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八章城破了

第一百九十八章城破了

  翌日。

  伴随着隆隆的炮声,众人也开始自睡梦之中苏醒。

  经过一周的时间,他们也开始适应了这种环境,只是今天时候,这炮声却格外的密集。

  听到这炮声,段陵不免感到恼怒,直接骂道:“这帮子混蛋,就仗着自己有火炮吗?若非我手上没有这玩意,看我不将你们给碾碎。”

  赤凤军之中,最重视火器的运用,所以他们对火炮的运用极为熟悉。

  只可惜受制于现有的条件,邯郸城之中根本无法制造出合用的火炮,无奈之下段陵只好另选它法,弄出了火箭车这种代替火炮的玩意来。

  而且算起来,这火箭车制造起来也不比火炮便宜多少。

  但技术有限,现在也只能够凑合着用了。

  “诸君,随我一起出城,彻底灭了对方。”

  手一扬,段陵便带着自己的部下一起出城,准备一如之前一样,继续围攻那炮台,令其不至于一直针对邯郸城。

  当然,那仅剩的两辆火箭车,也被他一起带着。

  …………

  “哼!这家伙,终于也离开邯郸城了吗?”

  眼见着段陵离开,张露出得意的笑容来。

  那段陵实力不错,他自然也相当清楚,若是此人继续呆在邯郸城之中,当然不可能率军进攻,但若是对方离开邯郸城的话,那他就有足够的把握攻破邯郸,将城中起义军全数歼灭。

  “那现在就开始行动?”孔浈问道。

  张回道:“当然不是现在。毕竟那段陵离开也不远,完全可以趁着这个时候杀个回马枪。到时候我背后遭到攻击,如何能够支撑住?你先率领麾下人马,将此人拖住。等到恰当时候,也就轮到我出场了。”

  此番战斗,务求能够一击战胜对方。

  所以张也不敢松懈,想要把握住战场的一切变化,确保自己的战果。

  “这个,莫非要我亲自出马?”

  孔浈神色一愣,却是暗暗叫苦起来。

  他本非将领,对于战阵之事并不熟悉,之所以支持张,也不过是想要借此和蒙古搭上线罢了,选择戊守炮台,也不过是为了求稳求安全罢了。

  没想到这所谓的戊守炮台,竟然也要自己亲自出马!

  张奇怪道:“这是自然!要知道久守必败,这一点对方也明白,难道你就不明白?要不然,那段陵为何数度出击,不就是为了牵制住我们,让城中的守将能够守住吗?”

  “好吧。我知道了。”

  面对此情此景,孔浈治只好咬咬牙,从此地离开,准备带着自己的家将、家丁前往战场,和那段陵厮杀。

  只是他脑海忆起当初鏖战场景,不免感到有些害怕。

  “那家伙可并非寻常人物,若是和其战斗起来,只怕我也难保性命无虞。只希望那人到时候能够帮上我,助我战胜对方。”

  按耐心思,孔浈领着家将、家丁,一起来到了战壕之前。

  见到对方已经摆开阵势,孔浈抽出长剑,长剑指天尽显高傲之色:“所有人听我指挥,给我进攻!”

  部下如潮水一般涌出,直接朝着远处的起义军杀去。

  孔浈依旧站在原地,冷静的看着眼前的战场,审视着自己什么时候加入其中,然后给予对方以致命一击。

  “哦?没想到对方竟然主动进攻?这倒是稀奇了!”

  另一边,段陵刚刚摆开阵势,就见孔浈派出的军队。

  他虽是感到惊讶,却还是有条不紊的部署着手下,开始应对这一切。他麾下的士兵在经过这么长时间战斗之后,也明白自己应该如何去做,才能够阻挡眼前的军队。

  整个军队如同齿轮一样,顺畅的运行着,也将那军队挡在了外围。

  “只是你觉得,对方为何会在这个时候发起进攻?”郑桥却感到奇怪,张口问道。

  处于一个参谋的素质,他本能的开始怀疑,对方这吊诡的行动背后,定然藏着其他的心思。

  段陵笑道:“还能有什么原因?不就是对方呆不住了呗?”

  “呆不住了?”郑桥思考了起来,弄不清楚这种行动背后的意义所在。

  段陵嘴角翘起,带着嘲讽的话语说道:“就是字面的意思。在经过这么长的胶着之后,对方也无法继续支撑下去,所以就打算彻底结束这场战斗了。”

  “什么?”

  郑桥为之一振,声音变得低沉了许多。

  “你是说,对方打算发起总共了吗?”

  念及邯郸城内部的安危,他更是感到紧张,又道:“若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得赶快回到城中,要不然只怕就糟糕了。”

  段陵回道:“不必了。”指了指那些还在纠缠的敌人士兵,他又说道:“而且就眼前这样子,你觉得我们可能撤退吗?”郑桥为之一愣,虽欲辩解但也明白此刻撤退,无异于自断死路。

  自古以来,临阵撤军向来都是自断生死。

  “不管怎样。先打赢眼前的战斗再说吧。至于邯郸城?有周宇在,一时半会儿的,还不会失守的。”段陵拍了拍郑桥的肩膀,安慰了起来。

  “好吧,我明白了!”

  郑桥只好放弃心中杂念,自阵中出来,开始迎接敌人的进攻。

  眼下,可不是分心的时候。

  段陵也双眼微眯,看着远处还没有动静的孔浈,嘴中念叨着:“至于你?莫非以为躲在了后方位置,就真的以为能够安然无恙吗?”就停在他背后的两辆火箭车,也在刺目的阳光下,闪烁着锐利的光芒。

  段陵丝毫不怀疑,这自己亲自打造的武器,足以改变整个战局。

  …………

  “嗯?为何直到现在,对方的炮声还没有停止?”

  立于城头之上,周宇双目微皱,看着远处的炮台。

  紧随其后,包括王践行、毛仁峰以及参谋部大多数人,也都在这里,一起巡视着整个城头。

  这个是周宇每日例行的惯例,通过这种方式展现自己的存在感,而且也能够起到稳定军心的作用。

  要不然,整个起义军早就崩溃了。

  “轰!”

  一枚炮弹径直肥来,吓得几人赶紧避开,趴在了地面上,那炮弹落在了十丈之外,虽是没有直接命中,但掀起的尘沙还是将众人盖住。

  但他们站起来,将身上沙土拍去之后,却还是神态自若,依旧站在这战场之上。

  “唉。这最近,对方的火力是越来越猛了。要这么下去,咱们改咋办啊!”

  “没错。老是这样躲着也不是办法,必须将那炮台给摧毁掉。要不然,根本就没法打。”

  “只是不知那段陵搞什么鬼,为何现在还没有解决掉对方?他不知道,这炮台对咱们造成的威胁吗?”

  几人发泄着不满,也让周宇感到头疼,心知众人不满,也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若是今日那段陵还没攻下炮台,我会亲自下令,让他务必快点解决炮台的。”

  “若是真的这样的话,那就好了。”有人埋怨了起来。

  周宇勉强安慰道:“不管如何,现在他是唯一的人选,不是吗?”

  正说话间,远处炮台又是“砰砰砰”,对准在场的一行人就是一通射击。

  不过也亏的这火炮精度不够,让众人侥幸避了开来,没有造成伤亡时间。

  见到这场景,周宇无奈道:“我们还是撤退吧。毕竟敌人的火力太猛了,继续待在这儿,只怕会有危险。

  一行人也不敢继续停留,赶紧从城头上离开。

  远处,张带来的十二门火炮正持续不断的射击,而且已经持续了一周。

  这些炮弹威力也不算大,至少和赤凤军的克虏炮相比,要弱上许多。

  但架不住持续不断的射击啊!

  至少,周宇身下的城墙就被这些炮弹砸的千疮百孔,上面的裂痕都能够将人的脚塞进去,就算是城内也无法避免,除了城北一角外,大多数的房舍都被震塌,污水流的到处都是,俨然一副末日之景。

  “这样子若是持续下去,咱们只怕也只有撤退了。”

  被这局势困住,周宇也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

  王践行摇摇头,无奈道:“撤退吗?但眼下,除了邯郸,我们又能去哪里?”

  “不管如何,能支撑一天是一天。咱们总不能困死在这里!”周宇解释道。

  正想着,远处突然响起一阵巨大的声音,脚下也为之一震,险些跌倒在地。

  众人齐齐看去,却是那玉华门在对方持续不断的炮击之下,终于支撑不,就这样直接倒塌,变成了一堆什么都看不出来的废墟。

  “城门塌了?”

  众人一时愕然,虽是置身于烈烈阳光之下,却感觉浑身冰冷。

  若是没有了城门保护,对方便可以长驱直入了。

  周宇也是惊住,蓦地高声和道:“立刻传令全军,让士兵撤退至二道阵线。所有人进入一级戒备状态,准备战斗!”

  “为什么?”

  还有人感到困惑,不清楚为何一个城墙倒塌,让周宇变成这样子。

  周宇解释道:“对方的目的在于攻破城墙,彻底剿灭我们。眼下城门已经倒塌,就等同于门户大开,我若是对方,自然会趁着这个时候展开进攻的。”

  像是在回应他一样,远处那呼啸而来的炮声蓦地变得密集起来,一道道流星划过天空,宛如暴雨一样落在城头之上。

  有人躲闪不及,当场就被砸成肉酱。

  “是了。先是以长时间、大规模的炮击压制对方,然后趁着这个时候派出士兵强攻,看来对方也懂得如何利用火炮来作战。”

  周宇整个人都紧张起来,吩咐道:“王践行、毛仁峰,你们两人立刻传令全城,让所有的百姓躲在城北处。其余人,跟我一起前往玉华门,将敌人给我拖住,争取足够的时间,让其他人有时间撤退。明白吗?”

  “我等明白!”

  王践行、毛仁峰不敢懈怠,当即纵身离去。

  其余人则是跟在周宇身后,一起朝着那玉华门奔去。

  众人刚刚来此,就见自废墟之处,数十人正朝着城内杀来,没有半点迟疑,当即取下随身兵器,和对方厮杀开来。

  一时间,鲜血飞溅、尸体横呈,当真是惨不忍睹。

  不过也亏的参谋团实力不错,却是将对方首轮攻击挡住,勉强在这里建立起防线来了。

  周宇稍微安心,暗暗想道:“只要撑过这一轮,撑到那段陵回来,就可以了。”正抬眼时候,却见远处一道锐光迅速插入战场,凡是挡在这锐光之前的战士,莫不是纷纷倒地不起。

  “是谁?”

  周宇为之一惊,眼见那锐光竟然直接朝着自己奔来,腰间长剑铿锵一声,已然纳入掌心之中。

  一身真元不曾保留,尽数纳入长剑之中。

  “刷!”

  剑气纵横,立时撞的那锐光一阵晃动,“砰”的一声整个破碎,露出了里面的张。

  “是你?”

  周宇为之一凛,五指已然攥紧剑柄,这一刻他竟然有些颤抖了。

  “没错。既然见到我来了,那你还打算继续反抗吗?”张自信满满的笑着,手中长枪轻轻一抖,无匹枪芒已然横扫而出。

  众人气息为之一滞,竟然生出窒息感觉,双脚一软眼看着就要跌倒时候,一道光辉油然而生,纳入他们身体之内。

  受到这光辉影像,众人方才支撑起身体来,一脸感激的看着挡在身前的周宇。

  若非周宇出手,只怕他们全都要栽在这里了!

  “你以为我赤凤军,都是贪生怕死之辈吗?”

  周宇手握长剑,厉声喝道。

  张轻笑道:“哦?不过寥寥数日,你竟然就已经达到这种程度了?”真元催动之下,手中银枪却似游龙附体,传出阵阵龙吟之声。

  “既然如此,今日断然留你不得!”

  掷地有声的话儿,尽显张张狂之态。

  “哦?那倒是让我看看,你究竟有什么本事,竟然能够放出这等狂言?”

  周宇亦是紧张不已,然而他念及身后战友还有那城中百姓,更知道自己若是有所退却,那这些人都要化作灰烬。

  利剑长鸣,圣辉荡世。

  值此关键时候,周宇心中了然,此战若要胜利,惟有倾尽一切,才能够突破重围。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