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两百零九章被烧的信笺

第两百零九章被烧的信笺

  “就这些事情?”

  听完之后,张弘范轻哼一声,带着愠怒的眼神看着两人。

  就因为这点事情,岳存和李庭两人,就吵成了这样子,若非自己及时到来,只怕两人会在会直接厮打起来。

  “末将有愧,实在不应该和李将军争吵。”岳存低声回道,其余的也没多说。

  张弘范心情稍作平息,吩咐道:“确实!此事本就错在于你,不过看你诚心改过,就暂且放你一马。”

  岳存立时叩首谢道:“末将多谢元帅!”

  “既然已经道歉了,那你就起来吧。”张弘范挥挥手,岳存也连忙起身,毕恭毕敬的站在了岳存身边。张弘范心中安慰,随后却又看向了那李庭,问道:“那你告诉我,你又是为什么争吵?”

  “没错。若是我有什么错的,你若是告诉我,我自然会诚心改过,又何必这般训斥我?”岳存也是劝道:“要知道我也是千户,和你一般等级,若是被你这般训斥,又叫士兵如何看待?”

  李庭蓦地抬头,看着岳存的双眼都开始变红了,却是直接骂道:“可是张公子,这岳存分毫不将我军上下放在心上,甚至还私自跑出去,求什么平安符?这算什么事儿!他莫非以为咱们这一仗,会失败吗?”

  若是别人听了,或许会觉得岳存已经真心道歉了,但在李庭听来,却感觉对方连推带打,直接将所有的过错,都推到了自己的身上。

  果不其然,张弘范眼见李庭这般样子,不免又是愤怒起来,直接骂道:“李庭,你就是这种态度吗?别人都道歉了,难道你就不能原谅他?就你这性情,难怪跟随父亲多年,还是留在这里!”

  被说中心中事,李庭身子就似被浇灌了混凝土一样,就那么杵在了原地。

  他张开口,想要辩解:“可是公子,我”

  一个“公子”,张弘范感到无比的膈应,他现在都四十多岁了,却依旧被灌之以公子为名,简直就是跌价,对李庭更是反感:“既然你还不曾悔过,那就暂时夺取军职,自己什么时候悔悟过来,什么时候在复原职!”

  “可是将军,我”

  李庭正待争辩时候,刘国杰、罗壁两人一起上前,将他拉住,口中不断劝道:“李兄。今天乃是出兵的日子,若是继续争论下去,只怕不吉利。还是算了吧。”

  三人一起向张弘范告退,就脚不沾地,赶紧从这里离开。

  岳存看着眼前一幕,心中想着:“若非我早有准备,只怕当真就着了你的道!”

  对于这李庭的遭遇,他是一点也无动于衷,这个世界向来残酷,若是不改变自己的话,只会被这现实给生吞活剥。

  张弘范也没心情,见众人都已经准备妥当,一挥手便道。

  “既然你们都已经做好准备了,那我们出发吧。”

  整个大军列成一路纵队,沿着城门口朝着远处走去,而那里也是昔日齐国统辖的地方。

  只是不知这曾经的富饶之地,在经过这一次的摧残之后,还能够剩下多少东西!

  立于树梢之上,苗道一遥遥看着大军离开,眉宇透着几分担忧,却是浮想联翩。

  “终于离开了吗?只不过那长安又是如何打算的,难道就准备坐视旁观吗?只可惜这天下,还不知晓又有多少时间,才能恢复和平!”

  游历尘间,苗道一也知晓因为这年年征战,天下早已经是哀鸿遍野,一直都期盼着能够有一位英杰现身,扫清六合、一统天下。

  若是往常时候,自然也就只有南宋以及蒙古。

  只可惜南宋腐朽,朝中也阻力极大,数次北伐都以失败告终,蒙古更以刀兵为能,所到之处莫不是尸骨盈野,千里之内寸草不生,更是让人绝望。

  正是因此,所以苗道一方才投入赤凤军门下,期颐他们能够一扫天下沉珂。

  “师尊!”

  来自邢真的喊声,将苗道一从沉思之中唤醒。

  他低下头来,就见那邢真正一脸渴望的看着自己,问道:“徒儿,怎么了?”

  “师尊。你不是说要教我识文断字吗?你莫非忘了?”脸上带着渴望,邢真直愣愣的看着只要自己稍微用力就能掰断的柳枝,竟然将自己的师尊整个托住,令其看起来就和仙人一样。

  “这个,却是我忘了时辰,实在是对不住了。”

  足尖一点,苗道一自三丈之高的梧桐树之上直接越下,正待落地时候,凭空一阵清风,却似将他整个托起一样,然后才站稳了脚步。

  这般修为,当真让人惊叹不已。

  邢真也看傻了,连忙拍着手,叫道:“师尊真厉害。只是我什么时候,才能和师尊一样?”

  “哈。只要你愿意随我一起修行,以后也能做到的。”

  苗道一见邢真头上落下一片树叶,却是伸出手来将其拂去,然后自袖中取过一件信封,却道:“只不过我这里有一封信笺,你且替我交给位于西胡同巷的铁匠铺的曹师傅,可以吗?”

  “当然可以。只是师尊,这信笺里面写的是什么?”邢真抬起头来,问道。

  苗道一哈哈一笑:“不过是一些私人请求罢了,你无须过问。等到日后,你自然就知道了!”

  “好吧,我明白了。”

  邢真感觉苗道一话中似有隐藏,不过他只是一个孩童,很快的就消去念头,可着劲的点着头,眼中还带着雀跃。

  若是他能够学会这凌空虚度的本领,以后就算是沦落到乞讨的时候,也就不会被那些家伙给追上了。

  不过他却不清楚,若是能够修到这种程度,哪里还会乞讨?

  带着信笺,邢真依循着记忆的路线,很快的就找到了那铁匠铺。

  这铁匠铺也不算小,足有三四百平方大,门前摆着诸如铁锹、铁铲、铁锅之类的铁具,而在里面墙壁之上,则是挂着各类刀剑,这些刀剑锃亮无比,看起来就特别的锐利。

  在里面的隔间之处,约莫有七八个人,正围在一个火炉边上,“叮叮咚咚”不断的挥动着锤子,锻打着手中的铁块,令其变成自己需要的模样。

  走入铁铺之前,邢真探头看去,叫道:“请问曹师傅在吗?”

  “我在。你找我干什么?”听到话儿,从那些人之中走出了一位赤着上身的粗汉子。

  邢真顿感眼前一黑,暗暗惊讶对方身材只魁梧,然后抬起头来,将手上的信封抵到那曹师傅手中,诉道:“我师傅告诉我,让我将这信笺交给你。”

  “师傅?你师傅是谁?”曹师傅问道。

  邢真回道:“我师傅叫苗道一,乃是崇明观观主。”

  “原来是他?没想到他那种人,居然也会收徒弟?”曹师傅一边回道,一边将信笺撕开,皱着眉梢将里面的内容扫了一下,眼中越发凝重了起来。

  邢真有些好奇,却问:“这上面写的是什么?”

  “没什么。”

  曹师傅眉宇间似有诧异,大手一握就将那信笺直接攥成一团,却是直接丢到了火炉之中,“蹭”的一下直接被火焰吞噬,任何人也再也见不到上面的内容了。

  邢真感到奇怪,弄不清楚为何要将信笺烧掉,却见曹师傅带着他走到那摆满兵械的墙壁前,诉道:“不过是你的师傅,让我给你打造一柄兵器罢了。”

  “真的吗?”邢真双眼睁大,感到不可思议。

  “那是自然。毕竟你修习剑诀,若是没有趁手的兵器,算什么样子?”曹师傅大手一挥,诉道:“说吧,你喜欢哪种款式?若是有心怡的,我这就帮你打。”

  邢真当即指了指最上面的一柄宝剑,诉道:“那就给我来这一款吧。”复又害怕了起来,却说:“对了,你这宝剑多少钱?若是要钱的话,我身上可没钱。”

  “哈。你那师傅曾经帮过我,替他打造一件兵器,也不过是理所应当,哪里需要你什么钱啊。”

  曹师傅笑了笑,却是拿出了皮尺,诉道:“只不过这柄宝剑乃是样品,估计不适合你。若要打造适合你的兵械,还要量一下你的手臂长度,并且熟悉一下你的运剑习惯。这样才能打造称心如意的兵械来。”

  邢真自是欢喜,便让曹师傅开始摆弄自己,并且留下了各种尺寸,好继续接下来的兵械打造。

  尺寸很快的就采集完毕,那曹师傅眼见旭日高升,正是中午的时候。

  “算算时日,也快到晌午了。你还是快些回去,莫要耽搁了吃饭的时间。”曹师傅笑了笑,让邢真就此离开。

  邢真问道:“那我什么时候能拿到我的宝剑?”

  “七天,七天之后你就可以到这里来,取走自己的兵器了。”曹师傅回道。

  邢真这才欢喜无比的离开铁匠铺,只是看着那曹师傅始终带着的苦楚,不免感到奇怪:“怎么这些大人都这样,始终都藏着掖着,什么都不说?”

  他也非愚拙之人,自然知晓那信笺之上,绝对不止写着这些东西。

  要不然,苗道一和曹师傅,断然不会这般表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