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一十章风云诡谲

第两百一十章风云诡谲

  长安。

  推开门,杨承龙小心翼翼的走入了总理府,稍微抬起头来,就见自己的主公手上拿着文件,坐在总理所在的位子上,看着上面的报告。

  他为之一惊,屏气呼吸绷直身体,诉道:“主公!”

  “是杨承龙啊,你找我什么事?”萧凤并未抬头,依旧看着自己手中的文件。

  杨承龙感觉气氛凝重,毫无往常时候和萧景茂在一起的自在,低头回道:“启禀主公,这是关于第三期铁路建设的筹划,还请你过目。”

  “第三期铁路建设的预案?你送上来,给我看看!”

  自案桌上抬起头来,萧凤示意杨承龙将这铁路递上来。

  杨承龙呈了上来,双手肃立在侧,感觉有些忐忑不安,尤其是对方那一下下戳在案桌上的手指,更让他感觉像是敲在自己的心脏之上。

  “这个,你打算用那些俘虏来修建铁路吗?”

  开启的声音,终于让杨承龙略感安心,回道:“是的,主公。要知道修建铁路,需要大量的劳动力。若是征召民夫的话,一方面开支太大,另一方面也会耽搁农时,所以我觉得吧,与其将那些俘虏关押起来,不如让他们去修铁路,也算是一举两得。”

  “虽是如此。但你可知,那些人终究乃是罪犯,若是他们闹事,又该如何?”萧凤问道。

  杨承龙回道:“所以我恳求主公,是否可以在铁道部设置军队以及法院?如此一来,纵然他们开始闹事,也不至于无法控制!”

  “若是这样,应该不至于此吧。”萧凤却是摇摇头,双目落在杨成龙的脸上,似是已经看破了杨承龙的想法:“我看了关于铁道部的全部卷宗!”

  听到这话,杨承龙身子一顿,眼中浮现出几分害怕来。

  “在这些卷宗里面,有人曾经对你提出诉讼。只是当初全都被你以军国大事,给强行压下来了,对吗?”萧凤拍着手边的卷宗,略有叹息的看着杨承龙。

  她离开长安也有两年有余,而这两年来长安变化也挺大的,为了知道长安之中的一切状况,所以就令麾下之人将往日的文书全都搬过来,自己一一翻阅一下,看看有没有遗漏的。

  这一翻找,立刻就被她发现了一些端倪。

  自萧凤决定以铁路贯通全境时候,整个赤凤军就开始如火如荼的展开修筑工程,而铁路需要占据大量的田地呢,既然如此那就不免会和当地的百姓打交道,好从他们那里能够征收到土地。

  也因此,杨承龙因为一桩祖坟迁移和那些人起了冲突,甚至为此而动用了一些不好的手段,这自然让萧凤难以接受。

  杨承龙双唇蠕动片刻,不免低下了头:“启禀主公,确实如此!”

  “为什么?”

  一句为什么,直刺杨承龙的心里,眼神有些恍惚,最终归为坚定。

    “启禀主公。我曾经和那些人商议过,表示愿意赔偿一下财产,作为补偿。谁想对方竟然狮子大开口,我无奈之下只好出此下策!”杨承龙阖首回道:“要不然,铁路只怕还得过去一两年,才有可能开通!”说着这些话的时候,他还偷眼看了一下萧凤,想要看清楚对方是什么样的态度。

    但萧凤神色严肃,却是让杨承龙有些失落。

  “说吧,那你打算如何处理?要知道对方已经闹到了我这里,若是我就连这点都无法处理,你让其他人如何想!”萧凤说道。

  “还请主公降罪!”

  杨承龙蓦地跪在地上,声音微若蚊蚋,若非萧凤听力敏锐,只怕也难以听到。

  “你当然有罪!未曾告知我,就做出这种事情,我若是不好好惩治你一下,那我又该如何自处?”萧凤怒道。

  说实在的,萧凤并不在意这件事的结局,搁在自己的身上,只怕还做的没有杨承龙好。

  她更在乎的是,自己不过离开了一段时间,自己的部下居然藏着自己做出了这种事情,这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

  “属下愿意接受惩罚。”

  对于此事,杨承龙哑口无言,并没有继续辩驳。

  萧凤警告道:“停止三年,扣除一年薪俸。明白吗?还有,离开之前将手中的工作交给你的副手。眼下铁路修建乃是第一要务,不能再发生这种事情了,知道了吗?”

  “我明白了!”

  连连点头,杨承龙感到自己有些狼狈,但还是挺庆幸的。

  只是暂时停俸禄而已,他自然不怎么在乎,而那三年停职,也只能算是警告罢了,到时候时间一到,自己也可以照样换官复原职。

  不过这也就幸亏没有闹出人命来,要不然可没这么简单的就解决掉。

  向萧凤辞别之后,杨承龙踏出了房间,却见眼前正好站着一人,正是国防部部长马云冬。

  马云冬略带嗔怒的瞧了杨承龙一眼,埋怨道:“你怎么在里面拖延了这么长时间?害得我在门外等了这么久!”

  “这个,真的是抱歉了!”

  杨承龙也不愿争辩,而是问道:“因为要提交第三期铁路建设预案,所以花费了一些时间。只是不知马部长今日到此,又有什么事情?”

  “没事就不能来吗?”马云冬依旧不屑,直接辩驳道:“而且我的事情何时轮到你插嘴了?”

  因为当初起义军之事,马云冬对杨承龙这类本地人充满排斥,直到现在都愤愤不平。

  “这,我不过是随口一说,马部长莫要怪罪。”杨承龙无奈道歉,侧过身子让出道来,诉道:“那我就不打扰您了。告辞!”

  双手一辑,杨承龙就此辞别,心中却还是思虑无穷。

  “主公这算是什么意思?怎么感觉呀似乎特意对我说的?莫非这一次,主公又打算做什么”

  自萧凤回到长安之后,杨承龙感觉整个城市气氛为之一变,似乎有一股暗流涌动。

  比如说他本以为自己能够在萧景茂走后担任总理,但是萧凤却直接宣布总理之位由自己兼职,身兼总理以及主席之位后,萧凤的权力也达到巅峰。

  杨承龙眼见如此,自然只好放弃了企图。

  其余人虽是诧异,但也不敢有什么说辞,因为他们也看出来了,自家主公似乎打算集中曾经分散的权力,为下一步和蒙古、南宋争夺天下,打造坚实的基础。

  杨承龙也明白这一点,自然也放弃了想法,暂时蛰居下来,因为他明白,当新一轮得风暴席卷而来,弱势有敢于阻挡的,只会被碾成肉泥。

网站地图