在远处,郑桥赶紧催动胯下战马跟上去,却是低声警告道:“段兄。我知道你对周宇心怀怨气,但眼下可不是闹矛盾的时候,要不然若是被对方抓住这个机会,咱们可就真的要完蛋了。”

  “放心吧,这一点我还是知晓的。”

  段陵轻哼一声,蓦地勒住战马,双目远眺落在远处一个高大的建筑之上。

  那东西,便是张建立的炮台!

  郑桥跟着一起看去,心中蓦地一紧,却道:“没想到对方防备如此之严?这样的话,若要攻破防线,破坏掉对方的火炮的话,可就是麻烦事情了。”

  “虽是麻烦,但不代表着就没有机会!”

  段陵深吸一口气,目光有些游离的看了一下那火箭车,感到忐忑起来。

  对于这火箭车,他尚且不知道起射程和精度,便是威力也基本上只是推算,是否能够在战场上发挥作用,也还不知道呢。

  如今贸然上战场,段陵还是感到紧张。

  正思考的时候,“砰”、“砰”、“砰”,连番的响声,也代表着远处的炮台发现了他们,开始针对他们的出现展开了进攻。

  这里距离炮台约莫有三里,正好在对方巨炮的射击范围之内。

  所以现在对方也依靠着巨炮,持续不断的朝着段陵等人展开射击。

  段陵混不在意,就那么大刺刺的站在旷野之上。这个时代的火器射击精度并不高,想要在这么远的地方击中敌人,并不比中福利彩票更高。

  零星的炮弹落在旁边,虽是溅起满天的尘沙,却也没有造成更大的损伤。

  “按照计划,第一轮进攻就由我来指挥吧。”

  郑桥深吸一口气,然后自战马之上跳了下来,落在了地上。

  骑马,虽是军校学生必备的技能,但因为火器的原因,赤凤军也已经抛弃了骑兵冲锋的这个战术。

  “全员,随我冲!”

  一声令下,郑桥便领着麾下人马一字排开,成百上千的人散了开来,朝着远处的炮台冲去。

  那炮台有些急了,上面的火炮不断的发射,但零散的火炮却无法挡住赤凤军的脚步,让对方直接冲到了战壕之前。

  就在这战壕之中,两军也展开最残忍的厮杀。

  “将军,我们应该展开冲锋了吗?”

  章午偷眼看了一下远处战壕,低声问道。

  那一声声惨嚎声传来,让他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开始发冷,骨子里就透着还拍,若非有旁边之人盯着,只怕他转眼就溜了。

  段陵轻哼一声,却道:“第一道战壕都没攻破呢,你就着急进攻了?继续给我盯着,若是第一道战壕被攻破,咱们再靠近也不迟。”

  那张也明白,仅凭自己手中的火炮,难以对赤凤军的散兵线造成致命伤害,所以早早的就在炮台周围挖了三道战壕,每一条战壕相距都有数十丈,从而能够拖延赤凤军,为他们争取足够的反应时间。

  眼下时候,在郑桥的全力攻击下,第一道战线很快的就彻底崩溃了,而他也转而开始进攻第二道战线。不过对方也趁着这个时候在第二道战线集中了大量的兵力,终于勉强抵挡住了赤凤军的进攻。

  见到这一幕,段陵露出得意的笑容来。

  “这郑桥,倒也没有让我失望,这么快就攻破了第一道战线。”

  “可是就眼前的状况,那第二道战线实在是难以突破,不知道咱们现在应不应该支援?”章午催促了起来。

  直到现在,郑桥已经被困在第二道战线足足有半个时辰了。

  若是继续战斗下去,随着体力的消耗殆尽,只怕会全军覆没。

  段陵也注意到这情况,自然阖首回道:“那是当然!”对着身后之人摆摆手,他吩咐道:“将我带来的那三辆马车解开,我要使用它!”

  “在下明白!”

  章午感到奇怪,毕竟昨天晚上的时候他想要询问,都被直接呵斥回去了。

  那里面究竟藏着什么东西,竟然让段陵这样严防死守。几人一起努力,很快的就将草席扒开,露出了里面的东西来。

  众人见了,莫不是感到奇怪,却是问道。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没有炮膛?”

  四四方方的木箱子,他们当然不明白里面装着的是什么东西。

  “这是火箭车,乃是我发明的。若是能够奏响,只需要这么一辆,就可以将那炮台全数摧毁。”段陵一脸骄傲的样子,然后排开众人来到火箭车之前。

  章午感到困惑:“仅凭一辆,就能够摧毁整个炮台?这东西,难怪会防守的如此严密!”

  在众人的围观下,段陵也取出随身带着的火折子,一脸恼恨的看着远处炮台,他感到自己的胸口还隐隐作痛,那是初次战斗所造成的伤势,直到现在也没有痊愈。

  “哼。这一次,看我不灭了你。”

  张口一吹,那火折子立刻冒出些许青烟来,泛红的烟头很快的就将引线也给点燃了。

  众人也一起围来,聚精会神想要看看这段陵吹嘘的东西,到底有多么厉害。

  “轰!”

  平地一声雷,众人皆感脑壳一震,耳朵也倍感难受,赶紧捂住了耳朵。

  远处,立刻就见一股赤红色的火焰自木箱后面喷射而出,随着火焰冒出,木箱子里面留存的火箭也被推动出来,径直朝着远处炮台射去。

  “我靠,这玩意怎么这么不靠谱?”

  段陵一时惊讶,赶紧纵身一跃,避开了这温度极高的火焰。

  他这一走,整个火箭车立刻就失去了准头,被那浓烈的火焰一冲,车子直接失去了控制,就和陀螺一样在原地打转,后面的火焰也没有控制住,直接朝着四周烧去。

  见到这模样,众人赶紧吓得四处逃窜,哪里敢站在原地?

  而火箭车里面剩余的火箭也一股脑儿全都射出去,除了第一发之外,其余的也不知道究竟飞到哪里去了,更遑论对敌人造成伤害了。

  “幸好及时避开,要不然不就被波及到了吗?”

  “还以为是什么能逆转战局的好东西?没想到也就一个大炮仗啊!”

  “唉。看样子,这次攻击也算是失败了。”

  “……”

  众人虽是害怕段陵斥责,只感小声辩论,但段陵功力了得,自然将这些全都听在耳中。

  他面红耳赤,纵然想要驳斥,但自感这般样子实在是太过丑陋,根本就无力辩驳,只好令章午传达命令。

  “撤退!”

  升起的烟火,让郑桥放弃了鏖战,自敌人的战壕撤了下来。

  那炮台防备森严,他们当然也不指望能够一战定输赢,眼下时候只不过是试探罢了。

  “这就是你的秘密武器吗?”

  撤了下来,郑桥扫过远处的火箭车一眼,那车子不过是木头制成的,哪里禁受住火药的摧残,早就变成了一堆烧焦的木头了。

  当然,还剩下两辆火箭车。

  但前例在前,他们对这剩下的两辆火箭车,也不抱有多少的期待。

  段陵听出其中嘲笑,不免感到面红耳赤,辩解道:“这只是实验型号,当然不可能完美。”

  “好吧。那希望你能够改进好了再用吧。”

  郑桥耸耸肩故作轻松的回应道,要知道当时候,他也险些被乱窜的火箭波及到,当然对这火箭车心有余悸。

  论威力,这玩意的确不错。

  只可惜其精度太差,想要以此赖摧毁对方炮台,根本就是妄想。

  段陵强辩道:“那是当然!这可是我设计出来的,肯定能起到作用的。”心中却是寻思着等到回城之后,就将胡安找来,然后两人一起研究应该如何改进火箭车,令其发挥应该有的效果。

  郑桥扯了扯嘴角,虽欲劝说对方,但见对方分毫不理自己,也熄了劝说的想法。

  远处,传来一阵阵马蹄声,却是对方见起义军撤退了,就打算趁着这个时候,彻底击败起义军。

  段陵早已知晓对方心思,自然也率领麾下人马出战。一番厮杀之后,双方也明白难分胜负,只好各自回营,等着下一轮的战斗再决胜负。

  回道城中,正如段陵所预料的那样,周宇果真找上门来了。

  “又失败了吗?”

  微皱的眉目,显示出周宇的担心。

  段陵没好气的回道:“不过是暂时后退,难道你打算不惜性命强攻吗?”

  “也许吧。但是你也应该明白,就现在的局势,我们已经无法接受失败,更不允许失败了。知道吗?”周宇警告道,复又想起那被消耗一空的火药,更是感到心疼:“还有。你弄的那两个东西,我暂时封了。而你也莫要继续找胡安,知道了吗?”言辞之中,明显带着责备。

  胶着每持续一天,城中的资源以及士气,就会削减一分。

  等到削减的极限之后,敌人就会正式发动总攻,这也是可以预料的。

  为了防止最恶劣的结局,他们必须要彻底摧毁对方的炮台,防止其继续摧毁城中的一切。

  “你以为我就不明白?”

  段陵蓦地抬起头来,感觉眼前之人,完全就是在针对自己:“但我若是不弄出这种办法,又该怎么办?用士兵的性命填吗?我倒是想,不过到时候只怕你又要有嘀嘀咕咕一大堆了。当年主公也知晓,唯有让士兵吃饱饭,才让人愿意跟她。怎么轮到你,就只会横加指责,却不给我相应的权限?”

  最困难的事情交给他做,但却不给相应的支援,甚至就连自己四下里弄出来的火箭车都被收缴。

  这算什么事情啊!

  周宇仔细一想,也感觉自己之前有些过分了,便诉道:“那好。只要你能够摧毁炮台,我当然可以什么都答应你。但若是失败呢?”

  “所有的火药,以及城中所有的工匠。”段陵昂起头来,张口回道。

  周宇心中一紧,提出了自己的疑惑:“所有的火药?你莫非当真打算继续弄那玩意?”听了郑桥的诉说,周宇对火箭车这玩意,实在是不报有期待。

  段陵阖首回道:“那是自然!要不然,就得用命堆。但是就凭现在我们的兵力,可能吗?”

  “好吧。我答应你。只不过,你要答应我,这一次必须成功。明白吗?”周宇神色变得严肃起来,生怕这一次段陵失败。

  段陵庄重回道:“那是自然!若是无法成功,我就豁去性命,也会将那炮台给摧毁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