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两百零六章剑诀

第两百零六章剑诀

  崇明观。

  自入观中,邢真一个月了。

  这一个月之内,经过苗道一精心指导,邢真已经可以感应到体内的涓滴细流,这寻常武者纵然费尽十载苦修也难以达到的境界,他却在此刻就已然掌握在手,也算是资质出众了。

  这一日,正当他手持利剑,于观中空地之上修行剑法时候。

  虽是身体矮小,但邢真运使的每一招每一式莫不是赫赫生威,自然透着一股凌厉气息。

  这剑招乃是全真教天罡七星剑诀,最讲究的便是中正醇和,便是寻常人也可以一起修行,只是碍于众人的天资,修到顶峰时候就会出现各种差距。

  邢真自然不肯放弃这个机会,当完成自己的课程之后,就抓住时间便开始修行。

  瞥见师尊走来,邢真心中微微一喜,手中木剑立时加快,却是打算运使天罡七星剑诀第三式天风寄影!

  一瞬间,只见邢真身形骤然双分,竟然幻化两人来。

  谁料没持续多长时间,邢真突然感觉足下无物,立时踩空下来,却是直接跌倒在地,变成了一个滚地葫芦,直接滚到了苗道一脚下。

  苗道一嘴角含笑,不免摇了摇头:“唉!你这小子,还是和往常一样。”

  “对不起师尊!”

  邢真赶紧站了起来,想起自己之前的逞能,就感觉双腮羞红,低声回道:“只是我觉得第一式、第二式弟子已经练成,所以就打算进入下一阶段了。只可惜这天风寄影我修炼不成熟,却是让师尊丢脸了。”说到这,他双目一亮,却是问道:“只是师尊,你这一个月之内,去哪里了?为何我没在观中见到你?”

  “一些琐事罢了,也没什么重要的。”

  苗道一含糊应道,随后却问:“只是我离开时候,不是嘱咐过你,让你莫要在这一年之内,只修炼第一式和第二式剑诀吗?为何你却偷偷修行第三式?”

  邢真顿感羞愧,却道:“师尊,这不是想让你开心吗?毕竟我”想起之前狼狈模样,邢真不免垂下了脑袋,什么也不敢说了。

  “哈!”

  一声轻笑,苗道一一脸笑意的说道:“若是寻常人,但是第一式天地行风,只需要一年时间。但若要七式修成,也得十年功夫。你以为你一个月之内,便能够掌握天地行风了吗?”

  邢真毕竟年少,眼见苗道一质疑起来,却是辩解道:“可是师尊,我已经掌握了天地行风和天行日月,不信你看?”

  也不等苗道一允许,他便直接纵身一跃,手中木剑朝着前方连连戳去,正是天地行风的招数。

  苗道一也没组织,就在旁边看着。

  那些进入崇明观还原的游客见到邢真练剑,也是纷纷鼓掌称赞道。

  “练的好!”

  苗道一轻笑一声,却踏步走上前去,径直问道:“练的好?那你可否告诉我,他究竟什么地方练的好?”

  那人一时语塞,却道:“只是看他舞剑特别好看,所以就觉得不错。”这些游客不过寻常之人,哪里懂什么武艺道理,自然直接喝彩起来。

  苗道一若有所思,却是朗声诉道:“且观你剑招,倒是掌握的不错。只不过你剑诀掌握的如何?”说罢,却是自旁边柳树之上摘下一片树叶,凝于指尖猛地一弹,这树叶登时跃出,却是朝着那邢真直接掠去。

  这树叶不过寻常,但在苗道一真元灌注之下,却坚若镔铁,若是中了只怕是疼痛无比。

  那邢真一时惊住,哪里知道自己师傅竟然做出这般动作?

  他连忙挥剑朝着那树叶砍去,第一枚树叶当即破碎,但接下来的树叶却纷纷掠过他,直接自邢真那额头、手腕之处划过,点滴鲜血飞溅,吓得邢真“哎呀”一声直接跌倒在地。

  “看见了吧。你就连这树叶都无法击中,如何算是掌握了第一式?”摇着头,苗道一责备道。

  若非是被那些游客一番鼓舞,这邢真如何会飘飘然,以为自己当真掌握了天地行风了?

  邢真也是一脸惭愧,脑袋垂下来,口中嗫嚅道:“启禀师尊,弟子明白了。”

  “你可知晓,一门剑法分为剑诀、剑招以及剑心。你不过初通剑招,就连师尊传给你的剑诀,你也不曾悟通,又如何算是真正掌握?”苗道一略有的责备的说道。

  他奔波数十载,所救之人不计其数,只因为感觉自己年岁已高,所以就生出收徒的心思,这才将邢真纳入麾下,准备传承自己的衣钵。

  只是这邢真不过被人稍作鼓舞,便有些飘飘然了,这却是令他担心起来。

  邢真有些不解,却道:“剑诀?是师尊一开始,就让我背诵的口诀吗?”

  “没错。关于那口诀,你可曾记得?”苗道一张口问道。

  邢真一时为难,左手挠起头来,脸上都变成了苦瓜色:“对不起师尊,我忘了。”

  “忘了?果然是这样!”苗道一摇摇头,脸色立刻变得严厉起来,喝道:“那你告诉我,你为何会忘了?”

  邢真顿感羞愧,双颊赤红无比,嗫嚅道:“我,我不识字,所以背不下去。”

  苗道一暗暗叹息,心道:“果然如此!”邢真不过一介流浪儿,并没有接触过私塾,又如何能够学得文字呢?

  他会有这般表现,也是理所应当。

  “也罢。这也是我的错。毕竟未曾教你识字,要不然如何会变成这样子?”暗暗叹息,苗道一牵起邢真的小手,诉道:“从今日起,你就随我去学字吧。要不然,就连我教中典籍都看不懂,又如何算是我全真教之人?”

  邢真一时踟蹰,苦着脸道:“师尊,真的要学字吗?”

  “当然。要不然,你是无法明白何谓剑诀的。而且若要突破境界,抵达我这般程度,更要修出剑心。你难道不想要和师尊一样,也能够凭虚御风吗?”苗道一回答道,也牵着邢真的手,朝着藏书阁之处走去。

  虽是有些抵触,但邢真却更多的是好奇,继续问道:“剑诀?就是师尊你让我背诵的那些东西吗?但是那剑心,又是什么?”

  “剑招,就是我让你修炼的那些动作。这些动作皆是基本招数,虽然每一招看似寻常,但若是组合起来,却可以发挥莫大的作用。而那剑诀,却是阐明敌我攻守变化之理,若无剑诀为引,是定然无法将剑招组合起来,并且战胜对方。两者互为骨肉,自然是缺一不可!”苗道一缓缓解释道。

  “哦?原来是这样吗?”邢真若有所思了起来。

  先前时候,他为了抵御师尊所射出的树叶,可是竭尽全力,只求能够挡住对方,但第一招气力用尽,之后虽欲抵御接下来的,却完全没有力气。

  或许,这就是剑诀影响。

  苗道一笑道:“没错。势不可用尽、凡事不可太过,这一点你务必要谨记在心。日后若是和人争斗,也切记不可太过意气用事,知道吗?”

  “师尊我明白了。”

  邢真连连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明白了,但心中疑惑更多:“但是师尊,那剑心又是什么东西?”

  “剑心吗?”

  苗道一双目微凝,透着几分茫然,随后却恢复原来的坚定:“这剑心,代表着你选择守护什么,又准备去什么,并且愿意为此牺牲一切。明白吗?”

  “不明白!”

  邢真听着困惑,连连摇着头,又是什么守护,又是什么牺牲,这些东西挤在一起,都让他脑壳儿感到疼痛了。

  苗道一笑道:“不明白也没关系。毕竟你还小,没必要了解这些事情。”

  “嗯。听起来却是有些复杂,不过师尊,你当真要教我认字吗?”邢真抬起头,眼中透着害怕。

  每当看到那一个个挤在一起的东西,他就感到眼前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这些东西的含义。

  苗道一笑道:“那是自然。毕竟日后你总得和他人相会的,若是不认字,又算什么呢?”

  “好吧师尊。只是弟子鲁钝,若是什么地方得罪了师尊,还请师尊莫要责备。”邢真自感难以拒绝,只好应了下来。

  苗道一笑了笑:“你都晓得提前做好准备,有算什么鲁钝?我看啊,你就是懒,要不然如何会在这一个月之内,竟然就连一篇剑诀都背不下来?”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