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两百章刀剑交锋,勇者无惧

第两百章刀剑交锋,勇者无惧

  远处,那些正在厮杀的汉附军见到这一幕,也一时间陷入慌乱之中。

  “很好,就这样一鼓作气,彻底打入炮台之中。”

  段陵爽朗的声音响起,众人士气为之一振,当即将对手打的溃不成军,只能掉头就跑。

  正准备一鼓作气,彻底攻入炮台时候。

  “呜”

  低沉的号角,响遍整个战场。

  郑桥、段陵两人听到这声音,莫不是为之一愣,这声音乃是蒙古发出总攻的信号,难不成对方还有余力?

  两人极目远眺,立刻就见那炮台之前,剩余的士兵全都聚集在一起,为首之人两人也无比熟悉,正是数度和他们交手的孔浈。

  只见那孔浈高声喝道:“好个赤贼,竟然敢让我如此丢脸。今日若是不杀了你,如何显出我的厉害?”

  声音虽是响亮,但其中却带着一抹色厉内荏的怯弱。

  而且此刻的孔浈更是灰头土脸的,头发也乱糟糟的,没了一开始的潇洒气质,身上的铠甲也是乌漆麻黑的,上面布满了坑坑洼洼的小坑,又哪里有先前白袍小将的风采?

  火箭车的威力并非虚妄,孔浈能够包住性命,已经是难能可贵了,又如何奢谈包住颜面?

  段陵虽然诧异对方还活着,但神态却轻松无比:“哦?没想到这家伙属蟑螂的,竟然能活这么久?”

  “虽然活着,但看他这样子,只怕损失也不小。咱们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将那炮台给攻下来。”郑桥朗声一笑,已然是跃跃欲试。

  那巨炮价格昂贵,一门起码也要一千贯钱,就算是报废了,数千斤的铁也足以打造许多兵器。

  若是将这炮台夺了,他们也许还可以将那巨炮修复,作为日后攻打敌人的利器!

  “那是当然。诸军,随我一起杀!”

  腰间长刀纳入手中,段陵纵身一跃,已然落到军阵之前,手中长刀猛地一挥,挡在前面的士兵只觉得腰腹一痛,立刻扑倒在地。

  孔浈见到这一幕,心中生出害怕之意,竟然在一瞬间感到后悔出阵。

  他当即喝道:“快来人,将这家伙给我挡住!”护在身边的四个家丁一起涌上,挡在了段陵身前。

  段陵双眉一皱,手中长刀扫向四人,然而这四人皆是身穿重甲,纵然刀气刚猛,却也难以击杀对方。

  这四人也是武艺了得,足下轻盈如骏马,手中利剑自四面八方,一起朝着段陵刺来。

  段陵虽是真元境武者,但经过先前消耗,体内真元并无多少,远处孔浈窥伺时候,自然不敢倾尽全力,以免被那家伙给偷袭了。

  四人长剑绵密,彼此更是配合得当,两人负责进攻,两人负责抵抗,一时间竟然将段陵给硬生生牵制在这里。

  段陵眼见那孔浈已然掉转方向,准备从这里逃脱,心中不免着急无比,长刀攻势立刻加快,想要冲破四人围攻。

  “叮当”数声响,前面两人抵挡不住,不免朝后退了一步。

  段陵心中一喜,正欲冲出时候,另外两人却是一左一右,直接刺向他的双臂。

  “哼!”

  段陵面色一冷,右手长刀猛地一跳,顺势一砍就将那利剑挡住,更令那人口中呕血,只能后退三步,左手却是并指如剑,真元灌输之下,坚硬之处自然不比钢铁差,直接将那长剑夹住,令其动弹不得。

  正欲用劲拗断利剑,段陵却见之前被打退的两个家丁却趁着这个时候,一起持剑朝着段陵胸膛刺来。

  段陵无奈,明白此刻的自己无法凝聚护体罡气,只好松开双指,让那人收回长剑,自己则是后退一步,再度挥动长刀,挡住两人进攻。

  借着这个时候,另外两人也稍作恢复,又是加入战团之中。

  孔浈见到这一幕,不免松口气:“幸好听从父亲所言,将这几位家丁带着,要不然我不是要葬送在这里了?”

  他却知晓,这几人唤作圣令卫。

  乃是自己家族专门挑选十岁孩童,辅之以药物提升其身体机能,并且传授其上乘剑法,令其能够在短短六年时间,就达到人体极限,纵然无法修炼出真元,但靠着高超的剑术,以及优良的装备,却也能够靠着四相剑阵勉强挡住真元境的武者。

  当然,此法也是有代价的。

  等到此法大成时候,中术者就会直接丧失神智,成为一个只会听从主人命令的傀儡。

  见到段陵受困剑阵,孔浈朗声笑道:“你不是想要杀我吗?但是你先看看自己的德行吧!”

  “好个混蛋。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这般聒噪,当真让人恼火。”虽欲挫败对方,但段陵受困于阵中,只能无奈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继续嚣张。

  “砰!”

  远处一道枪声响起。

  随着枪声响起,那四个圣令卫之中的一个,顿时跌倒在地面上,额头之上白的、红的甚至黄的东西,全都喷了出来。

  孔浈心惊,顺着枪声看去:“是谁?”

  “哼!莫非以为咱们就是摆设,什么用处都起不到吗?”收起铳枪,郑桥嘴角含笑,充满着嘲讽。

  “好个混蛋,竟然敢杀了我的圣令卫?”

  孔浈怒气一生,腰间龙泉当即入手,径直杀向郑桥,想要将这碍眼的家伙杀了。

  然而此刻,段陵却是蓦地长声一笑:“郑桥兄,谢了!”

  四人变三人,四相剑阵自然难以维持。

  剩余的三人正待变阵时候,却见段陵神色凌厉,右手长刀猛地一扫,身前两人当即倒退数步,左手却是五指攥紧,化作一记重拳,直接捣向那想要逃走的圣令卫。

  那圣令卫躲闪不及,当即被这一拳击中胸口。

  “砰!”

  胸口直接凹陷下去,他也七窍流血,直接倒毙。

  另外两人私有所触,虽是明知不敌,但在孔浈的命令下,还是一起持剑杀来。

  段陵冷哼一声,长刀横于胸前,只等两人攻来时候,便顺势横扫而出,“叮当”一声那长剑禁受不住,顿时碎裂。

  两人为之一愣,明知依照常理应该撤退,但他们却在药物控制之下,手持断剑朝着段陵刺来。

  段陵实力自然不凡,左掌攥住一人手腕,右掌长刀朝前一刺,另一人当即被戳穿心脏而亡,剩余一人脸上终于露出惊恐之色,无奈他虽然不断挣扎,但如何能够挣脱那铁钳一般的手臂。

  “噗!”

  长刀入体,最后一人也就此倒毙。

  “一群没用的废物,怎么只拖住这么一点时间?”

  孔浈脸色微变,见到远处那郑桥持枪瞄准自己,他只将手中龙泉挥动,就将弹丸挡住。

  “你这厮倒是会躲。但是你以为你能躲多长时间?”

  心中一横,孔浈眼见郑桥现身,手中龙泉猛地一划,当即射出一道耀目光辉,想要将此人斩杀!

  然而,远处一柄长刀簌然出现,却是直接挡下剑芒。

  “是你?”

  孔浈赤红着双目,莫名感到了害怕。

  段陵走了出来,将那带血的长刀拔起,朗声笑道:“呵呵。莫非你以为就凭你的那几个侍卫,就能挡住我?”长刀轻轻一划,数滴鲜血溅落。

  孔浈为之胆寒,看着倒地不起的四具尸体,他首次感到害怕,捏住缰绳的手心开始冒汗,竟然想要从这里逃脱。

  “哼!不过解决了几条野狗罢了,就以为能够胜过我吗?”

  龙泉轻吟,孔浈虽感头皮发麻,但自尊心催促之下,却不肯露出怯弱之态

  “很好。那开始吧。”

  双足一顿,段陵快若流星,长刀裂空,瞬间逼入三尺之内。

  孔浈暗自一惊,手中龙泉虽是挡住杀招,但依旧感觉手骨酸疼,胯下战马四蹄一软,险些跌倒在地。

  遭逢如此恶战,对方尚且留有这般实力,当真令人惊叹。

  孔浈心中害怕,龙泉之上光辉一闪,登时震退段陵。

  段陵刚一落地,足下却是快若流星,眨眼间又是欺身而来。孔浈正欲抵抗,却见对方刀锋一转,直接砍向他胯下战马。

  孔浈一惊,当即自战马之上腾身而起,失了战马也罢,但若是自己也被牵连,一起跌落尘土,那就太过狼狈了。

  段陵见到孔浈舍弃战马,自然不肯让他逃脱此地,便舍下战马,径直追上孔浈。

  孔浈方才刚刚落地,身形尚未稳定,眼见段陵杀了过来,连忙挺剑挡住这一击,刀剑相交一刻,孔浈正欲催动真元抵御,却不妨身体一阵疼痛,持剑手臂力量顿时弱了三分。

  之前火箭车一击,他未曾躲开,虽是侥幸活了下来,但还是受了伤势。如此几番对阵,正好令伤口裂开,孔浈纵有千钧之力,但此刻也发挥不了三成力量。

  段陵明锐感觉到,再度催动手中长刀,孔浈难以支持,右腿一软竟然直接跪在地上,显得特别的狼狈。

  “嗯!”

  孔浈一脸错愕,脸色红彤彤的,看起来极为羞愤,蓦地一声喊,体内真元奔腾时候,右腿却是重新挺直,让自己重新站起来。

  双目赤红,孔浈盯着段陵,咆哮道:“你这家伙,竟然让我下跪了?”

  “哼!我不过替你的父母亲,交给你一些道理罢了。只可惜你这逆子,却是一点都不肯听劝!”

  段陵手握长刀,口中嘲笑道。

  “我杀了你!”

  孔浈难以忍受,龙泉剑光辉一闪,径直刺向段陵。段陵不闪不避,挺刀迎向对方。双方身形交错,手中兵刃快若闪电,只求能够击杀对方,只可惜数度交锋,依旧是互成胶着之势。

  段陵先前为求发射火箭车,已然消耗了大半真元,但孔浈也因为遭遇袭击,身负重伤时候,实力也只有原先的五六成。

  两人如今战来,也算是旗鼓相当。

  唯一能够决定胜负的,也许就只有兵械、战友的配合,以及最关键的信念!

  “叮!”

  一声脆响,段陵双目微凝,已然见到长刀之上,显出道道裂痕,对方长剑,不见分毫痕迹。

  “好厉害的宝剑,怪不得这厮有峙无恐,竟敢和我厮杀?”段陵心中一惊,暗暗想道。

  他手中之刀,不过寻常兵械,可不是那坚不可摧的神兵利器,具备永不磨损的属性。

  “怎么了?害怕了吗?”

  孔浈见对方行动有所迟滞,脸上露出几分笑意,利剑轮番快攻,逼的段陵只能步步后退。

  “哼。不过是依仗兵械,有种的换个兵器和我斗?”段陵张口骂道。

  “兵械也是一种实力。你这下贱之人,莫非以为就凭这寻常兵刃,便能够战胜我吗?”孔浈当然也不可能丢掉手中龙泉,当初他为了得到这柄剑,可是着实付出了不少的钱财,又怎么可能轻易丢掉?

  眼见对方露怯,他步步紧***迫段陵只能不断的挥动长刀,长刀裂纹越来越多,“叮”的一声缺了一个老大的口子。

  “给我断!”

  孔浈双目一亮,龙泉趁势袭来,剑尖直接点在那豁口之处,这长刀再也承受不住,“砰”的一声断成两节,长刀既断段陵守势顿时露出了一个老大的口子,随后就被那龙泉戳中左肩。

  “嗯!”

  银牙一咬,段陵脚步微动,这才稳住身形。孔浈欣喜若狂,正欲抽剑再斩时候,却见段陵运劲逼气,竟然直接以肌肉将那龙泉夹住,右手断刀直接朝着孔浈头颅掷去。孔浈一时慌乱,连忙举掌拍开,然而此刻段陵右掌攥紧,照着他的心脏之处,便是猛地一击。

  “噗!”

  难以忍受,孔浈身形后退三尺,手中龙泉也自段陵左肩处抽出,一脸狰狞的看着段陵,孔浈正欲开口时候,万千血滴飞洒,染红了龙泉剑。

  “你”

  心脏受创,孔浈感觉心肺犹如火炙,实在是难以忍受。

  段陵也感左肩火辣辣的痛,虽是如此但依旧强撑着身体站了起来,自旁边尸体之处取来一柄长刀,朗声笑道:“看来,这次战斗的胜利者,是我!”

  虽是中间,但段陵所中的部位不过是左肩,不比那孔浈遭到打击的,乃是心脏地方,自然还有战斗能力。

  孔浈已然害怕急了,他虽是想要努力站起来,但心脏遭到重创之下,却感觉四肢酥软,完全没有力气,只能眼睁睁看着段陵靠近。

  虽是三丈之遥,段陵却觉得这一刻,似乎有半日之久,等到靠近时候,他扬起长刀,冷笑道:“而你,也得死在这里!”

  正当长刀滑落时候,一记清光蓦地跃起,将那长刀挡住。

  却是龙泉感应孔浈深陷危机,自动救主来了。

  段陵不免惊诧,生出宝剑蒙尘感觉,旋即就见耳边传来一阵马蹄声。

  “吁”

  雪白骏马腾空而起,带来的狂风立刻就将段陵逼开,那孔浈绝路逢生之下欣喜若狂,连忙纵身越到骏马之上。

  “快,快带我离开这里!”

  对着胯下战马吩咐起来,孔浈此刻只想要从这里逃离。

  见到主帅竟然逃走,原本还有些战意的士兵一片哗然,当即就有数十位子士兵一起奔来,挡在了孔浈之前。

  “张将军还在城中厮杀,只要坚持一下,定然能够及时回援。”

  “火炮都没了,又怎么坚持?你若是当我退路,我现在就杀了你!”

  孔浈更是大怒,劈手就夺下一柄长剑,对着围来的众人便是一阵挥砍,那些人不敢阻挡,只好眼睁睁的看着孔浈远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