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两百零八章难以弥平的争执

第两百零八章难以弥平的争执

  翌日。

  自睡梦之中苏醒过来,岳存看了一下身边的娘子。

  “我昨天夜里,可曾说过什么话?”

  他娘子嗔怒道:“你啊,一回来还没有洗漱好,就直接睡死了,哪里还说什么话啊!还是快些起床,莫要忘了今日乃是出征的时候。”

  “那就好!”

  岳存松了一口气,然后自床上起来,在夫人的帮助下,将那甲胄全都穿在了身上,正准备踏出房门时候,却见旁边窜出了一个约莫五六岁的男孩儿。

  “爹爹!你这是要出门吗?”

  这小家伙直接抓住岳存衣角,微微昂起的头带着几分留恋。

  岳存停住身子,带着和蔼的手抚摸着眼前的小家伙,一脸笑意的安慰道:“岳生啊,爹爹只是出门走走,很快就会回来的。”

  这个时代太过恶劣,岳存先前也曾经诞下好几个孩儿,但那些孩儿要么就夭折,要么就是死在兵荒马乱之中,只留下眼前的幼子。

  正因此,岳存对这位儿子分外疼惜,若有在家的一刻,便会陪其玩耍。

  但岳生却憋着嘴,脸上透着倔犟:“爹爹骗人。以前爹爹说很快就回来的,结果生儿等了两年,才见到爹爹。”

  “生儿啊,那是出了一些意外,所以才拖到了现在。但是这一次不同,很快的就会回来的。”

  “那要?”

  “这个,只要门前的铁树开花了,爹爹就会回来的,明白吗?”岳存一时语塞,随口搪塞了起来。

  说着这些事情,他感觉心中堵堵的,特别的难受。

  岳生连忙点头,回道:“爹爹放心,我会每天都浇水的,这样那铁树一定就会开花,而爹爹也一定会回来的。”言辞之中,完全是透着肯定的语塞,仿佛明天时候,自己的爹爹就会回来。

  岳存心中一暗,努力的让自己笑起来:“所以生儿就放心好了,爹爹肯定会回来的。”

  他们两人却是忘了,那铁树并不能浇水,而且也极难开花。

  辞别众人,岳存一路来到了军营之中。

  这军营之中,也早已经聚集起了将士,全都等着张弘范的到来,就会从城中开拔,然后奔赴前线战场。

  眼下乃是凌晨时分,那太阳还未升起,天色尚且黑暗,并不适合行军。所以还得等到太阳升起之后,大军才会正式开始进军。

  趁着这个时候,众人倒是可以休憩一下。

  此时,也正有一位将军带着麾下的士兵,将早已经准备好的早饭运上来,供众人食用。

  那人见到岳存来此,也是一挥手,让人端来一碗粥、一份小菜来,笑道:“岳将军,你若是没吃早饭的话,不如就在这吃一口,至少等会儿上路不会饿肚子。”

  “刘通、那谢谢你了!”岳存笑道,然后接下来碗筷。

  只是几口呼噜声,碗中白粥就进入纳入腹中,让岳存舒服的吐出一股气,感觉畅快极了。

  刘通摇头,却道:“你啊,还是这般的急性子。”结果碗筷,兀自忙着自己的事情。

  岳存感到有些无聊,却见整个军队并无纪律,就打算整顿纪律。

  谁料正在此刻,远处就有三人联袂而来。

  “怎么又是那家伙?”岳存眉梢微皱,透着几分厌恶。

  张弘范麾下军队成分复杂,盗匪的有、官军的有、儒生出身的也有,也因为导致很多将士彼此之间并不和谐,若非上面有人压着,只怕他们自己之间就先互掐了起来。

  果不其然,当先一人走到了岳存之前,就笑着说道:“大家看看,这不就是那个什么岳飞后人吗?怎么今日这么晚才来?还是说,你莫非忘了将军说的,要我们凌晨时候,就集中到这里?”

  “昨夜熬夜了,所以起床的时候起晚了,耽搁了一些时间。”岳存淡淡的回道。

  对于这三人,他并不愿意理会。

  那人却是感到不满,耻笑道:“耽搁一些时间?我看你,莫不是做贼心虚,所以才姗姗来迟吧。”

  “李庭,你这是什么意思?”岳存双眉一皱,直接喝道。

  这三人他认识,当前一人乃是李庭,跟在其身边的乃是刘国杰、罗壁,这三人全都是自幼时就跟随在张柔身后,可以说是其亲信一样的人物了。

  也因此,所以三人在军中素来都以“亲信”自居,对诸如岳存这种外来将领,一律都存着排斥的心理。

  “哼!”

  果不其然,那李庭轻哼一声,却道:“你以为你瞒的不错,但是莫非以为我不知道,你昨天时候去了崇明观。”

  “你也知晓。我等进军在即,你却不在军中准备事务,反倒是擅离职守,去什么崇明观,这算什么事儿。”紧随其后,刘国杰也是张口喝道,言辞之中充满着不善。

  罗壁也是骂了起来:“到时候若是出了什么纰漏来,你担得了责任吗?”

  “军中之事,我早就已经处理完毕。至于别的我倒是想要处理,但是你们愿意将自己的士兵交给我处理吗?”岳存不以为意,直接回道:“而且我去一趟崇明观,不过是为了求得一张平安符罢了。难道求符也不行吗?”

  李庭双颊一红,感觉自己被挑衅了。

  他素来以张弘范亲信自居,对待他人包括岳存这种“外人”,全都是高人一等,要不然为何会直接斥责岳存。

  “虽是如此,但你在那崇明观停留那么长时间算什么?难道求一张符,也要花费这么多时间吗?”李庭强辩道。

  其余两人紧随其后,也是怒气冲冲盯着岳存,一副对方人若是不接受,就要动怒的样子。

  岳存解释道:“那崇明观观主苗道一,和我曾经有过一些旧情。我和他谈论一夜,难道也不行吗?”说到这,他也是感到不满,直接反驳道:“而且我虽是来迟了点,但是也没有误了时辰,你这般说我,又算什么道理?”

  “这个”

  李庭一时哑然,感觉自己有些站不稳脚步。

  跟在其后,那刘国杰却是挂不住脸,连忙走上前来,将李庭搀扶起来,对着那岳存喝道:“岳存。纵然你有万般理由,但若是这般对待我们,也是不该。”

  “刘国杰。你莫非忘了,这次乃是他首先挑衅,我不过是反驳罢了,如何算得了事?此事就算是辩到张元帅之处,我也有足够的理由。”

  那几人听到提及张弘范,不免身子一颤。

  毕竟张弘范素来以公正闻名,纵然他们乃是多年跟随的宿将,但为了平息军中怨气,对挑起事情的只怕并不会手软。

  岳存也是咬准对方不敢上报,又是嘲讽道:“你们若是继续这样,那就莫要怪我向张元帅禀明此事。”

  被这一威胁,李庭却是忍不住了:“你这厮倒是好牙口,居然倒打一耙?”

  “彼此彼此,终究还是比不上你的巧舌如簧。”岳存嘲讽道。

  眼见两人气氛激烈,远处那正在派发早餐的刘通却是赶了过来,劝道:“两位,这又是怎么了?”

  “哼!还不是这厮私心太重,竟然将军务丢在一边?”李庭骂道。

  岳存也忍不住,直接回道:“说什么军务?依我看,只怕是你心怀妒忌,意图不轨吧。”

  “我在这军队三十年了,自张老相公从军以来,就一直陪他征战四方?你说我图谋不轨?”李庭一时震怒,也不知道是被触摸到了痛点,就直接反驳了起来。

  岳存说道:“那又如何?你现在,不和我一样,也都是千户而已?大家都是平级,你如何能训斥我?”

  在军中,他们六人皆是千户,论起水平来,也是大体相仿,只是在各自的领域,都稍微有些长处罢了,但也强不了多少。

  刘通听了,也是头疼无比,却道:“你们两个,就不能稍安勿躁各退一步吗?若是这般争执起来,让张元帅见了,算什么样子?”

  毕竟张弘范素来以公正闻名,纵然他们乃是多年跟随的宿将,但为了平息军中怨气,对挑起事情的只怕并不会手软。

  岳存也是咬准对方不敢上报,又是嘲讽道:“你们若是继续这样,那就莫要怪我向张元帅禀明此事。”

  被这一威胁,李庭却是忍不住了:“你这厮倒是好牙口,居然倒打一耙?”

  “彼此彼此,终究还是比不上你的巧舌如簧。”岳存嘲讽道。

  眼见两人气氛激烈,远处那正在派发早餐的刘通却是赶了过来,劝道:“两位,这又是怎么了?”

  “哼!还不是这厮私心太重,竟然将军务丢在一边?”李庭骂道。

  岳存也忍不住,直接回道:“说什么军务?依我看,只怕是你心怀妒忌,意图不轨吧。”

  “我在这军队三十年了,自张老相公从军以来,就一直陪他征战四方?你说我图谋不轨?”李庭一时震怒,也不知道是被触摸到了痛点,就直接反驳了起来。

  岳存说道:“那又如何?你现在,不和我一样,也都是千户而已?大家都是平级,你如何能训斥我?”

  在军中,他们六人皆是千户,论起水平来,也是大体相仿,只是在各自的领域,都稍微有些长处罢了,但也强不了多少。

  刘通听了,也是头疼无比,却道:“你们两个,就不能稍安勿躁各退一步吗?若是这般争执起来,让张元帅见了,算什么样子?”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