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两百零一章刀剑合力抗长枪

第两百零一章刀剑合力抗长枪

  骑在战马之上,孔浈眼见自己已然冲破重围,顿时松了一口气。

  “轰!”

  凭空一声响,顿时将他吓住,胯下战马也被惊扰到了,完全控制不住,竟然直接被甩到了地面上,脑中一阵晃荡:“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凝目远望,孔浈却见那炮台之上,闪过数道光芒。

  不敢停留,孔浈连忙纵身一跃,三丈之外炮火纷飞,虽是避开了火炮的攻击,但那骏马却没有逃脱,被这火炮直接打成了一滩血水。

  “是那个家伙!”

  孔浈眼角呲裂,张口咆哮起来。

  段陵也是诧异,脑中一想就知道这乃是郑桥所为,那郑桥却是趁着他们两人交战时候,直接率领人马将炮台给攻了下来。

  “哼!这一次,看你还如何逃脱?”

  长刀再度入手,段陵一脸杀意看着孔浈。

  孔浈强压恐惧,蓦地高声喝道:“你敢杀我?你可知晓,我可是孔!”话音一落,远处刀芒闪现,却是直接自喉头之处掠过。

  仅余下来的几个字,终究堵在了喉咙之处,再也未曾说出口。

  段陵眼见孔浈倒地,吐出胸中浊气之后,顿感之前强压下来的疲倦全数涌入脑中,幸亏及时以龙泉撑地,方才令自己不曾倒下。

  这龙泉坚硬非凡,段陵自然不可能舍弃,却是直接捡起,当成了自己的佩剑。

  远处,起义军的战士们一起涌上来,将段陵搀扶起来,令其不至于倒在地上。

  至于那些汉附军,眼见孔浈死在了段陵手中,隐隐之中竟然生出几分庆幸,但一见那段陵以及周围起义军虎视眈眈,就分外忐忑,死死的捏着手中兵械,却不知道应不应该投降。

  “若是尔等器械投降,之前的罪愆既往不咎。”段陵诉道。

  众人纷纷丢下兵械,将手放在脑袋之上,蹲在了原地。厮杀至此,他们也早已经懈怠,只想要好好休息一番。

  段陵却是想着城中之事,待到见那郑桥回来之后,便吩咐道:“此地交给你负责,我去看一下城中状况如何。那周宇之前曾经会发出那种求救信号,只怕十分危险。我若再不回去,就怕他们会遭遇不测。”

  郑桥依照命令,当即率领麾下人员进驻炮台,并且打算将这火炮修复,好能够给予支援。

  段陵则是率领麾下士兵,直接沿着原路,奔向了邯郸城。

  这不回去还好,一会去就见到原先高大的城门早已经变成了一堆废墟,自废墟踏入城中之后,更是见到街道之上,到处都是横躺的尸体。

  这些尸体之中,有赤凤军的,也有汉附军的,但总体还是以赤凤军为大多数,其中海产咋着一些不幸被卷入其中的百姓。

  段陵一颗心立刻悬起,吩咐道:“给我查看战场,务必确保将每一个赤凤军死难的士兵找出来。”心中隐隐担忧起来,却是开始害怕自己臆想的事实出现。

  若是那周宇当真遭遇不曾,等到回长安之后,自己又该如何向军校众人交代?

  段陵带着忐忑,仔细辨认着现场的尸体,等到看完之后才敢稍微放松一下,周宇并不在这些尸体之中。

  “只是他们,究竟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疑惑再度升起,段陵正欲带着麾下之人继续搜索时候,却闻远处传来一阵声音。

  “叮叮咚咚”,除了刀枪交错的声音之外,还掺杂着些许疼痛声。

  听到这声音,段陵立时奋起脚步,直接朝着那个地方奔去,刚刚抵达时候,就听闻远处传来一阵惨嚎,凝目看去就见远处一栋房舍的窗户直接被撞碎,一人直接从里面被打出来了。

  “周宇?你怎么了?”

  额头微皱,段陵当即跳出去,直接将那人给接住。

  周宇嘴角渗血,手中利剑只剩半截,哑然失笑道:“对不起,让你看到了我狼狈样子。”双目却是死死的盯着远处的房舍,很显然之前将他打成这般惨样的家伙,就躲在这里。

  两人正在交谈时候,于那窗户之中,一道枪芒极速射来。

  段陵双眼一怒,手中龙泉猛地一划,那枪芒登时裂为两半,口中发出低沉的声音。

  “是张吗?”

  周宇稍微点了点头。

  而自那房舍之中,那张也踏步而出,看见两人现身,顿时发出了一声轻咦,目光落在了段陵手中龙泉之上,心中疑惑丛生:“嗯?孔浈的武器,怎么落在了你的手中?”

  段陵现身虽是意外,但张心中早有准备,所以也并不怎么惊讶。

  “哼!当然是抢来的,要不然你以为呢?”段陵挑衅道,双目却是一脸担忧看着周宇,眼中透着询问的神色,手中却是推了一下。

  这是在询问周宇,是否还能继续战斗!

  周宇以目示意,当即阖首表示自己尚且能动,随后就勉力站了起来,依旧是一脸倔强的看着张。

  张心中蓦地一紧,死死握住手中银枪,低声问道:“抢来的?那孔浈呢?”

  段陵现身他倒是并不害怕,但若是龙泉在对方手中,那只能代表着一件事情,毕竟这龙泉乃是孔浈极其珍重的东西,不可能轻易舍弃。

  “当然是死了呗。而你,也一样要和他一起下黄泉!”

  段陵嘲笑了一下,手中龙泉猛地一划,身形快若迅雷,直接杀向张。

  张轻哼一声:“很好。那就让我称量一下,你这厮倒地有多少斤两!”长枪一抖,枪尖诱入毒蛇,直接咬住那枪尖,劲气一吐段陵难以支撑,顿时就被打退数丈之外,随后快步连进,再度杀向段陵。

  “这家伙修为了得,竟然直到现在,还留有这般实力?”

  段陵自感气血沸腾,和孔浈一战之中,真元损耗甚大,甚至就连身体之上也带着伤势,自然只能后退三分,好暂时避开对方气势。

  眼见长枪逼近,周宇欺身而来,手中断剑猛地一扫,立刻将那长枪挡下。段陵心中一暖,生出几分暖意,眼见那张一副桀骜之态,心中不忿之下,当即纵身一跃,龙泉直接杀向那张。

  张轻哼一声,银枪却是朝后一缩,握住枪中央之处,却是直接段陵戳来。

  段陵一时惊住,连忙运使龙泉,将这长枪挡下,但对方力道太大,他只感到手中一震,龙泉顿时被震飞三丈之外。趁此机会,张自然欺身而进,想要趁着这个时候,将段陵杀了。

  但段陵却也急中生智,双手如同铁钳,却是直接将那长枪抓住,令其动弹不得。

  一时间,两人顿成僵持之态。

  张也是惊住,沉声一喝:“放手!”劲气纳入银枪之内,银枪顿时绽放锐利枪芒,枪芒刺入双手之内,一瞬间就已经是鲜血淋漓。

  段陵却是闻风不动,双手反倒是攥得更紧,嘴角咧开,笑了起来:“你以为,就我一个人吗?”

  话音落,疾风起。

  一道身影一瞬闪过,瞬间杀向张。

  张一时惊恐,便见到周宇不知何时,竟然将那龙泉抢到手,直接超着他杀来。

  但他也是反应了得,却在生死一刻,直接松开了银枪,身形后仰方才避开这一击,但胸前铠甲却是直接被切开了一道口子,鲜血不断的渗出来,让张感到有些疼痛。

  另一边,段陵眼见对方竟然松开长枪,不免笑了起来:“你这长枪,我收下了!”双手握住枪头一阵用力,却是直接拽了过来。

  张一时惊怒,不待那长枪远去,便是直接纵身一跃,双手再度攥住长枪,狂吼一声:“放肆!”长枪似有回应,一道光辉闪过,登时将段陵双手震开,重新落入张手中。

  段陵有些不忿:“这家伙不过一介凡铁,竟然也嫌贫爱富?”眼见双手空荡荡的,不免感到有些没底气,他当即自旁边尸体之处取过一柄长刀,这才稍微感到宽心。

  战场之上,能用武器的尽量用武器,别逞什么英雄好汉,这可是教官的名言。

  另一边,周宇也是手持龙泉,再度朝着张杀来。只不过这一次张长枪在手,却是极为轻易的就挡下这一招。无奈之下,周宇也只好停在距离对方三丈之外,虎视眈眈的看着张。

  “哦?莫非以为,凭借你们两人,就能够将我拿下吗?”

  张眼见自己陷入两人围困之中,依旧是张狂无比,手中长枪厉芒再闪,尽展一代英雄之态。

  “也许能,也许不能!只是,你甘愿死在这里吗?”

  周宇口中诉道,心中微叹:“若非此人置身敌营,却也是个好对手!”眼下乃是战场,他自然不可能心存仁慈,眼下时候唯有战胜对方才是王道。

  只是那段陵却是语带挑衅,依旧嘲讽道:“而且你那兄弟也已经死了。作为兄弟,你若是不下去陪他走一趟黄泉路,又像什么样子?”

  “牙尖嘴利,我倒要看看,你这厮到底有什么手段?”

  听见段陵如此侮辱,张难掩心头恨意,再度出手杀向段陵。

  段陵双目一亮,却是战意盎然,一扬手中长刀,竟然直接迎了上来:“很好。那今日,就让你含恨于此。”

  “唉!看来今日,终究还得分出胜利。”

  周宇双目微垂,眼睛掠过远处躺在地上了无生气的尸体,鼻息之中也嗅着那掺杂着硝烟味的血腥味,不免感到了几分不悦。

  这战争,杀来杀去的,都是汉人!

  有什么意思?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