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两百零五章内迁

第两百零五章内迁

  “那你的意思是?”

  张弘范问道,至于那些人的挑衅,他也只当作没有听见。

  伯颜笑道:“就依照你的意思!毕竟那南人狡猾,若不用计将其引出来,如何能够将其彻底铲除?”

  众多番将莫不是讶然,却是纷纷叫道。

  “但是将军,若是那南人不中计,我等又该如何?”

  伯颜并未说明,反倒是以目示意张弘范,诉道:“我想张元帅,应当有足够的计策,将他们诱上岸来吧。”

  “自然!尔等莫要忘了,此番南朝前来,所求目的乃是在于夺取中原、再复华夏。若要夺取中原,便必须要离开沿海地区,否则难以和我等争夺。眼下之所以不曾有此动作,不过是时机尚未成熟。但若是我等能够展露败果,让敌人掉以轻心,那对方自然会上当受骗。”张弘范笑道。

  宋朝所愿,他实在是清楚不过,毕竟百年夙愿,又岂是一朝能够放弃的?

  只要见到大军迟迟不曾动作,纵然前方统领如何拒绝,也定然会被临安所嫌弃,最终也一如往常一样,终至失败!

  “到时候一旦上岸,以我等实力,定然能够以逸待劳,彻底战胜那南朝大军。”

  那些汉将也是跟着张弘范身后,一起信誓旦旦的回道。

  伯颜嘴角含笑,微微点动的下巴,表示他也认同此事:“既然你等有此把握,那就去做吧。”复又扫过那些番将,却是问道:“对了,你们的意见呢?”

  “启禀元帅,我等没有意见。”

  众位番将也是一起阖首回道,不敢有所争议。

  伯颜乃是阿里不哥亲自赐封的元帅,他们又岂敢露出半点不从?

  众人莫不认同,伯颜嘴一张吐出几口浊气,暗暗庆幸起来:“幸亏这些人也算是识时务,要不然想要统帅这群人,还得费一番功夫!”和这群老将比较,他还是太过年轻了,尤其是那张弘范,最怕会在这个时候搞鬼。

  要不然,伯颜为何在这个时候,弄出这种事情来。

  “此计的确不错,不过若要让那宋朝上钩,却要消耗太长的时日,不如将沿海三十里之内的百姓尽数内迁,以绝对方后路。如此以来,应当也可以断绝那些水军,令他们难以征召百姓。如何?”

  想了想,伯颜感到有些不保险,又是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张弘范一时惊住,将沿海百姓后撤三十里,这算什么计策?

  那些番将却纷纷叫了起来。

  “此计甚妙!定然能够彻底斩断对方后路,令他们没有足够的劳力来运输粮食。”

  “那些南蛮子能有这般神速,也和这些汉狗有关,要不然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抵达这里?”

  “我就说了,这些汉狗最是该杀!只可惜某些人阻着,要不然我早就出手了。”

  “……”

  一人一句汉狗,令在场的包括张弘范在内的汉将莫不是神色愠怒,瞧着那些叫嚷着的家伙,就生出动手的冲动。

  若没有了他们的牺牲以及付出,这些家伙又如何能够安然的站在这里?

  “尔等莫要胡言,搅乱我军军心。”

  伯颜也是略有愠怒,对着几人一阵斥责,但那些汉将尤其是张弘范依旧带着排斥,他便解释了起来:“你们也明白,那南蛮子素来狡诈,最擅长以钱帛蛊惑人心。若是那百姓被这些南蛮子蛊惑了,到时候对我们岂不是不利?我这计划,也是为了保全百姓啊!”

  言辞之中,当然是情真意切,但心中所想,却无人知晓。

  然而,还有番将一脸不屑,却道:“既然投靠南蛮子,杀掉就是了,又何必耗费精力,将他们内迁?”言辞之中,对伯颜决定依旧带着不满。

  “哼!”

  一声冷哼,此刻的伯颜已然是双目冰冷,却是骂了起来:“他们现在奉我等为主人,并且将自己种植的稻米、养殖的牛羊奉献给我们,要不然我们如何能够享受这些东西?若是将他们杀了,又有谁会给你生产这些东西?你若是就连这一点都不明白,那不如就此退出此地,也免得日后坏了我的计划。知道吗?”

  那人语塞,再也无从回答,其余番将自然不敢多言,莫不是垂下头来,没有了先前的嚣张。

  张弘范稍微松心,却问:“此法虽是严苛,但也未免不是应对对方的好方法。只是你打算让谁来负责此事?”

  这个计策说好也好,毕竟能够避免宋朝水军袭扰,但也存在着严重的弊端,若是这其中出现了什么问题,那就会导致整个蒙古统治阶级威信尽失,虽然蒙古也没有多少的威信。

  “先生仁德,能够为天下百姓考虑,不妨此事就交给先生来负责吧。”伯颜宛然笑道,旋即宣布了这个消息。

  张弘范一时错愕,心中连连叫苦,毕竟这差事若是干的不错,他也没有什么可以得到的,但若是出了差错,那定然会被伯颜推到自己的肩头上,到时候若是想要安然无恙,可并非轻易之事啊。

  话音一转,张弘范宛然回绝道:“此事交给我来负责?但是,那张世杰、李庭芝呢?若是他们也一起来攻,又该如何?”

  “你也分析了。那李庭芝驻守在襄阳之处。虽说是为了防止我等进犯,但也是为了提防赤凤军。为了避免赤凤军趁虚而入,他是断然无法离开。而那张世杰虽是厉害,但我也非寻常之辈,自然能够将其挡住。至于别人?不过一群庸碌之辈,不足挂齿!”伯颜充满信心的回道。

  张弘范无奈,只好应了下来。

  只是这内迁一事,牵连者甚多,多达数十万户的人口,可不是能够轻易挪走的。

  想着这其中的难点,张弘范便感到分外苦恼。

  正欲离开时候,那伯颜却似想起了一件事情,却是叫住了张弘范:“对了。我听闻你的儿子近日已经回来了,似乎受了重伤,难道那邯郸,当真如传闻所言,有赤凤军的帮助吗?”

  赤凤军!

  这三字一出,在场众人,莫不是齐齐变色。

  北伐之事,距离今日并不遥远,他们之中还有许多人都亲身经历过了北伐之事,若是那赤凤军当真有意中原,那今日计划只怕就要修改一下了!

  张弘范诉道:“没错。邯郸城起义军,的确有赤凤军相助。但是尔等也可以放心,他们不过是派了一些人罢了,就连武器、弹药也未曾运来,有何谈派军支援?”

  “只是人员吗?”伯颜问道。

  张弘范将昔日和张交谈得到的消息,一一向伯颜说清楚:“没错。根据吾儿所言,目前起义军指挥官,先前乃是段陵,后来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却是变成了周宇。而那孔浈,便是死在了两人的手中!”

  “原来如此。看来这赤凤军之中,也是人才辈出,竟然也有了这般的年轻俊杰。”伯颜赞道。

  那张他曾经见了,虽然并非萧凤、八思巴这等罕世天才,但其实力在同辈之中,已经算是翘楚了,这等人物都被击败,由此可见对方的实力也是不凡。

  “那你可曾有下一步的安排?”

  伯颜又是询问了起来,放任邯郸城自然不是他的打算,所以就想知晓张弘范打算如何应对。

  张弘范只好摇摇头,回道:“说实在的,我也不清楚!”

  “你也不清楚吗?”

  伯颜感到为难,眼下时候乃是抵御宋朝的关键时候,他自然不想要这起义军会起到什么不好的后果。

  张弘范回道:“没办法。我对他们并不了解,若要将其歼灭,只怕对方也会和昔日赤凤军一样,死而复生!”

  “哼!你啊,还是太过谨慎了。对方不过是十几个毛头小孩,又不是什么凶猛野兽,你如何会拖到现在?”伯颜笑了笑,却是诉道:“我记得你门下不是有一门客,唤作赫经吗?此人乃是儒学宗师,其麾下自有无数学生,其中也不缺惊艳全场的家伙。既然如此,不如将此事交给他处理?”

  “赫经吗?但你也知晓,他不过一介儒生,如何能够和那起义军对抗?”

  张弘范念了一下,却是语带疑惑。

  当然,他也没有将自己之前和赫经的对话说出来,要不然非得让眼前之人心生怀疑了。

  “张元帅。你这句话,却是错了!”

  伯颜回道:“那赫经虽是儒生,但其学识广博,多有学子前来拜见。若是此人出马,应该就足以号召众人,组建一支新的征讨军!到时候任那起义军多么厉害,终究还是只有死亡一途!”

  张弘范故作苦恼,张口回道:“也是。那就全听元帅所言!”

  先前时候,他就和赫经有所勾结,所以对伯颜这般安排也是有所准备,虽然和自己所想的有些不同,不过能够针对那起义军有所安排,自然也是好的。

  “哈。张元帅说笑了,大汗嘱咐我们的时候,可是让我们两个互相配合。”伯颜这时却弯下腰来,并无当初面对其余将领的傲慢,语气也带着几分恳切:“之后的事情,还请你多多指教。可以吗?”

  张弘范为之敬佩,也是阖首回道。

  “那是自然!毕竟你我二人,都是为了可汗的伟业,才会站在这个地方。”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