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两百零二章双龙会

第两百零二章双龙会

  摒去心中忧愁,周宇重新打起战意,也是一般刺向张。

  置身于两人围攻之中,张倒也沉得住气,一柄长枪宛如盾牌一样,左挡右支竟然一时间内,将两人挡在三丈之外。

  但张也明白,如此下去自己气力难以支撑,只怕等到气力消耗殆尽时候,就是殒命一刻,枪势蓦地一变,却要比之前强上三分,却是打算趁着这个时候,直接将两人击退,好抓住这个机会离开。

  此刻形式已变,继续战斗下去,对自己并无好处。

  张十分明白这一点。

  “这家伙,想逃?”

  感觉手中压力增强,周宇心中了然,他看了段陵一眼,当即借着对方一击之势,却是直接跳入空中。

  这一跳,足有三丈之高。

  置身于半空之中,周宇旋身一转,剑锋倒转之下,尽数朝着张刺来。

  张立刻挺起手中长枪,朝着天空一挑,就将那周宇挡下,长枪为之一软,对方劲气旋即卸下,随后猛地一弹,之前力量全数倒退而回,直接将周宇打退到三丈之外。

  另一边段陵抓住机会,身形宛如旋风,沿路上也不知道扫开多少东西,手中长刀顺势砍来。

  张措不及防,虽是及时后撤,但左侧腰间却是中了一刀,幸亏身上穿着铠甲,却没有伤到肉体。

  虽是如此,但张依旧感到心惊,若非之前警觉,这一下只怕自己就交代在这里。

  他看着远处的段陵,不免低声暗骂:“这家伙,倒是惯会抓住机会!”心知对方配合得当,张也是害怕了,却不敢如之前那样燥进,以免中了对方的计策。

  一招得手,段陵却是得意无比,高声笑道:“怎么了?你不是说要教训教训我们吗?怎么现在,却畏首畏尾,就和黄花大闺女一样。既然如此,那不妨给爷笑一个,若是表现的好,我大大有赏!”

  “哼!你这厮倒是牙尖嘴利,莫不是在酒肆里厮混过?怎么今日不上菜了,反倒是开始挑衅客人了?莫不是欠打了不成?”张也不肯懈怠,直接回骂道。

  段陵虽是一愣,有些诧异的看了对方一眼,又道:“唉。还不是擀面杖被人给偷了,结果生意就被砸了。不过我见你这擀面杖倒是不错,不如给爷弄几个牛肉面?若是弄的不错,爷定然帮你推销推销!”

  他也不是那肯服输的人,自然直接顶了回去。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若是没了柴火,自然也起不了炉灶。我看你这一手砍柴功夫不错,不妨帮我砍三千斤柴火。”张张口就怼,却也是丝毫不服。

  周宇听着两人对骂,心中不免吐槽:“听着你们这般骂着,反倒将我肚子给弄饿了都!”

  不过两人虽是不断对骂,但手中功夫却不曾放下,依旧不断的朝着对方攻来。

  每一招、每一式,莫不是杀向对方薄弱之地,稍微一不注意,就会直接倒地不起,根本就没有对话之中那般和谐。

  那张眼见纠缠至此,也是感到心急。

  “那孔浈迟迟不曾支援,难不成真的出了意外?”

  若只是一时半会儿,张倒也将其当做未曾注意到,但直到现在也已经有半刻钟的时间了,这么长时间都没动静,很明显是出了问题。

  段陵见对方心思恍惚,立时张口笑道:“还不明白吗?那孔浈,早已经被我给杀了!”

  “哼!”张没有否认,手中长枪连刺,将段陵逼的步步倒退,口中喝道:“想要仅凭言语,就令我动摇?你还是先管管自己吧!”数道枪芒汇聚一起,一起朝着段陵刺来。

  论起伤势以及损耗,段陵不仅仅经过一番鏖战,而且还耗费真元发动火箭,所以其现在的战力要比周宇弱的多,而且手中兵械不过寻常之物,自然也就成了张的突破口。

  张也打算集中全力,先将段陵收拾了,然后在解决张宇。

  只要能够战胜这两人,在这场战斗之中,他还是胜利者。

  段陵一时紧张,虽是将手中长刀挥去,但“铿锵”一声,那长刀终究还是未曾承受住,整个裂成碎片,眼见枪芒袭身之后,一道身影骤然插入其中,只是轻轻一划,那枪芒顿时溃散。

  段陵嘴中嗫嚅,诉道:“多谢了!”

  想着之前的种种行径,段陵不免感到愧疚。

  “莫要继续斗嘴,还是先将此人击败再说!”低声嘱咐道,周宇手持龙泉,却是再度杀向张。

  那张虽是恼怒周宇横插一杠,但也只能全力以赴去应对。

  段陵眼见那周宇和张斗得惨烈,心中略感温暖,嘴上却不肯服输:“你这家伙,刚刚明明是击杀对方的大好时候,为何偏偏过来救我?”毕竟自己之前虽是命在旦夕,但张却空门打开,趁着这个时候偷袭,定然能够将其击杀!

  只可惜周宇担心段陵生命,却是舍弃了这个机会。

  远处两人厮杀正酣,段陵也不肯有所落后,双手虚握自远处摄来一柄长刀,纵身一跃又是加入战局之中。

  张正欲抽抢直刺周宇时候,眼见立刻瞥见远处袭来刀芒,无奈之下只好放弃,挺抢护住周身安危。

  “砰!”

  清脆之声响起,张难以抵御段陵之力,不免后撤数步。

  那周宇抓住机会纵身一跃,龙泉画出数点剑芒,刺向张首级。张虽是及时纵身闪过要害,但肩胛骨却中了一剑。

  数点鲜血飞溅,令张感觉体力渐渐开始流失,眼前竟然出现一丝恍惚感觉。

  “若是这般继续战斗下去,只会被这两人弄死。”

  感受到身体变化,张一瞬间也生出几分忐忑,那孔浈直到现在也没来,莫不是当真出现了什么意外?

  正当思索时候,远处忽然想起阵阵炮声。

  张凝目看去,却发现这些炮弹,竟然都是落在了自己军队之中。

  “炮台?难不成炮台也给弄丢了?”

  又惊又怒,张在心中早就将那孔浈骂了个狗血喷头,很显然依着现在的状况,他的计策算是彻底失败了!

  而在远处,竟然传来阵阵杀声。

  “是他们!看样子,第二道战线已经构建成功了,我们即将胜利了。”

  周宇余光一扫,却见正是王践行、毛仁峰两人正带着部队赶来,所到之处那汉附军士兵莫不是节节败退,再也难以支撑住。

  而那王践行、毛仁峰等人见到三人正在厮杀,也是连忙赶来,想要助两人一起击杀张。

  张已然明白,不免低吗一声:“那孔浈,当真是什么用处都没有!”

  段陵眉梢一跳,却是嘲笑道:“看到了吗?你那炮台已经没了,你又有什么手段和我们斗?”眼见对方在炮击之下哀嚎不已,只感到精神一震,再度催动真元,又是压的张连连败退,没有先前力压两人的威风了。

  “哼!莫非以为这样子,就能让我失去斗志?”

  眼下局势否变,但他麾下军队却尚有作战力量,并没有出现崩溃痕迹。

  张明白这一点,只觉得段陵分外碍眼,足尖猛地一顿,长枪受到段陵压迫,几乎弯成圆月一般,只将枪柄猛地一转,之前蓄积之力尽数释放。

  段陵一时难以抵御,登时被逼退三步,那枪尖凌空一转,却是直接刺向他胸膛之处。

  “去!”

  抡起长枪,张竟然浑然不顾周宇威胁,一记极其凶猛的抽射,就将段陵打出三丈之外。

  段陵刚刚稳住身体,顿感胸膛一阵涌动,“噗!”的一声,呕出数点鲜血。

  张不肯罢休,枪尖之处厉芒一闪,数点寒星掠去,直接逼向段陵。

  “砰!”

  紧随其后,一道剑芒飞跃,也将这枪芒挡下。

  “又是这碍事的家伙!”

  张斜眼一看,就见那周宇纵身飞跃,挡在他和段陵之中,张口讥诮道:“哼!放弃杀我的可能,就为了救这个和你争夺指挥权的家伙吗?你,未免太仁慈了吧!”说话间,却微微感到后怕。

  若是这周宇趁着刚才机会偷袭自己,只怕自己不死也得重伤!

  段陵也是气恼,低声骂道:“你这厮,怎么又放弃了这绝佳的机会?若是在这时打他,那他不死也得重伤!”

  “我明白!但我这不是担心你吗?”周宇张口回道。

  段陵老脸一红,口中依旧强做倔犟:“你的这些话,留着战斗结束后再说吧。”刚一动弹,却牵连到身体伤势,口中又是流下数滴鲜血。

  周宇担忧无比:“看你这样,定然受了不少伤势,你不如就此退下,让我一个人战斗吧?”

  远处的张有些不耐烦了,数点枪芒飞射,当即打断了两人谈话。

  段陵、周宇两人皆是一惊,侧目砍向张。

  张当空一喝:“尔等莫非忘了,此地乃是战场。置身此地,却心神恍惚,这可不是将军该有之举!”

  枪威赫赫,虽是强弩之末,但依旧不堕英豪本色,持枪就是杀向两人。

  周宇咬紧嘴唇,虽感体力下降的厉害,但还是催动龙泉,再度挑向张。

  只可惜张自恃有神枪在手,虽是历经数度交锋,更是身负数处伤势,但依旧强压周宇一头。

  交手不过数回,张只是虚晃一枪,立刻就将周宇诱入圈套之内,银芒一闪眼看着就要戳穿心脏时候,自旁边袭来的一道刀气,就将其生生挡住。

  “又是你这家伙?”

  看着重新站起来的段陵,张感到不悦。

  之前他数度都有致周宇于死地的机会,但是每次都被这家伙给挡下来。

  这种感觉,令他感到不悦!

  段陵持刀笑道:“那是当然!你都没死,我又怎么可能死?”长刀一闪,瞬身逼近,“砰”的一声巨响,便是将那长枪挡下。

  张也不愿意做多余的浪费,自然也借着对方一击,顺势撤退到三丈之外,只是依旧手持长枪,余光扫过战场,暗暗提起了警惕心。

  因为那毛仁峰以及王践行两人的干涉,此刻战场之上也出现了新的变化。

  他的士兵因为难以抵抗,不得不不断收缩阵线,好挡住起义军的进攻。

  而那王践行、毛仁峰因为担心周宇、段陵性命,也率领着部下朝着这边杀来,按照对方的速度,只怕也就是几分钟的事情了。

  段陵也暗自庆幸:“幸好这家伙也没继续进攻,要不然只怕我也支撑不了。”握住长刀的手,此刻已经因为数番交锋,导致虎口裂开,点滴鲜血将刀柄染红,也让段陵感到精神有些恍惚。

  “喂,你死了吗?”

  踢了一下躺在地上的周宇,段陵问道。

  被这一踢,周宇这才睁开双眼,努力的让自己站了起来,额头之上已经满是汗水。

  “放心吧,至少我还没死!”

  喘了几口气,周宇这才感觉自己恢复过来了。

  “没死吗?那真的是可惜了!要不然,我就可以顺势成为起义军的指挥官了。”段陵笑了笑。

  周宇摇摇头,回道:“那真的是让你失望了。”

  “喂!”段陵不可否认,直接问道:“你,你还有战斗的力量吗?”

  周宇回道:“战斗?若是挥剑的力气,倒还剩下一点,但你要是让我单手打会炮弹,那就不太可能了!”

  “就这么一点吗?不过,也足够了!”

  段陵一声怒喝,双手握住长刀,却是再度朝着张杀去。

  “唉!没想到居然还有和你并肩作战的一天吗?”

  周宇心中暗暗庆幸,当即尾随段陵身后,一样持剑冲去。

  两人合力,瞬间逼近张。

  张双眉蹙紧,显然是忧心重重,虽是如此却依旧未曾怯弱,挺起手中长枪,就是朝着两人刺来。

  只可惜,周宇却将屡屡挥动龙泉,将每一次杀招尽数挡住,而段陵则是攻势如狂风暴雨,每一次皆是朝着张逼近。

  无奈之下,张只能连连后撤,手上长枪不断格挡,终究也感觉有些承受不住。

  “叮!”

  一记脆响响起,张只感觉手臂一酸,那长枪一时脱手,虽是如此但脱手时候,枪尖却是凌空一划,直接在周宇胸前开了一条口子。

  所幸未曾穿透皮肤,倒是让周宇侥幸未死。

  “得手了!”

  段陵一时大喜,当即持刀欺近,刀锋直接扫向张胸前,只闻“砰”的一声,对方铠甲登时碎裂,却被一枚护心镜挡住。

  “这家伙,好东西还真多!”

  段陵虽是惊讶,但手中长刀未曾停留,又是朝着张喉咙砍去。

  然而半空之中,那长刀终究承受不了,尽数碎成碎片。

  “哼!看来,终究天不亡我!”张口含鲜血大声笑着,随手一掌就将段陵震退,另一手凌空虚握,远处长枪再度入手。

  周宇、段陵两人皆是惊诧,虽欲继续进攻,但无奈两人皆是身负重伤,皆是难以动弹。

  张细眼看着两人动静,蓦地狞笑道:“想杀我?你们以为可能吗?”双足一顿,枪芒为之绽放,却是直接喝道:“攒武乘龙,御宇凌霄!”

  霎时间,长枪如龙、银芒附体,宛如神将临世,神威不可冒犯,纵然有铳枪射击,也难以穿透那一层护体罡气。

  周宇、段陵两人一时惊愕,暗暗想道:“这厮竟然用出这般招数?莫不是不要命了?”

  他们两人也是明白,对方所用招数,乃是燃烧真元方才所能起到的效果,其威力绝不比那巨炮微力差,只是此招过后,十载苦修只怕就要尽归虚无了!

  两人一时紧张,只能催动仅剩的真元,欲要挡下此招。

  “杀!”

  一脸狂态,张对准两人就是刺来。

  万千光辉遮蔽太阳,尽数朝着两人袭来。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