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两百零四章蒙汉之争

第两百零四章蒙汉之争

  正在此刻,那张呻吟一声,却是自昏迷之中醒来。

  张弘范连忙越过众人,直接来到了张边上,将其搀扶起来:“公端,你怎么样了?”

  “父亲!”见到张弘范出现在这里,张不免感到舒心,然想到当初战场之事,他就透着几分懊恼:“此番战斗,若非我轻敌中计,断然不会造成这种事情。还请父亲责罚孩儿,莫要顾念私情!”

  “唉。你啊,还是和以前一样,最会讨父亲欢心。”

  张弘范脸色和蔼,抬起手来抚摸着对方的脸蛋,却觉得经过这一战之后,自己而儿子却是成熟了许多。

  他尚且记得,当初正是张见到自己一脸愁容,这才会挺身出来,接了这个任务。

  张却感到羞红,垂下头来回道:“只可惜孩儿未曾成功,让父亲失望了。”

  “世间不如意者,十之八九。”出乎张的意料,张弘范脸上却并没有斥责,反而带着几分疼爱,平淡的话也让他心情稍微平静下来,静静听父亲的诉说:“你初出茅庐,比不上别人不过是理所应当,又有什么让父亲失望的呢?”

  “可是,我终究未曾歼灭赤贼,夺下邯郸城!”那两人身影一闪而过,张蓦地攥紧双手,眼中透着灼灼斗志。

  若论平生之敌,还没有能够和这两人所比得上的!

  隐隐之中,张竟然生出几分庆幸,认为这世间终于也出了能够和自己对阵的人来了。

  张弘范安慰道:“项羽虽勇,乌江难免一死;诸葛虽智,也有街亭之失。伟人尚且如此,我等又岂能幸免?”说着,他又是拍了拍张的肩膀,让其感到无比的宽心,又嘱咐道:“你现在最重要的,乃是安心调养生息,知道了吗?”

  “我明白了。”张点点头,随后却生出几分害怕,问道:“只是父亲,我那伤势?”

  先前为了突破重围,他曾经自损十年苦修,若是这一身修为彻底没了,日后想要和对方对抗,只怕也是痴心妄想了。

  张弘范笑道:“你那伤势,我早已经宴请名医替你治好,便是损耗的真元,也以药石重新补充回来了。只需要你恢复之后,自然可以回道昔日生龙活虎的样子!”

  张毕竟是张弘范的亲生儿子,为了能够将他救回来,张弘范可不知道费了多少劲!

  张心中一暖,阖首谢道:“多谢父亲!”

  “公端,你毕竟是我的儿子。不管如何,我都会保你平安,定然不容任何损失。”张弘范笑了笑,对那赤凤军更是恨之入骨。

  诸多亲人死于对方手中,他若非碍于实力原因,也早就找上门来了。

  现在,也只能暂且忍下去了!

  辞别张,张弘范心念南宋北伐之事,便来到了众人所在的军帐之内。此刻,这军帐之中早已经堆满了人,这些人之中既有汉人,也有色目、契丹以及女真人、吐蕃人,而他们全都肃立一边,静静的看着正中央的伯颜。

  先前北伐之中,这伯颜可是着实风光了一把,虽是有算计萧月失策的瑕疵,但相相较于其他人那节节败退的战果,却依旧足以让他被阿里不哥所重用,并且委派到这里,担任指挥官!

  “你来了吗?”

  双目微抬,伯颜扫了张弘范一眼。

  张弘范不动神色,欠了一下身子,回道:“犬子日前遭到起义军袭击,身负重伤。我担心他的安危,这才来晚了。”

  “哼!那你可知,我朝如今命在旦夕,你却在这个时候擅自离席,去看顾自己的儿子?莫不是没将我朝江山放在眼中?”没等伯颜询问,一位蒙古将军已然质疑开来。

  张弘范不免皱眉,张口回道:“我曾听闻,忠信之人,当以家国为重。若是就连家人也不顾及,如何能够以社稷为重?而且我自从军以来,每战必然身先士卒,刀山火海从不推辞,如何不曾将我朝江山放在心上?将军此言,却是言重了!”

  那将军一时语塞,只好退了下来。

  “张元帅。他也是有些焦躁,这才未曾注意到,还请你原谅。”伯颜嘴角微翘,直接堵住了张弘范的斥责,信手指了指旁边的座椅,示意张弘范坐下来,然后询问道:“我等目前正在商议应对之策,却不知张元帅有什么良言妙策?”

  张弘范这才低下头来,看了一眼眼前的沙盘。

  这沙盘之上,早已经将宋军一路前来所夺取的城池尽数标出,让人一览无余。

  “没想到这宋军,竟然深入了这么远?”摸了摸下巴,张弘范不免紧张了起来。

  伯颜笑道:“当然。毕竟之前因北伐之事,这里的粮草早已经被掏空了。他们可没有力量来阻止兵力,并且抵抗宋军的进攻。”双眼透着询问,继续问道:“只是在你看来,我们应该如何行动,才能够阻止对方的进攻?”

  “依我看,此番宋朝进攻,貌似气势汹汹,但其实并无多少准备。”沉思片刻,张弘范朗声回道。

  伯颜奇道:“为何?”

  “尔等来看。这宋朝兵分三路,其中一路以李庭芝为主,但他却仅仅局限于襄阳周围,除此之外就没多少动作。很明显,只是为了防备我军进攻襄阳,并无多少北伐之意。另一路则是以张世杰为主,他虽是屡屡在江淮一线挑起战斗,但却并未脱离运河,其用意应该只是为了扫清周围残存势力,巩固前方战线。但是”

  “但是那贾似道,却太过冒进,竟然打到了密州了吗?”伯颜笑了笑,却将张弘范没有说完的话,直接说了出来。

  张弘范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对方的结论。

  “没错。这一路虽是高歌猛进,但却太过焦躁,完全没有一个章程,距离运河实在是太远了。纵然靠着海船运输,却也必须要沿着海岸进军,要不然为何他们迟迟不曾进攻中原?”

  自从当年,那宋朝见到赤凤军竟然以海船运粮,便打开了一个新的思路。

  大军开拔,需要大量的粮食,而运送粮食的话,就需要可靠的交通工具,而在这个时代,无非也就是陆路靠马、水陆靠船而已。

  宋朝偏局南方,其境内地狭人稠,并无多少养马之地,所以陆路基本可以摒弃。

  而前往北方,最方便的莫过于沿着京杭大运河了。但是经过数十年战火,这京杭大运河早以淤塞了许多泥土,许多通道早已经被阻断了,可以说基本处于废弃状态。

  于是乎,宋朝就放弃了陆路运输这个选择,挑选了海路运输。

  这海路运输,一者运输量大,二者也快捷方便,三者宋朝本身就有着相当发达的海船,三者合一的情况下,竟然让这一次北伐发挥了远超之前数次北伐的效果,当真是令满朝文武而惊叹。

  唯一的问题,就在于这海船无法上岸,所以北伐大军迟迟不敢进入腹地!

  “那你的意思是,先从贾似道这一路开始?”伯颜若有所思的诉道。

  张弘范点点头,随后却露出几分懊恼来:“只可惜我们欠缺可以战斗的海船,若要击败那宋朝水军,只怕是不可能了!”

  “宋朝水军吗?”伯颜也是感到懊恼。

  他其实不是没想过断绝对方粮道,对于擅长骑兵作战的伯颜来说,这实在是司空见惯了。

  但宋朝却依靠海路运输粮食,这一点实在是出乎伯颜预计之外。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那海战和陆战截然相反,伯颜麾下又大多数都是内陆之人,根本就无法适应沿海生活,若是跑到了那海船之上,非得被那海浪给颠簸的丢掉魂了,更别谈什么战斗了。

  面对这般情形,便是伯颜也束手无策。

  张弘范回道:“正是因此,所以我们唯有将对方诱入内陆之中,然后截断对方粮道,断了对方的后勤,那对方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自然也无法对抗。到时候,只怕也只会灰溜溜的逃回去!”

  众人听了,也莫不是微微阖首,表示赞同。

  但是依旧有人带着挑衅,直接喝道:“若是依照你的方法,那我们岂不是等于要将曾经辛亏打下来的领土拱手让人吗?”

  “没错。那些地方都是咱们幸幸苦苦打下来的,岂能就那么便宜给汉狗?”其余人迎合了起来。

  更有人直接开始指责张弘范:“要我看,你根本就是害怕,要不然为何会提出这种做法?”

  ……

  诸多声音交杂一起,让张弘范感到有些不满。

  若是放在眼前,只怕他早就放声怒喝,但眼下那伯颜正站在众人之中,他也不好发作,只能静静的看着伯颜的动作。

  约莫过了数分钟,众人骂也骂够了,说也说累了,虽然还是带着敌意看着张弘范,却也总算没有了之前的那般冲动。。

  伯颜这才慢紧慢调的回道:“张元帅也是有心,方才提出这种提议,你们这般言辞莫要说了,要不然惹怒张元帅,岂不是葬送了自己的前途?”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