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七章迫在眉睫

第一百九十七章迫在眉睫

  “看样子,他们似乎已经急了!”

  端坐在炮台之上,张好整以暇看着远处奔来的起义军。

  外面炮声隆隆,更是掺杂着临死前的哀嚎,但他却一脸平静,就那么坐在太师椅之上,品尝着手中的茶水。

  正对面,那孔浈放下手中茶杯,目光一转从远处战场扫过,不免带着几分紧张:“看样子的确如此。只是我们就坐在这里,不用去支援吗?”

  “对方主将都没有上场,你我着急什么?”

  张有些责备的瞪了一眼,充满自信的回道:“他们现在只不过是试探罢了,目的也不过是为了迟滞我们的脚步,好为他们争取足够的时间罢了。既然他们想要这样做,那就让他们去做吧。毕竟无论他们做什么,都改变不了城破的结局。”

  “哦?看你这样子,倒是充满着自信。”孔浈笑了笑,复又想起了一件东西来,却是问道:“只不过你就不担心吗?毕竟之前时候,那段陵可是弄出了那个什么新式火箭的玩意来。要是他将这东西推出来,那我们只怕就危险了。”

  之前,他在把手炮台的时候,可着实被那火箭车给吓了一跳。

  仅仅是一枚,就将炮楼的一角给轰塌了,虽是经过修缮,但直到现在还留有痕迹。

  张轻蔑笑道:“你是说那火箭车吗?你又不是没见过,这玩意精度不准,十之八九不知道射偏到什么地方。这玩意,能起到什么作用?”

  以张的目光,一眼就看出了火箭车的毛病,所以对这玩意一点都不担心。

  “若是真的这样,那却是不错。”孔浈闭上了嘴,静静的品尝着手中茶水。

  炮台之外,曾经的隆隆炮声渐渐散去,只留下一片惨叫声来,让人听着就感到特别的渗人。

  总算是从前方阵地撤下来,郑桥顿时生出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怎么又撤退了?”

  带着不解看了段陵一眼,郑桥有些弄不清楚段陵的想法。

  自一开始以来,段陵就始终派出部下,数量也不多,每一次也就两三百人展开进攻。当然,数量多了也没用,毕竟战场有限,实在是容纳不了那么多人。其余人则是站在后面负责支援,若是见到战友出现危险,就会直接上前,将其救下来。

  如此这般,依旧持续了三天时间了。

  段陵点点头,回道:“这是当然!毕竟咱们兵力不多,当然不可能拼命了。”

  “真的是这样吗?”

  郑桥有些怀疑,他们手中的兵力的确不多,扣除守卫邯郸的一千多人外,剩余的一千人全都在段陵手中。

  以一千人的兵力,击退对方自然困难重重,但若是攻下炮台却是绰绰有余。

  如今这样子,让郑桥开始怀疑段陵究竟是怎么打算的,为何让这炮台始终伫立在这里。

  段陵肯定的回道:“那是当然!”

  “但是你也知晓,在这段时间内,城中因为这炮台,可着实损失不少。”郑桥呵斥道。

  段陵说道:“当然知晓。但是损失的也不过是一些房舍罢了,寻常之人只要做好准备,还是可以避开的。不是吗?”

  短时间内无法摧毁炮台,所以周宇等人便号召城中百姓在家中挖坑,并且在各个地方修筑便于隐藏的防空洞,若是听到炮声之后,就直接躲进去。

  这个方式,确实极大的降低了城中百姓的损失。

  见段陵不以为意,郑桥感到恼怒,以为段陵并没有将城中百姓放在欣赏:“我当然知道。但是你也应该明白,若是让这炮台始终悬在头上,终究是一根刺。若是不将这刺拔掉,大家都不舒服。”

  “我当然知道。但是我更明白,就算是咱们摧毁了这炮台,对方还可以修筑第二座、第三座甚至是第十座。不将对方彻底击垮、歼灭,这种事情是避免不了的。不是吗?”段陵还在坚持自己的想法。

  当然,他的话还是那么的直接,很容易就让别人火冒三丈。

  “我们现在的目的,是彻底歼灭敌人,而不是执着于摧毁眼前的炮台。明白吗?”

  “但你也不能将城中百姓放在一边啊。别忘了,咱们又是为什么而来到这里的?”果不其然,郑桥当场就被惹怒了,又是直接吼道。

  只可惜,段陵也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

  他继续辩道:“所以我才要彻底干掉对方!要不然这样下去,岂不是没完没了了?你也是军校毕业的,怎么就连这一点都不明白?”

  “好吧。那你说说,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郑桥只好放弃,虽然看段陵不太舒服,但也清楚段陵本身也有才能,这般做也有自己的道理所在。

  “目的吗?”

  整了整衣襟,段陵双目微凝,落在了那炮台之中,视线充满着挑衅,似乎看到了里面的孔浈和张,也就是当初策划,令他的计划彻底失败的两人。

  此刻,这两人也似是有所感应,具是抬起头来,看向段陵所在的方向。

  “当然是将对方歼灭,并且灭掉那个家伙。”

  摸了摸胸口,他的感到对方留下的伤势还隐隐作疼,一颗心脏不断的跳动,将热血输入进去,让他变得兴奋起来。

  “当初对方留下来的,我自然会让对方血债血偿!”

  郑桥心中感慨:“这倒是你的风格。”带领麾下部队,众人又是重新回到邯郸城之中,开始为下一次的战斗准备着。

  而在经过这几轮的战斗之后,整个军队也从一开始的乌合之众,开始变得成熟了起来,没有了一开始的喧哗,更没有那种散漫的感觉,开始有了一种军队的感觉。

  至少在郑桥看来,这些人也愿意接受他们的命令了。

  而在以前,这种事情可是很少见的。

  …………

  “终于撤退了吗?”

  吐出胸中浊气,孔浈稍微放松下来。

  虽是明白对方根本难以攻破战壕,但他还是有些担心,若是对方突然发动总攻,自己又该如何应对。

  当初一战,他可是对段陵映像深刻啊!

  张站起身子来,却道:“既然他们撤退了,那也应该轮到咱们进攻了。毕竟这么长时间内,兄弟们始终只能防守,想必也积累了相当的怨气,也应该释放一下了。”

  “哦?看你这样子,是打算展开总攻了吗?”孔浈问道。

  张回道:“那是自然。毕竟和父亲约定的时间就快到了,若是不在这之前击败对方,那就会留下相当的后患。我想,父亲应该不想在抵御宋军的时候,背后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硬钉子来!”

  “宋军吗?”

  孔浈生出几分兴致,却问道:“听闻此番南朝北伐,其统帅乃是贾似道。就对方那还没达到天阶的实力,也需要令父亲自出手?”

  “贾似道?就这厮,如何需要父亲出手?但你也要知晓,那南朝之内能人辈出。纵然孟拱、余阶、赵鼎等人相继去世,但依旧有张世杰、李庭芝等英杰涌现。尤其是张世杰此人最是勇猛,数度在淮海一线挡住父亲的军队。此次明面上,虽是以贾似道为首,但暗地里却有张世杰、李庭芝两人左右掩护。为了防止这两人,所以可汗才令家父和伯颜驻守济南,以防中原被对方占领。”

  说到这里,张似是感到愠怒,却是骂了开来。

  “说道那张世杰,我也是来气。那厮本来也是我的叔叔,昔日和我父亲,也算是同辈翘楚。谁曾想这厮也是个悖宗忘祖之人,竟然投入宋朝麾下,和父亲作对?若非我武艺未成,定然也要上阵,让那厮知晓我族规厉害。”

  “听你所言。那张世杰似乎曾经和你乃是同族之人?”孔浈略有诧异。

  这个消息,他也是首次听到。

  张阖首回道:“没错。不过你放心,若是到战场之上,我自然不会留情。定若干让那厮知晓,若是违背族规的话,会是个什么下场!”随后,他却是瞧了孔浈一眼,笑道:“不过说到这里,我却是记得你那曾祖父孔端友,也曾以尊奉汉室为名,就此投入南朝麾下。不是吗?”

  “这个,也是形势所逼,非是我等后辈所能揣摩。”

  孔浈感到尴尬,只好搪塞过去。

  事实上,这种投入两边势力的行径,他们就没少做过,否则如何能够延绵千年之久?

  张也不愿就这家丑继续谈论,便道:“既然已经确定明日时候开始总攻,却不知晓你是打算戊守炮台,亦或者是攻城呢?”

  “这个嘛,这军队乃是张兄所有,我也不过是一介客将罢了。自然该交给张兄做决定!”孔浈推辞道。

  张笑道:“既然有孔兄支持,那这一次自然该由我亲自进攻邯郸。至于这炮台,便交给孔兄了。还希望你到时候,能够助我攻破对方城门,顺利将城中贼子尽数诛杀。”

  说到城中起义军,他脸上全都带着煞气。

  孔浈回道:“那是当然!”

  对于这起义军,孔浈也是不掩饰自己的杀意。

  赤凤军所推行的诸多政策,可着实侵犯到了孔府的利益,若是不将其彻底铲除,那他们才是愚蠢透顶了。

  而在持续了一周的炮击之后,邯郸城也终于开始展露出疲态,他们也已经磨牙擦嘴,就等着给予最后的一击。

  现在,也终于到了图穷匕见的时候了。

  …………

  邯郸城。

  似乎还没有察觉到城外军队的动静,所以众人还是维持着之前的样子。

  周宇依旧操心着城中的守备问题,王践行、毛仁峰两人则是亲自出马,安抚着那些有些慌乱的百姓们,让他们不至于因为战争而变得慌乱;至于那段陵,则是跑到了胡安那里,一起研究着他们弄出来的火箭车。

  “之前的火箭车没有固定装置,所以很容易就被后面的火焰所影响,按照我的建议,最好还是加上固定装置。这样的话,就不会四处乱窜了。”

  结合着第一次的建议,段陵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这火箭车早已经曝光,所以他们两人也没必要继续藏着掖着,所以就大大方方的展现出来,继续研究着如何改进手中的火箭车。

  胡安有些吃惊,询问道:“但是这样的话,其重量就会提高至少三十斤,你确定要安装吗?”

  “当然!”

  段陵点了点头,死死的看着那剩下的两辆火箭车。

  大概是为了避免惹怒段陵,所以周宇对这件事情也没有阻碍,这倒是让段陵有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搜集相应的材料来改进火箭车。

  如今的火箭车,也一如他当初的设想,关键部分全都是用生铁锻造而成的。

  当然,这火箭车的变化也相当大,之前的木箱子不见了,而是用六根有一人长的铁轨代替。因为同样乃是用铁皮锻造而成,火箭的直径和长度,也增加了许多,足有成年人的手臂那么粗,长度也足有六尺有余,显得特别的修长。而在尾部,也如同弩箭一样,安装了用来稳定火箭的尾翼,从而令其具备相当的精准度。

  总之,和之前的相比较,完全就是变了一个样子。

  依照段陵的要求,胡安在火箭车两侧又是装上了两个铁杆,这铁杆能够直接扎入地面,从而能够稳定住整个车体,令其不会如第一次那样,四处乱窜了。

  “这样的话,其精准度应该能够上升一个台阶了吧。”看着这模样,段陵松了一口气。

  说实在的,这玩意他也是从火炮以及破神弩上面得来的经验。

  城炮因为后坐力太大,所以需要在后面安装驻铲,从而稳定整个炮台。破神弩需要瞄准目标,所以需要利用背后的羽翼来改变飞行方向,保证精准度。

  段陵也因此得到了灵感,将这两个东西移植到了眼前的火箭上。

  当然,这火箭车因为其后坐力没那么大,所以驻铲也不需要做的那么大,只要维持稳定就够了,羽翼也只需要确保飞行方向就行了,所以弄起来也没那么麻烦。

  至少,在段陵和胡安的一起努力下,还是将这玩意弄出来了。

  看着眼前完成的东西,段陵感到欣慰,心中暗想:“等到下一次,定然要他们尝一尝这玩意的厉害!”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